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閆麗夢推特帳號為何被關?川普中東政策締造歷史性協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7日訊】關閉閆麗夢推特,封殺福克斯採訪,社交媒體站在北京一邊?川普政策締造中東歷史性和平協議,將專注對付中共?|熱點互動 09/16/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9月16號星期三。這兩天閆麗夢博士和幾位科學家發布的最新有關病毒來源的報告,引發了強烈反響。就在昨天週二,美國福克斯新聞的著名主持人Tucker Carlson採訪了閆麗夢博士,不過閆博士的推特帳號已經被關閉,而Tucker Carlson對她的採訪也在社交平台上遭到封殺。另外一面,週二巴林、阿聯酋以及以色列在白宮舉行了一個儀式,簽署了歷史性的《亞伯拉罕協議》,標誌著中東和平的重大進展。

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讀一下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好,謝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發手機簡訊,或者在我們的視頻下方留言。那橫河先生先請您來談一下閆麗夢博士這個報告,我知道您有多年的分子生物學和醫學的背景,所以對這份報告,您說您也從頭到尾讀過了。那從專業的角度來看,在您看來這份報告它有多專業?然後它裡面採用的這種論據,或者是推理啊,這個推導過程有多嚴謹?到底這個有多大的份量呢?

橫河:這個份量要用專業領域去評,但是專業人員往往會忽略它的真正份量。我來說一個感覺,三月份的時候,有一篇被廣泛引用的《自然》醫學雜誌上,就是有一批美國科學家寫了篇文章,認為這是自然產生的,就純自然產生的。那麼這篇文章無論從收集的證據、論證的方法,還有它的可信度,都要比那篇文章要份量重得多。

主持人:那篇文章我還記得,它的好像並不長,這個報告是26頁,對吧?

橫河:對,因為這個報告把細節、每個步驟都說得很清楚。就是說從現有情況來分析,他可能做哪些事情,這是一個。第二個如果要進行這樣的工作的話,石正麗或者其他的團隊有沒有可能做到,現有的技術怎麼來完成這些步驟。而且現有的技術,她就說哪個實驗室已經掌握了這個技術,而且已經發表過文章。也就是說這裡她所認為的,就是改造的這個病毒的技術,都是已經發表過的文章來證明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我覺得她第一個是選的例子選得非常嚴謹。你比如說只要有一點疑問,她不放進去。大家知道在最早的時候,有人曾經提出來過,印度科學家曾經提出來過,這個病毒裡面有HIV,就是愛滋病毒的成分在裡面,後來這個稿子被撤了。那麼它這裡面就一句都沒有談,其實另外一方面,她也是在避免,比如說很多人在質疑,或者是有人在引用石正麗實驗室發表的一個新的基因序列,就是這個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那個就是RATR13。

那麼這個爭議也很大,因為它是在大家已經在質疑這個病毒來源的情況下,突然發表的,所以就有造假的動機。這個她就沒有引用,那她選用的兩個,就她認為這來源可能是跟中國的軍方有關的兩個蝙蝠的冠狀病毒,一個是南京的,一個是重慶的第三軍醫大學的。這兩個都是在2017年以前就已經發表了的。那時候是沒有造假的動機的,因此這兩個她把它作為最有可能是模版,製造改造這個病毒的模版。

從這些過程來看的話,我覺得她是非常專業。裡面有些東西是大家不容易知道的,我舉個例子,她講的最多的就是棘凸蛋白,刺凸蛋白的改造。刺凸蛋白改造裡面有兩個最重要的疑點,她把它找出來了。這個以前沒有人注意到,她分兩個部分,一是S1一個是S2。S1這個部分是和受體結合的,這個是和所有的冠狀病毒的這一部分是不一樣的,非常特殊。這個就是中共病毒的這一段,非常特殊。

