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漢尼提:對付邪惡 美需強大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2日訊】「這是一種幻想,一種謊言,一種虛假的安全,它會像社會主義那樣總是以糟糕的結局收場。」漢尼提說。

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為美國和世界的未來擔心。他寫了近十年來的第一本書《要麼活得自由,要麼去死:美國(和世界)正處於邊緣》(Live Free Or Die: America (and the World) on the Brink)作為警告。

本期節目我們將一起討論。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欄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肖恩·漢尼提,歡迎你來到《美國思想領袖》欄目。

漢尼提:楊,謝謝你,我私下告訴過你,我每天都看《大紀元時報》。我還是喜歡紙質的報紙。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分別在不同時期送過《長島新聞》(Long Island Press)和《紐約每日新聞》(New York Daily News)。我仍然喜歡把報紙拿在手裡,與從前相比,我得到的新聞更多的來自印刷版的報紙。但是,你們做得非常棒!我的確認為媒體,尤其是報紙,存在著一個空白,他們有偏向的報導如此頑固地千篇一律,以至於很少有報紙能讓我真正感到可以信賴,但是《大紀元時報》與眾不同。

楊傑凱:非常感謝你的善意的評價,非常感謝你在節目中,談到我們的報紙等等。

漢尼提:謝謝你們!你們是當之無愧的。我知道你們工作很努力。在我看來,媒體變得如此腐敗,偏見如此泛濫,報導如此片面,這難道不令人驚訝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給你舉幾個簡單的例子。他們怎麼能一方面聲稱關注妨礙司法,另一方面卻不在乎希拉里受傳訊的電子郵件,不在乎清理硬盤,不在乎用錘子砸毀手機?

任何看這個《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或者閱讀《大紀元時報》的人都知道,如果是一個保守派,他們就有大麻煩了。如果一個保守派試圖刪除被傳訊的郵件,對你而言,是做不成的,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他們關心「通俄門」,但是他們無視希拉里·克林頓花錢購買俄羅斯檔案,並且在檔案未經證實的情況下,以它為藉口對總統候選人和他的過渡團隊進行監視,甚至在總統就任以後很長時間仍未停止。他們散布俄羅斯陰謀論,我們現在知道,聯邦調查局早在2016年8月第一次提交《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申請之前就知道,俄羅斯陰謀論未被證實。他們肯定知道,他們的藉口在2017年1月就被揭穿了,當時克里斯多夫·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利用的二手線人說「哦,不,這些都不是真的,都是酒吧胡侃。」可是他們仍然把這個國家拖個沒完。

他們關心與烏克蘭的交換條件,但是他們不關心喬·拜登在錄音上說:「你不會得到十億美元納稅人的錢,除非你解僱這個特別檢察官,他正在調查我的兒子,他沒有任何經驗。」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接受了《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節目的採訪,這對一個49歲的人來說真是太精采了:

你有石油方面的經驗嗎?

沒有。

天然氣呢?

沒有。

能源呢?

沒有。

烏克蘭呢?

沒有。

任何能讓你進入董事會賺數百萬美元的背景都可以。

沒有,真的沒有。

那你認為你為什麼會得到這份工作?

我不知道。

也許是因為你爸爸,作為副總統,負責烏克蘭政策嗎?

然後他說「是的,有可能。可能就是這樣。」

然而,他們卻抓住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Zelensky)和川普總統的通話大做文章。他們讓這個國家經歷了一番折騰以後,結果只有一個事實證人,其他證人都是道聽途說,或者是意見證人。

事實證人說了什麼?「嗯,我和總統談過了。」

「他說過他想從烏克蘭得到什麼嗎?」

他說,「不,沒有交換條件。我只是不希望他們腐敗。」僅此而已。

只要你客觀地想一想,想一想這些例子,你會發現這是驚人的虛偽。可是媒體大肆鼓譟,說這些事情很重要,這場與俄羅斯勾結很重要,妨礙司法很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讓俄羅斯干預,不能有交換條件。可是他們忽視了自己的立場。

所以說,他們是真正的宣傳員,是國家集權主義者,比前蘇聯的《真理報》好不了多少。他們的撒謊,他們造謠,他們詆毀,他們誹謗,他們污名。他們每天都在中傷別人的人格。他們處於一種狂熱的精神變態,仇視唐納德·川普所做的一切,這就是我們所生活的時代。

現在還有82天,我們就要舉行大選了,我們有了這個國家歷史上最激進的候選人,他們現在公開推進的政策,與那些讓這個國家偉大的政策背道而馳。這是我在一年前認識到的。我說,這將是一個具有轉折點意義的選舉。如果他們所宣稱的政策被執行,我們就會失去這個國家,美國幾乎一切都要顛倒過來。

