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雨:大廈將傾如何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陸媒消息,8月29日9時40分左右,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陶寺鄉陳莊村聚仙飯店宴會廳突然發生坍塌事故,多人被埋。陸媒「頭條新聞」報道,截至30日3時45分,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難,28人受傷。中新網臨汾記者了解到,事發時有人過壽,部分人在宴會廳裡打牌、聊天,院中有人聽戲。村民孔先生反應快,跳窗逃脫,而其他人則沉浸在歲月靜好中,坐等災難滅頂。中共的基建工程是豆腐渣工程,近年來賓館、立交橋、大型公共設施倒塌事件頻頻出現,這是婦孺皆知的事。為什麼多數人在災難來臨之前竟然還沒有一點預警意識呢?根本原因是人們聽信了中共粉飾太平的謊言宣傳,誤認為出事的都是偶然,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其實不然。在中共國,不只是土地上的建築時刻面臨倒塌危機,整個中共暴政也已岌岌可危。據報道近期大陸不論高端低端人口,紛紛棄共逃離中國,突顯大廈將傾前的危局。

「塞浦路斯文件」揭祕高端逃生門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一份稱為「塞浦路斯文件」的密件披露,三年來,大陸有百餘名官商名流,以超過215萬歐元的投資代價,向歐盟成員國塞浦路斯申請「黃金護照」。半島電視台發布的調查顯示,這些人中包括亞洲首富碧桂園的女當家楊惠妍,和與中國國企華潤電力總裁同名同姓的唐勇。

半島電視台發布的調查更顯示,從2017~2019年,塞浦路斯向中國富豪或政府官員及其家屬,發出近500本「黃金護照」,調查資料披露,包括四川省成都市人大代表、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區政協委員等多個中共官員都得到了塞浦路斯護照。

一位名為孔園峰的「黃金護照」持有者對記者表示:官員有500萬元(現金)的往越南、泰國跑,5000萬元的都往西班牙、馬爾代夫等這些國家跑。他們跑出去帶上共產黨的機密文件,之前有人說帶上兩份鎮壓法輪功的機密文件,可以拿到身分。

大陸商人張先生接受訪問時說,最近三年,移民海外或暗中獲得外國護照的中共官員數不勝數,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危機。這個危機是(中共)和政府領導人的瘋狂和衝動所帶來的。大家都輸不起,也不想用自己家人的健康和孩子的未來陪葬。

另據區塊鏈鑑識公司Chainalysis的最新研究,在過去的一年中,約有50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匯出中國,這些資金流顯示中國投資者們正想方設法繞過中共的外匯管制,出逃海外。

很多中共體制內政商人士曾經為了自身的發展與名利,或多或少為中共干過助紂為虐的事,最終意識到,中共也不會放過他們,自己同樣會被以各種名義「共產共妻」,於是紛紛出逃。危機面前逃生,是生命的本能,無可厚非,但有了自由社會的退路後,真正認清中共惡魔,不再與中共同流合污,才是真正的解脫,否則依然面臨著最後的清算。

低端人口出逃:那條船都漏水了

自由亞洲8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報道,被稱為「低端人口」的平民百姓也開始設法逃離大陸。一個月前,廣東一位居民已抵達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的一個小國,之前已有十多人到達,之後將有大批人抵達該國。這些大陸人的最終目的地是自由的西方國家。

廣東居民孫女士6月31日早晨五點多坐飛機帶著兒子從廣州出境,成功抵達歐洲東南部一個小國。同行的還有一個大學畢業剛兩三年的四川成都小伙。孫女士表示,香港商務通道不准走,不讓買柬埔寨的票,澳門也不讓過境。

孫女士說,她此次帶了一萬多歐元,租一個二樓房間,租金每月200歐元,吃的食物,母子倆30元左右人民幣一天就可以了,並且吃得不錯。在這裡加工好的牛肉,一磅才折合13元人民幣。而中國境內,一斤生牛肉就近60元人民幣。

據孫女士透露,她認識的廣東佛山的一個老闆,開的兩家工廠被共產黨凍結。另一個佛山經商的劉姓朋友,在大陸和香港的部分資產已被中共凍結,劉老闆放棄資產,帶著家人離開了中國。她知道稍後將有另一批人也會抵達她目前所在國。由於擔心中共封鎖通道,她始終沒向記者透露所在國位置。