那麼這一段她發現這段有一個叫做受體結合的這個位點,這個東西是由一段氨基酸組成的。它在這一段的,功能性的這一段的頭和尾各發現了一個酶切點,這個是在自然的病毒裡面,在這個位子上是沒有的。那麼這兩個酶切點就很可能是在試的過程當中非常方便,他只要切下來換一個上去,切下來換一個上去。那麼就可以很快的篩選出他需要的這個功能來,這就是一個就像安個拉鍊來代替用線縫起來,線你每次要拆,要重接,他安個拉鍊拉開了就可以換,這很簡單。

那舉個例子,她找到了這兩個位點,那這兩個位點自然存在那個位子上的可能性非常小。那麼另外還有一個就是S1和這個被改造這部分就是和人受體的。

主持人:結合。

橫河:人的S2結合的,而S2在肺裡面最多,所以這個病症最早的,大部分體現在肺裡面。就是因為他和受體有結合關係,而人和動物之間,和蝙蝠之間,互相不能跨越的也是這個不一樣,是這樣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在S1和S2之間,她發現多了一個蛋白酶的切點,剛才講的是核酸的切點,這是在蛋白水平上的一個切點。這個切點如果切開來以後,就使得它更容易感染,增強它的感染性。中共病毒它是屬於BETA的家族裡面的。

在這個BETA家族裡面,所有的其他的病毒都沒有。

主持人:都沒有這個切點。

橫河:都沒有這個Furin(一种切割蛋白的酶)的切點,所以這個切點很可能是人工安上去的,她有很多證據證明這一點。所以我覺得她的證明是很有道理的,比如說這個Furin的切點,這個Furin其中兩個金氨酸,這兩個金氨酸用的是RARE CODE. 就是從核酸到氨基酸。核酸他可以四種,然後三個組成一個編碼,編碼一個氨基酸。也就是說有64種。而氨基酸的種類要少很多,所以往往有三到四個不同的三位體編碼來編一個氨基酸,那麼他使用它的時候有高頻率到低頻率,大部分用的是高頻率的。

而在這裡是兩個低頻率的,就是叫RARE CODE, 就是非常少見的這種選法,那這個人為操作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所以它這裡所有的疑點,是有非常扎實的根據的,不是說隨便想出來的. 所以這是一篇科學論文,而不是一個觀點。她不是說她去發表她的觀點,而是說用事實說話,你們科學界應該可以從這個當中得出自己的結論來。

主持人:就是說無論從例子的收集、論據的過程,以及她的這個思維邏輯都是非常嚴謹的,是非常嚴肅的一個科學報告。如果你做為科學家去看,你要想質疑她的某個觀點或者某個例子,你必須要提出嚴肅的這樣一個反駁才行。

橫河:對,至少在目前,以前發表的,支持自然起源說的人,還沒有提出來過能夠反駁她這麼多證據的東西。

主持人:所以我認為之所以前幾天我們看到,就是像閆博士跟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合影。那這些天她這個報告發表以後,零對沖首先來報導她這個報告,然後納瓦羅我們看到他轉發了。然後福克斯的主持人在昨天又採訪了她。我覺得可能是他們是真的認識到,也許他們通過一些權威,或者他們認識的這種科學界或者情報界,給他們信息,他們知道這個是需要嚴肅對待的。所以這一次的報告我認為在主流媒體上,對它的這個,或者是美國的相當有重量,有份量的一些政界人物,對它的重視是跟以前截然不同。

橫河:對,是這樣。

主持人:那這樣的話,它其實是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像昨天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對她這個採訪。我今天早上看的時候,已經是過百萬了,十幾個小時過百萬,然後下面兩萬多條評論。但是確實立刻另外一個事情也出現了,就是推特在閆麗夢博士她14號開的推特帳號,15號就封了。然後Tucker Carlson對她的採訪,也是在facebook上,Insgram也被封殺了,您怎麼看?