正如我所寫,這本書的第四章是「社會主義:失敗的歷史」。它(社會主義)從來都行不通。無論它的名字叫什麼,無論它在哪個國家被推行過,它都行不通。它在這裡行不通。「一切都將自由」的承諾永遠不會實現。它會導致貧窮,它會導致苦難,它會導致自由的喪失。這是每一次實踐的最終結果。

我們要麼自由地生活,堅守有限政府和更大自由的原則,堅信我們的權利來自上帝而不是來自政府,來自自由、風險、回報和資本主義。要麼我們去地獄,那就是社會主義,82天後將見分曉。

楊傑凱:你的這本書《要麼活得自由,要麼去死》很了不起。實際上,你提到,在你看來,不僅僅是美國處於危險的邊緣,全世界都是如此。我想問你這個問題。但是在我提問之前,我看到你的書裡有一個驚人的數據。你說43%的美國人總體上認為社會主義是一件好事。但讓我震驚的是51%的人認為它是一件壞事。這意味著有49%的人不會說這是一件壞事。這令人震驚。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漢尼提:我另有一個關於年輕人的統計數字。我好長時間沒有做研究了,它們(社會主義)有這樣的吸引力。你看,楊,我差不多能理解它,都是一些紙面上的東西,我們將我們所有的東西,放在一個大罐子裡,有點像每個人根據他們的需要,根據他們的能力,平等地給予他們,對嗎?有各種形式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再分配主義,甚至國家主義。

這就是他們承諾的。他們承諾你將接受從學前班到大學的教育。他們承諾免除入學貸款。他們承諾有保障的政府工作,有保障的工資,有保障的政府假期,有保障的政府健康食品。他們承諾政府的醫療保健,「全民醫療保險」,或者擴充版的「奧巴馬醫改」。這是一場災難。然後你就有了退休保障。好吧,有很多保障。

他們的預測是基於這樣一種信念:我們要做到這一點:10年後,我們將廢除世界經濟的命脈:石油、天然氣和煤炭。好啊!這是我聽過的最愚蠢的決定。

這些都是貌似崇高的想法。我特別把關於社會主義的這一章,放在了民主黨議程以及他們的承諾之後。我把它稱為「烏有鄉」(fantasy land)。所以他們才承諾所有這些東西。所以可能包含一種心理因素:「啊,在我的餘生裡,我再也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了。我會讓政府確保一切。不再有壓力,不再有負擔。」

其實我認為,有一點壓力是健康的,這會讓你內心反省。教育這個詞來自拉丁語,原意是「引出」,源自內心,自然權利是上帝賦予的,而不是被創造物賦予的。楊,你知道什麼是被創造物,而上帝,是萬物的創造者。如果人們不能從這個角度看問題,你就讀不懂新聞。

源於內心的思想很豐富,已經儲存在那裡,構成了我們的思維模式。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政府,而是來自上帝。所以,我相信,每個男人、女人和孩子都有上帝賜予的天賦。人類有為善和作惡的傾向,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我們相信政府將保證提供所有這些美好的事情,如果你沒有壓力,你就不會去內心反省、發現你的天賦是什麼。你沒有任何需要。反正,一切都照顧好了。

我們實際上是要把美國人變成一群信託基金公民,而我也從來沒見過有很多信託基金兒童成功過。我知道一些有錢人給孩子錢,不是要多少就給多少。他們說,「你必須買你自己的房子,你必須買你自己的汽車,你必須支付你自己的房租。」那麼孩子會問:「你為什麼不呢?」「因為這是你的生活,我不想奪走你的生活。」

不管怎樣,政府承諾了這一切。那我問大家「政府迄今的政績如何?」因為我看見了紐約、芝加哥、西雅圖、波特蘭、洛杉磯和舊金山,他們在法律、秩序、安全、保護等等,政府應該扮演的最基本的角色方面做得怎麼樣了?好吧,如果我是老師,我會給他們不及格,他們的不及格程度簡直太離譜了。

接下來最重要的是,他們是如何管理我們的孩子的教育的?美國的人均教育支出比其它任何工業化國家都要高,而我們的孩子在閱讀和數學的熟練程度方面,卻分別排在世界第37位和第40位之間。楊,巴爾的摩市實際上有13所公立高中,巴爾的摩市也恰巧是世界上學生人均教育支出第三高的城市。這不是小測驗,也不是測試題,我只問你們所有的觀眾:在這13所公立高中中,你們認為精通數學的孩子占多大比例?我們會給大家幾秒鐘時間去猜:噠、噠、噠、噠。好啦!現在的答案是:一個孩子也沒有,沒有一個孩子,13所高中沒有一個孩子。

那麼這些城市有什麼共同之處?他們已經被自由派民主黨管理了幾十年,對不對?

