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彼得森:做好長期與中共作戰準備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5日訊】「中國一直在採用一種政府所有部門協作的方式,有時甚至採用全社會所有方面協作的方式向西方滲透,企圖滲透到我們的機構內部,通過內部運作使其贊成中國(中共),反對我們自己的價值觀。」彼得森說。

3

中共是如何滲透到美國的大學的?孔子學院是如何參與其中的?一些孔子學院正在關閉,那麼一些孔子學院會不會換一副面孔繼續存在?中共政權如何利用千人計劃等類似行動,盜竊美國的研究成果?

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雷切爾·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政策部主任。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彼得森,歡迎你來到《美國思想領袖》欄目。
彼得森:很高興見到你,謝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自從我們上次見面後已經過去兩年了。當時是在哈德遜研究所主辦的「中國對全球自由的挑戰」的論壇上,我們在不同的討論小組。你關於漢辦或者孔子學院的發言,引起了我的注意。當時剛好是在彭斯副總統那場具有相當的里程碑意義的演講之後,它標誌著美國對華政策的重大轉變。坦率地說,在哈德遜研究所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一直想找機會與你討論關於孔子學院的話題,因為我們不斷地聽到中國所採取的各種動作,孔子學院也是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但是我們了解得不多。你能簡要地給我描述一下,孔子學院是怎麼回事嗎?然後我們再深入討論它們近期發生的事情。

彼得森:謝謝你報導這個非常重要的話題。彭斯副總統在那場演講中呼籲中國公正、平等地回應美國,尊重我們的主權。而孔子學院恰好是中國無視我們的呼籲的極好例證。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資助的、設立在美國及世界各地大學校園裡的一個教學中心。

從根本上講,它們是中國政府在大學校園裡的小據點,講授中共認可的宣傳內容,與教學內容打包在一起,所使用的教師經過了中國政府的審查和選拔,由中國政府發工資,使用的教材由中國政府提供。因此,它們作為小據點擴大來自中共的影響,從根本上侵染著美國的高等教育,打壓學術自由,挑戰著我們學校的節操。

楊傑凱:我記得,它們大約有100家設立在各種各樣的大學裡。我還記得在高中,可能還在小學,設立了孔子課堂。你能告訴我,在它的高峰期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樣子嗎?有多大規模?多大影響?

彼得森:影響很大,在高峰時期,僅在美國就有110家孔子學院——全世界有1千多家——以及設在從幼兒園到12年級(K-12)學校裡的500家孔子課堂,大部分在高中,但是也有在小學,這非常令人擔憂。你想想,中共挑選的教師進入小學,教我們的學齡兒童。(在美國曾)有100多家孔子學院。

但是隨著孔子學院走到了前台,這個數字開始下降,它們正面臨著強烈的抵制。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已經真正地覺醒了,看到了中國帶來的風險,尤其是孔子學院帶來的風險。眼下在美國總共有75家孔子學院正在運營。從2005年他們在馬里蘭大學設立孔子學院以來,至今在美國的孔子學院已經有45家關閉。這真是一個勝利,我很高興,值得慶賀。

楊傑凱:你能簡單講講你是怎麼對這個問題感興趣的?你是怎麼意識到它的?「全國學者協會」,你作為其政策部門負責人,是如何參與整個過程的?

彼得森:我參與的確是出於好奇。「全國學者協會」是一個會員制組織,由全國高校教授和其他有關公民組成。我們中的一些成員提醒我們關注這件事。他們在發給我們的電子郵件中說:「喂!我的大學正在討論設立孔子學院,從未與教授們商量過,是學校管理層從上至下直接安排的。我查看了一下,原來全國各地已經有了很多。你們都聽說過嗎?」我們都從未聽說。

