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敏:黔驢技窮——評共產黨打擊報復前副市長李傳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黑龍江前雞西市副市長,因為擔心涉嫌「言論不當」,來到美國躲避共產黨的迫害。和其他來到西方世界隱姓埋名的前共產黨官員不同,李傳良先生站出來,公開宣布退出共產黨,高調揭露共產黨以「不當言論」處罰原下屬孔令寶,並參與聲援香港的活動。

李傳良的言行經過大紀元、新唐人和自由亞洲的報導,被海外中文媒體和有影響力的自媒體傳播,一時成為輿論的熱點話題,是繼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之後,又一個公開與共產黨決裂的體制內官員。人們可以預感到,越來越多的前體制內人員認清共產黨的本質,開始脫離共產黨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而自救。

和海外媒體的熱鬧非凡相比,李傳良事件在國內的媒體和網絡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消息和報導。蔡霞因為公開反對習近平,很快被原工作單位處罰,甚至將她的退休工資都取消。同樣的,在經過半個多月的沉默後,共產黨果然開始對李傳良進行報復。

首先,李傳良是2014年就主動要求辭去公職,並且不繳黨費,也不再參加共產黨的活動。組織上將他調到鶴崗市當副市長,他也拒絕履新。從那個時候起,共產黨的紀委和相關部門對他進行了長達3年的審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最終同意了李傳良辭去公職。李傳良到了海外公開反對共產黨的獨裁體制後,兩位原下屬突然被調查,不到半個月,就罕見的由新華社通告公布了李傳良因所謂的「腐敗」而被調查,一夜之間幾乎所有中國的媒體都發布了這個新聞。天下人都知道,李傳良是因為自己到海外的言論而被打擊報復的,但是共產黨的新聞卻隻字未提,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第二、在官方公開宣布對李傳良調查之前,共產黨已經通過海外的線人來威脅李傳良。在李傳良參加加州自由雕塑公園香港雕塑揭露的活動現場,有一位陌生人悄悄找到了李傳良,要他停止公開反共,並表示是為了他好,是幫助他。警覺的李傳良感覺此人可疑,馬上離開了現場,沒有想到伙同此人的另外兩位陌生人也離開了活動,開車跟蹤李傳良。但是李傳良不但沒有聽從共產黨線人的「善意勸告」,反而接受媒體參訪,揭露共產黨在海外的跟蹤和威脅。軟的不成,就只能來硬的,共產黨只好匆匆發布對李傳良的調查新聞,來沖淡李傳良海外公開反對共產黨的影響。

第三、原香港文匯報記者、因薄熙來而被判刑的姜維平先生,很早就預測了中共即將開始打擊李傳良先生。畢竟是資深的新聞工作者,姜維平先生從李傳良兩位原下屬被調查,就準確預測了下一步共產黨一定會對李傳良進行打擊報復。

第四、從目前新華社的通告看出,共產黨匆匆發布對李傳良的調查。但是未審先判、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是共產黨毫無法治理念的一貫做法。從目前公布的所謂李傳良先生的「罪行」來看,「貪污巨額國有資金;涉嫌收受他人賄賂;長期搞錢色交易」,就前後矛盾,無法自圓其說: 「巨額」資金,到底是多少才算是巨額?接受賄賂,那麼行賄人是誰?既然「長期」,為什麼三年的審查都沒有發現。在中央高壓之下,10多天時間裡,黑龍江監委只好用「巨額」、「長期」這樣的模糊語言來作為李傳良「違法犯罪」的事實。面對大陸民眾,特別是李傳良這樣的體制內官員的覺醒,共產黨火燒眉毛的處理方式,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黔驢技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