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觀察】拜登真的是「北京拜登」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4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的《大選觀察》節目,我是Iris,陶明。就在今天,美國總統大選正式邁入了50天倒計時,川普(特朗普)與拜登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而在中美關係劍拔弩張之時,對華政策,無疑成為了兩位候選人彼此角力的焦點。

眾所周知,在川普總統的口中,他是有史以來對中共最強硬的美國總統。而從他上任以來對中共施加的多重關稅和制裁,的確可見一斑。而與此同時,川普也反覆抨擊他的對手拜登,說他是「北京拜登」,如果他當選,就相當於把美國拱手讓給中共

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一起來探討,從政整整47年的拜登,歷年來對中國有過哪些表態?他真的像川普所說的,對中共卑躬屈膝,是中共的「棋子」嗎?這其中有什麼演變?

我們先從拜登與中國的「老友記」說起。

多次訪華顯親密 拜登中國「老友記」受川普抨擊

在1979年4月,美國派出了自從中共1949年當政以來的第一個國會代表團。當時37歲的拜登作為參議員,也在同行之列,與當時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曾會面。

在2000年,拜登作為在國際政策方面最具影響力的議員之一,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這一點,川普總統說,是對美國經濟造成了史上最嚴重的經濟災難,讓美國失去了四分之一的製造業工作。

在2001年,拜登作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再次訪華,並在臨行前表示,「美國的保守派智庫把中國視為潛在的敵人,而我完全反對這種看法。」他還強調:「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

在2011年,拜登作為美國副總統首次正式訪華,停留6天5夜,與習近平共同交談近20個小時。拜登在回憶起1979年首次訪華時說,自己32年後,不改當年的想法,還是覺得,「一個崛起的中國,不僅對中國來說,而且對於美國乃至世界來說,都是一個積極又積極的發展」。

連一向支持民主黨的《紐約時報》此前也發了篇分析報導,說拜登與習近平交情不尋常,中共的「習李體制」浮現後,奧巴馬指定拜登與習近平接觸,兩人在至少八次會面,私下共同進餐時間超過25小時。而外界分析,與習近平的交情,是拜登一旦當選,不會放棄的人脈資源。

此外,在中國對美國的威脅和競爭上,拜登也一度輕描淡寫,甚至嗤之以鼻。

在2019年5月的一次競選活動上,拜登曾說:「中國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在今年2月,拜登再次說:「那種中國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會把我們打敗的想法,是滑稽可笑的。」

正是因為這些曾經對中共輕視、乃至與之示好的言行,讓拜登的對華立場一直受川普所詬病,被川普批評成是「北京拜登」、中共的「馬前卒」(pawn)。

川普的每一次競選活動,更是還都製作了影片廣告,展示拜登與習近平會面的鏡頭,去向選民強調拜登與中共之間的關係。而中共想要拜登當選這一點,在受到美國情報部門佐證後,更是被川普一提再提。

上任以來,中共似乎成了川普掛在嘴邊的名詞,出場率頗高。在執政的三年半中,尤其在貿易不公平問題上,川普是對中國揮重拳,出大招。

那麼,一直被川普拿來做鮮明對比,反面例子的拜登,難道真的和中共一唱一和,就沒有過強硬的時刻嗎?

拜登一度對華強硬 但錯過最佳表態時機

其實,在被反覆批評「對華軟弱」後,拜登曾開始在中國問題上變得更為強硬。他曾多次批評中共政府在新疆、香港、南中國海以及貿易問題上的舉措,指責中共干預美國大選。他還說當選後,會加強國際聯盟,共同對中共施壓。

在早期對一場黨內辯論會中,拜登談到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罕見地用詞猛烈。他說:「「我比任何其他領導人和習近平相處的時間都要長,習近平是一個心中’毫無民主觀念的「惡棍」(thug),他把上百萬人關在所謂再教育的「集中營」裡;還有香港,大家看看,他對香港都做了些什麼?」」

聽起來有趣,但是事實看來,比賽罵中國領導人,現在似乎成為了美式民主選舉中,候選人必須受到的檢驗。而從拜登對中共的喊話中也可見,這位曾經一度與中國上演「老友記」的政治老手,面對中共在迫害人權上的劣跡斑斑,也一度站出來明言譴責。但這究竟是因為個人對中共的改觀,還是迫於黨內和公眾的壓力,這點我們還不得而知。

而更費廣大民眾思量的,是拜登對中國的政策,究竟將是強硬還是綏靖?這一點,似乎並沒有隨著大選的逼近而變得清晰。相反,拜登錯過了一個最好的表態時刻,也是他競選中的一大敗筆。

本來很多人,都希望從前段時間拜登在民主黨全代會上的演講中,聽到拜登對中國的明確表態,但是民眾大失所望:拜登在演講中完全迴避美國外交政策重中之重的中國議題,其中,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美中在南海、香港的衝突等等,拜登更是隻字不提。全篇講演僅一次用到「中國」這個詞,而且還是夾在疫情對策裡與「其它國家」一起使用。

除此之外,民主黨的2020年黨綱中,雖然罕見的刪除了「信守一個中國政策」的字眼,卻沒有觸及中共對臺灣的武力威脅;相反,民主黨的黨綱是集中火力,去抨擊川普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說它無法取勝,而且會傷害美國的利益。

本來是個表態的大好時機,可惜卻隔靴搔癢,避重就輕,難免讓川普和外界都抨擊,說拜登與中共關係是剪不斷,理還亂,仍然顯得曖昧不明。而反觀川普,川普在全代會上的演講,70分鐘裡15次提到中國,還光明正大地邀請來中國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發表中共是「人民公敵」的演講。

就在最近,川普更是明言,要全面追求中共讓病毒向全世界擴散的責任,甚至不惜讓美中經濟「脫鉤」,也要換來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獨立。種種「重拳」,讓川普在成為大選焦點的「中國議題」上,可以說是鏗鏘有力,贏得漂亮。

其實,縱觀這場競選,不論是川普還是拜登,都在努力地的去表現自己對中共的態度更加強硬。這已經是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轉變,也是華盛頓兩黨在這個時期達成的一個新的共識。也就是,不再把中國視為一個單純的經貿上的競爭對象,而是一個威權主義的對手。對中共的敵意已經不再只源於經濟或軍事實力上的相爭,而是根本意識形態,乃至國之存亡上的勢不兩立。

專家:無論誰當選 對華強硬已成定局

華爾街日報前天報導,小布什執政時期的國務院官員、也是現任美國對外關係協會的主席Richard Haass「理查德.哈斯」分析,無論誰當選總統,美國今後五年的對華政策,都將比過去五年更加強硬。他說,中國發生了變化,而美國對中國的看法,也隨之改變。

這一轉變從美國政府的動作,和美國人的民意中,都可見一斑。在本屆國會會期內,議員們提出了二百多項涉及中國的議案,數目是上一屆會期的兩倍。

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夏季,也就是疫情之中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73%的美國人說他們反感中國(中共),只有22%的人對中國(中共)有好感。而對中國(中共)反感的美國民眾比例,與2011年相比,增加了近2成。

而究竟能否能從本質上認清中共政權對美國乃至世界的危害,在對華政策上,體現出美國對民主和自由價值的真正信仰,這不僅是川普總統是否能兌現競選承諾的試金石,也是同為總統候選人的拜登所要面臨的最大選擇和試煉。拜登會在對華政策上變得更加清晰或者強硬嗎?川普總統接下來對中共又會再祭出何種舉措?我們將繼續觀察。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