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把醫院變成殘害善良的鬼魅之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醫院雖然不是慈善機構,但醫院是個治病救人的地方,這已經是人類的共知,如果說醫院是殘害善良、殺害好人的魔窟,可能不會得到人們的認同,因為這顛覆了人們的正常認知。但長期以來,中國大陸的許許多多醫院確實一直在被中共當局掌控綁架著,對那些敢於為正義發聲、為公民正當權益抗爭的維權者,特別是那些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隱蔽的殘害和謀殺,使這些醫院的職能完全變質,已經成為邪惡的所謂公權力維穩殺人的鬼魅之地。

中國大陸的醫院,絕大多數是公立的,數量很大,最高級別的如北京301醫院,這是專門為中共高層官員設立服務的醫院;地方醫院如人民醫院、中醫院、中西醫結合醫院、精神病醫院、鄉鎮衛生院等;軍隊醫院如武警醫院、解放軍xx醫院等;系統部門醫院如公安系統的安康醫院、監獄系統的專職醫院,醫學院系統的醫院,還有各類專科治療醫院如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醫院等。

這些醫院體制色彩濃:全職事業編制、入職政審嚴格、入黨才能提幹、定期學習政治、財政與績效結合定待遇、有的高級專家醫師、博士、院士還能享受政府特殊津貼。這在外人看來是令人羨慕的醫院優勢,但這其實是中共掌控醫院的枷鎖,因為當權者正是利用這些枷鎖綁架了醫生醫護而為所欲為。

這裡不得不重點提及安康醫院,安康醫院隸屬公安機關,名義上是強制收治觸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醫院,全國所有的精神病院中,僅有安康醫院享有政府明文規定的強制收治、強制醫療、長期限制人身自由的權力,所以安康醫院事實上有別於普通精神病院。但這種特權給公安機關提供了進行「被精神病」加害民眾的便利條件,公安部門可以不經任何法律程序,隨意將人送入安康醫院,實施非法關押摧殘。

中共迫害法輪功早期,公安部門就開始利用安康醫院迫害善良,許多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公安部門從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安康醫院來回關押摧殘,最後迫害致殘致瘋致死,中共當局正是從安康醫院看到了迫害法輪功的破壞作用和效果,才迫不及待地推廣利用醫院系統迫害民眾。

中共當局之所以選擇在醫院行惡作禍,除了利用醫院的口碑招牌外,主要是看上了在醫院作案的便利條件,利於它進行隱蔽性犯罪,如醫院有重症監護室、有精密的醫療設備、有聽話的醫生醫護人員、有公檢法嚴密布控的防控人員,外人、律師、家人難以進入現場取證,中共就可操控醫院肆意所為,成功作案。

它的邪惡目的有三,一是假以在醫院為法輪功學員治病的名義,得以欺騙外界和家人;二是羞辱嫁禍,惡徒把法輪功學員迫害致病態和瘋狀時,當局就可以以此大加宣傳羞辱善良,同時嫁禍法輪功,給社會大眾造成許多誤解;三是推脫罪責,中共惡徒將人摧殘謀殺後,利用醫院出具假病歷和假鑑定,欺騙家人外界,順利推脫罪責。

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來,在醫院已經聚集了至少五大罪惡行徑。

一、表演假搶救之戲:中共公檢法司惡徒把人害死後,再拉到醫院進行「搶救」,臨時演戲,欺騙外界。如駐馬店市正陽縣律師李鍵,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劫持到許昌勞教所非法勞教。遭受各種折磨:繩刑、強制「洗腦」、超強度苦役、不讓睡覺。家人被離間迫害李健。後被三大隊大隊長譚軍民加劇折磨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點多,他呼吸急促,最後在凌晨三點死亡。他死後兩小時,惡警譚軍民將李健的遺體拉到醫院進行「搶救」,裝模作樣地做人工呼吸、打強心針,造假掩蓋事實。勞教所假所謂法律程序,讓許昌市檢察院出面稱是正常死亡,把李鍵家屬打發走。

二、施展酷刑迫害:為了逼迫學員放棄信仰,惡徒們經常將學員關閉在醫院再度酷刑摧殘,如毒打、灌食、電擊、強姦等,人被折磨昏迷,再由醫生救治過來,反覆迫害。如吉林舒蘭市英語教師宋豔群。二零一二年,她被酷刑迫害至生命垂危時,又被送進公安醫院繼續迫害。十二月中旬,她遭強制灌食。幾個人坐在她身上按著她的頭不讓動彈,一人給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嚨被插破,出血。被強灌的東西中還放入了不明藥物,導致她四肢麻木,思維、記憶幾乎喪失。回家時,已生命垂危,體重僅47斤……

二零零一年三月,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綁架法輪功學員張漢贇到洗腦班,當時她懷有身孕、即將臨產,惡警們就用車將她綁架到了三十公里外的漢江職工醫院,強行給腹內胎兒打毒針,她跪地求他們放過腹內胎兒,他們根本不理。因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醫生用手塞入肛門助產,慘無人道的將胎兒肢解後分塊取出,其殘害生命的血腥場面慘不忍睹!

