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總加速師所為 有意還是無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在推特上說,「如果拜登獲勝,中共將獲勝。就這麼簡單。對美國來說將是一場災難!」中共會怎麼看待川普的這段言辭呢?恐怕會非常的沮喪,會意識到大勢已去,跟美國的關係已經徹底破滅;美中之間的進一步對抗,乃至兵戎相見,已經迫在眉睫。最後的決裂、撕破臉皮,肯定不會在美國大選之前,但也不會拖到太晚,因為美國朝野已經認識到,中共的毒瘤不破滅,美國和世界的麻煩就沒有個完。

川普再次表明心志、清楚闡明他將於中共不共戴天之後,網上的華人推友、上海冤民白先生也接著挺川普說,美國總統必須反中共、滅中共落實到行動!只有這樣,才能獲得大選的勝利。 「中共病毒襲擊全球,世界人民不會答應,中國人民也不會答應,美國人民更不會答應!」

美國大選的競選活動如今如火如荼,反觀中國大陸,形勢也一日三變,每天都有大號新聞發生。尤其是,人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中共領導人、號稱「總加速師」的所作所為感到驚奇,甚至感到驚喜。因為人們有的時候實在是納悶兒,不禁要問,他究竟是在保黨還是滅黨?他是在加速其滅亡,還是在挽救其免予滅亡?局勢的發展、中南海的作為,有時讓人覺得一頭霧水,不知道總加速師的傑作,究竟是有意的、刻意的,還是不得已的、無意的?為什麼會這樣?如果真的要加速,為什麼不就直接解體共產黨?如果不是真的要加速,為什麼又做了那麼多加速解體的措施?

比方說多年前的那個「反腐」。反腐放倒一地蒼蠅,打到一大批小老虎、中老虎、甚至幾隻大老虎之後,人們一片叫好,但反腐行動在接近最後的那隻惡虎之際,嘎然而止。這是在斷臂求生、保護共產黨呢,還是在揭開中共底褲、為中共的最後覆滅做準備?海內外的輿論對此,兩方面的意見都有。

最近與印度的邊境關係也是一樣。如果是為了維穩,為了保護政權,如今實在是不應該兩線作戰,四處樹敵:東面在西太平洋面對美國海軍甚至日本海軍的步步緊逼,西面又在青藏高原和印度饒勇善戰、藏人籍的士兵們積極對抗。東面的擦槍走火,西面的石頭木棒破皮,都會引發中共與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和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同時開戰。再考慮到在西線戰爭背後俄羅斯釜底抽薪、借刀殺人的作用,中共在兩線戰爭中的結局是不言而喻的。

東西兩線作戰之外,南面的澳洲也不消停,中澳關係進一步緊張。日前最後兩名澳洲記者緊急撤離中國,澳洲政府也對中國駐澳記者進行調查。中共經營多年的歐洲,尤其是德國,最近也出現對於中共的噩耗,德國人似乎開始了轉向,這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中共與美國和世界的脫鉤,也體現了總加速師的兩難境地,及雙重計策。川普總統再次提到脫鉤,稱美國「不必」與中國做生意。消息說,美國正在考慮將中芯國際加入出口管制的清單,也可能停止進口新疆產的棉花產品。如果中共真要脫鉤,在積極準備供銷合作社、統購統銷,就不妨繼續強硬,至少能贏得中共內部毛左派的支持;如果不真要脫鉤,還繼續大量購買美國糧食、討好川普,那就不妨放下面子,真正履行第一階段協議,在病毒問題上認錯,求得世界的饒恕。但如今的局面是,川普揚言要脫鉤、撕掰,中共卻拚命要沾親、嫁人,彩禮送來一大批(農產品訂單),人家卻頭也不回,這又該如何是好?

中共最新的經濟戰略方案,被稱為「雙循環」戰略。意思是中國應該把內需和創新作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建立經濟的國內大循環;同時保持外國市場和投資者,作為經濟增長的第二引擎。這也是一個「第22條軍規」(Catch 22)之類的荒唐策略。中共一方面試圖實現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換代、騰龍換鳥;又做夢要提高國內消費支出在經濟活動中的比重,減少對出口和基建的依賴,這註定又是一個經濟加速不能、減速不成的策略。

為了擴大內需,中共試圖通過將財富重新分配給普通家庭,來減少貧富不均。但與此同時,中共並沒有敢於觸碰既得利益集團的奶酪,就像反腐走到了盡頭一樣,還要通過保有最上層500-1000個權貴家庭的財富和利益,來維護政權。總加速師一方面要保黨、保特權利益,一方面又要穩定社會、給百姓讓利,在滅共的路上匍匐前行。但顯然他仍然不能真正的在其中痛下決心,壯士斷腕。

中國的戶籍制度改革,頻頻放出風聲,又頻頻遭到抵制,也是當局在進行艱鉅的社會改革、破除共產黨特權,和在維護特權、維護既得利益集團之間,在滅共和保共之間,猶豫不決和難以突破的結果。

最近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個時髦的政治詞彙:「加速主義」。中國政治光譜上的兩極,對此有不同的解讀。左翼認為習在「帶領中國加速走向強大,加速中國崛起」;右翼認為習在帶領中共「加速走向殘局和衰敗」。不管是怎麼樣去解讀,「總加速師」的稱號可以反用和正用,人們可以各取所需,各為所用。雙方共同的一點就是,時局的變化,正在加速進行;至於是加速走向強大,還是加速走向滅亡,就見仁見智了。好在,世局如殘局,已經到了收官的階段。

仔細想來,人們看到的保黨和滅黨的「概念衝突」,其實一點也不衝突!總加速師看起來是有意的、刻意的保黨行為和措施,和看起來是無意的、不可避免的加速滅黨行為,其實是一樣的,毫無二致。兩者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徹底的滅掉這個邪魔。總加速師的稱號,真的是名副其實。

世外高人說,天滅中共。為什麼是天滅中共呢,如果人們可以有所作為,可以改變天意,使得滅共不能進行,可以有各種各樣的努力使得共產黨不滅亡,那天意豈不就是被違反了、也不準確了嗎?當然不是如此!世事的安排,就是在讓人們知道最終的結果,但不論有人試圖怎麼樣的挽救、拯救,仍然不能夠如願,滅共仍然在一如既往的向前推進,這才能證實天意的彰顯、上天的威力,和天理的無邊!

看來,這正是天意安排的巧妙:讓擁護共產黨、試圖保黨的人們,覺得他們是在孜孜不倦的努力,達成他們的目標;讓反對共產黨、試圖讓共產黨滅亡的人們,也覺得對方的種種錯誤的實施,也在達成自己的目標,在滅共人士期望的路上,讓總加速師主動和被動的參與,而加速的向前推進。而總加速師所為,不管有意還是無意,也都是一樣的。

天意的實現,可能就是這麼簡單;天意昭昭之下,只能順天而行,而且不管人的腦袋裡是怎麼想、怎麼做的,都無礙大局、於事無補。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