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一個港籍大陸人 令捷克走進台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6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本週,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率領一個龐大的團隊訪問台灣。之後引起中共及歐洲各國一系列連鎖反應。這些到今天來說都不是新聞了,不過我還是想回顧一下這些事,因為在中共解體的歷史中這是一個很關鍵的節點。今天我們補補課,說一點背後的故事。

維特齊在台灣立法院的演講,以中文說「我是台灣人」作結,感動全體台灣人。與此同時正在歐洲訪問的中共外長王毅,威脅捷克要付出「沉重代價」,戰狼外交意外遭遇滑鐵盧。而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讓一度相當親北京的捷克疏遠中共,轉向擁抱台灣的人,卻是一個香港籍大陸人。

捷克在1989年天鵝絨革命後,和平結束了共產黨專政,走向了民主政體。但在2013年澤曼(Miloš Zeman)當選總統,捷克開始轉向親北京。2015年,中共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活動,澤曼是唯一一個去給習近平捧場的歐盟國家領袖。

2016年,習近平作為首次訪問捷克的中共最高領導人,得到了澤曼最高規格的款待,兩國關係達到頂峰。那麼,誰在澤曼與習近平之間穿針引線呢?這個人就是葉簡明,中國華信能源集團的董事長,香港親共新民黨的前顧問。

葉簡明是一個快速崛起的中國石油大亨,在俄羅斯、東歐和非洲,做成了幾十億美元的交易;還在飽受戰爭蹂躪的乍得和被國際孤立的朝鮮,尋求做生意的機會。這些地方,只有政治關係最硬的中國公司才敢去。

華信作為一家民營企業,為什麼在那些地方如魚得水呢?葉簡明是什麼背景,可以做得風生水起呢?

葉簡明是70後,1977年出生在福建省,二十多歲就闖蕩中國的石油業。中共的石油、石化業一直是江派的曾慶紅、周永康勢力把持。人們猜測葉簡明是中共葉姓元老的後代,但他否認了。不過他曾經對媒體說,他的資金來自香港和福建,但真正發跡的契機,是1999年的賴昌星案,就是當時轟動一時的廈門遠華走私案。

賴昌星的靠山是江派的賈慶林,賴昌星和家人逃到了加拿大,但他留下的資產被拍賣。葉簡明趁機一舉拍得遠華旗下的廈門華航石油公司。當時是總理朱鎔基督辦遠華案。那期間,1999年到2002年,習近平正好是福建省的省長,協助朱鎔基處理這個大案。應該說葉簡明跟習近平在那個時候就建立了關係。

2016年習近平訪問捷克時,隨行的人裡就有這位神秘的大亨葉簡明。當時習近平和捷克總統澤曼,在澤曼的夏日官邸外一起種銀杏樹,葉簡明是隨行去夏日官邸的人中,唯一的商人。由此可見,他是布拉格重要的政治掮客。

葉簡明受到捷克總統澤曼的高度信任,是澤曼的特別經濟顧問,甚至在總統府還有專門的辦公室。而且,華信在捷克建立了第二總部,作為它的歐洲總部。中共黨媒稱華信以捷克為支點開展「一帶一路」投資合作,中共國家開發銀行為華信提供資金保證。而澤曼也成了北京的重要支持者,公開支持中共對台灣的主張。

2015年,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葉簡明也積極配合,籌備進軍伊拉克、敘利亞、乍得和南蘇丹的採油業。華信旗下的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何志平作為先頭兵,到非洲鋪路搭橋,賄賂乍得總統德比(Idriss Déby),他在禮品盒裡放了200萬美元,德比發現後,憤怒拒絕,把他們一行人逐出了國門。

他們還在紐約推進賄賂計劃,結果何志平在2017年被抓。美國聯邦檢察官說,何志平賄賂了乍得和烏干達的官員,並試圖讓華信成為伊朗躲避石油制裁的中間人。

當時的葉簡明,並不滿足於只在歐洲、非洲拓展業務,他還想進入華盛頓的權力圈,甚至動到了北京當局在華府的人脈基本盤。2015年,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家人成為拉攏的對象,而且進展很快。