我們調查了一下,發現事實上全國各地已經有了100多家,到處都有,包括一些非常著名的大學,於是我們想知道:這些孔子學院正在做什麼?中國政府為什麼要投資數百萬美元,給美國的學院與大學?那裡教的是什麼?於是我們決定設立一個全面的調查項目。2016年我在12所大學做了案例研究,調查內容包括他們開了什麼課,教師是誰,誰出資,是怎麼成立的,誰做的決定等等其它問題,對孔子學院裡所發生的事情,做了第一個的完整調查。

從那時起,我與其他一直在調查孔子學院的人們,一起開始發出警告。我們已經看到美國作為一個國家,還有很多其它國家,已經覺醒,認識到中國一直在採用一種政府所有部門協作的方式,有時甚至採用全社會所有方面協作的方式向西方滲透,企圖滲透到我們的機構內部,通過內部運作使其贊成中國(中共),反對我們自己的價值觀。這就是在我們的大學裡正在發生的事情,不僅涉及孔子學院,而且涉及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千人計劃,還有中國政府針對我們的大學採取的其它一系列策略,非常驚人。

楊傑凱:我肯定想討論千人計劃,因為我知道這是你們機構一直在非常緊密地追蹤的另外一件事。但是我們再多談一下孔子學院。你說眼下仍然有75家正在運營,雖然整體勢頭在下降,但仍然有不少繼續存在。他們究竟在教什麼?有沒有一些例證?為什麼說它是一種威脅?為什麼說這些都是中共的安全島,如你所說?

彼得森:雖然教的課程只是中文和中國文化,但是所教的文化則是中共版的中國文化。你聽不到關於維吾爾人的內容;你聽不到關於法輪功的內容;你聽不到關於中國政府針對自己人,所採取的各種各樣的壓迫行為的內容。如果你想了解台灣和西藏,你就會聽說它們是中國的一部分,從來就是,沒什麼可講。如果你看地圖,它們就顯示為中國的一部分。

如果你想了解天安門廣場(相關事件),你不會得到直接的回答。我在做案例調查的時候,我問:「如果有學生問你關於天安門廣場的事情,那你怎麼說?」最真實的回答來自新澤西城市大學孔子學院的中方院長。她說她首先要換話題。如果她不能換話題,她就展示一張圖片,展示美麗的建築,這樣打聽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就會知道那是一處景點,這個建築是什麼樣子的,這就是它的全部意義。這就是天安門廣場,就是建築而已。這相當清楚地表明了,在美國的大學校園裡,你的大學支持並邀請到你的校園裡的教師,給你的回答竟是這樣。

楊傑凱:這太有趣了,甚至於不提天安門廣場是人們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前去請願的地方,也絕對不提1989年的真實的屠殺等等。這太有趣了!雷切爾,如果說這個國家的學校、大學被這些孔子學院收買了,那麼過一會兒我得讓你告訴我,錢是怎麼在這些學校和漢辦之間流通的。可是他們意識到他們正在放棄對教學內容的審核權了嗎?

彼得森:他們意識到了,因為大學必須與漢辦,這個中國政府機構,簽訂合同才能設立孔子學院。漢辦喜歡讓這些合同相當保密,不讓公眾看到。我通過提交信息自由申請,看到了9份合同,一些條款讓人非常的不安。我重申一下,合同是由大學校長和行政官員簽的。

條款包括,比如,由漢辦選派教師,或者至少提供一份候選人名單,供大學選擇。漢辦將寄送幾千本由它出版的供孔子學院使用的教材;還包括漢辦保留對派往大學和孔子學院的教師的業績的最終評估權;其它條款要求大學不能「損害孔子學院的聲譽」。這是意義非常模糊的措辭之一,但是看上去是有目的的。

其目的是通過這種籠統表達讓大學保持警惕,確保不做任何可能損害孔子學院的聲譽,或者損害漢辦的聲譽的事情,比如退出孔子學院,或者修改結構等等。

這些合同,其中一些合同,用了一些非常奇怪的語言表述解除合同的方式。大學一方幾乎沒有機會解除與孔子學院簽的合同,但是中國政府卻有很多機會廢除合同,有一條規定是出現的任何法律上的爭議,都將由位於北京的法院進行裁決。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些條款在美國法庭上是絕對不能成立的。可是他們的目的真的不是法律上設限,而是利用它,給其它大學傳遞信號,讓他們仿效,以便取悅漢辦,保證資金流入。

