【橫河評論】從U2、航母殺手到制裁 南海會衝突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1日訊】(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中共對南海發射導彈是對美國U2偵察機闖軍演禁航區的快速反應還是對美航母南海活動的滯後警告?U2有無侵犯中國領空東風真是航母殺手?北京在戰狼和認慫之間找平衡點。美國製裁南海相關中企北京有反制手段嗎?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日期無預警的發射了四枚導彈,使得原本逐漸平息的南海局勢縱然升溫,增加了不穩定的因素。北京絕不開第一槍的承諾言猶在耳,什麼原因讓它們突然改變了態度呢?美國對此的應對是馬上宣佈制裁24家中資公司作爲迴應。那麼這個制裁對中共能有什麼樣的影響呢?面對華盛頓接連不斷的制裁措施,北京又能有什麼樣的反擊手段呢?我們今天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橫河先生,南海的局勢突然升溫,中共聲稱說是美國的U2偵察機闖入了北部軍事演習的禁飛區,於是就向南海連發了四枚導彈,您覺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信號呢?

橫河:一般來說,對於特定海域發射導彈,它是需要預先公告的,就是讓船隻和人員避開,就像中共在渤海軍演一樣,它設置了禁航區。這次對南海發射導彈,它是事先沒有通知的發射,所以幾乎可以肯定是對美國U2偵察機闖進航區的報復行爲。

先講一下禁航區和U2飛機。它這個南北方向大概是在青島和連雲港向東延伸出去,它就畫了一個叫做禁航區,可能達到和朝鮮半島的中線,也就是說這個區實際上應該是公海,這種公海你不能說這是我的領域,你不能進來,它不能這麼說。所以公告當中,它說的是爲了船隻的安全而設立一個禁航區,並不是禁飛區。也就是說這裡是船不能開,但沒有說飛機不能飛。

另外一方面,和絕大多數國家一樣,美國只承認12海里主權,在12海里之外是可以自由航行的公海,就是美國只承認這個。當然有的國家畫出了一個叫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但是這個專屬經濟區只是指相應海域裡面的資源,而不是它的領海和飛行權,就是說其他的國家在200海里專屬經濟區裡面還是有航行和飛越的權利。這是指這次所說美國偵察機闖入演習禁飛區,實際上它是一個禁航區,而且並不是中國領海、領空。

另外,一般人認爲現在U2飛機已經有很大的改進了,不需要飛得很進去貼近偵察,沒有那個意義。所以我認爲即使美國真的出動了U2飛機在監視中共的軍演的話,他也肯定沒有侵犯中國的領海和領空,沒有違反國際法,但是可能飛到了禁航區的上空。

但這件事情確實是有象徵意義的,因爲U2高空偵察機是冷戰的代表,50年代的時候成形,65年前最先出現的,後來冷戰結束以後逐漸就不用了。我記得60年代到70年代的時候,在中國大陸經常聽到U2飛機又入侵領空了,有這樣的報導,然後說中共現在是第幾百次抗議,特別特別多的抗議。

另外一個可能性,當時在中國大陸聽到的U2飛機可能不是美國的,是臺灣的,就是U2飛機雖然是美國生產的,他給三個單位使用過,美國空軍、中情局、還有中華民國空軍,所以當時臺灣是有U2飛機的。這是一個冷戰的象徵。

現在還看不出來中共發射導彈是一個什麼級別的反應,因爲說法不同,最早的時候,《南華早報》說的是兩枚導彈都落在海南島到西沙羣島之間的海域;然後美國國防部官員就說是四枚導彈,也是在南海,美國正在評估。

因爲《南華早報》最早報導的時候,導彈類型是東風21和東風26,分別是中程和中遠程導彈,據說都有打擊航母的能力,因此對美國軍艦前不久在南海的行動顯然是有警告的意味。就是考慮到前不久美國兩個航母羣在南海到臺灣海峽活動,中共並沒有正式的強烈反應,也可以認爲這次是一個比較滯後的反應,藉著U2飛機的由頭來反應一下,不然的話,等於是沒有反應了。它們可能當時猶豫了很久,究竟要不要反應?等到做了決定的時候,那個機會失去了,所以這回就藉著U2飛機來反應一下,這個也有可能的。所以現在確實很難說它究竟什麼級別,是屬於快速升溫呢,還是隻是一個正常的反應?