葉簡明在2017年5月在邁阿密的一家酒店,跟拜登的次子杭‧拜登私下會面。紐約時報報導,知情人士說,葉簡明提議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投資美國的基礎設施和能源交易。那時,副總統的兒子管理著一家公司,但不清楚杭特·拜登最後是否與華信達成了商業交易。

此外,葉簡明還與前中情局局長伍爾西共進晚餐,為大學和智庫提供資金。觀察葉簡明如何在華盛頓建立人脈關係網的人說,葉簡明跟中共軍方有往來,華信還肩負有收集情報的作用。

這期間,葉簡明還留下了一個經典的問題,一個很蠢的問題,他以為所有的美國官員都見錢眼開。他當時問美國一個前國家安全官員:如果他在敘利亞購買油田,你是否可以說服美國軍方不要轟炸他們?這位官員拒絕了,並且向美國政府報告了這件事情。2016年開始,聯邦偵探開始暗中監控華信。

而何志平作為葉簡明的一個主要副手被抓後,他首先打電話去求救的人,就是前副總統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不過詹姆斯‧拜登說,他對何志平的電話感到意外。他相信這是打給前副總統的兒子杭特‧拜登的,並已經將侄子的聯繫方式傳給了他。

何志平在香港是個響噹噹的人物,曾經是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中共政協委員。他在紐約被抓捕後,北京絲毫沒援救,外交部袖手旁觀。習近平斷臂切割。葉簡明隨後失蹤,也許北京擔心他叛逃,把他先抓了。2018年2月,葉簡明的私人飛機在杭州降落,那是他最後一次露面。

葉簡明突然失蹤,華信對捷克的龐大投資承諾泡湯,讓捷克人看到了和他建立的這種新關係的風險,總統澤曼不得不為自己倉促接受葉簡明進行辯解。

批評者說,葉簡明的失蹤證明,捷克不應把國家的未來和財富與中國人聯繫在一起。與中共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就意味著更容易受到不透明的政治體制影響,決定都是在幕後做出。

當時還發生一件事,也令捷克人憤怒。葉簡明失蹤後,華信群龍無首,陷入債務違約危機。有一筆從捷克投行的貸款馬上到期,如果逾期不還,華信歐洲公司將面臨被捷克接管。如何把華信的財產收歸國有呢?北京迅速安排了太子黨的中信集團收購華信歐洲。

當時負責評估的香港專業評估員,對華信歐洲的估值超過5億歐元。但中信的收購報價只有1.4669億歐元,而且利用華信必須還債的這個機會,逼迫華信的所有債權人接受這個收購價,成功以超賤的價格接管了華信歐洲,造成華信債權人的賬面損失達到1.08億歐元,令捷克債權人憤怒不已,也引起了捷克政壇對中信收購伎倆的警惕。

澤曼和葉簡明的緊密聯繫,一味親北京,引起了很多捷克人的反對。在2018年1月捷克大選中,反共力量海盜黨崛起,之後促成了布拉格中斷和北京的姊妹關係,改為跟台北結盟。澤曼以微弱優勢連任。

緊跟著,葉簡明失蹤,華信投資承諾跳票,點爆了捷克人的反共意識。民意使然,捷克二號人物參議院議長決定訪台,增進與台灣的聯繫。中共以各種手段施壓澤曼,也阻擋不了新議長維特齊繼承前議長的遺志,率團出訪台灣。

正如維特齊在訪台時所說,訪問台灣,是為了加強捷克與台灣的夥伴關係,體現捷克主權獨立性,「不聽命於其它非民主國家」。而且台灣是民主國家,台灣與捷克有共同的價值。

本週二,維特齊在台灣立法院演講,是四十多年來第一次有外國議長在台灣國會發表演說,而且是非邦交國的議長首度在立法院演講,意義重大。維特齊的演講,引用美國前總統肯尼迪著名的西柏林演講「我是柏林人」,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作為結束語,獲得全體議員起立鼓掌。