楊傑凱:只要你想一想就會感到真的不可思議。這讓我有點想起那個強加給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其中有很多模糊的語言表述,甚至於我們此刻的交談,因為對中共的態度不夠正面,因此都可以當作違反了香港的《國家安全法》。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看到的語言模糊程度,這不是新花樣,我猜想,這正是你告訴我的。

好吧!我們談一談錢的問題。我們討論的錢有多少?以什麼方式流動?此外我想,孔子學院最後能突然興起,總是有一些原因的,對不對?

彼得森:錢從中國流入大學。漢辦負擔運營費用,通常是每年撥款15萬美元,這只是運營費用。教師的工資由漢辦直接支付,這筆錢甚至不經過大學,直接由中國政府支付工資。漢辦提供免費的教材以及其它孔子學院可能需要的物資。

漢辦喜歡宣傳說,大學負擔了孔子學院費用的50%,但是如果你真的仔細研究、分解一下大學提供的東西,實際的意思是大學捐贈了一些辦公場所、一些教室的使用權,安排某個教授或者行政人員額外承擔一些責任,如擔任孔子學院的美方院長。因此大學並沒有真的為孔子學院投入資金,而只是提供一些他們已經有的教室等等。

錢來自中國政府,這對學院和大學來說誘惑力很大,這實際上是不需要成本地開設中文課。大學有機會為選修這些課程的學生提供學分,收學生的學費,但是成本則由中國政府負擔。這是一個很好的生財之道。

此外,孔子學院也是一個渠道,美國大學藉此能從中國政府獲得其它額外資金。一旦某大學成立了孔子學院,它就經由漢辦與中國政府建立了緊密的關係。很快你就看到大學校長踏上了去中國的演講之旅,享受豐盛的宴會。很快你看到其他教授們啟程前往中國,該大學招收更多的中國學生。一旦一所大學成立了孔子學院,大量的錢就開始流入。因此說孔子學院帶來的不只是錢,一旦他們建立起那種關係,大量的其它好處也都隨之而來。

楊傑凱:很有趣。於是你就受到了影響,基本上就是按照中共的指令教學。然後你看到影響在增強,從一定意義上講與中共政權越來越親密,往來不斷。如今我們一直聽到各種各樣的間諜活動。你有沒有意識到漢辦和孔子學院以某種方式捲入其中?

彼得森:我知道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經提醒學院和大學注意孔子學院。聯邦調查局已經啟動了間諜活動監視行動,已經發現了來自孔子學院的間諜活動的跡象。我們還得知孔子學院,因為是中國政府在校園裡的一個中心,就有機會觀察很多活動,監視很多事情,監視該大學的科技研發,也有機會監視那些想要獲得簽證返回中國的中國籍學者,也監視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對他們的監視更頻繁,孔子學院就如同中國政府的一條長臂。

楊傑凱:關於統戰我們聽到了很多,那是一個龐大的組織,主要是推動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進入海外華人社區。它和孔子學院有什麼關係嗎?

彼得森:有。統戰部利用孔子學院作為其一個工具。統戰的座右銘之一是洋為中用,這實際上也可以說是孔子學院的座右銘。那就是讓這些外國的大學、西方的大學,裡裡外外都渴望著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教育他們的學生條件反射似的喜歡中國,對他們聽到的任何關於中共政權的壞話進行質疑。這就是孔子學院正在做的。他們正在做下一代美國學生和學者的工作,培養他們對中國的好感,教育他們、引導他們獲得這種好印象。

