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近平講話透抉擇 強調鬥爭結局難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3日,習近平在紀念抗日戰爭75周年座談會上發表了講話。與其五年前在70周年座談會上避重就輕,以避談中共和國民黨在抗戰中的作用的方式,只是在大的框架下讚頌抗日戰爭相比,此次講話則公開背離了歷史,居然稱抗戰勝利「是中共發揮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共「推動形成了全民族抗戰的歷史洪流」,等等。

這無疑是對抗戰真實歷史的歪曲。大量的史實表明,直至1945年8月日本投降,95%以上的抗戰力量都是國民黨領導的,尤其是最初也最為慘烈的大型戰役都是國民黨軍隊與日軍交鋒的。

數據對比更為直觀:從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間,中華民國政府軍共發動大的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死亡、負傷、失蹤3,21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駕。海軍艦艇全部損失。其中壯烈犧牲在戰場上的國民黨將軍達200多位。日軍傷亡近一百萬,日軍在中國被打死的129名將軍中126人是被國民黨軍隊打死的。

反觀一直號稱是抗戰「中流砥柱」的中共,與日軍正面大的作戰只有所謂的百團大戰和協助國民黨的平型關戰役,甚少將軍在抗戰中陣亡,反而利用國民黨率軍浴血奮戰之際,快速發展。至1945年,共發展黨員120萬,軍隊120萬,控制人口一億,在全國建立了16個根據地。

這也就難怪中共黨魁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後,在接見日本訪華團時,幾次感謝日本侵略中國,稱日本不需要道歉,因為沒有日本的侵略,中共就不可能壯大,就不可能把國民黨推翻。也因此,毛放棄了對日戰爭賠款的索賠。

誰在抗日,誰是抗日的中流砥柱,誰在置中華民族於不顧,毛的話和所為不是已經清清楚楚的了嗎?而對於這樣世界皆知的抗戰真實歷史,北京高層為何在當下卻刻意強調中共的作用呢?或許,可以借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兩日前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網採訪時所言:「中共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領導下已經做出了選擇。」

這個選擇就是將個人的命運與中共緊緊綁在一起,並借用中國人民的名義發出五個「不答應」,即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歪曲中共的歷史、醜化中共的性質和宗旨」,「企圖歪曲和改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否定和醜化中國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的偉大成就」,「企圖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企圖通過霸凌手段把他們的意志強加給中國、改變中國的前進方向、阻撓中國人民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以及「破壞中國人民的和平生活和發展權利、破壞中國人民同其他國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壞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

實際上,到底誰在歪曲歷史,誰在戕害中國人民,阻撓中國人創造美好的生活,誰在破壞中國人的和平生活和發展的權利和與世界的交往,誰在破壞人類的和平與發展,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

從1921年建政到現在,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罪惡史和謊言史:從屠殺十萬紅軍到通過農民運動,殘害地主鄉紳;從北上逃跑的長征,到蝸居西北一隅壯大自身;從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到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從文革、「六四」到鎮壓法輪功;從迫害異議人士、將新疆維族人關進集中營到吞噬香港的自由民主,再到在內蒙古推廣雙語教學,意圖滅絕蒙古族文化;從封鎖網絡、加強監控,到利用各種方式洗腦……一個個謊言,一個個血腥運動,背後是至少八千萬中國人的冤魂。

很明顯,對人民如此之狠毒的中共,從來就沒有把中國人當人看。靠壓榨、迫害中國人維持政權的中共,代表的其實只是一小撮人的利益,其所追求的完全與人民的利益相左,儘管其口口聲聲打著「以人民的名義」。也正是基於此,中共才害怕中國人將中共與中國人區分開來。

了解了這些真實歷史和中共邪惡的中國人民和世界政府和人民,絕不會苟同習近平的五個「不答應」,唯一的選擇就是不答應中共繼續欺瞞、欺凌中國人,不答應中共繼續霸占著竊取的政權為非作歹,不答應中共逆歷史大潮,將中國帶向無盡的深淵,不答應中共阻撓中國人對自由民主的嚮往,不答應中共破壞世界的和平與發展。

世界也的確在發生著這樣的變化。在海內外有理想的中國人持續揭穿中共的罪惡史、謊言史的努力下,尤其在鎮壓香港民主運動,推出港版國安法和今年中共刻意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造成幾十萬人死亡後,美國等西方國家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對世界的威脅,不再與其妥協,美國諸多政要更是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支持中國人對中共的反抗,川普還使出重拳,全面反制中共,並與盟國正在打造反共同盟。

近幾個月來,川普的一系列反擊已經讓北京難以招架,從最初的叫囂又開始變臉認慫。習近平重提中共在抗戰中的作用和提及五個「不答應」,折射的其實是北京所面臨的令其憂慮的國內國際環境,即世界反共大潮正起,中共局勢不妙。

不過,北京表面上的認慫只是其緩兵之計,北京「抗美」之心仍未減。習近平在3日的講話中除了五個「不答應」,還強調中共要「堅持鬥爭精神」。9月4日,中共官媒即推出報導「習近平這本著作為何頻頻強調鬥爭」來具體闡述鬥爭的重要性、鬥爭的原則和鬥爭的對象。

在其看來,鬥爭的原則是堅持中共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即誰要推翻中共和社會主義,中共就要與誰鬥爭。而鬥爭的對象涵蓋在五個「凡是」中,其核心針對的其實就是「危害中共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挑戰。美國和西方國家當下針對中共的反制,無疑就是在挑戰中共,自然是中共鬥爭的對象。只是明確了鬥爭對象的中共,有什麼底氣與美國對抗呢?又有多大把握取得鬥爭的勝利呢?除了自欺欺人,為自己鼓勁外,真的沒有考慮到如此選擇導致的最終難言的結局嗎?殊不知,其感慨的逆風逆水的處境的緣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和中南海逆天而行,而自古逆天者的下場如何,還用說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