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一縣欠教師薪資近5億 貪教育經費逾3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9日訊】2015年至今,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近5億(人民幣,下同),挪用教育專項經費逾3億。當地政府還違規成立融資平台公司,強制教師存款入股、截留貧困生的生活補助。事件曝光後,有網友感慨,「中國豈止這樣一個大方縣,還有千千萬萬個(縣)存在問題的!」

據中共政府網9月4日通報,大方縣從2015年以來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第13個月工資、鄉鎮工作補貼及鄉村生活補助共1.8億元;2019年以來欠繳教師的五險一金約3億元。

同時,大方縣在2018年、2019年擅自挪用教育專項資金約3.4億元,其中挪用中央直接下達資金超2.6億元,占被挪用總數的76%,所涉款項包括生均公用經費、校舍改造等基礎設施資金、改善辦學條件等項目工程資金、薄弱學校改造資金、營養改善計劃經費以及其它經費。

此外,大方縣委縣政府以推進當地供銷合作社改革的名義,成立大方縣烏蒙供銷信用合作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簡稱「烏蒙信合公司」),開展所謂「社員股金」服務業務。公司由大方縣財政局控股,無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備開展股金服務資格。

但是,當地教師被縣教育科技局強制要求存款入股,並以此作為發放拖欠薪資的前提條件;4.2萬多名貧困學生的生活補助也被烏蒙信合公司代發,每名學生遭剋扣50元「入社資格股金」,210多萬元補助金因此被截留。

雖然事件被通報,但造成事件的主要責任人不詳,處理方式沒有提及,當局拖延5年才正視此事的原因也未說明。通報最後只表示,貴州省政府「責令大方縣認真核查、切實整改」等等。

有網友諷刺說,「五年了,終於發現了,需要表揚你們嗎?」「罰酒三杯,三鞠躬表示歉意,你們再揪著不放就是你們自己不識抬舉了啊。」

有人說,「現在才調查……能拖欠這麼多,上面沒有人保護都說不過去……」

「從15年開始到現在5年的時間,我就不信會沒人舉報,是地方壓制了舉報,誰舉報就解決誰,還是上面有人包庇,隱瞞了這個事,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地方敢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查出來又能拿我怎麼樣?」

「我同學好幾位是當地鄉村教師,他們真的是從2014年同縣教育局到縣政府相關部門周旋了好多年,搞到今天才出這個結果,這效率啊……」

近年來,各地教師維權討薪的事件不斷。例如,2015年3月,貴州黔西南州望謨縣數百名教師追討2年績效工資,他們發起罷課活動,上街遊行示威,遭大批警察鎮壓;2018年5月,安徽六安市數百名各區鄉村教師在市政府前集會,討還未發放的績效工資,要求同工同酬,遭遇大批警察鎮壓;同年7月,安徽淮北市三區一縣逾千名老師聚集在市政府前,要求同工同酬,公平發放一次性績效工資;同年8月,湖南新化縣近百名退休教師,因績效獎金和福利被拖欠問題到縣政府上訪。

微博上也有網友反映說,「(貴州)銅仁市松桃縣也一樣,欠了好多年了,也沒人查出來。」

「(山東)棗莊市山亭區的退休教師工資長期拖欠,養老金要退休教師自己全部交齊,不交不給辦退休也不給發工資。教師到區裏反映,得到的答覆是:『就是沒錢給你們,怎麼著?我們欠的錢多了,你告我們啊。』地方人民維繫生活真的好難。」

「四川省商貿學校欠職工社保多年,投訴到德陽市社保局,經財務稽核作出了補繳處理決定,但四川省商貿學校仍然拖著不補。請問該怎麼辦才能維權?」

「唉!……這只是報出來的一個縣教師人員的工資,其他人員呢?其它的縣呢?敢查嗎?我就知道我們縣,光這幾年投資的基礎設施項目,政府報告上寫的,沒仔細算,大概有1000多億吧,一個縣的財政總收入一年也就20來個億,即便是不吃不喝,夠用嗎?感覺真是胡球弄!……」

還有人說,「多去小地方查一下吧,中國豈止這樣一個大方縣,還有千千萬萬個存在問題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