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從「人體地毯」說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外媒報導,今年三月中共大使抵達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拜會親共總統,商討兩國合作事宜。近日該大使下機的照片傳出,只見他走在一排由當地30個男孩趴在地上、鋪成的「人體地毯」上,另由兩名穿著傳統服飾的女性攙扶走過。此事驚動國外政要,以往別國大使從未獲得這種「禮遇」,澳洲外交官員也說沒有參加過這種儀式,當地居民對此感到氣憤、沮喪與尷尬。

 

正如美國外交官所言,「我根本無法想像,任何國家的大使可以接受從孩子們(或大人)背上走過去」,中國大使的離譜行徑讓舉世大開眼界,網友更嘲諷中共就是這樣把人權踩在腳下。一葉知秋,從「人體地毯」的怪像,也該細究背後的深層因果關係。

 

近年,中共一方面假借宣揚文化之名,在162個國家的541所大學院校內廣設孔子學院,從事「大外宣」。孔子學院實際是替中共意識型態宣傳的「統戰兼洗腦」機器,在國際間臭名遠播,近年慘遭各國下架,美、德、法、瑞典、澳洲等國接連下令撤銷合作關係。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去年發布報告指出,中共在「孔子學院」已花費了近兩億美元,此宣傳機構的存在是中共長遠戰略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中共包藏禍心,不斷滲透西方世界,頻頻偷取高科技以壯大其經濟,或隱居幕後,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它蠶食鯨吞之計。中共擅以經濟利益為誘餌,包括英國同意與華為合作5G、美國華爾街在中國的利益鏈等等,尤其所謂「一帶一路」施行多年後,已讓許多國家大呼上當,即為短視近利、因小失大的實例。

 

中共的邪惡不僅僅如此。去年底中共病毒(即武漢肺炎,又名COVID-19)爆發後,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全球196個國家,迄今逾2200萬人確診、70多萬人死亡(不含中共隱匿數字)。不僅各國經濟損失難以估量,連民眾的基本生活都受到巨大影響。疫情蔓延世界後,中共推卸責任並栽贓它國,以劣質口罩等產品輸出它國,以醫療物資脅迫它國;中共無所不用其極,還製造網絡輿論戰,在國內掀起一波波反美浪潮,妄圖轉移民怨怒吼。

 

從許多數據分析與歸納發現,中共病毒向世界擴散的路徑,總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攀沿。在這場瘟疫中染疾或不幸喪生的個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而疫情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過去數年明顯都是親共者,沒有例外,凸顯瘟疫有眼,直指其與中共的關係。

 

與此若合符節的是,中共的「孔子學院」與「一帶一路」也像魔咒一樣,給親近它的人帶來災難。歐洲開設孔子學院達187所,總數全球第一,西班牙、意大利、英國、法國、德國、比利時等國家,都屬疫情重災區,排在染疫榜的前列。「孔子學院」數目,排在歐洲之後的是美國112所,確診病例更逾越540萬例,死亡逾17萬人。證諸「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情況大抵相仿。

 

既然中共病毒是長眼睛的,瞄準中共黨員和與中共契合者而來,那麼要想不被該病毒選中,首先就得與中共脫離關係。雖然很多中國人加入少先隊、共青團或共產黨,並不是真心誠意,但無論出於主動或被動,只要是參加過共產黨的組織,就曾在血旗下宣誓「自願獻身」給該黨,靈魂被烙上了邪黨的標記。所以聲明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就是救贖自身的靈魂,使生命遠離罪惡(包括瘟疫),免受牽連。

 

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第十八章)明言:「中共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黨或政權,它不代表中國人民,而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與中共交往就是與魔共舞,與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惡為虐,把人類推向絕路。反過來講,對中共的反擊就是一場正與邪的較量,這不是單純的國家利益之爭,更是為了人類的未來」。

 

大疫當前,很多中國人的親身經歷驗證了:只要退出中共相關組織,就能逢凶化吉。半年多來,世人已經越來越看清:中共是魔鬼,更是全人類的公敵。當今醫學界企盼研發疫苗,以躲過病毒之害。但拯救生靈的靈丹妙藥,其實繫乎一念。平安走過劫難是世人的共同心願,能否得到上蒼護佑而免於瘟疫災厄,就在方寸之間,不再對這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心存幻想,而是徹底與紅魔劃清界線,才能長保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