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古文明失落 中共滲透 秘魯疫情引人深思(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3日訊】秘魯是第一個向中國開放國門的拉美國家。從19世紀上半葉開始,中國就開始和秘魯交往。

1849年,第一批華工從澳門到達秘魯。目前,秘魯有200多萬人有華裔血統,大約佔總人口的10%,是華裔人口比例最高的南美國家。

在秘魯各大城市,中國餐館chifa遍布大街小巷。秘魯人也親切地稱呼中國人:「老鄉」。

華裔後代已經不會講中文,很多人也沒有去過中國,完全融入了秘魯社會。

秘魯史上有兩位華裔總理:許會荷西·張,荷西·張還曾擔任聖馬丁大學校長和教育部長。

1999年擔任秘魯總理的許會,1996年到1999年,江澤民掌權期間,曾多次訪問中國。

秘魯總統藤森出逃後,許會等藤森政府的支持者面臨反對黨的彈劾。2001年9月起,許會多次被判刑。其中,2005、2006年,被最高法院以非法斂財、隱瞞財產罪等罪名判刑8年。

第一位秘魯華裔衛生部長 楊莫塔,將外科手術中的中醫針灸麻醉技術引入秘魯。

可惜的是,近幾十年來,中共對海外的政治和文化滲透,讓渴望中國繁榮富強的海外華人,難以了解中共摧毀中華傳統文化的本質。

楊莫塔退休後,在讀《習近平著作》。他還高調稱讚中共的「一帶一路」。

秘魯前衛生部長 楊莫塔:「我認為一帶一路是人類最偉大的事件,非常重要。因為這是文化交流,是對話、共贏。」

2016年,秘魯政府對中國公民實行有條件免簽,只要持有美國或申根簽證,就可以到秘魯旅遊。

但這並沒有讓秘魯人真正了解中國,卻反而讓人把中共所宣傳吹噓的信以為真。

三任秘魯總統的經歷,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秘魯政要與中共的關係。

《儒學與全球化》,是秘魯前總統 阿蘭·加西亞·佩雷斯寫的一本書。書中為中共唱讚歌。

中國駐秘魯大使 賈桂德:「他在扉頁上,他講世界的兩大變化,這兩大變化是什麼呢,一是全球化,二是中國的改革開放。」

加西亞是秘魯人民黨主席,1985到1990年、2006到2011年間,兩次擔任總統。

他後來捲入拉丁美洲最大的貪污醜聞,被指收受巴西建築公司奧德布雷赫特的賄賂,以獲准在秘魯首都利馬建造地鐵,秘魯當局對他展開調查。

2019年4月18日,警察到他家裡實施逮捕。加西亞掏出手槍,自殺身亡。

另一位總統庫琴斯基 也是兩次任期。

2016年9月,再次當選總統兩個月後,他首次出訪是去中國,打破了當選總統首訪歐美的慣例。

在訪華期間面,對記者的提問,庫琴斯基說了這樣一句話。

中國駐秘魯大使 賈桂德:「他說我們應該看清世界發展的大勢,中國的發展代表着世界的未來。」

不過,庫琴斯基反對北京提議建設的橫跨巴西、秘魯,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兩洋鐵路」,認為造價太高,而且破壞環境。

2015年,時任秘魯總統奧良塔.烏馬拉同意和中共進行「兩洋鐵路」的可行性研究,鐵路起點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終點是秘魯的巴約瓦爾港,全長達5千多公里,初步預算高達600億美元。

2018年,庫琴斯基被控涉及巴西建商奧德布雷赫特貪污案,遭國會彈劾,最後因反對黨十名議員棄權,逃過一劫。

2018年3月,庫琴斯基宣布辭職。

繼任總統馬丁·比斯卡拉,就任後接見的第一位外國大使,就是中共駐秘魯大使賈桂德。

中共駐秘魯大使賈桂德:「(比斯卡拉說)要搭上中國快速發展的這個列車。」

比斯卡拉還手拿作者簽名的習近平著作,和賈桂德合影。

上一集我們提到,今年4月30日,比斯卡拉與習近平通話,感謝中方幫助,表示贊同共建「一帶一路」,與中共構建「命運共同體」之後,秘魯疫情陡然上升。

在文化方面,中共在秘魯開設了四個孔子學院。

2008年11月19日,時任中共主席胡錦濤訪問秘魯,與秘魯總統加西亞,出席天主教大學等三所秘魯大學孔子學院授牌儀式。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2007年4月24日,李長春視察北京國家漢辦總部時,直言不諱地說:孔子學院「是我國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

8月13日,美國宣佈「孔子學院」爲中共政權所屬的「外國使團」,越來越多的大學停止了孔子學院項目。

面對持續嚴重的疫情,秘魯政府是否應該冷靜思考一下,改變與中共的關係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