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被偷走的大獎 (獨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6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最近有一位網友給我們爆料,中國最有可能獲得下一個諾貝爾醫藥獎的一種藥和它的發明人,現在被政治打劫了。什麼意思呢,就是有一種很重要的藥品,它的發明人本來應該另有其人。現在,中共把科學大獎給了學術造假的人。給我們爆料的這位網友身分很特別,他告訴我們,他父親才是這個藥物的真正發明人。

我特意去網搜了一下,果然圍繞這種藥的發明人,已經爭得不可開交很多年了。而這個爭論的核心還跟這位網友的父親無關,因為他父親在1988年已經去世了,世間的一切紛爭似乎已經跟他無關。聽起來有點複雜,在展開這個事件之前呢,我想先跟大家講一下中國的未來科學大獎。

大家是否聽說過這個獎項,這個未來科學大獎據說是中國民間發起的。我去查了一下,它的主頁上介紹是從2016年開始,由中國的科學家、企業家群體共同發起的民間科學獎項,關注原創性的基礎科學研究,獎勵在大中華區做出傑出科技成果的科學家,不限國籍。

我搜了一下以前的新聞,企業發起人有百度、騰訊、網易幾個中國的網絡巨頭,還有什麼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和分眾傳媒創始人江南春,總共是12家吧。雖然他們說這個未來科學大獎是民間發起的,大家其實都明白,在中共國沒有什麼民間,都是官家的。中共的民企背後全是黨領導。

為什麼要發起一個這樣的獎項呢?我分析呢,主要是兩個目的。第一是為了網羅海內外的科技人才。中共打科技戰,想要在科技發展上超越美國,以前都是靠偷技術也好,挖人才也好,總之是什麼手段都用上。但是2016年美國大選以後,川普總統上任,對中共的政策開始強硬起來,中共好像已經意識到以後賺不到便宜了。

長遠打算來看,就是要繼續網羅那些頂尖的科技人才。包括千人計劃,都是他們網羅人才的手段。聽說為了保護那些千人計劃內的專家,對外都說是「國家特聘專家」,不說具體身分的。

這個未來科技獎,要把原創的技術吸引來,還不限國籍,只要是在大中華區以內的研究發明成果都可以。那麼這些千人計劃的專家只要參與中共國實驗室的研究,就都符合資格參加評選了。獎金還非常的高,每個獲獎的科學家可以獲得百萬美元的獎勵。這也是名利雙收啊,對一些人來說還是相當有吸引力的。我想這個是主要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我在新聞報導中看到他們形容瑞典有諾貝爾獎,香港有邵逸夫獎,現在中國終於有了未來科學大獎。我們知道,除了2015年屠呦呦因為發現了抗瘧疾的藥青蒿素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中國再沒有獲得過任何諾貝爾自然科學獎項。以前有的都是華裔,都是其他國籍的。

這一點對於中共來說應該是一個硬傷。一直吹噓厲害國多麼強大,科技高度發展,諾貝爾獎卻沾不上邊。怎麼辦呢?拿不到國際獎項,那就自己設個國際獎,這樣就多了一塊遮羞布。

說這麼多,是想讓大家了解,中共國有個這樣的一個獎項,號稱「東方的諾貝爾獎」。今年的頒獎典禮會在11月中旬舉行,獲獎名單據說已經出來了,其中有一位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中醫學教授張亭棟,他作為三氧化二砷注射液的發明人獲得了這個大獎。

我先來科普一下三氧化二砷。這個詞很專業,其實它有個大家很熟悉的名字,就是砒霜,或者武俠小說中常用的名字「鶴頂紅」。砒霜大家都知道是劇毒的。但是它竟然可以治療急性早幼粒性白血病,這種病的英文縮寫是APL。名字都太專業了,我們就理解成砒霜可以治療白血病。

這種藥物的發明,使得復發率非常高的APL治癒率高達90%以上。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發現,目前已經在很多國家臨床運用了,每年都能挽救幾千個生命。應該說,這項發明在醫學領域的貢獻是巨大的,很有可能會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如果獲得諾貝爾獎,那就是名垂青史的榮耀,為了這份榮耀,就會有人想要欺世盜名,所有能沾邊的人都不遺餘力,想方設法證明自己才是這個治療方案的發明人。張亭棟教授攜這個方案成為了今年的未來科學獎的獲得者之一。而另外一位張鵬教授卻通過多篇博客文章聲明,他才是這個治療方案的第一發明人。這被稱作是「二張之爭」。網友韓先生的父親韓太雲藥師,只是被人們當作第一手信息收集人。