橫河:這個很不地道,就是說,因為這是一篇非常非常專業的論文,那麼這篇專業論文,無論是facebook也好,還是推特也好,它是不應該去封殺別人的,因為你不能夠來做這個判斷,就是同行評審的話,也得有一個評審結果出來。現在的問題是在什麼呢?現在的問題是它很可能說,它已經去問過一些專業人員,但是問過專業人員和同行評審是不一樣的,同行評審你講出道理來你得簽字,所以說這種事情我覺得還是留給專家去做。

如果說他們搶先就在一天之內就把它封殺掉的話,那只有一個可能性,因為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們知道,長期以來這些社交媒體對於跟這個中共病毒有關的文章,基本上採用封殺的各種不同等級的封殺的態度,所以說更多的是政治問題,不是專業問題,我們希望這件事情是真正能把它當作專業來解決。

因為她在這個論文裡面並沒有提出來,她只是提出來就說已經有這種手段,所以值得國際社會進一步調查,也值得要求中共開放應該給大家去調查,她只是提出這樣的要求來,這個要求從整個這個論文的結構提出的證據,辯論的方式來看的話是非常合理的,你不能不講道理,就是說,你如果辯不過別人,你就利用你自己是個平台的掌握者,你就要把人家給封殺掉,這個是說明自己沒有理。那還說明一個就是說,它來不及做同行評審,它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為了討好中共。

主持人:破空先生,我們看到是昨天在Tucker Carlson對閆博士的採訪中,也問到她這個問題,那閆博士她直接就說,她說,她認為…因為Tucker Carlson就問她說,你的這個指控為什麼別人都沒有提出來呢?那閆博士就說,是因為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壓力以及他們在科學界的很多人跟他們是同謀,她是這樣說的。所以您怎麼看她的這樣一個指控,以及現在推特和社交平台對這方面他們提出的報告的封殺。

陳破空:首先閆麗夢講到科學界或者是媒體,社交媒體與其同盟,這是對的。另外還有一點就說,畢竟是中國人最了解中國,中國人最了解中國共產黨,因為就像美國有一些中國通一樣,我經常跟他們開玩笑他們是中國不通,我們作為中國人對中共的本性、中共的體制運作非常了解,因為你現在閆麗夢得出這個結論,是在中共的反覆封鎖之下,都知道中國是封鎖了武漢實驗室,而且銷毀了大量的病歷,甚至是對上海的第三實驗室率先做出基因序列的都是關閉實驗室,把這些人員解散,就說明中共是欲蓋彌彰。

而在閆麗夢在發表這個報告之前,我們早就提出,我們作為政論家,早就憑著自己中國人的直覺,就感受這裡面有重大的貓膩,就應該是中共製造隱瞞後傳播的大瘟疫。那麼現在閆麗夢,因為在中國封鎖的情況下,她不可能進入武漢實驗室,也不可能像華南海鮮市場,當時中共說是華南海鮮市場,但是香港那位專家就說,如果是為什麼要把華南海鮮市場現場銷毀,找不到證據的情況下。

那麼現在我認為閆麗夢通過的是一種反證法,就是說,我無法去取得你實驗室的東西,但是我可以反證。反證就說,這個基因和過去的一些事情的做法進行模版,構成的就是排除法,排除掉說是天然的,排除是來自於動物的基因,那排除這些方法之後,最後剩下一個人工合成,所以就得出這個結論。我相信,其他人的確駁不倒,就像橫河講的一樣。

至於推特公司臉書公司,推特封殺閆麗夢的帳號,只有兩天,因為她要發布這個報告就被封殺,還有臉書去封殺,竟然封殺FOX News主持人Tucker對她的專訪也封殺。這說明什麼呢?實際上在國際社會有一個很強的左派勢力。這個左派勢力一開始就是一種結合,比如美國社會左派政客、左派的社會人士,還有左派的媒體跟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的結合,記得最早在中國大陸爆發出來不久,這些大的社交媒體的公司包括google、臉書和推特就跟世界衛生組織之間有一個協議,說不傳播一些不可靠的消息,不傳播病毒起源的所謂假消息。