主持人:這次發射的四枚導彈,東風21和東風26應該是中共手裡最先進的武器了,以前有一個說法,中共如果把東風導彈拿出來,那麼美國的航母就完蛋了。它這個導彈和美國的武器差距如何呢?

橫河:首先講一下說法,大概中共方面那些軍迷比較喜歡這麼說,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這麼回事。你像導彈,比較美國的,導彈無非就是射程,還有就是裝載量,就是能夠帶多重的彈頭,還有一個是精確度。

從數據上來說的話,這個應該和美國的類似武器相差不大的,美國擔心的也是這一點,因爲這兩款當中至少有一款屬於中導,中程導彈;而中共是沒有在《中導條約》當中的,所以這些年它不受《中導條約》的制約,就發生得很快。《中導條約》是美蘇當時籤的,這也是主要的原因,真實的原因,爲什麼美國要退出《中導條約》,因爲他想退出,有個重籤,把中共也拉進去;但是中共現在拒絕了,所以中導現在中國是最多的。

因爲美國和前蘇聯簽訂《中導條約》以後,大家就把中程導彈都銷燬了,美國基本上就沒有了傳統意義上的中程導彈,但是他有一些類似的替代品,而且在退出《中導條約》以後,美國已經開始恢複試射常規彈道導彈了。

作爲中程或者中遠程導彈,這麼遠,據說這次發射有一個從青海發出的,對於機動性和防空防導彈能力很強的航母羣,它的實際打擊能力有多大?一直是有疑問的,因爲這個畢竟沒有經過實戰的考驗。

這種硬件看上去不錯,但是實戰起來差別可能會非常大,比如說甲午海戰之前的中國海軍,就在噸位上被認爲是亞洲第一,曾經有很長時間還認爲是整個戰力都是亞洲第一。當然後來甲午海戰打敗以後,很多人幫它找藉口,說實際上只是噸位第一,主戰的艦船噸位比不上日本。但實際上雖然比不上日本,但也絕不至於慘敗到全軍覆沒,所以這種情況看硬件是沒有用的。

美國軍方去評估中共的軍力,它基本上是以數據上的硬件來作爲評估的條件的,當然它也會評估一些軟件配合作戰,但從導彈上他是這樣子考慮的,他不會去考慮這些軟件因素和腐敗因素。這種評估的好處是不至於低估對手。導彈本身的控制系統和導航系統,就是中共的,在多大程度上它是要依賴美國的芯片和美國技術的?其實沒有人知道。因爲中共雖然宣稱在武器系統方面是自力更生,但實際上我們知道對美國技術的依賴還是很高的。

像今年我們發現,中共好像就有至少五次火箭發射失敗了,而正好今年又是美國對中共封鎖芯片,所以很多人就懷疑,中共的火箭在這方面對美國芯片依賴度非常高。至於導彈的控制和製造系統是不是?這也是一個問題。從全球來看的話,應該跟美國的軍事實力還是有相當距離的。

主持人:我們下面來分析一下發射這枚導彈的背景情況,現在的局勢。美國國防部長24號發表講話,說美國和其盟友已經做好了長期對抗中共的準備。這個是什麼意思呢?

橫河:這個其實跟大的局勢有關係。我們一直在分析,就是美國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把這個戰略調整過來了,就是說以前曾經很長時間,冷戰結束以後,後來俄國仍然是美國考慮的主要對手。但是現在已經把中共放在第一位了,就是提出來中共、俄國、伊朗,這麼提,但實際上中共是放在第一位的。

從這個美國國防部長,妳談到的,美國國防部長在24號講了話以後,26號在夏威夷又發表了一個講話。總結起來的話,他談到一個是美國的戰略已經轉移了,美國國防部它的戰略之一就是專注中國,這講得非常清楚。然後他提到了中國軍隊,就是中共的軍隊它不是效忠憲法、不是效忠人民的一支正常的軍隊,它是效忠中共的,就把中共軍隊的本質說出來了。然後就談到中共在南海和東海進行挑釁和擴張,就是要改變現狀。美國不會坐視不管。

他還提到美國是一個太平洋國家,是一個印太國家,他不會向任何國家讓出這個地區,連一寸土地也不會。這個很有意思了,就是說他把自己作爲一個太平洋國家的話,那麼當然太平洋區域,整個太平洋區域的安全,對它的安全就非常重要,所以他講這個話是有這個地緣方面的根據的。

