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飯局投下震憾彈 蔡霞談與中共脫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2日訊】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12日接受美媒採訪時,談及在中共紅二代的一個飯局上,話題談到了反思,猶如投下震憾彈。讓她感到吃驚的是,紅二代的反思體制的深度,超乎外界想像。她還談及共產黨沒有合法性,以及與中共脫鉤,這套制度必須廢棄等。

9月12日,蔡霞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她從幾年前談起。她說,當時在一個中共「紅二代」飯局上,話題談到了反思。有人說,我們應該反思到1989——天安門之後這個國家整個走歪了。

有人質疑從1989年反思不夠,應該從1978年後重新反思,改革開放這條路是否真能解決毛時代的問題。但還是有人認為,不行!我們要從1966年「十年浩劫」開始反思。

馬上又有人反駁:應該從1956年反思,那年,中共召開強調黨內民主、反對個人崇拜的「八大」。會場裡沒有毛像,沒有黨徽,沒有紅旗。還有人說,應該從1949年反思,反思共產黨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究竟對不對。

最後一位「紅二代」發話了:真正的反思必須始自1920年——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中華民族這百年來走過的路,其間有怎樣的歷史邏輯、歷史聯繫值得好好反思。

坐在他們中間,蔡霞表示,這一番討論讓她很是吃驚。「其實『紅二』內部的人,他們的反思深度,遠遠超過外面人的想像。」對外界來說,猶如投下震憾彈。

蔡霞接受美媒採訪時,談及中共紅二代的反思。(視頻截圖)

蔡霞談身為「紅二代」的原罪

此前,蔡霞10日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她談到身為「紅二代」的原罪、多年來的反思、對當下中國社會的觀察,以及她為中國走向現代民主政治勾勒的路線圖。

蔡霞說,「我們其實是有原罪的。當然我不能代表別人,就我個人來講,我感覺我這樣的人是有原罪的。」

中國共產黨在成立以後,它把那麼多的人民鼓動起來,一起跟著它武裝奪取政權。它許諾「人民當家作主」,許諾走向「社會主義民主」。但它執政後,它建立了一套等級特權制度:你父母的等級有多高,你享受的特權就有多少。

比如說住房、家庭經濟條件、你接受的教育,都會比你身邊的小夥伴明顯地高出一大截,文革中,蔡霞因家庭關係,也沒有和同學們一樣上山下鄉。

我們變成了一個特權貴族階層,而這個貴族又不是精神上有社會道義、責任感的,而是類似於八旗子弟那種貴族特權。

蔡霞說,這個原罪是後來我在反思文革時,同班同學寫了很長的一個文字材料,講她的父親和她全家在「文革」中情況,然後我才知道,我們這些人對於民間的疾苦了解得很少,對人民來講,我們是有愧的。

很多像我這樣家庭背景出身的人,他們的反思有些在我之前,他們看到的比我更深刻。同時,我自己也在不斷反思我自己。

前幾年我寫了一篇東西,有了這麼一個大綱了。到現在又有很多新的情況,包括對於現在這種制度、這種體制、這種狀況的思考,共產黨將近100年的時間,它走的理論、制度,包括它在歷史上的一些重大問題,都需要去清理它。

體制內的蔡霞還有多少?逃離中國浪潮起。(視頻截圖)

「紅二代」的集體反思

蔡霞說,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反思,而是一群人的反思。相對來講「紅二代」中層的這批孩子反思特別多。無論是軍隊的孩子還是地方幹部的孩子,我們所講的這群是自己的父母在1949年以後,處在軍級到正師以上這兩級中層的「紅二代」。

頂層「紅二代」當中,所謂「太子黨」那一類中,也有反思很深刻的,如前勞動部部長馬文瑞之女馬曉力,前總參謀長、公安部部長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

其實從1971年「九一三事件」林彪飛機爆炸後,在這群孩子中引起了一個巨大思想震盪。大家紛紛開始自覺地去讀書和思考。從歷史上講,我覺得反思是從那時開始的。

如果說這個國家一直往前走,或許這種反思還不會像現在顯得那麼突出,那麼尖銳。2013年以後,「紅二代」鮮明地感受到國家不是在進步,而是在倒退。

因此他們的反思就不僅僅是毛時代的問題,而是在反思在1949年以後,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和制度究竟對還是不對?是不是應該這樣搞?

有一批「紅二代」他們的想法跟我是一樣的,而且他們在語言表達上比我說的更決絕。如果你把它看成一種中共內部的分裂,分裂前一個階段其實是分化,是在思想上對很多問題有各自不同的認識。

從黨內來講,這個黨一向都是反對「黨內有派」,一定要強調思想統一,絕不允許大家有不同的認識。

蔡霞接受美媒採訪時,談及中共紅二代的反思。(視頻截圖)

黨偽裝這層皮也被扒了

蔡霞說,這個政權不是選的,而是一黨獨霸。它一直霸到現在,一黨專政。它從來不敢搞一個真正的民主選舉。它一直說我在搞改革開放,大家日子過好了,有些怨恨逐漸開始化解了。

但是現在的狀況是什麼呢?有限的制度資源,發展市場經濟的某些資源用盡了,而你現在又要強權霸占著,絕不允許在政治上鬆動,在政治上走向民主。

因此,經濟上獲得的一些成就又被權力去獨占貪腐、強占民眾的房子、強占民眾的土地、強拆房屋,像最近山西幾個省市又在搞,把祖輩留的私房又重新收回去。它的這個績效合法性已經走向反面了。

它現在不是有績效,讓人民把日子過好了,現在要號召人民去過苦日子,同時把社會創造的財富掠奪為己用。 因此這個時候,它特別怕外界把這個黨和人民分開。這一分開,它什麼合法性都沒了,連偽裝的這層皮都給它扒掉了。

蔡霞說,我的想法就是,中國真的要走向現代民主政治,首先要請習下去,打破目前這個僵局。接著就是打破中國共產黨49年以來70年的壟斷地位。再者,現在的制度必須要變革而不是「改革」。

現在這是一套極權體制,而不是威權。威權是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的,可以內部改良,上下結合地搞,但是極權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變的,因此必須廢棄這套制度。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過程,希望它是一個和平的過程。

蔡霞說,一個民族要做到和平轉型,必須要有一個政治和解的過程。這個和解不是不問是非。必須是要恢復歷史真相,進行政治清算。中國共產黨49年以來對人民究竟犯了多少罪孽,必須要看的,然後就是搞政治清算,但是不能搞大屠殺。

我希望中國能夠走過這個坎兒,使中國傳統的專制極權政治走向現代的憲政民主、自由民主。讓每一個中國人都得到人權保障,人權的實現。這是我的一個心願。

現年67歲的蔡霞退休前是中共培養高級幹部的最高機構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她也是體制內極為罕見的對中共黨魁和整個機制提出尖銳批評,公開倡導民主變革之人。

今年6月,蔡霞在紅二代一次聚會上的錄音流出,她批評中共是「政治殭屍」,習近平是黑幫老大,這個體制本身已經沒有出路了,改革是沒有用的,必須要拋棄掉。

8月17日,蔡霞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她表示「與這個黑幫一樣的政黨徹底脫鉤了」。

9月7日,蔡霞又發推文說,她在中國的銀行帳戶被關閉,中共不只取消她的養老金,連存款都取不出。她痛批人們永遠想不到中共有「多邪惡」。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 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