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從奪人飯碗到保甲連坐 中共暴政何時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一幅網絡照片中,某地村民打出橫幅「馮保香陳紅波非法越級上訪,已影響我村67至79歲老人第三季度獎補金發放」。網友感嘆,這不就是傳說中的「保甲連坐法」嗎?拉仇恨,是文革中「挑動群眾斗群眾」的再現。

中共歷來都是,誰不聽話,就打破誰的飯碗;再不聽話,連帶你家人的飯碗都不保,這就是中共的邪惡暴政。

前一陣子,中央黨校蔡霞教授因發表批評中共國安法和習近平的言論,被中央黨校開除黨籍,更為過分的是取消蔡霞一切退休待遇。

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因公開批評中共與習近平,七月被中共以所謂的「嫖娼」名義拘留,後遭清華大學開除。八月十三日,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向許教授發出聘書,邀請他赴美做研究學者。就在同一天,許教授被公安約談,並被告知:禁止離京、禁止出境、禁止接受媒體訪問、禁止接受任何資助。

蔡霞的例子說明,中共把政治問題經濟化,中共認為你不聽話,那就斷絕你經濟來源,看你沒有收入,吃不上飯了,還怎麼跟中共作對。

許章潤的例子說明,政治問題污名化,先來個「嫖娼罪」,搞你一下子,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清白的,我也要這麼做,目的就是讓你知道,這件事我想要採取什麼手段都可以,你只能是乖乖就範。污名化之後,再斷你經濟來源,連外部資助都不能接受,就讓你坐吃山空,直到吃不上飯。

中共對自己人民的欺凌和霸凌可見一斑。

今年5月底,公安部新明確了32種上訪行為屬於違法犯罪,如:越級上訪、未按規定途徑投訴等,最重要的是會影響子女等直系親屬的前途。比如,父母要上訪的話,就讓在單位上班的子女不要上班,回家看好父母,父母如果再上訪,子女也就不用來上班了。

曾代理709案謝陽、李和平、王全璋等人的人權律師陳建剛去年逃離中國大陸,他在一篇《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的文章中,列舉了中共對律師採用的13種懲罰方式,其中就包括:直接禁止律師辦案、註銷律師執業證、吊銷律師執業證、刑事構陷入罪並酷刑及污名化、「控制家屬作人質」以控制律師、「摧毀律師及家庭中的一切,使其陷入困境」,以使律師聽話等。

2016年,王全璋律師被中共祕密羈押期間,警察向王全璋家庭所處的北京石景山區所有幼兒園、早教中心等下令,不准接受其兒子泉泉入幼兒園。直至2018年5月泉泉才終於上了一家私教幼兒園,2019年9月,泉泉升入小學,就在家人認為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的時候,開學僅僅四天,泉泉就因為警察數次到學校施壓,而被迫離開校園。

王全璋妻子、泉泉的媽媽李文足質問到:你們是要讓一個媽媽面對失學兒子,無法承受這痛苦絕望,從而向你們屈膝嗎?還是藉此打擊你們關在監獄裡的孩子爸爸,強壓讓他向邪惡悖謬低頭?還是你們要用一個6歲的孩子的失學,這一個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慶獻禮?抱歉,我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邪惡和滅絕人性!

今年8月10日,香港國安警察抓捕了黎智英,並搜查香港《蘋果日報》總部。同時被捕的還有黎智英的兩個兒子及壹傳媒3位高層。

被扣留40小時後黎智英獲保釋後,通過視頻直播,他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表示,在接近人生最後的階段,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對的。他形容:「在手鐐之下,沒有一刻覺得自己很慘或被屈辱。」

但當被讀者問及,中共會不會拿家人做人質,要挾要你停止,你會不會放棄蘋果?

黎智英一度情緒失控,哽咽道:「這是我最難面對的事情,家庭是我最重要的事,(而)不是我的事業不是我的名譽。如果(中共)做的真的那麼離譜,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

中共之邪惡,所作所為完全超越了正常人類的底線,當中共認為你對它有威脅的話,就會用經濟手段使你無法生存、用家人做人質使你無法堅守、用各種連坐手段使你承受巨大壓力。這就是一個變異政權對付一介草民的種種行徑。

當年江澤民在對付法輪功學員時命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我們看到,這種恐怖、邪惡、置人於死地的治人手段正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不僅傳到新疆、香港,更在中國大地上屢試不爽。而且已經內化成了中共官員和警察們的行為模式,動不動就搬出來,用到任意一個屁民身上。

正如陳光誠在前幾天美國共和黨大會上所發表的演講中所說,中共是人類的公敵,是反人類的政權。現在全世界各國都認清了這一點,被中共謊言蒙蔽的中國人都能認清這一點時,就是中共走向滅亡的時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