在山西省長治精神病院,許多法輪功學員進去後要過三關:拳腳關(被打得渾身沒有一塊好肉)、迷藥關(藥物折磨)、禁睡關,對女性法輪功學員來說,還有第四關,強姦關。十九歲的姑娘肖亦在三個晚上被輪姦了十四次,胸部和下體被強姦者用香菸頭燙出了一個又一個疤,最後躺在床上不能動彈。一些年輕漂亮的法輪功女學員,在多次強姦、輪姦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

三、下毒摧殘:在醫院強行給善良人打毒針、灌毒藥、食物摻毒藥、放毒氣等,破壞善良人的中樞神經和身心生命健康,這是中共惡徒經常使用的惡毒手法。

二零零零年秋,河北省梁志芹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注射毒針,事後很多學員都談到,在很長時間裡痛苦不堪:心臟不適、揪心、舌根發僵發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緊張、大腦思維和行動異常、目光呆滯、記憶力減退,心理障礙嚴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無以言表。毒針先後造成梁志芹心臟衰竭,兩次休克;邵麗燕精神失常;李鳳珍失去記憶,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於二零零九年離世。

四、祕密殺害: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惡徒根據內部的死亡指標,在醫院或監獄將人祕密殺害,然後由醫院出具假病歷,製造「被自殺」、「被上吊」、「被病死」等命案。

吳虹,女,山東省蓬萊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被非法抓捕後關押在洗腦班,六月六日上午在被西關路派出所(戶口所在地)人員接出送往看守所後,不到中午就因頭顱粉碎性骨折被送至縣醫院搶救,六月九日因搶救無效,逝世於蓬萊市人民醫院(當地人簡稱縣醫院)。惡黨不法人員曾想以「意外事故」定性,給予家屬一定補償私了此事,但很快又推翻了這個結論,想以「自殺」定性。洗腦班以李傑峰(法人)為首的相關人員及蓬萊610是吳虹被迫害致死的直接凶手。

文靜清秀的高蓉蓉,是瀋陽魯迅美術學院會計,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被遼寧瀋陽龍山教養院連續電擊致面部嚴重毀容,生命垂危,送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後高蓉蓉在當地法輪功修煉者幫助下從醫院逃出。後又被非法綁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羅干親自批示,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性為26號大案,在其後的3個月,中共不法人員以救治為名將高蓉蓉祕密囚禁在遼寧省監管醫院,製造「被絕食死」,將她殘忍地滅口虐殺在醫院裡。

五、活摘器官牟利:這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最大的罪惡行徑,被國際社會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是由元凶江澤民親自下令,610、公檢法司、軍隊和醫院醫生共同實施完成的巨大罪惡,中共在初期祕密進行,後來發展到公開「移植旅遊」,被海外媒體曝光後,中共以死囚和捐獻器官掩蓋活摘罪惡。

中共不但活摘器官牟利,器官移植還被內定為中共最高層健康工程的特供,還成為中共拉攏收買外國政要的政治交易選項。供體主要是法輪功學員,其次是藏疆人等。

如四川攀枝花市徐浪舟,男,時年39歲,因為堅持信仰,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零九個月、判刑八年半。在多個監獄遭受迫害導致病危,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監獄醫院,徐母被告知做胃穿孔的手術,但醫院不讓徐母照顧。徐母曾親見術後恢復得很好,徐浪舟卻於三月十八日離奇病危,醫院只說徐浪舟腎衰竭要做透析,得轉華西醫院。第二天上午親屬卻在殯儀館見到了徐浪舟的遺體。徐浪舟胃腹處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兩側分別有兩個小圓洞,兩前胸脅內側有一處大片血瘀。外界質疑被活摘器官。家屬要求做死亡鑑定,監獄當局百般阻撓、威脅恐嚇,欲強制火化遺體。

據追查國際組織調查,二十多年來,中共活摘罪惡一直沒有停止,全國有超過八百多家醫院參與了這種罪惡,有的醫院聲稱可以為患者家人提供活摘器官錄像。近期中共當局宣布取消移植醫院的級別和移植數量,將導致活摘罪惡走向擴大化。

人類從誕生第一所醫院和出現第一個醫生時,就把「治病救人和救死扶傷」作為他們的職責使命,多少年來,這種共知早就印在人們的心中和腦海,成為白衣天使們引以自豪的人格和榮耀,卻被中共以體制政治相要挾,以各種名利相誘惑,輕易將醫院打造成殺害善良的鬼魅之地,將治病救人的醫生變成了殺人性命的白衣紅魔,使醫德醫風本來就已經腐敗的大陸醫院醫生,走向更加墮落和罪惡的深淵,這是人類醫療系統的悲哀。特別是那些醫生醫護,當初走出校門抱定投身醫療衛生事業,以此實現人生價值的美好夢想時,可能從來沒有料到會被中共綁架去謀害善良,使自己的人生蒙受恥辱和罪惡,生命因此隨時會遭到惡報危險,如何反省和悔罪已經是他們生命面臨的刻不容緩的選擇題。

從救死扶傷變成殺害生命,從治病救人變成殘害善良,這不僅僅是大陸醫院醫生的醫德醫風問題,它是一種魔變行徑,是赤化和罪惡,縱觀橫看古今中外獨裁極權,這種魔鬼行徑,只有中共這個魔鬼政權才會才能才敢做得出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