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以進入中共政協為餌 誘余文生律師舉報他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5日訊】日前,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再次獲准與代理律師會面。他披露在被捕後遭酷刑逼供、官派律師欺騙,並遭警察以家人安全相威脅,迫他承認反黨等罪名。當局還以「進入政協」為餌,誘其舉報其他維權律師。

9月3日,已被中共當局羈押近1000天的余文生律師,再次與代理律師藺其磊和盧思位會面。他向律師申訴,警察以其妻兒的安全相威脅並遭酷刑逼供。

余文生說,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間,他被長時間餓飯,並且兩名官派律師配合當局不斷對他進行欺騙,種種手段的最終目的都是要強迫他認罪。

當局還以進入中共政協為餌,誘導余文生舉報其他維權律師。

由於余文生被捕前是「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聯絡人,警方建議他參照中共統戰的國民黨前高官沈醉為模板,以回憶錄的形式披露「中國人權律師團」的內幕,舉報其他人權律師,並許諾完稿後應該可以進入政協,遭到他嚴辭拒絕。

藺其磊律師向自由亞洲透露,一審判決稱余文生「認罪」,實際上他是「被迫認罪」,他遭受嚴重的酷刑右手不能寫字,當時那兩個所謂的官派律師對他說,只要認罪判緩刑。

余文生被抓過了第二天、第三天,有7個警察圍著他說,你不為孩子考慮嗎?你孩子會出交通事故,你老婆也會被抓的……他在被抓進去之前,雖然對酷刑折磨有一點心理準備,但利用他家人威脅他,就讓他崩潰了。

余文生被抓後一直遭祕密關押,直至8月14日,辯護律師首次在看守所會見到他。(VOA圖片)

藺其磊律師說,但是余文生「認罪認罰」以後還重判4年,所以他感覺受欺騙了。

藺律師表示:余文生對中共和司法機關提出批評,是為了促進中國法治建設,警察卻以各種方式逼他承認「反黨」及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典型的政治迫害。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履行中共制定的憲法、法律,他被抓就是政治迫害。

盧思位律師說,余文生堅定表示上訴,並認同支持代理律師的二審辯護策略。由於整個案件中,法律形同虛設,他對推翻一審判決不樂觀,因此不敢預期案件結果。

他表示:我們要申請開庭審理,申請警察出庭,申請鑒定人出庭,也要申請調取證據,排除非法證據。其實能不能開庭審也是一個未知數。

盧律師說,余文生律師是支持他們的辯護策略的,而且余文生認為這事還沒完,即使獲釋出來還是要申訴。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2019年10月31日手持丈夫的照片在徐州中級法院外,要求與負責她丈夫案件的法官見面。(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敦促中共在二審中公開審理余文生案,並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向中共施壓。她說:余文生還在努力和堅持,現在他的處境很艱難,請求國際社會幫助,這不只是對余文生個案的幫助,也是民主與專制的較量。

現年52歲的余文生是北京知名人權律師,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他曾為多名被捕律師辯護,2018年被注銷律師證,同年1月因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倡議修憲改革被捕。

余文生被捕後,徐州市當局已聘請律師為由,拒絕家屬為他請律師。6月,余文生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祕密判4年刑期,剝奪政治權利3年。他已經提出上訴。

8月14日,余文生首次得以與自聘的律師盧思位會見,他因酷刑導致右手不能寫字,並伴有嚴重顫抖等健康問題首次被曝光。

余文生在獄中曾獲頒「法德人權法治獎」。德國和法國政府也高度關切此案,兩國外交部多次施壓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余文生。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