星期四,蔡英文總統會見維特齊時說,維特齊提到「我是台灣人」,打動很多台灣人的心,表示一起傳達對民主的共同信念,我們也要告訴歐洲盟友和信念一致的世界朋友,台灣不屈服於壓迫,也會勇敢發聲,更會積極參與國際事務貢獻我們的能力。

而正在歐洲訪問的中共外長王毅,硬說維特齊訪台是「 挑釁」,並威脅維特齊「必須為他的短視行為和政治投機付出沉重代價」。結果王毅這番戰狼外交說辭,讓他的歐洲行遭遇滑鐵盧,激發了歐洲國家公開譴責中共的威脅。

德國外長馬斯週二在柏林與來訪的王毅會談後,兩人在記者會上針對台灣問題你來我往。馬斯反駁王毅說,歐洲不能成為中國強權的傀儡,在邊界以外也要捍衛歐洲的價值,「在歐盟,我們共同以尊重的態度跟國際夥伴打交道,威脅並不符合這種行事方式。」

法國外交部也表示,「我們對捷克共和國表達支持」。斯洛伐克總統卡普托娃也在推特上說,斯洛伐克與捷克站在一起,針對歐盟成員國及其代表的威脅不能夠接受。

我們以往很少聽到德國在台灣問題上與中共發生正面衝突,這次馬斯當著王毅的面反駁中共對捷克的威脅,話講得很「直白」,很不尋常。看起來,歐洲國家已經意識到,以往禮貌性的逃避和外交辭令,已無法解決他們與中共之間所累積的問題。馬斯在與王毅的聯合記者會上這樣表態,也可能是期待歐洲在應對中共時,用同一個聲音說話,並且要公開說,歐洲不接受威脅。

法國、德國領導著歐盟,他們的態度顯示中歐關係正處於轉折點,中共在過去二十年盡力去跟歐盟建立關係,舉行過多次中歐峰會。在2014至2018年,中捷也有互訪,但即使捷克總統親共,仍有相當多的人警惕北京,現在這股浪潮正在轉向對抗中共政權。9月4日,維特齊訪問台灣的最後一天,還參加了美台歐日共同舉辦的重組供應鏈討論會。

這個討論會的主題是「重組供應鏈:促進理念相近夥伴間之韌性論壇」,主辦方包括美國在台協會、台灣外交部和經濟部、歐洲經貿辦事處,以及日本台灣交流協會。

座談會討論了在疫情之後,以價值理念為標準重建「朋友圈」,首先是供應鏈重組,特別是通訊和醫療領域,鼓勵合作夥伴把供應鏈撤出中國大陸,並討論了重組供應鏈的優先區域,包括印度、東盟、捷克、匈牙利、波蘭和斯洛伐克。看來,美國的反共自由民主新聯盟,正在從軍事領域,擴大到經濟和科技領域。這一次由美國引領的去共化之路正向全世界延伸。

我知道大家對美國的期望很大,希望川普總統能堅定滅共的決心。上次我們說美國因病毒直接導致的死亡人數只有目前疫情死亡人數的6%,大家似乎擔心這會削弱美國向中共索賠的力度,或者變成中共討價還價的籌碼。

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擔心。為什麼我不擔心呢,川普轉推這個修改死亡率的消息只是為了說明背後有勢力在想方設法抹黑他,另外,也是想讓大家不會因為過於恐慌,導致不敢開學開工。這根本不會影響川普制裁中共。大家應該對川普有信心,他是神選的總統,不管你們相不相信,他一定會在這個歷史時期,扭轉世界的錯誤走向,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中共,已經造成了美國這麼多人死亡,不論是直接或間接由病毒導致的,中共在美國眼裡已經定了性,現在不是索賠賠多賠少的問題了,而是中共留不留的問題了。從目前的發展來看,中共的死期很快了。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