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災難變功績 中共體制之惡大曝光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0日訊】《有冇搞錯》。9月9日。

昨天,中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了抗擊疫情表彰大會。中共歷史以來都有這個傳統,就是把災難變成自我表揚,把自己的錯誤變成一個自己的功勛。以前,無論在大陸還是在海外,大家都批判中共的這種做法,所以中共做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比以前收斂了很多。但現在他們又開始了。

9月8日,中共以中共中央、國務院及中央軍委這三個部門的名義,舉行抗擊疫情的表彰大會。習近平發表了一個多小時講話,表彰了鍾南山、童朝暉等1499個人,和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等500個集體。

表彰大會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宣讀主席令,王滬寧宣讀表彰決定,汪洋、趙樂際、韓正都出席,被人稱為所謂「第八常委」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在會上亮相。

這個表彰大會,其實不用我們分析太多。因為疫情怎麼來的,病毒是怎麼來的,大家都心裡有數。國際社會上,包括國際最前沿的科學家群體中,都有大量的人在質疑,這個病毒可能就是中共人造出來的,甚至有人懷疑,這個病毒是被故意放出來的。中共對此當然非常苦惱,非常惱火了。

就算這些我們都不去追究,就算武漢肺炎病毒是一個天然的天生的病毒,鬼使神差就在武漢出來了,目前現在在全世界大流行的這個局面,也完全談不上任何功勞,談不上任何的所謂功勛。

病毒傳染,是一個鍊式反應。因為病毒變化快,不停突變,所以當一個病毒株變異出毒性強、傳染性強、隱蔽性強的特點之後,他會在某一動物或者人體身上存在,就是最初的培養器。然後通過一傳十,十傳百這種模式散播。

鍊式反應的特點,就是初期速度傳播慢。我們可以用數學題來解釋這個問題。假設病毒傳染速度是每天增加一倍,也就是所謂感染率為一的時候,第一天是1,第二天是2,第三天是4,第四天是8,然後是16,32,64,128,256,第十天就到了512了。

所以病毒傳播的最早期控制,是最重要的。所有的傳染病,新病毒,都要求早發現,早隔離,早控制。這個程序越早,整個問題也就越小。

這是基本的科學問題。

武漢病毒從發現到進行控制,中間有多少時間?我們現在知道的是去年12月底,已經發現了,就是李文亮被警察帶走的那個日子。到1月30日中共真正採取措施封城,是30天。

用感染率為一的基數去計算,30天之後,是5億3687萬912。

當然,這是一個數學運算的數字,也就是整個過程完全不受干擾。當然實際上不會這樣,比如說,有人感染5天就死掉了,他就不能再作為基數計算了,所以還要加上死亡率的計算。還有,就是有人病倒之後,就不再出去社交了,躺在家裡了,也就不能傳染別人了。因此,如果是傳染病的話,實際上不會有這麼大的數字。

但這個數字是一個參考,我的意思是,早期的發現和控制是關鍵的關鍵。如果在10天內進行控制,就只需要控制500人,20天去控制,就要控制52萬人。道理其實不複雜。

李文亮被公安局抓了之後的兩個星期,武漢還開萬家宴,所有的桌子上都放著黨旗,社區大動員,每個人都必須去,因為要搞宣傳,要配合2020小康決勝之年,表達富裕和崛起。這是政治任務,不能停的。

我想說的是,無論用什麼方法計算,中共病毒擴散全球,都是一個災難,一個人為失誤造成的大災難。它導致全球數千萬人感染,90多萬人死亡。

但北京在開表彰大會。諷刺嗎?失去邏輯了嗎?瘋了嗎?

這種人為的問題,說寬鬆一些,是當局者太愚蠢,說嚴厲一些,根本就是當政者當權者,因為政治掛帥,因為急於建功,而造成的大災難。

咱們看看網友怎麼說?

網友「大浪小濤」表示,「全球近90萬人死亡,死者屍骨未寒,武漢無數家庭還沉浸在妻離子散之痛,有點智慧都不會在此時舉行祝捷表彰大會吧!」

網友「全智生」也連連追問:「疫情徹底結束了嗎?疫苗研發出來了嗎?舉國公祭遇難者了嗎?耽誤疫情的官員處理了嗎?但……慶功會卻鑼鼓喧天舉行!」

從公開披露的視頻畫面,這些被表彰的鍾南山等人無論是在大巴上還是人民大會堂領獎時,基本都是面部表情極其僵硬。

參與「武漢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公益人士楊占青嘲諷表示,「這些人被表彰了,為何還表情凝重?是不是在想當時為了讓湖北、武漢兩會照常召開、4萬人聚餐照常進行而定調宣傳『尚未確定人傳人』時的違心之舉?」