他說一寸土地也不會讓,無論這個國家認爲自己的政府模式和各種觀念有多好。這個就顯然是指中共,而不是指俄國了。因爲講自己的模式和自己的這個價值怎麼好的話,這種自我表揚只有中共,俄國是遠遠及不上的,其他國家根本就沒有這種事情,也不會在太平洋地區改變戰略平衡。

我們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軸心國德國和日本其實或多或少都有一點低估了美國的實力和美國的潛力,這個是他們犯的錯誤。美國在冷戰結束以後就再也沒有經過大規模的動員,一直到現在。實際上我們已經看到了美國現在處於一個大動員的狀況。

而且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次中國問題,至少是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主題之一,雖然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當中沒有重點提,而且我相信當大選開始的時候,也是總統大選的時候川普非常重要的主題之一。這個意思就很清楚了,就是說美國現在確實已經準備好了長期對抗中共。

主持人:那您看美國國防部部長他剛剛說完中共在南海和東海的挑釁和擴張,美國不會坐視不管;然後北京就選這個時候發了四顆導彈,您覺不覺得這是一步險棋呢?

橫河:對。剛纔我不是講嗎?北京這時候發導彈,它是一個快速反應,就是說它是對美國U2飛機飛禁航區的一個反映;但是同時我們可以把它認爲是對美國航母羣之前在南海活動的一個滯後的反應。如果是這樣的話呢,就更多的它是一個表態,就是表明中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你說是對美國的警告也可以,但是也可以解釋爲在自己示軟的情況下,嘴巴還要硬一下。就是說是這種情況。

這你可以比較一下,肯定不能和當年臺灣大選的時候,中共試射導彈的時候比。那個時候的威脅意味大;而現在的威脅意味還不能說有那麼強。因爲如果它要表示強硬的話,那就更應該在美國航母還在南海的時候去發射導彈,而不是現在。

北京現在是處於一個兩難的境地。就一方面,它的「戰狼」外交在美國面前碰了個鐵板,所以現在馬上就換了個嘴臉,就是認慫了,又開始談中美友好;但是同時另外一方面,它又長篇大論的去批美國國務蓬佩奧,批判美國政府的政策。你要知道雖然題目上講的是蓬佩奧,它的內容其實講的全都是美國政府的政策。

也就是說它比較難的就是究竟對美國採用哪一種策略,其實它還沒拿定主意,或者是還在調整階段。就比如說剛纔我講的《人民日報》發表的這三個整版的文章,3萬字的文章,它把題目定成是《蓬佩奧涉華演講的滿嘴謊言與事實真相》。

當然我們今天不去批它那個,那個都是很荒唐的說法,就講這個裡面關於南海爭端。它自己總結了一句話,它把蓬佩奧講的東西總結成了26條,每條都用一兩句非常精煉的話來表達。其中關於南海它說什麼?它說蓬佩奧說的是「中國非法主張南海主權權益,在南海問題上踐踏國際法」;然後它就來了個錯,然後一二三四五。

人家講的是國際法,我們就講南海爭端的來源。人家講的是國際法,它跟人家講的是歷史。歷史和現實的法律不總是一樣的,而且往往不一樣,正因爲不一樣,所以才需要現在定國際法。因爲歷史是動態的,歷史這個事件總是動的,比如說一個國家的領土,它就是不停的在動,會變大也會縮小,有的國家就滅了,就沒有了。所以你要說歷史上怎麼樣,大家都講不清楚,所以就定個規矩。
那麼新制定國際法的時候就要排除各說各的理,就要有一定的法律來規範。就是說它要兼顧到各方的利益和歷史。但是一旦制定規矩以後,那就要大家遵守了,這就是國際法的來源。你每個國家都可以說這國際法我不遵守,那麼就不要國際法了。蓬佩奧講的是國際法。

那麼有爭議的地方怎麼辦呢?其實有爭議的地方,擱置爭議雖然是不得已,但有的時候卻是最好的選項,就是說先不爭。這個南海地區長期以來就是如此,就是大家雖然說各自表態,但是都不去用武力來把自己聲稱主權的地方給佔領。當然,有被打破過幾次,但總體來說是比較平衡的。

最近一次的大規模打破平衡是中共大規模造人工島,和把島嶼軍事化,用這種方式打破的。一般人認爲是從2013年開始的。也就是說這一次南海的平衡被打破,中共是主動肇事方。美國現在說了,不承認中國的主權,就是承認國際法庭的那個裁決。

本來這件事情是中共先挑釁,先肇事。那麼在挑釁和肇事的時候呢,你當然就要有一個準備,就是別人會有抵制和反對的。那你不能說別人一抵制反對了,你就反過來去批判別人的反抗,這是沒道理的。我覺得發射導彈還是中共在這個「戰狼」和認慫之間找一個平衡點,而不是說直接的去把軍事衝突升級。當然不排除以後會有軍事衝突升級的事情發生。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到華盛頓的反應是直接就宣佈制裁和南海填海造島相關的24家中資企業,就也算是對國防部長的那個說法作爲一個對應吧。國防部長說我們不會坐視不管,那他就真的有一個行動。那麼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這個制裁的影響會有多大呢?