「奧巴馬醫改」做得怎麼樣?數百萬人失去了他們的醫生,那不是他們所承諾的。數百萬人失去了他們的醫保計劃。全國各地人平均多支付200%的費用。我們並沒有為每個家庭每年節省2500美元,以獲得更好的醫療服務,而且全國有近40%的人,只能有一個選擇:把奧巴馬醫保換成拜登醫保。

這些都是他們的承諾。我還要做一些補充。楊,我上次去查看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的時候,看到他們快要破產了。你還記得嗎?我不知道你最後一次查看是在什麼時候,但是我們正在走向一個結果:我們就要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它了。順便說一下,他們應該把錢放在一個加鎖的箱子裡,就像他們告訴我們那樣。這些錢都被浪費了,錢都花光了,他們洗劫了它,花掉了它。你甚至可以這樣稱呼他們,在我長大的地方,我們把這稱為偷竊,因為他們做出過承諾。

所以,現在他們沒有兌現他們所做的每一個主要承諾,可是我們還會相信這一套新的承諾嗎?現在我們寄希望於他們有一個完美的歷史記錄,因為如果我們現在再次依賴能源時,會發生什麼呢?與此不同的是,由於唐納德·川普的政策,我們現在在能源方面實現了75年來的首次獨立。在過去的75年裡,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我們要怎麼做呢?綠色新政耗資94萬億美元,全民醫保或者奧巴馬醫改擴展耗資52萬億美元。我們負擔不起。我來做個簡單的計算。我們每年只吸收4萬億到4萬5千億美元。10年以後,我們接近5千萬美元,因此這甚至不能支付全民醫保,而且沒有國防開支,為零,其它的政府項目都得不到資助,你仍然會看到,根據估計,大約有三分之二的資金短缺。

這是一種幻想,一種謊言,一種虛假的保障,它會像社會主義那樣總是以糟糕的結局收場。它從偉大的承諾開始,「我們要從那些邪惡的富人那裡拿錢,然後重新分配」。

這不是曾經讓美國偉大的原因。美國的善良與偉大,是因為相信我們是被造物主造就的。我們的才能源自造物主。我們內心反省,發現那些才能。我們創造了人們想要、需要和渴求的商品和服務。你猜怎麼著?當我們為我們的同胞服務時,我們也在支付抵押貸款和購買汽車,因為那些製造汽車和建造房屋的人,也在為我們服務。所以人類從來沒有設計過比這更好的系統。你給我看一個,我來看看。我還沒見過呢。

我的朋友巴里·法珀(Barry Farber),脫口秀的偉大先驅之一,總是說:「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那樣,雖然不完美,但是積累的力量更強,力量被濫用得更少。」我補充說,「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那樣,積累的力量更多,力量被濫用得更少,並且利用這種力量來改善人類的生存狀況。」

我知道現在談論美國的善良,美國的偉大以及美國例外論,已經不受歡迎了。但是這是真實的,它定義了我們作為一個美國人的特徵。我們是一個偉大的、善良的民族,是個人自由、自由體制、資本主義、冒險、回報、創新和發明使我們偉大。

因此,書名中的「要麼去死」是說,我們將死於謊言。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甚至不會讓你選擇你自己的私人保險。我原以為自由主義者是支持選擇的。(民主黨的正副總統候選人拜登和哈里斯)都希望廢除水力壓裂技術,他們都想實行綠色新政,拜登承諾(投入)數萬億美元。

楊,這次總統選舉是我們人生中最大的選擇。它很簡單。幾乎在每一個問題上,你要麼相信高稅收,要麼相信低稅收,要麼接受更嚴重的官僚作風和繁文縟節,要麼就像唐納德·川普一直在做的那樣將其消除。你想讓激進分子當法官,他們會給你。或者唐納德·川普會幫你找憲政主義者,那些尊重憲法的人。這關係到要不要開放邊界,要不要大赦,要不要把合眾國變成庇護國。邊境安全並不意味著我們要重新與世界隔絕,而是說我們要對來到這個國家的人進行審查,確保他們沒有同激進分子有聯繫,確保他們在進入我們的家庭之前身體健康。歸根結底是能源獨立。這是關鍵。我無法想像回到能源依賴的狀態。那是個壞主意,也不利於國家安全。因此,我們需要更好的貿易協議,更好的外交政策,缺一不可。

那個「要麼去死」的部分是講,萬一媒體竟然能夠說服我們,他們將成為拜登和卡瑪拉的最大的捐款人,他們將拒絕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偉大、最成功、創造了最大財富的治理體系。這就是我們,我們的本質。那我們是要堅持到底,還是要倒退?

楊傑凱:肖恩,我想談一談有關書的標題中的「世界」的內容,因為我們的觀眾都知道,我實際上是加拿大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知道,我也是一個美國例外論者。我關注中國已經有20年了。當我看到「世界正處於邊緣」時,我當然想到了中國,那麼你當時在想什麼?

