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女虔誠繡佛像 登天為針神

莫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清代宣鼎所著的《夜雨秋燈錄》記載,東海晾網寺藏有一幀繡出的像,綾本,長二丈四尺,橫八尺。佛像面如滿月,胸前瓔珞像蛛網一樣垂下。佛像的姿態為:左手放在胸口,右手拿一柄羽毛扇,水紋袈裟下垂著,袒露著右臂,赤著雙腳,高高站立在龍頭上。大龜背上如有龍伏著,龍半身在海濤中,四隻腳在擺動,昂起頭張開嘴吐出白毫光,毫光升上空中化成樓閣台榭,日月山河。繡佛的下方則是各種眾生爭著前來向佛朝拜,形態各異。佛像的眼睛微微開視,正慈悲的看著眾生,流露很憐憫的神色。繡佛的頂部是佛教中一部佛經的全文,蠅頭小楷,清晰真切猶如人的眉毛。經末注道:嘉靖某年,信女弟子葉苹香潔身清心發繡。繡幀左邊空隙處是她的親戚丁尚書寫的繡佛的始末情況,文章很長,只能記下個大概。

明代浙江人葉公大鐘,以翰林做侍御官,秉性鯁直嚴峻,時時上奏章彈劾當道權貴。宰相嚴嵩派人送他名貴書畫、古董,想取悅拉攏他,葉公斥責來人,堅決不收,彈劾奸臣更加起勁。沒多久禍難臨頭,被抓獲的海盜受人指使,扳牽誣告葉公曾經行過賄,葉公被革職,處以廷杖之刑,幾乎死去。後下詔將他收押刑部牢獄,等待斬決。

葉公的兩個兒子都束手無策。葉公的女兒苹香,生性溫柔婉順,性情至孝,聽說父親陷入絕境,便日夜為父親祈禱,終於在冥冥中得到一種感應。她當時年齡只有十四歲,善於刺繡,就去買了一塊巨綾,剪下自己的長髮,用薄如稻芒的金刀把每根頭髮劈開,使之更細,以此在巨綾上繡出像與一部佛經的全文,歷時兩年才完成。完成的那天,他的父親也蒙受天恩,遇到大赦而出獄。從此官不做,退居養老,不再參與朝政。

苹香自從繡佛像以後,視力衰竭,不久兩眼俱盲,當地無人肯與她成婚。葉公六十歲時病死,苹香才只二十五歲。葉公彌留時涕淚交流,握著兩個兒子的手,諄諄囑咐好好照看瞎眼的妹妹,別讓她貧窮而流離失所。倆個兒子哭著接受父親教誨。不料兄弟倆雖開始還能遵行父親遺命,然而倆個嫂嫂卻經常在丈夫跟前讒言說小姑好吃懶做,漸漸的倆個嫂嫂膽子越來越大開始對苹香惡言毒語的辱罵。苹香日夜啼哭,倆個哥哥也開始對她深惡痛絕。

一天,忽然來了一位女郎,丫叉髻,綠夾褲,舉止嫻靜文雅,翩翩來到門前,對苹香說:「姑姑眼睛生病,是由於過度耗費精神損害了肝肺,並非真盲。妹妹能盜來些天河水,為姑姑洗眼重見光明。只是治癒後用什麼酬謝妹妹的恩德?」苹香說:「妹妹神靈,如果能使黑暗地獄裡的人重見天日,我一切都聽你的。」女郎說:「姑姑擅長刺繡,求你繡雙鳳,一紅一白。只是繡好後千萬不要忙於給鳳凰點睛,恐怕它會飛走。」苹香說:「好的。」女郎從袖中取出金篦,稍稍颳了一下眼球表面,苹香淚水淋淋像鉛水一般瀉下。然後女郎又從袖裡取一隻小玉瓶,其中盛著如人乳一樣的甘露,傾滴在苹香眼眶中,囑她閉目靜坐。一頓飯左右的時間,苹香雙目復明,且目光更加清澈。女郎又給苹香服用神膏,苹香覺的胸懷寧靜舒適,鬱悶怨憤傾刻消除。

第二天,女郎果然買來了巨綾,親眼看著苹香在繡幀上刺繡,女郎每日來進行指點,五彩絲線綜合搭配,花樣翻新。雙鳳繡成那天,女郎就來為雙鳳點睛,雙鳳忽然栩栩活了起來,飛落在庭院當中,鼓動雙翼如在等待。女郎就攜著苹香的手各騎在一隻鳳凰上,隨後乘雲向高空飛去。家裡人都仰頭呼叫「苹姑」,沒有回應,只見女郎撥開雲層看著下面說:「下界人不必驚訝。苹姑至孝,感動上蒼,天孫織女派人來迎接她,補天上針神的缺。從此化去,料想不再拖累嫂嫂照看了」。全城人都看見苹香冉冉升上雲霄的景像,就如圖畫中的神仙一樣,大家紛紛焚香祈禱。倆個哥哥見此情景愧悔的無地自容。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