橫河:其實我們以前是沒有真正體會過美國製裁的威力的。因爲畢竟長期以來主要被制裁的國家就是伊朗和北朝鮮,這兩個國家本來就處於一種半封閉狀態,所以說再被制裁的話,一個是你也不知道它受的打擊有多大,因爲它封閉嘛,它信息也封閉。第二個就是它本來就封閉,它對美國的依賴性本來就不大,對國際社會的依賴性相對也不大,就是對有些特定的盟友的依賴性可能會大一些。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夠體會到被制裁是什麼情況,威力有多大。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跡象,看到一些例子,特別是中國,中國的情況跟北朝鮮、伊朗是不同的,因爲中國的這個經濟發展主要是外向,就是對外貿易,就做世界加工廠的,它所面對的最主要的又是美國,所以說它相當多的企業都,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企業或多或少的都跟世界,尤其是美國有密切的聯繫,所以一旦被制裁以後,它很多企業就會面臨一個生存的問題,就說這個打擊就要比北朝鮮的企業、伊朗的企業可能受的打擊要大得多。

化話的過程當中,我們知道全球化中共是佔便宜的,就是它的產業鏈和供應鏈牽制了西方國家,所以西方很多國家,特別是現在美國提出來被中共綁架,是這種情況。這在一方面它是一個優勢,但是在被制裁的時候,它就成了一個劣勢。就是說你和西方國家聯繫越多,和美國聯繫越多,被制裁的時候受到的打擊就越大,這是一樣的。就是說全球化你不可能全部是佔便宜,一定會有不利的地方,這時候就是不利的地方了。

我們比較一下,美國對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還有部長李尚福有個制裁,我們到今天都沒有聽到這個制裁造成了多大的後果,對不對?沒有人聽到過。爲什麼呢?因爲中共的軍隊相對比較封閉,就是李尚福他可以不出國,作爲軍隊發展部的部長他可以不出國,他的生活大概不會受多大的影響,而且很多油水都是人民幣計算的,所以他只要有人民幣他就能生活,中共完全可以把他養起來。

這個裝備部受的影響可能就比李尚福本人可能要大,因爲李尚福當然有可能他的子女,或者是家人、親戚在國外,人家也不知道,也有這種可能性的。裝備發展部它雖然可以通過其它的部委去採購自己需要的東西,還可以通過轉口貿易去買一些買不到的東西,但是它比李尚福個人的麻煩就大得多。

它還會影響到什麼?因爲是裝備發展部,所以它會影響到新武器裝備的開發和現有裝備的維護、更新等等。這個肯定會影響,只是說中共它不說,軍隊裡面消息也傳不出來,大家不知道。就是相對來說,和國際上和美國公開聯繫少的,就是制裁被打擊了我們也不太知道,那也可能制裁被打擊的程度也要低一些,後果沒有這麼嚴重。

香港就不一樣了,香港是一個開放城市,那麼香港官員被制裁,他就是實打實的。所以我們看到包括中資銀行在內,各個銀行都紛紛發表聲明,表示會遵守美國的制裁令。一旦不遵守怎麼辦?美國是盯著的。你看匯豐銀行,到現在都沒有取消這些被制裁官員的帳戶,也就是說他是保護了那些被制裁的香港官員,然而他卻凍結了黎智英的信用卡帳戶。蓬佩奧馬上就批評了。美國盯著的,知道你制裁了誰,有沒有參加制裁,有沒有執行,是知道的。

所以說你看,香港官員無論是他自己的財產、企業要收購別人,還是說要轉手賣給別人,這些資產馬上就會受到影響。如果說大家都按照美國的制裁令執行了,那麼這些官員連乘飛機、住酒店都成了問題,因爲他的信用卡都不能用了。你總不能帶一大堆的現金出門吧。