漢尼提:中國是其中一個重要部分,尤其是考慮到現在他們對世界所做的事情。在我看來,他們在這裡所做的一切事情中最陰險的部分,是他們阻止武漢人從武漢飛往中國任何其它地方,他們同時實施了旅行禁令,禁止人們從中國各地飛往武漢,但是他們卻讓武漢居民環遊世界,你可以來自世界任何地方,你可以在武漢降落。這樣你就應該知道,他們有多麼自私了。

只要他們尋求幫助,全世界本來可以把最好的科學家、研究人員、醫療專業人員聯合起來,我們本來可以大批抵達去到中國,立刻控制疫情——這個總統所說的無形的敵人。人人都能做到隨時集合出發,可是他們卻任由疫情爆發。

在我看來,他們(中共)必須要承擔責任。對參議員們來說,最近的救助計劃試圖保護他們免受追責,這簡直是瘋了,因為他們不配。家庭應該得到補償,因為是他們任由疫情發生。他們沒有製造病毒,但是他們允許病毒傳播,並且沒有告訴世界真相。

不過,還有一個更大的背景。在我寫《美國與世界》(America and the world)的時候,我想起我父親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他出身貧寒。我媽媽從小就很窮。我的四個祖父母都來自愛爾蘭,他們都很窮。我媽媽在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長大,曾經是一名監獄看守,在我的整個成長過程中,她幾乎每天都要工作16個小時。我爸爸週末做服務員,平日裡在家族企業工作。但在他18歲左右的時候應徵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在太平洋服役了4年,並不特別喜歡這段經歷。

但是如果你只看上個世紀,我們可以把上個世紀孤立起來。超過一億人的靈魂,你可以把數字加起來,有超過一億人死於毛澤東在中國發動的革命、俄羅斯的斯大林、(德國)希特勒、(意大利)墨索里尼、法西斯主義、日本的東條英機、柬埔寨的殺人場,都是政府系統進行的殺戮。

是我們美利堅合眾國擊退了法西斯勢力。我們擊退了納粹主義、日本帝國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勢力。最近,我們領導著全世界抗擊激進的伊斯蘭主義。我們付出了鮮血、汗水、眼淚,承擔著經濟負擔。這都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要承擔責任,保護世界。美國就是這樣,世界就是這樣。

我們需要一個強大的美國。我們需要強大的軍隊,來對付真正的邪惡,防範這個世界上存在的真正的危險。否認這一現實或者事實,就是太天真了。

神奇的是,從來沒有哪位總統,是以色列更親密的盟友和朋友。最近,我們看到總統正在採取行動,針對中國和香港。我認為五年前不可想像的事情現在正在發生。你可以看到約旦、埃及、以色列、美國、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的聯盟已經出現。這是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結盟的真正目的是抵抗伊朗在該地區的霸權。

我認為,中國、伊朗和俄羅斯是目前世界面臨的三個真正、明確的威脅,我們必須最密切地關注。對於這些永遠不會走在一起的國家來說,能以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方式結盟,是一個令人驚歎的進步,我希望我們能在此基礎上建立良好的關係。

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器,他們就會使用它。這是我的預測。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

楊傑凱:是啊,以色列和阿聯酋關係正常化是很了不起的。此外,我們也對中國進行了嚴厲的制裁,制裁了新疆和香港官員為了聽命中共,而犯下的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

漢尼提:這很耐人尋味,因為川普總統在競選之初,原本無意捲入外交糾葛。首先,美國需要能源獨立,從地緣政治和戰略優勢的角度來看,霍爾木茲海峽,就像我們不喜歡的伊朗人,你能得到什麼?要想偷偷摸摸地通過這些狹窄的海峽,你得走40到44英里,而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石油供應都要經過那裡。你看到伊朗人時不時地發出一些武力威脅。我們不必再擔心霍爾木茲海峽了,因為我們在能源上獨立。這並不意味著如果他們阻止石油以市場價格自由流通,我們會讓他們逍遙法外。事實上,我們不必捲入,這賦予了我們能力和靈活性,這是我們以前沒有的。

至於中國,我認為中國只對實力有反應。我認為他們蔑視美國的軟弱。老實說,我不認為拜登……我看他身體很虛弱。在我看來他很軟弱。他顯然不像,你知道,一個接一個的失誤,他似乎有點失控。我認為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這個國家最好問一問自己,卡瑪拉·哈里斯是誰?我一直在揭露她,現在我們知道她是副總統候選人。我只是不認為喬有力量、耐力、警覺性和敏銳,來承擔這個世界上最艱難的工作,尤其是在世界舞台上。

楊傑凱:肖恩·漢尼提,在我們結束之前,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漢尼提:是的,謝謝你,我很喜歡《大紀元時報》,如果你們隨時需要我再來,請邀請我,真感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真高興能邀請到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