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五個「絕不答應」,習近平危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3日,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座談會上,高調宣稱五個「絕不答應」。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但被認為是中共最高領導人首次極有針對性地對當前中美緊張局勢做出公開表態。

稍前,8月24日,針對被稱為「新冷戰宣言」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利福尼亞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演講,中共喉舌曾以3萬字長文、罕見的文革「大批判」方式,做出強烈反應。

這次習近平親自上陣,彭博社的評論稱,這是在中美關係的艱難時刻,定下了「鬥志旺盛」的基調。亦有中共智囊稱習近平發出的信號「非常強硬」,凸顯中美兩國意識形態對抗的激烈程度,「至少在目前,堅決的、不妥協的、超強硬的鬥爭態度會是第一主題」,早前外交高官的表態(楊潔篪、王毅等近期都釋放中共希望緩和矛盾、管控分歧的信號)則是「第二主題」。

的確,2020年中美正式開打新冷戰。在筆者看來,意識形態對抗是這場冷戰的本質特徵,換句話說,中美新冷戰正是清除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終極之戰。競選連任的川普總統,作為美國終極使命的肩負者,正在內清共產主義流毒,外戰中共,協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

習近平和中共顯然都意識到了這點。但是,習近平的「保黨情節」被中共所利用。為了中共能苟延殘喘,習近平這次放言五個「絕不答應」,使自己的處境更加危險了。

其一,在中共內部,加劇內鬥。今年上半年,各種逼宮消息滿天飛,要求政治改革的力量正在大集結,不僅一般公眾要求,連既得利益階層、統治階層部分人員也參與進來了,而且這個政改共識,還出人意料地通過一封署名「習遠平」的公開信表達出來(詳見筆者「『習遠平』公開信是要習近平表態抉擇」一文)。某種意義上,這是對習下的最後通牒,要習表態選擇。這次,習五個「絕不答應」 ,自然極大的促進反習勢力的大聯盟。

其二,在社會上,加速形成反共大聯盟,習當局必然被萬夫所指。例如,網民對習五個「絕不答應」激烈批評:「真不要臉,又在綁架中國人民。要言論自由,絕不答應。要歷史真相,絕不答應。要實行民選,絕不答應。要真正民主,絕不答應,要共黨下台,絕不答應。」等等。筆者曾寫評論「庚子年半 大陸主流民意拋棄中共」,這裡就不多說了。

這兩條之外,本文還要指出習近平的另一種險境:川普政府對習的看法正在迅速惡化。

自尼克松訪華後,歷來的中共黨魁都把維持與美良好關係作為重大政績來壓制政治對手。這就是為什麼江澤民在即將交權的18大前,仍死乞百賴地要去小布什總統的私人牧場吃烤牛肉的原因所在。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通過2017年的海湖莊園交底談心,兩人建立了良好的個人關係,川普不斷的稱習是「好朋友」。但是,今年以來,大瘟疫重創美國,川普對習的認知在發生著根本性變化。5月14日,川普說「但我現在完全不想跟他(習近平)說話」。8月11日,在接受Fox Sports Radio採訪時,川普表示他對習近平的看法已經改變,「我曾經(和他)有著非常好的關係,但很久沒和他說話了。」

如果說川普還相對含蓄,另外兩個重量級人物說話則不客氣了。6月24日,作為國家高級官員對華政策系列演講的開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稱,習近平「將自己視為約瑟夫·斯大林的繼承人」。他還說,今天的中國是由一個唯一還沒有摒棄斯大林的共產黨團體統治,就連朝鮮都對斯大林有所取捨。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的演講稱,「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is a true believer in a bankrupt totalitarian ideology),相比任何「敵人」,共產黨「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超過對任何敵人的恐懼」,美國「也必須接觸中國人民並賦予他們力量」。「他(習近平)的意識形態決定了他數十年來對中國共產主義全球霸權的渴望。美國不能再忽視我們兩國之間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根本不同了,就像中共從來也沒有忽視它們一樣。」

早在2019年10月30日,蓬佩奧在曼哈頓哈德遜學院晚會上演講時就開始稱習近平為「習總書記」,而非像川普那樣稱習為「主席」。

今年5月,美國白宮所發表的《戰略報告》,已開始使用「中共總書記」(General Secretary)來稱呼習近平了。

此外,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也多次在演講中表示,美國人之前把習近平稱為「President」是一個錯誤,習近平應該被稱為「總書記」。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2019年11月14日發布的年度報吿中就指出,應該以習近平的黨魁頭銜來稱呼他,才更準確地描繪了他的政治角色。

甚至,今年8月,來自賓州的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Scott Perry推出一項法案,要求在美國政府所發布的官方文件及通訊中,禁止延用稱呼習近平為「國家主席」(President),而稱其為「總書記」(General Secretary)。佩里特意給這個法案起了一個很響亮很內涵的名字,叫做《點名敵人法案》(Name the Enemy Act)。

美國政府對習的最新認知是, 9月1日,蓬佩奧接受採訪時表示,美國將在未來短時間內宣布一些重大的針對中共的政策,因為在美中關係上,「習近平總書記已經做出選擇」。

2019年大年初三,中美貿易戰峰迴路轉之際,筆者發表「川普——習近平的真朋友」一文,其中說「川普待習近平有兄長之風。此乃習近平之幸。若習近平視川普為真朋友,則中國之幸。」

一年多來,看到習近平一錯再錯,川習關係走到今天這個模樣,誤己誤國,真是痛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