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抗戰勝利的中流砥柱是中共還是國民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9月3日,是抗戰勝利75周年。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大會上老調重彈,稱「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是中國共產黨發揮中流砥柱作用的偉大勝利。」

長期以來,中共一貫聲稱是它領導全中國人民抗擊了百分之九十以上日軍,打敗了日本人,因而也只有它才是「抗日戰爭中流砥柱」,而蔣介石國民黨則是「真投降、假抗日」、「積極反共、消極抗日」。但事實真的如此嗎?多年來海內外眾多歷史學家以大量的事實和數據告訴世人,這完全是對中國人民的欺騙愚弄,領導全國人民打敗日本人的抗戰中流砥柱不是中共,而是蔣介石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

首先,中華民國政府是指揮全國抗戰的司令部,蔣介石先生是指揮全國抗戰的最高統帥。西安事變和蘆溝橋事變發生之後,中共兩度向中華民國政府和中國國民黨提出了「保證抗日和不再作亂」的著名「四項保證」。中華民國政府和中國國民黨為團結全國抗日救國計,決定接受中共「輸誠」。在中共,此為歸順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在國民政府,則為收編中共。因此,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及國民革命軍與中共地方政府及中共軍隊的關係,也就是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對於這一點,中共當年也是完全承認的。不但承認,全面抗戰爆發後,中共還曾一再歌頌國民黨和蔣介石領導抗戰。1938年9月29日即武漢會戰期間,毛澤東曾致函蔣介石稱:「先生領導全民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我國民無不景仰……敵雖凶頑,終必失敗。」時至1942年7月7日抗戰五周年紀念日,皖南事變已經發生之後,中共仍然對外發表宣言稱:「全國軍民必須一致擁護蔣委員長領導抗戰。」

其次,抗戰的策略是蔣介石先生制定的。九一八事變一發生,蔣介石即在江西指出:「我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了!」1937年8月7日,中華民國最高國防會議正式決定全面抗戰,並制訂了「以守為攻、以退為進,以持久對速勝——非以打垮敵人為目標、而以拖垮敵人為目的」的持久戰總戰略,同時,在第一期抗戰的指導方針上,確立了「以時間爭取空間」的戰略原則,重在贏得時間,消耗敵人,粉碎敵人「三月亡華」的狂夢,促成中國西南持久抗戰基地的形成和鞏固。

第三,從力量上看,1937年3月左右,中華民國政府擁有1040萬平方公里疆土,擁有4萬萬人民,擁有陸軍270 萬,海軍10萬噸位,空軍600 架戰鬥機。而當時的中共逃到陝西時只有2 萬人馬,1 萬3 千條槍,3 個縣的人民、資源。在1937年8 月13日開始的淞滬會戰中,國民黨70萬軍隊與50萬日軍浴血奮戰,粉碎了日軍3個月橫掃中華的夢想。遠在陝北的兩萬紅軍如何能領導120萬人的會戰?

再者,就事實而言,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二十二次,重要戰鬥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小型戰鬥二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三百二十一萬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軍陣亡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毀機二千四百六十八駕。海軍艦艇損失殆盡。自1929至1933年,從中央軍校畢業的大約二萬五千名軍官中,就有一萬名犧牲在戰爭全面爆發的前四個月。在整個抗戰中,國民黨軍隊共消滅日軍達其總兵力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從而振奮和堅定了全國人民持久抗戰的信念,贏得了偉大衛國戰爭的最後勝利。再來看中共,前6 年:1931年9 月18日,日本入侵東北,而中共卻號召保衛蘇聯、工人罷工等,還要以武裝暴動推翻中華民國南京政府。後8 年:要日蔣火拚,中共則到「敵人後方去」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在延安搞整風,種革命鴉片,偷敵賣國。其所謂游擊戰更是「游而不擊」,專打國軍,不打日軍。其所謂「擁蔣抗日」則是執行蘇共命令要為保衛蘇維埃而行。日軍在華斃命的一百二十九名將領之中,死於與中共作戰的只有三個,其餘都是死於國民政府軍隊手中。中共在抗戰中犧牲的高級將領只有左權、楊靖宇兩人,國民黨方面卻有二百零六人。

最後,從理論上講,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專制,建立了中華民國,這是中華民族自己的共和國。孫中山說他與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是一脈相承的,他在創建中華民國後祭祖的時候說他是中華民族的子孫。所以孫中山和他領導的國民黨承接了中華民族的國統和祖統。從1912年創建民國到1931年日本入侵到1945年抗戰勝利,國民黨對外衛國,對內護國。反觀中共,1920年蘇共派人在中國建立共產黨,從建黨那天起就以馬列主義為指導,政治上接受蘇聯的領導,經濟上接受蘇聯的援助,軍事上接受蘇聯的武器,並確立了顛覆中華民國、建立無產階級專制政府和消滅中國國民黨的目標,這樣一個政黨怎麼能為保衛中華民國而戰?

到底是誰領導全中國人民打敗了日本侵略者?事實勝於雄辯,數字就是證明。正如林肯所說:「你可以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些人,你也可以在一些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