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內蒙抗爭 抵制文化滅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3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前幾天一位網友跟我聯繫,希望我關注一下內蒙古學校被要求用漢語教學的事情。我答應下來,還沒來得及看一看,內蒙古的緊張局勢就升級了。

今天,看到一個視頻,是在內蒙古通遼市的一所學校,家長到學校接孩子回家,要讓孩子在家中用蒙古語學習,結果中共當局惱羞成怒,竟然禁止學生離開學校,相當於監禁學生。於是就發生家長撞擊校門,還有家長呼喚自己的孩子出來,學生也強行衝出校門,現場一片混亂。

事情的導火索是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發布了《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文件規定從今年秋天開學起,內蒙古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漢語教材。在今後兩年,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和歷史課也逐步開始改用漢語授課。

據說,因為這個規定太敏感,中共當局都不敢直接下發文件,而是由教育局口頭傳達。而且從今年6月份開始就把消息放出來。隨後,唯一的蒙古語社交平台「Bainu」被封鎖。這觸怒了蒙古族的家長們。內蒙各地紛紛開始了抗議行動,有家長學生穿上蒙古族服裝表達不滿,有老師參與罷課行動,家長從學校接回孩子,有大學生志願者用蒙古語開班免費教學,甚至有一名學生跳樓以死明志,不治身亡。

中共對蒙古族的政策還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早在1981年,中共就下發了一個28號文件,放鬆了漢族人往內蒙移民的管制,也就是說,漢族人可以隨便遷往內蒙。同時還規定,蒙古族人不許成立單獨由蒙古族組成的文化和學術團體。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內蒙古自治區內共有422.6萬蒙古人;而同期漢人口為1956萬人。蒙古族人的自治區已經被漢人占領。

很多漢族人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少數民族要抵制漢語,他們認為,都學漢語多好啊,大家都能溝通,全中國都講普通話,多方便啊,普通話多好聽啊。他們不明白,對於一個民族來說,文字和語言意味著什麼。

烏蘭察布市的一位退休的蒙語教師說,蒙古文字是世界上唯一的站立的文字,是蒙古人的驕傲。蒙古族文字是豎著寫的,所以說是站立的文字。但是,去年,聯合國科教文衛組織已經向蒙古語下達了「病危通知書」,蒙古語被列入世界極度瀕臨滅亡的語言和文字行列,到了滅絕的臨界點。蒙古族不僅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還有他們這個民族獨有的傳統文化和禮儀。

藍天白雲,草原遼闊,駿馬奔馳,牛羊成群,蒙族少年颯爽英姿,蒙族姑娘彩裙翩翩。蒙古族人的好客、善良、驍勇形成了這個民族的特質。對這個民族來說,這些是他們幾千年的歷史,是他們的生活,也是他們的靈魂。

希特勒曾經說,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消滅他們的語言和文字。中共深諳此道,處心積慮,很多年以前就開始了種族滅絕的行動。他們採取的方式,就是通過漢族人移民,跟內蒙人通婚,學校用漢語教學,逐漸地消滅內蒙的語言,再用黨文化的教材教學,讓內蒙人學習所謂的全國通用的禮儀,使蒙族人慢慢忘記自己民族的文化。當會寫蒙族文字,會講蒙族話,了解蒙族習俗的人越來越少,這個民族就名存實亡了。

這個手法,對中共來說,已經屢試不爽。他們用同樣的手法對付了青藏高原的藏族人,天山腳下的維族人,曾經的東方明珠的香港人。90年代之後,西藏許多學校的藏文授課班被取消,除了藏語本身之外,其它課程全部都用漢語教學。1984年開始,中共在全國各地建西藏學校,或者在一些大中院校裡開設西藏班,把西藏的學生送到全國各地的西藏班接受漢化教育。

在西藏和新疆,由於高等院校只用漢語為教學語言,少數民族的學生為了升學,被迫學習漢語。在香港,1997年以後,從幼兒園開始都教普通話,在97以前,香港人可能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會講普通話,但是現在,不會講普通話的香港人已經不多了。而香港街頭,也越來越多的簡體字取代了原本的正體中文。

中共做這種事情,是有一個長期計劃的,它知道消滅語言和文字不會一天成功,可能需要通過一代或幾代人,所以,從幼兒教育就開始了他們的漢化行動。讓這些新生代的少數民族人群逐漸淡化民族認同感,對母語和傳統文化疏遠,慢慢地對他們的母語、民族產生隔離,同時用普通話向他們灌輸黨文化,最後使文化斷代。

中共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們知道,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在東方文化中,有「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仁義禮智信」,而在西方文化中,也有「上帝用泥土造了人」、「博愛」等觀點,儘管文化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以信仰為本、以道德為尊。

當這些理念根植人心、成為規範人和社會的道德基礎時,暴政和謊言就會輕易地被人們識別和拋棄,就像香港人反對惡法,還有白俄羅斯反對威權主義,都是因為民眾正確的價值觀會使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