楊傑凱:那麼我們看到了什麼樣的反應?我記得是在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NDAA)中規定,五角大樓不得資助那些設有孔子學院的學校,對不對?如果我說的話在細節上有錯,請你糾正我。它顯然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此外還採取了更多的行動。實際上你可以告訴我更多的細節,自從我們上次見面後,還有哪些事情發生。

彼得森:是的,《國防授權法》是到目前為止,最有效的一個措施,說服這些大學關閉他們的孔子學院。它的確禁止那些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同時接受還五角大樓資助的中文項目。起初允許大學向五角大樓申請豁免。後來五角大樓宣布它不會提供任何豁免。它對孔子學院有足夠的安全方面的擔心。因此,至少有10所大學援引這個法律,作為理由關閉了他們的孔子學院。重複一下,這是退出孔子學院的45家中的10家。這是很大的一個數字,可見這個法是多麼的重要。

當然另一件事是國家意識在提高。我們聽到了來自聯邦調查局的警告,還有來自國務院的警告。在國務院取消了孔子學院教師的簽證以後,密蘇里大學和匹茲堡大學的兩家孔子學院關門了。國務院做了一些調查,發現這些教師沒有資格獲得他們已經獲得的簽證。一些教師拿的是研究簽證,但是他們在授課。其他教師拿的是學生教師簽證,需要一位在美國的有教師執照的資深漢語教師的密切指導,但是他們沒有照做。

所以我們有來自國務院的警告。我們還有很多來自國會議員們的警告。有幾個補充法案已經提交。《孔子法案》(CONFUCIUS Act)已經在參議院通過,目前已經交到眾議院審議,該法案旨在呼籲孔子學院提高透明度,達到各種學術自由標準,否則將被禁止運營。我們還有《孔子學院透明法案》(Transparency for Confucius Institutes Act),也是由參議院提交的。可見國會山對這個問題非常關心。我覺得大學正在開始留意這些警告,至少遠離孔子學院這塊招牌,即使不能完全離開中共的資助。

楊傑凱:這真是非常有趣,因為想當年,我記不得是哪一年了,中共宣布他們要廢除他們的勞動教養制度。但是真正發生的事情是,他們把一群人關進了稱之為監獄的地方,而不是勞教所,它的管理方式與從前完全一樣,對不對?這對中共來說就是標準的做法。可是問題在於:這些孔子學院關閉了,是否就意味著中共流入大學的錢枯竭了?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彼得森:情況當然是錢繼續從中共那裡流過來。他們設了很多項目,不只是孔子學院。所以資金流的閥門還沒有關。特別就孔子學院而言,還有許多事情需要更仔細地觀察。

美國的學院和大學正在大量地關閉孔子學院。但是我不能完全相信,他們(中共)真的關閉了孔子學院。我認為有很多跡象表明,他們很可能只是重新起了個名字,這是非常可能的,因為漢辦,中國政府負責孔子學院的機構,本身正在更名的過程中,更名為「教育部語言交流合作中心」,實際上是從孔子學院分離出來,隸屬於另外一個機構,一個新的機構,名字叫「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名義上是非盈利機構。

這是漢辦試圖躲避人們的指責,因為有人指責漢辦由中國政府管理。我不認為這個非盈利機構和中國政府之間的界限會很清楚,我懷疑孔子學院將會以與過去完全相同的方式積極運營。但是我認為,美國的學院和大學也會開始為他們的孔子學院改名,把各種項目拆開,分散到新成立的中心之中。我認為這是我們要不得不密切注視的事情,而孔子學院也將繼續招來更多的批評。

楊傑凱:這非常有意思。你的話又讓我想起另外一件事。中國曾經宣布它將不再把死囚犯人作為移植的器官源,對不對?可是我們知道幾乎沒有其他來源——我記不得那是哪年了,但是當時器官移植業發展迅猛。告訴我,怎麼才能對這種事進行追蹤?這讓我想到,這種事情追蹤起來是非常困難的,坦率地說,是很可怕的,因為從理論上講,你認為你已經解決了一個問題,但是等於是你告訴我,我們可能什麼都沒有解決。

彼得森:是的,這是一個令人恐懼的領域,感覺像是我們開始玩「打鼴鼠」的遊戲,我們發現了孔子學院,抓住了它,可是它變了個名字又冒出來了,誰知道它會有多少化身。有一件事情值得關注:當某所大學關閉了它的孔子學院,它會不會開辦了一個新的中心,在本質上是一樣的?