世界衛生組織背後是中共,中共滲透顛覆了世界衛生組織之後,世界衛生組織要求了這些社交大媒體這麼做,而這些社交媒體是一個左派的,這些左派就是對於那種獨裁專制的持容忍的這些左派,甚至對美國的主流對民主價值背離的左派,那麼首先他封鎖這個閆麗夢的推特就沒有任何的理由,人家兩天你就關閉沒有任何理由,沒有找出說她講錯了什麼。

而臉書那個理由就更加荒唐了,臉書說封殺Tucker跟閆麗夢的對話。他說是假新聞,那好,你如果是假新聞假消息,那你拿出真新聞真消息來對照,如果說我們這裡有真東西,應該是這樣的這樣的,你對照出來是假的可以,但它沒有拿出對照的東西,就說這是假的這是主觀定論,這非常主要,這完全就是言論自由,就違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言論自由這個基本的保障。

僅僅因為這些社交媒體這些引擎巨擘有一些豁免權,有一些法律的空子說它可以為所欲為這麼做,但是這裡面還有一個背景,就是美國選舉的背景,因為美國選舉現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那麼現在看出來兩大陣營,共和黨陣營和現在執政的川普政府是逮住中共不放,這個的確是中國來的,而中共的隱瞞也看得出來。澳大利亞僅僅說要成立獨立調查,並沒有說來源於哪裡,中共就瘋狂的報復澳大利亞,就說明中共做賊心虛。

而拒絕美國專家拒絕衛生組織專家去,就是中共巨大的隱瞞,在這個情況下選舉就兩個考量,那麼共和黨跟川普政府是直接的把這問題跟中共建立起來,但是民主黨出於選舉的考量,不僅是民主黨,左派陣營、左派媒體出於選舉考量就故意不提中共,此時暫時按下不表,想把他描述成是川普政府失誤,造成的大疫情在美國的氾濫,使他在選舉中處於劣勢或得不到優勢。

所以由於這個選舉策略考慮,在左派來看就背離了事實和真理,所以這些主流媒體多數是偏左的,是偏民主黨背景的,是整個世界已經氾濫成災的一種西方左派,或者有人把它稱為白左。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推特公司也好臉書也好做出了這樣的反應,很不奇怪,它是用複雜的混合物,但這複雜的混合物的背後來自於中共巨大的壓力,而這巨大的壓力的背後,也是中共不僅它有巨大的壓力和威脅,肯定有某種利益交換,有一天能夠結利,就像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利益交換一樣。

主持人:您覺得在多大程度上,這次的這個事件是直接施壓的結果,因為之前李飛飛被聘為推特公司的人工智能主管的時候,很多中國人,特別是海外反共人士就對此表示非常強烈的懷疑。您覺得這次直接干預的可能性,或者因為通過滲透而直接來操作的可能性有多大?

陳破空:因為中共掌握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是一個巨大的專制政府。中國雖然不是最富的國家,但這個政府是最富的可以操縱一切。要動用的人力、物力、財力,應該說是很大程度上來自於直接的施壓,因為最近看了三個社交媒體的奇怪現象,一個就是推特居然可以在人家只開了兩天,沒有任何其他狀況下,就突然封掉人家的帳號,直接封不加解釋。再一個就是臉書居然也行動起來,臉書的創始人前幾天我記得柏克札格才批評了中共,那麼現在突然居然就封殺一個新聞採訪,而且直接說人家是假消息,這是臉書。