而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想要長期維持它的統治,破壞文化,摧毀價值觀,使人們喪失正確的判斷力,然後建立一套中共的鬥爭哲學,同化整個社會。

同時,為了鞏固中共獨裁統治,中共需要愚忠,一切聽黨指揮。中共不喜歡任何不同。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習慣,不同的群體,通通都是中共鎮壓和轉化的目標。中共有段時間搞了一個《同一首歌》到處唱,就是用這種聲音來同化人的理念,達到它控制人的目的。

特別是目前中共政權走向末日的時候,中共對民族文化的恐懼與日俱增,對民心的控制也會與日俱增。而一旦民族文化被徹底摧毀,也就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消亡,共產黨的陰謀也就得手了。

中共並非只消滅香港、新疆、西藏和南蒙古人和他們的語言。在針對他們之前,早就在更廣泛的中華大地上實施了語言和文化的滅絕,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就是將中國傳統文化全部毀掉。還有我們之前節目中說過,將正體字改成簡體字,這也是將中華文字中的神性內涵和精髓全部去除掉。有些人覺得簡體字方便簡單,利於普及,但是簡體字的弊端不僅僅是字形不美,更是抽走了文字的靈魂,真正是毀掉了一個民族文化的精髓。不會正體字的人對古文的學習能力也會差很多。這其實就是切斷了文化的根。

很多香港人為什麼抗拒講普通話,因為講普通話是大陸化的象徵,同時也意味著自己的母語會日漸被消失。其實粵語和普通話,人們通常認為普通話是正統的漢語,而粵語是方言。但到底是不是這樣,還有說道。

英文的粵語是Cantonese,普通話是Mandarin,有一種說法,Mandarin是滿大人的中文音譯,也就是說普通話其實是滿洲語,並非漢語。雖然坊間對這一點頗有爭議,我個人是非常認同這種說法的。我們從粵語的豐富性也能看出一二。普通話只有4個聲調,因為過於簡單,出現大量的同音字,很容易造成歧義,常常需要寫下來,才能知道是在說哪一個字。

而粵語有8、9種聲調,更加豐富,重音的機率非常小,用更少的字就可以表達同樣的意思。古詩詞很多都是粵語發音,只有用粵語讀才能讀出韻味。你可能會質疑,粵語就在中國南方一帶,使用人口有限,怎麼可能會成為古代漢語的主要語言呢?

中國的語言在1700多年前,五胡亂華的時候,經歷了一場浩劫,那時候因為匈奴、鮮卑等胡人入侵中原,燒殺搶掠,導致大量的漢人往沿海一帶遷徙,而胡人在北方和漢人混居,慢慢形成普通話,也即是說,北方方言其實更多是胡人的語言,而不是古代漢人的語言,而粵語、閩南語、客家話等南方的方言,才是古代真正的漢語。

打個比方,三星手機,三星的讀法是Samsung,韓國話、越南話,粵語讀這個音都非常相近,但普通話就沒有這個發音,韓國和越南的語言都是受中國古代文化影響很深的國家,這是不是一個佐證,證明粵語是真正的古代漢語?

如果說漢語在歷史上已經被胡人洗劫過一次,到了中共治下,對普通話的推廣,同時對其它民族語言和方言的滅絕,就是真正的漢語將徹底被消失的過程。而漢語一旦消失,就會造成中華文化徹底斷層,或者至少是部分消失。我不是說普通話或者台灣人說的國語就不是中華文化,但粵語和其它語言的消亡或衰退,從某種程度上就是漢語的殘缺。

消滅文化,最先消滅的就是語言。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很多人都說中國人天生奴性。我認為,是漢語被邊緣化,最後被消失,也就使真正的中華文化內涵沒有被承傳。加上中共竊國後,用馬列文化給中國人洗腦,使大多數中國人成為金錢至上、精神空虛的人。為什麼香港人表現出來的勇敢無畏的精神,更像是中華民族應有的精氣神呢?我認為這或許跟語言和文化的傳承有關。

有人說,一個古老民族的語言和文字是這個民族的靈魂,不光承載著幾千年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價值,還蘊含著代代相傳、血肉相連的親情和民族命脈。在1873年發表的一篇名為「最後一課」的文章中,法國被普魯士占領的時候,阿邁爾老師在上最後一節法語課,他在黑板上儘可能大地寫出「法蘭西萬歲!」隨即就被迫離開了任教多年的課堂。最終,法國並沒有被普魯士吞滅,相反,隨著法蘭西民族的覺醒與正義力量的聯合,普魯士卻在幾十年後,從歐洲版圖上消失了。

中共以暴力和強權迫害南蒙古人、迫害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或者迫害法輪功、基督教,都只會換來不屈的抗爭。因為對於一個熱愛自己民族、堅定自己信仰的人來說,沒有什麼可以改變這份信念!而中共國土地上,只會有越來越多覺醒並抗爭的人們,東南西北,此起彼伏,而中共,一定會自絕於暴政!

好,今天就說到這裡,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