德克薩斯大學達拉斯分校在同一聲明中,宣布它關閉了它的孔子學院,同時宣布成立了一個新的亞洲研究中心,中心主任和那個孔子學院的執行院長是同一個人。這在我看來有點可疑,所以我想深入了解一下。密西根大學宣布將要關閉它的孔子學院,副校長說他正在與漢辦探討其它合作的機會。那面紅旗還在那兒,他們找到了什麼其它合作的機會呢?這些事情值得觀察。

實際上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要求大學每年上報價值超過25萬美元的來自外國的贈品和捐款。我知道這聽起來非常死板,但是實際上是一種非常透明的方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就是在谷歌上查一下「教育部外國贈品及合同報告」(Department of Education, foreign gift and contract report),它會直接帶你到教育部的網站,有一個電子表格,你把它下載下來,可以按照學校、贈品來源、年份查找。你可以追蹤錢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因此,在未來幾個月裡我將要關注的事情之一就是看漢辦的錢是不是繼續流入那些已經關閉或者表面上關閉了孔子學院的大學。這個報告會延遲一點兒,這些報告每六個月公布一次,所以你得等一等才能獲取這些信息。但是我想,這件事任何一個普通的美國人都可以做。你去看一下你的母校從哪裡獲得資金,我想你可能會很吃驚。

楊傑凱:最近我們得知,這些捐贈的大部分,甚至超過25萬美元的捐贈,並沒有上報,突然出現了山崩式的大量上報,我猜就是過去六個月的,對不對?

彼得森:是的,是在去年。教育部在執法方面一直非常不嚴格,大學方面在守法方面也一直故意粗心大意。因此現在,在一些參議員的壓力下,教育部已經啟動了10項民事合規調查,接受調查的大學包括喬治城、麻省理工、哈佛、耶魯、德州農工等很多著名大學。這些調查揭示出的一些結果非常令人震驚。

一些大學與華為有研發合同,一些大學與其它對國家安全有危險,因此被禁止與美國政府做生意的機構有研發合同。未申報的外國資助中有65億美元後來向教育部做了申報。所以我們看到未申報的錢數額巨大,由此終於開始較為準確地了解外國資金的規模。儘管如此,我還是無法相信所有的資金都已經申報,因此還有待觀察。

楊傑凱:這是如何運作的?捐贈是來自中國的某一家單一機構,或者來自中國的多家機構?這是如何運作的?比如說有10家或者20家機構一起給你捐贈了24萬9千美元,這樣做能避開監管嗎?這是如何運作的?

彼得森:是的,你可以做到,你可以鑽制度的空子。這是我們目前的《透明法》的很大的漏洞之一。如果你在一年間從某個單一的來源那裡收到25萬美元,那麼你可以把捐贈分成兩年,前一年的12月31日和第二年的1月1日,類似的做法。因此法律需要不斷更新。

我一直在推動把那個上報門檻至少降到5萬美元。我認為對中國,也許還有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等一些國家,也許門檻應該為零,每一筆錢都應該上報,不應該為上報設門檻。

我們還需要在透明報告中包含更多的信息。最近教育部更新了指南,要求更加嚴格。他們要求大學提供比以往更多的信息。然而很多信息我們仍然得不到。除了外國政府的名字以外,我們得不到外國捐助人的姓名,因為非盈利機構的捐贈是可以匿名的。漢辦最近改頭換面,據說變成了一家非盈利機構。一旦它開始為大學捐款,那將是匿名的,在披露報告中顯現出來的信息,只是來自中國的捐款。因此說,這些法律的確需要加強。

楊傑凱:那我們就談談千人計劃吧。人們似乎聽說它可能是存在的,其中一個非常耀眼的成員是一位首席投資官,當時是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的首席投資官,正在把大筆的錢投入到中國。關於這件事我們一直在詢問。但是簡單地說,什麼是千人計劃?它為什麼成了美國關心的問題?

