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11)

葉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3日訊】2006年5月1日,曹寶玉的遺體在河北廊坊市廣陽區幾個部門的監管下火化。火化時,骨頭變成淺綠色。火化人員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骨灰;使用的什麼藥?藥量可夠大的。

2002年2月24日,家人冒著風寒守著劉秋生的遺體,守了一晚。第二天,天剛黑,河北阜城縣公安局出動大批警車、警力,在局長林泳濤的指揮下,搶走遺體,強行火化

2000年7月14日,吉林省吉林市。在二百多公安和警察等人的監管下,李再亟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曹寶玉、劉秋生、李再亟,是三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為何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

曹寶玉離世前遭野蠻灌食和灌藥

河北廊坊市法輪功學員曹寶玉被迫害致死。(明慧網)

曹寶玉,男,57歲,原中石油廊坊管道局物業管理處職工,德技雙全,在廊坊飲食業享有聲望。

修煉法輪功前,曹寶玉心臟功能不好、供血不足,雙腿神經性痙攣,晚上抽動得不能睡覺;1993年修煉法輪功後,曹寶玉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巨變,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飛。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曹寶玉被非法判刑4年。在獄中,曹寶玉受盡折磨,疾病纏身。

冤獄期滿後,曹寶玉被醫生診斷患有「甲酸中毒」,俗稱「砍頭瘡」,當時瘡面有10公分左右,深能見骨,醫生說,沒法醫治,就是花上幾十萬也保不住命。廊坊「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這才將人放回。曹寶玉回家後學習《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煉功,基本康復,再次見證了法輪功的超常和神奇。

2006年2月,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等公安警察,以中共開「兩會」為由,將曹寶玉強行綁架到洗腦班。

兩個多月後,曹寶玉被迫害得只剩下一把骨頭,體重不足六七十斤,脖子一周全部潰爛,面部紅腫,低血壓,雙腿抽筋痙攣。

曹寶玉後又被拉到廊坊北大街醫院插管灌食,造成胃出血、便血、吐血。在廣陽區政法委副主任劉建中、「610」主任趙家福的指使下,醫生護士在強行灌食的同時,亂用大量藥物。曹寶玉後大便失禁,生命垂危。

曹寶玉的妻子於4月25日前去醫院看望丈夫,也被綁架到了洗腦班。

4月27日晚,曹寶玉在廊坊北大街醫院含冤離世。

曹寶玉的遺體被強行火化。火化時,不許親朋好友近距離觀看,不許照像、錄像。

法醫當著16歲孩子的面 解剖其父遺體

劉秋生(明慧網)

劉秋生,河北省阜城縣清東涯村人,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以來,身體一直健康。劉秋生全家十幾人修煉法輪功。

2002年2月2日,劉秋生和母親在家時被綁架。

在公安局,警察將劉秋生綁在椅子上,瘋狂毒打兩個多小時,劉當時昏死過去。打人凶手寇文通等人將其關在靠近廁所的一間小屋裡。第二天,劉母如廁時,看到兒子的臉部已變形,耳朵青紫。

2月22日晚9點,劉秋生即被迫害致死。

23日上午,阜城公安局找到在姜村打工的劉秋生兒子劉東,稱其父病重。劉東當時不滿十六周歲。

孩子問:「我媽媽知道嗎?」

答:「你媽媽隨後去。」

劉東跟車就走了,到了阜城醫院,被帶到四樓。警察們自己開始聊天,大約一小時後,警察才對劉東說:

「看看人去吧!」

「等我媽來了再去。」

「你先去吧,你媽媽不知什麼時候來。」

隨後將小東領到醫院的東南角一間小破房裡。劉東才發現,爸爸已經死了。

遺體被抬出後,就要解剖,孩子說:「不行,先別解剖,等到我媽媽來後再說。」

等了兩分鐘,法醫說:「不行,馬上解剖!」

當給遺體翻身拍照時,法醫用鑷子一摁後背,遺體口中吐出血水。同時發現遺體耳朵、臉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

解剖完後,又騙其子簽字。

這之後,才通知劉秋生的妻子。劉妻下午到時要求出示解剖報告,說明死因;警察默認無病而亡。但次日,警察又改口稱劉是得病而死。

劉妻質問:為什麼不通知自己(劉妻),而叫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做屍體解剖見證?

公安局長蠻橫地說:沒有死者家屬,也一樣可以做解剖。

劉妻堅持要自己請法醫鑑定丈夫死因。這一下觸動了公安局的神經,要求馬上火化。

2月25日下午5點,當局出動一百多人搶走遺體,強行火化。

遺體顯示李再亟生前眼珠被打出來了

李再亟(明慧網)

李再亟,吉林市傳染病醫院水暖維修工,1987年,意外受工傷,腳後跟骨折,拄雙拐,不能走路,醫治很長時間,依然喪失勞動能力。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快康復。

李再亟為人善良、謙和、樂於助人,誰有困難他都幫助,鄰居、同事都知道他是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好人。

1999年7月,中共控制廣播、電視、報紙,一言堂污衊誹謗法輪功,李再亟去北京信訪辦上訪,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2000年7月,李再亟在迫害下拉痢疾(拉肚子),嚴重脫水。獄醫指使刑事犯把李再亟拖到水房,野蠻灌入大量濃鹽水。當時,李再亟拚命掙扎,整個大隊當時幾乎都聽到水房裡的撲通聲。沒過一會,聲音就停止了。

大家看見大隊幹警紛紛跑進水房。他們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說是到醫院搶救。其實,李再亟已經當場死亡。

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吉的家屬去醫院「護理」。李再吉17歲的兒子吉林中西醫結合醫院,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查找,沒有找到父親。最後,警察領著孩子來到醫院的一個小倉庫。孩子看見父親身上蓋著報紙;掀開報紙,發現父親早已死亡,上身沒有穿衣服。

妻子後來看到丈夫的遺體:後背全是青紫色,左側太陽穴塌陷,眼珠被打出來了,是後塞進去的,眼角還被塞了紗布,紗布角露在外面。

屍檢後,在未徵求家屬同意,李的器官全部被摘走。家屬看到遺體肚子裡塞滿了衛生紙,往出抬時,身上還往下滴著鮮血。

美議員: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必須停止

2020年7月20日,是法輪功學員反對中共迫害的21周年日。「7·20」前夕,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至少有35位議員致信聲援法輪功學員,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劣行徑,要求停止迫害。

加利福尼亞州國會眾議員肯·卡佛特(Ken Calvert)在聲援信中寫道:「21年前,中國共產黨開始禁止法輪功修煉和精神信仰。 從那時起,法輪功學員們就遭到虐待、酷刑、非法監禁,以及極其殘酷的摘取器官行為。如此殘酷的迫害絕不能容忍,必須停止。」

密蘇里州國會眾議員布萊恩·路特克梅耶(Blaine Luetkemeyer)寫道:「對法輪功的迫害包括監禁、虐待、酷刑、強迫洗腦、強迫勞動以及野蠻的摘取器官,但法輪功修煉者仍在繼續進行和平抗議,向中國人民傳遞真相,制止謊言的傳播。此等和平抗爭即是你們所信仰之真實見證。」

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