黎智英,你匯豐銀行封了他的帳號,他可以到美國其他的銀行去開帳號,這個沒有問題。因爲美國的制裁是包括金融制裁在內的,就是所有有美元業務的銀行都必須遵守。那當時我們不是說嗎?香港銀行只有一家崑崙銀行,它是沒有美元業務的,所以不需要遵守。

就剛纔講的匯豐銀行沒有遵守制裁令,還制裁了黎智英,我相信美國很快會對匯豐銀行違反制裁令做出行動。當然這個制裁是立即執行,還是有一個延期,這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說不是立即執行的,那麼可能真正評估會在90天之內,或者是多少天之內。那麼到時候如果匯豐銀行還在保護這些香港官員的話,那就很嚴重了。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制裁令,如果美國是對企業進行制裁的話,而且包括金融制裁的話,那麼這個對中國企業的打擊是會非常大的,尤其是中國這次這24家企業裡面很多是有國際業務的國企。你想想看嘛,就是在南海建島、建軍事設施,一般的企業也不可能承包到這種直接的國防項目。如果說一旦制裁,這些企業的國際業務會一落千丈。因爲真正在國際上現金結算,或者是用人民幣結算的,可能很少,絕大部分都跟美元有關。所以以後這些企業可能只能做伊朗和北朝鮮的業務了。而這些企業的高官因爲沒有了美國的業務,所以他也不需要到美國來了,那就順帶制裁過了。

這裡還有一些制裁的個人,因爲這次個人制裁主要是簽證制裁,沒有提到金融制裁,應該說美國還是對這些人手下留情的。但是如果說他再違反一次的話,那可能這個制裁的措施就要延伸到個人的金融方面了,那個影響也會很大。因爲大家知道中共的這些高官,特別是國企的高層官員,他們在國際上,在西方國家,個人的資金轉移也是很多的,所以一旦制裁的話,對他們打擊也是很大的。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到在這之前,美國是制裁華爲,全面切斷了華爲的晶片供應。那北京就很著急,它就說如果你斷供晶片,北京它也不會出口藥材給美國。那麼美國製裁這24家公司,北京有沒有回擊的手段呢?

橫河:我覺得北京的手段是比較少的,而且即使拿出來了一些手段,也達不到美國製裁的力度。因爲首先我們講北京不可能用金融制裁的手段,因爲人民幣它不是一個自由兌換的國際貨幣,美國官員可能用人民幣的也很少,除非美國一些企業在中國經營的。

它對美國人可能能夠用的方式,跟美國相對應,它禁止人家簽證倒是可以的。禁止人家簽證,但是因爲美國製裁的是企業,那如果中共對應制裁的話,那也應該制裁企業。但是美國政府正在動員這些企業遷出中國,或者是迴流到美國;而中共是希望這些企業留下來的一方。所以說它禁簽證的話,那等於就是幫助美國政府打擊中共了。因此,對等制裁是肯定做不到的。

那麼它只有從其它的方面來報復,什麼地方來報復呢?貿易肯定不行,因爲現在第一階段協議當中,中共正在想方設法向美國保證,說自己是在盡力遵守的。反倒是川普倒不在乎了,第一階段協議怎麼搞,你願意怎麼弄怎麼弄,他不在乎了。在乎的是中共,它想說明它是遵守的;而且在貿易上,它本來也沒有什麼可以打擊美國的手段。所以從這方面來看的話,北京的回擊手段很少。

妳已經講到說斷晶片的話,北京就會減少這個藥物,因爲我們知道普通藥物,就是非處方藥,美國對中國的依賴程度非常高。像這一類美國高度依賴中國供應的特定商品,如果說中方禁運了,對美國的打擊有多大呢?當然短期打擊是有的,但是這正好給了川普總統要求美國企業迴流的一個最好的理由。

就像這次在疫情當中,川普總統要求這種重要的醫療用品、醫療設備要儘量的美國能夠自己滿足,或者有其他的供應渠道,而不能單純的依賴中國。在這方面美國做了很多努力,現在美國會把一些戰略上很需要的,或者民生上很需要的,又大部分主要靠中國的,正在想方設法的找替代品和國內自己生產。

如果說中方在這方面對美國進行制裁的話,正好加速了美國減少依賴中共的進程。我想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反而長期來說的話,對中共是不利的。那中共會不會採用這種方法來對美國進行制裁?我是比較懷疑的。

主持人:好,今天的話題我們就討論到這裡,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