按理說,誰發明了什麼藥,不是應該一目了然嗎?研究論文,臨床試驗,都可以作為證據。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就出現這麼複雜的狀況呢?我整理了一下,發現主要是有幾個原因,一是這個藥物最早發現的時間背景,正是在文革時期,學術方面管理都很混亂;二是因為整個治療方案從發現研究到臨床試驗經過了不同的人,最早的發現人韓太雲先生又過早離世;三是在中共治下,學術造假成風,科技成果搶劫現象比比皆是,政客搶劫科學家,暗箱操作,外行管內行,中國科學界一片狼藉。

根據我蒐集的資料和韓先生的爆料,韓太雲藥師在其中的作用是不可抹殺的。

韓太雲先生是朝鮮族人,原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藥劑師,曾跟隨日本藥劑專家學習,受過嚴格的現代藥劑學訓練。他是一個為人低調,做事嚴謹的人,很善於研發新藥。我們知道的雙黃連,就是在這次疫情中被搶瘋了,據說可以預防武漢肺炎的一款中成藥。

這個藥就是韓太雲通過古方新制的發明。他兒子曾經問他,為什麼不多寫一些文章發表出來呢?他說,藥物研發是很講究科學嚴謹的,在沒有足夠藥理,藥效和臨床數據之前,在有效成分對比試驗做好之前,不能過早下結論。

韓太雲發現砒霜治療白血病是一次很偶然的機會。1969年,韓太雲藥師和他的好友,外科大夫趙亭鐘送醫下鄉,他發現一種民間驗方竟然救活了已經被醫院放棄治療的晚期癌症。出於好奇,他們就把這個民間的驗方拿回了醫院。

韓太雲藥師回到醫院後,潛心研究,他根據這個民間驗方研究出了三氧化二砷和氯化亞汞100:1的靜脈注射液,根據研發成功的日期,他將這個藥命名為713注射液,就是1971年3月份的意思。而那個時候,獲獎的張亭棟下放去了五七幹校,根本不在哈醫大,到1972年10月才回到哈醫大。

據韓太雲藥師的同事回憶,因冬天藥物出現大量的霧狀沉澱,產生大量的廢品。他認為氯化亞汞在藥物中僅存痕量,意義不大,在根本上不影響藥效。所以,他建議取消氯化亞汞,只生產三氧化二砷的單體注射液,可惜的是,三氧化二砷單體注射液正式誕生後,韓太雲藥師在1988年的秋天沒有見到他的研究成果就去世了,享年57歲。他的英年早逝也是跟長期工作在砷汞和有毒物質暴露的環境中有關。

據網友韓先生說,文革期間,他父親因為得罪了造反派,被安排在下放名單裡,雖然他沒有服從安排,但已經失去醫院的研究條件。他用一口露天大鍋開始他的研發工作,當時沒有資金也沒有助手,工資也被停發,所有的工作全靠他一個人來完成,藥物原料都是同事們因為同情他,偷偷提供的。

沒有實驗室,同事們在醫院製劑室不使用的時候偷偷向他開放,幸虧文革期間管理混亂也沒人關注他的工作,為他的研究提供了空間。他在解決完製劑上所有的難題後,又遇到動物實驗的困擾,文革期間一片混亂,沒人搞科研,動物實驗室處於半關閉狀態,實驗室只剩下一個人,這個人常常要去公園的花圃工作,他父親不得不特意去花圃把他請回來,幫忙開門。

同時還請出從牛棚剛剛出來的哈醫大流行病學教授劉瑞璋老師幫忙做了毒理試驗,那時他們所有人所做的工作只是因同事間的友情和對科研的執著,與任何個人得失無關。在他們的努力下,1971年3月713靜脈注射液終於問世了。

在713靜脈注射液問世以後,接下來就是臨床使用了。剛開始,因為並沒有針對某一種類型的白血病進行臨床運用,並沒有發現713靜脈注射液對白血病有療效,直到金鎮敬醫生第一次使用這個藥物治療APL病人,並做了後續的研究確認這個藥對APL病人有療效。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在713的臨床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就是張鵬教授,他在713靜脈注射液問世後,很快完成了72例臨床試驗的研究,並確認了誘導分化和細胞凋亡的機理,完成了著名的哈爾濱方案。

也就是說,在砒霜治療白血病的方案上,有兩個最重要的人,一個是韓太雲藥師,另一個是張鵬教授。而現在的獲獎人張亭棟既不是發明人,也不是第一個使用這個藥進行臨床治療的人。那他為什麼就成了獲獎的發明人了?