彼得森:千人計劃是中國招募學者和研究人員的方式,讓他們與中國分享他們的研究發現。中共經營著大約2百個不同的招募計劃。千人計劃是其中最著名的,在全球範圍有大約7千名成員。這7千名研究人員和學者從中國那裡得到獎勵,把他們所從事的工作的祕密洩露出來,讓中國優先得到他們的成果。

通常的運作方式是中國找到某學者,為他們提供研究資助,有些時候提供在中國某大學的高級職位。對於某些學者,他們還提供使用中國的實驗室。該學者會得到很多特殊待遇和金錢收益,但是作為交換,他們必須與中國分享他們的研究成果。

給你舉幾個例子,查爾斯·列伯(Charles Lieber)可能是很多人都聽說過的名字之一。他是全世界頂級的納米技術專家。路透社稱他為全世界的頂級化學家。他曾一度擔任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他是千人計劃成員,每月得到中國支付的5萬美元,每年15.8萬美元的生活補貼,還收到150萬美元在中國建實驗室。作為交換,他得分享他的研究成果,每年培訓中國選拔的3~4名研究生。你可以看到這對國家安全會產生多麼重大的影響。

還有其他一些例子。在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有一位教授因為涉嫌360萬美元的電匯欺詐而被起訴。他從聯邦政府那裡得到一筆資助從事某種研究,並且同時從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那裡,得到另外一筆資助從事相同的研究,於是他兩處受薪,把研究成果交給兩家。弗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也有類似的事情,某位教授竟然升官出任中國某所大學的副校長,偷偷地從事著這種雙重職業。

還有一種滑稽的軼事,並不算滑稽,但是很逗樂。在西弗吉尼亞大學,一位物理專業的終身教授簽約進入了千人計劃,然後向他所在大學提出申請育嬰假,聲稱他需要作為主要照看人照看孩子,但是實際上他去了中國,因為他的合同要求他在中國工作三年,於是他就想出了申請育嬰假的辦法。千人計劃影響了數百名學者,不僅是美國學者,而且是世界各地的學者。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們只是剛剛開始著手解決。

楊傑凱:我知道你的機構正在追蹤這件事,有數字統計,比較了解。你提到的7千人是在美國嗎?你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它的範圍,有多少所大學,整個運作有多大規模?

彼得森:規模非常大,千人計劃估計有7千名成員,遍布全世界。在美國我們正在追蹤已經公開了的案例。大部分案例還沒有公開。比如說國家衛生研究院曾經說它正在調查65所美國大學的185名學者。這只是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宇航局(NASA)也在進行調查,國家科學基金會等所有提供聯邦資助的機構都在做各自的調查,看他們資助的學者,是不是同時以不合適的方式得到中國的資助。

因此說這個數字非常大。我們在追蹤公開的案件的涉案人數。到目前有幾十人。大部分調查還在進行中,還沒有對外公布。但是我認為,隨著這些調查的結束,我們將看到一波又一波的補充案例開始被曝光,司法部將開始正式起訴。

楊傑凱:請給我們概括一下,因為並不是人人都清楚,一所中國的大學由於受中共或者政府的影響,因此在運作上與美國的私立大學,甚至於公立大學,有什麼不同?