孫女士感慨地說:「(中共)閉關鎖國,國內的經濟不好,很多青年人失業,那艘船都漏水了。」「在中國,無論有錢沒錢的人,都意識到自己早晚會被(中共)政府收割。……如今有錢人去五眼聯盟國家。中等收入家庭去申根成員國家。」「歐洲國家,始終是一個有信仰的環境,比大陸好,我覺得自由最重要。」

割無可割的韭菜

據中共官方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GDP為負6.8%,二季度為3.2%。疫情造成的2.9億農民工賦閒和數十萬家中小微企業破產,使得大陸失業率陡增。下半年,874萬高校畢業生面臨就業困境。7、8月的洪災影響,居民生活物價普遍上漲。8月10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7月居民物價指數CPI同比上漲2.7%,環比上漲0.2%。

7月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下降2.4%,顯示需求持續疲弱,經濟發展仍缺乏有效動力。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7月製造業PMI為51.1,雖然顯示了經濟復甦跡象,但7月新出口訂單指數和就業指數繼續處於收縮區間,由此專家關於製造業復甦對企業用工的影響仍持謹慎態度。

中共近期提出所謂經濟內循環,打造人造牛市,鼓吹生活節儉,重建供銷系統,發改委甚至退出汽車零部件回收再用,表面看起來冠冕堂皇,都是為民生計,其實質是國際環境惡化、經濟下滑已經影響了中共政權的穩定,種種所謂經濟政策只不過是變相的經濟維穩手段,欲重走計劃經濟老路,一波一波的割民眾韭菜而已。

8月14日,中共急推原定三年內逐步實施的數字貨幣政策,欺騙民眾是人民幣國際化,實質是中共將國家力量延伸到每個公民的日常消費與個人投資,除了全方位的監控外,更為電子化超量發行貨幣,造成貨幣貶值洗劫民眾鋪路。

清華大學金融科技研究院「數字貨幣與現代貨幣體系」研究課題系列文章中的《央行數字貨幣能讓現代貨幣理論(MMT)成為現實嗎》一文披露:「(中共)央行數字貨幣的某些主要倡導者也在學術思想上存在著與現代貨幣理論相同的淵源。……在他們的設計中,央行數字貨幣、負利率和政府債務貨幣化可以成為應對長期經濟停滯的『三支箭』。」

簡單一點說,就是政府可以打著發展經濟、促就業的名義,任意舉債投資,所造成的赤字,可以通過發行數字貨幣、製造通脹,一波一波地盤剝14億民眾來解決。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課題組2019年採用分層線性隨機抽樣,獲取了7萬人的收入樣本數據。該調查結果顯示,39%的人口(相當於5.47億人)月收入低於1千元,月收入在1千元至1,090元的人口為5,250萬人,兩部分合計為6億人,占全國人口的42.85%。

這樣的收入,如何拉動經濟?恐怕連韭菜也割無可割了吧。其實說到底,就是中共大廈將傾,末日可見了。

大廈將傾如何逃?

1961年7月15日,「德國小姐」瑪蓮娜·施密特榮膺「環球小姐」桂冠,但這位代表西德出賽的麗人卻是來自東德耶拿的民主德國逃亡者。《時代週刊》揶揄說:「就沖放跑了這位5英尺8英寸高的美女,東德的邊界衛兵也該被控瀆職罪。」瑪蓮娜·施密特的當選引發了當時的一場對東德難民關注的政治風波。

1945年~1989年,先後有近350萬德國公民從東部地區遷居到聯邦德國境內,這些逃亡者們離開了「社會主義天堂」後,在西部土地上獲得了麵包和自由。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民德逃亡者」成為歷史永恆的記憶。

如今,惡貫滿盈的中共也正面臨著解體前的民眾逃亡潮。民眾用腳投票體現了必然的民意民心。可是更多的民眾因客觀條件的限制,無法走出中共國境,大廈將傾真的無處可逃了嗎?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個人如果能夠真正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從精神和心靈上否定它、排斥它,特別是入過黨團隊的人,從內心真正退出它,抹去因曾向它宣誓而留下的印記,其浩然正氣,必將與天地共鳴,其身心也必將得到神靈保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