據韓先生爆料,1950年張亭棟畢業後他被分配到哈醫大附屬醫院,他僅僅學了8個月短訓班,所學根本無法從事醫生工作,不得不改行再去學中醫。比起枯燥的中醫,他更熱衷於政治,而文革給了他一個充分展示才能的機會。

文革剛開始他就成了造反派頭目,因為迫害那些專家教授有功,還抄了他中醫學恩師鍾育衡老師的家,一時間成了哈醫大的風雲人物,但也被哈醫大所有有良知的人所鄙視,甚至同是造反派的戰友都討厭他,1969年他被另一派造反派整到了五七幹校,三年後才重返哈醫大。他回到哈醫大以後仍然熱衷於政治,很快成為了哈醫大一院普通內科的黨支部書記。

那張亭棟又是靠什麼來證明自己是發明人呢?他擅長搞政治,也擅長寫論文,在第一個臨床治療有效後,他就把哈醫大檢驗科的研究成果借走開始寫論文了,搶先發表了這個成果。

據韓先生說,這個藥雖然始於民間驗方,但是韓太雲醫師在研究的時候已經跟中醫藥學脫鉤了,從研究方向和製劑方式、藥物劑型的設定都是嚴格地按照西藥研發的方式進行的。後期的臨床研究和機理研究的方法也都基本採取了西方醫學的手段,藥物、臨床及機理研究三部分的研究過程基本符合西方循證醫學的研究方法,而張亭棟的中醫藥學之說,很多地方都不能自圓其說。

也正因為這樣,張亭棟申請了三次,都涉嫌造假被壓下來。第四次申請,也就是今年卻被評獎。按理說,他四次申請使用了四個不同版本的申請材料,但是未來科學大獎的評委會,竟然沒有看到問題。這個評委會是不透明不公開的,所以,這裡頭暗箱操作的成分有多大,或者說,評委都是誰,懂不懂這些專業知識?這些都是值得質疑的。

在張亭棟獲獎的背後,還有一個人值得一提,他就是饒毅。饒毅是首都醫科大學校長。曾經的美籍華人。為什麼這麼說呢?他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獲得神經科學博士學位,在哈佛大學擔任博士後,後來他加入密蘇里州華盛頓大學當教師。

2000年饒毅成功申請了美國公民身分。但是在2011年,他放棄美國籍,恢復了中國國籍。他也是中共「千人計劃」中的一員。他回國後,力挺兩個人,一個是獲諾獎的屠呦呦,還有一個就是張亭棟。而他對張亭棟學術成就的了解,都來自哈醫大官方的虛假信息。但因為他在中共國的專家地位,一篇推薦文章閱讀量就過百萬,對這件事起了一定作用。

說實話,造假這種事情,對於中共來說,真的是太小兒科,舉國上下,上到國家機關,下到老百姓,居廟堂之高謊話連篇,處江湖之遠造假無邊。這種事情發生,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不是前一段時間還看到一個從3歲開始領工資的公務員嗎?

2018年哈醫大用同樣這項發明來申報國家科學技術大會一等發明獎,申報人是張亭棟(排在第一位)、周晉(時任哈醫大一院院長)、陳竺(前衛生部部長)、韓太雲、張佐、單弘麗。這幾個人中,除了韓太雲是真正有學術關聯的人,其他人,周晉和陳竺,在韓太雲藥師發明713注射液的時候,都還都在讀小學,張佐是前哈醫大一院藥劑科主任,他在1969年下放1974年才回到哈醫大,單弘麗哈醫大時任科研處副處長,1973年才出生。這些人竟然都在申報獲獎名單裡,可見中國的科技界多麼荒唐。

韓太雲藥師的兒子為了使他父親在天之靈不留遺憾,四處奔波,討還公道,實在是令人感慨。我在這裡做這期節目,也是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真相,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是讓真實的歷史傳播出去,致於中共那破玩意什麼大獎,實在是沒啥稀罕的!滅共在即,誰還會承認中共的任何大獎。都是他們自嗨罷了!但是,我們要讓歷史永遠記住那些真正給人類做出貢獻的人!

好,今天就說這麼多了,大家記得檢查一下你們訂閱的狀態,聽說有些朋友訂閱了我們節目,卻被自動取關,這油管確實是什麼都做得出,總是耍陰招。我們大家一起來抵制它的陰招!檢查你的訂閱狀態,還有按下小鈴鐺!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