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道之人竟是不起眼的雜役

歸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個叫桓闓的人,拜華陽陶先生為師,每天只是做一些雜役的活,一干就是十幾年。他性格十分沉靜謹慎。

有一天,有兩個青童騎著白鶴從天而降,落到了陶先生的院子中。陶先生趕緊到門口迎接,但是騎鶴青童卻說:「太上老君命我們來見的是桓先生。」陶先生一時說不出話來,心裡暗想自己的門人中也沒有一個姓桓的呀,最後才知道原來是在他家干雜活的桓闓。於是就問他是修的什麼道達到了這個程度。

桓君說:「我修道已經好多年了,我親自到天界朝見太帝也有九年了,所以神仙今天才會來召我升天。」陶先生一聽,馬上要向桓君拜師,桓君趕快拒絕,說自己擔當不起。

桓君穿上天仙的衣服,騎著一隻白鶴升了天。

神看問題和人看問題是不同的,人把人間的地位和財富看得很重。神則恰恰相反,越是不起眼的人,比如廟裡燒火做飯的小和尚,反而會早開悟開功,因為他吃的苦多,還業就快。而那些在人間地位高財富多的人,得道才是最難的。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