網友「爆光台」表示,「這是將追悼會開成了慶功會,殺人犯歡聚一堂,凶手們分享作案經驗。別急,兩月內送你們上西天。」

網友「荊·棘·鳥」則回應,「上西天太便宜它們了,它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要讓它們在監獄裡待一輩子!」

網友RHBNg甚至懷疑說,「黨國擅長喪事喜辦,這回的表彰大會有可能是要準備向世界各國唬叫『中國已經徹底撲滅疫情,觀光、經商或求學都可以正常過來了』,騙他國與其對等開放,再對他國傳播更具傳染力及重症可能性的病毒株也不一定。」

中國人也許沒有膽量,但中國人其實不傻,大家心裡都清楚。

前兩天,一個香港新移民告訴我,他給湖南鄉下家裡人打電話,家裡人,幾代人,從老人到上大學的年輕人,都在罵共產黨,罵習近平。最重要的,是因為這個疫情。因為中國人不傻。中共媒體每次說外國如何如何,但絕口不提病毒是哪裡傳出來的,但老百姓沒有忘啊。

中共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切斷大家對最早期的記憶,只讓大家記住後面處理疫情的部分。

這是中共官方媒體特別擅長的部分。中共媒體,可以把一段完全沒有意義的文字,寫成好像特別有意義,但實際上沒有意義。

我們來看看。

習近平講話說,「我們要在全社會大力弘揚偉大抗疫精神,使之轉化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力量。」

新華社的特別評論做出了一千字的解釋,是這麼說的:
——人無精神則不立,國無精神則不強。偉大抗疫精神是支撐我們不畏艱險、戰「疫」到底的強大信念,也是指引我們勠力同心、銳意進取、在新征程上創造新偉業的動力源泉。
——我們果斷關閉離漢離鄂通道,實施史無前例的嚴格管控,每一個生命都得到全力護佑;(這說的是開始封城隔離)
——廣大人民群眾生死較量不畏懼、千難萬險不退縮,或向險而行,或默默堅守,以各種方式為疫情防控操心出力;(都表揚了)
——各條戰線的抗疫勇士臨危不懼、視死如歸;(這裡指的是醫護人員,其實全球醫護都有類似表現)
——搶建方艙醫院,到多條技術路線研發疫苗,從開展大規模核酸檢測、大數據追蹤溯源和健康碼識別,到分區分級差異化防控、有序推進復工復產;(這個不多說了)
——因為有了偉大抗疫精神,我們經受住了驚心動魄的抗疫大戰,取得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重大戰略成果,創造了人類同疾病鬥爭史上又一個英勇壯舉!
——「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難者進」。時間已銘記精神的足跡,歷史將鐫刻奮鬥的功勛。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以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大無畏氣概鑄就的偉大抗疫精神,是中國精神的生動詮釋,豐富了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內涵,必將成為民族復興新的精神豐碑,激勵14億中華兒女風雨無阻向前進!

我讀這幾段文字,是想要介紹中共官媒的本事。大家聽下來,是不是感到很有高度,很有深度,但卻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東西?

這是中共需要的效果。你覺得有道理,但不知道道理在什麼地方。十多年前,台灣作家龍應台寫了一篇很有名的文章,針對中共的,題為「請用理性說服我」,我看了大笑,因為中共從來不要用邏輯和理性說服你,它只用非理性的東西去說服你,包括慾望的誘惑,和赤裸裸的恐懼。

關於中共的抗疫,我也想說些公道話。並不是說中共做的都是錯的。專制體制的特點,是可以快速動員社會資源,快速徵用社會資源,這一點比民主社會有優勢,它動作可以更快。

但是專制社會缺乏彈性,僵化,社會總效率更低。一旦遇到以前沒見過的問題,就會反應遲鈍,會一直等到出大問題的時候,才會做出反應。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正是這樣的。疫情必須到了已經大爆發之後,當局才會開始做出反應。這在其他民主國家,比如在美國或歐洲,類似的問題會在很小的範圍內快速反應,不需要「廣大人民群眾生死較量不畏懼,千難萬險不退縮」。

因為我們前面說過了,早期預警和早期反應處理,才是問題的關鍵。早期不反應,不處理,或者沒有早期反應和處理能力,非要等到完全失控,徹底崩潰的前夕,才去視死如歸,根本愚蠢至極。

正如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上之上也。中共並非不懂這個道理,他們也知道要把反對力量「消滅在萌芽狀態」。只不過,既然都已經發生了,只好「煮熟的鴨子嘴不爛」,把災難當攻擊,把喪事變成喜事。只要能堵住千百萬人的嘴,世界上就只剩下讚歌了。

這是共產專制體制無法克服的結構性缺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