彼得森:中共和中國政府正在尋找一切機會,來增強他們自己的實力,並不考慮社會繁榮以及公民的自由。研究環境與我們在美國的研究環境非常不同,我們是非常開放、非常自由的。中國正是利用了這一點。他們利用了我們的確非常珍視的自由和開放。

另外一個能真正看清事實的角度,是研究強迫技術轉移。美國對大公司之間,企業之間、研究者之間的合作非常開放。在中國,一旦某家公司想要進入中國市場在那裡做生意,他們就會被強迫交出技術,交出商業祕密、發明等等,把它們放在一起作為在中國做生意的代價。這只是一個例子揭示中國確實正在試圖利用美國的制度從中獲利的方式。

楊傑凱:這很有趣。我突然想到,對於孔子學院,我們與其合作是開放的,也就是說,相對清楚的資金流動,但事情也可能在變。我們還有各種各樣的資助機制(funding regimes)。可是,至於這個千人計劃,我們幾乎感到一切都完全不公開。如果你是美國某所大學的研究人員,你還會被允許加入這個計劃嗎?有什麼規定?

彼得森:目前,加入千人計劃不屬於違法。可以想像法律將會改變,但是目前還不屬於違法。違法的是不對外公開,或者用同一研究項目兩處受薪,或者從事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然後與未被授權的一方,即中國政府,分享研究成果。這些是這些學者們被起訴的罪名。他們被控欺騙美國政府、未能公開他們與外界的聯繫。

楊傑凱:這真令人難以置信。那麼其它199個招聘計劃情況如何?我記得你說有200個,對不對?你能不能給我舉一些這方面的例子,或者已經公開的例子?你談到這樣大的一個規模,坦率地說,我真的沒有思考過。

彼得森:非常驚人的。是的,有200個人才招聘計劃由中共資助。千人計劃是最有名的,而其它計劃目前鮮為人知。我們不知道它們究竟如何運作,參加者是不是同時參加多個招聘計劃,或者它們彼此完全不同。目前看這的確是一個黑洞,但是也正是我們需要儘快搞清楚的事情,因為它對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研究環境,具有重大的影響。

楊傑凱:雷切爾,我們的訪談即將結束。你真的給我們提供了很多信息,我要說是緊迫的信息。坦率地說,有些事情我原來完全不了解。你能不能簡單地總結一下我們的學界抵抗中共的現狀,你希望將來我們需要朝著那個方向走?

彼得森:我認為我們目前正處於覺醒的過程中。我們正在開始意識到中國政府通過孔子學院、千人計劃、留美中國學生計劃、美國學生計劃等,在我們大學裡安插了什麼。我們剛剛真正開始著手這件事情。我想我將會繼續看到(中共的)新計劃突然出現,一些我們過去未曾意識到的計劃被曝光出來。我想我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們需要做好長期戰鬥的準備,真正地把我們大學的節操奪回來。

楊傑凱:我突然想到,這件事實際上需要兩黨的共同努力。我記得在孔子學院這個問題上,大學共和黨人和大學民主黨人實際上走到了一起。這個前景如何?面對我們目前糟糕的現實,我總是在尋找兩黨合作的例證。

彼得森:孔子學院是兩黨合作的典範,兩黨都對此很關心。你說得對。大學共和黨人和大學民主黨人確實發表了聯合聲明,呼籲關閉孔子學院。《孔子法案》在參議院得到通過,獲得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聯合支持。我們看到共和黨和民主黨都發表了聲明,給議員各自選區裡的大學寫信說:「你們大學有孔子學院,我很擔心,我認為你們應該考慮關閉它。」

楊傑凱:你覺得目前有多少孔子學院正處於關閉的過程中?

彼得森:目前仍在運行的75家孔子學院中,有4家已經宣布他們將在今年年底關閉。中田納西大學有可能是第5家。他們說正在減少規模,但是態度不明朗,所以我沒有把握,在它真的關閉之前,我還不能把它放入已經關閉的名單。但是有至少70家孔子學院仍然十分活躍。

楊傑凱:看來還有很多沒有完成的工作要做。彼得森,很高興你接受採訪!

彼得森:我也很高興!謝謝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