另外在Youtube上也發生異常情況。一些自媒體一些支持民主的,談及中共的這些自媒體突然遭遇異常情況,比如點擊率非正常的下降,彷彿有一隻黑手在背後操縱。我認為這些美國社交媒體面臨巨大壓力,跟目前的選舉形勢有關,跟中共面臨的國際孤立、四面楚歌、四面受敵的形式有關,所以中共使出渾身解數,用這個人力、物力、財力,應該說也是中共有一點網民的說法就是末日掙扎的其中一種,整個末日感、絕望感,那在這個末日和絕望之前,它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在這方面,對於美國社交媒體、社交巨頭的施壓,應該是中共絕望的一種表現。

主持人:是,其實剛才破空先生提到的這個臉書,它去封殺Tucker Carlson跟閆麗夢博士的採訪,他就給出理由,他說這是假的,假消息,然後他說經過我們獨立的事實核查員的資訊,他們推薦認為這是假消息。然後我就想說,你的這個事實核查員是誰呢?現在這個病毒來源,特別是這是一個新病毒,在科學界都完全不了解的,很多情況不了解,而且很多都有爭議的情況下,你的病毒核查員就能判定說某一篇科學報告是假的,那他們不是比所有的科學家都厲害嗎?

橫河 :問題就在這裡,它實際上掌是握了話語權,這個平台是它的,所以它不讓你發聲。從道理上來說。

主持人:您覺得它主要因為,就像破空先生提到它自己真的是左派的思維、意識形態,自發的去做的,還是很可能有中共滲透的因素?

橫河 :中共滲透的因素,有的時候和我們想像的不太一樣,這有點一拍即合的,比如推特僱了李飛飛,這個是它決定了政策,才去僱她的,並不是僱她以後滲透進來的,這是它邀請來的。他們的政策總的來說,我倒不覺得他們本身對大選的興趣有這麼大,他們最大的興趣是討好中共,討好中共以後,然後想進入這個市場。雖然現在雙方在脫鉤,但是他們這些人永遠不會放棄努力,這個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你說直接、間接,就是到將來也不見得能找到直接的證據來證明,它是直接施壓的,有的時候不需要它來直接施壓,就有人自動給它做了。

主持人:像一種自我審查?

橫河 :對,就是這種情況。他會用各種方法來告訴中共方面,我們已經做了這件事情,而且他相信有人會去匯報,他自己底下僱的人,很可能就會跟中共有直接關係,就是每天報告他們表現的,他們很可能也會知道。這種社交媒體在這方面的表現,因為太奇怪了。

主持人:它這一次的行為太突然、太突兀。

橫河 :對,你怎麼能在這種這麼專業的科學問題上,這麼武斷的就來說別人是假消息,甚麼叫假消息?假消息是一個事情沒有發生,你說發生了,或者發生的這種情況,你說是那種情況,也就是說你必須要有真的東西來做對照。而在這件事情上,它是找不到真的東西來對照的,最有說服力的三月份的那篇文章,實際上是被這篇文章徹底駁倒了,也就是說它是沒有一個能拿出來真的東西,來把這個變成假消息。

主持人:你唯一能拿出來真的東西,就是你有辦法證明這個東西不是中共造的,你給出一個證明。

橫河:因為三月份那篇文章,嚴格的說是一個觀點,它的最簡單的、最基本的觀點就是這個病毒太完美了,不可能是人造的。

主持人:人家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已經給出你種種證據了,就像閆博士在採訪中,我覺得她的那個例子非常有意思,她說這是一個什麼帶著兔子的耳朵,什麼什麼身體,什麼什麼頭,就是完全不匹配的。但是我覺得推特這樣做,社交媒體平台這麼做,確實現在把自己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

因為我們看到霍利參議員今天白天的時候發了一個推,他說推特平台選擇了站在北京一邊,晚上的時候,Tucker Carlson就請他上他的節目了,就問他,我們怎麼能夠保護美國人的言論自由?然後霍利參議員就說,就是應該把這個保護這些大平台的法律給撤掉,因為現在沒有人能夠起訴這些大平台,是因為這個法律在保護它們,如果你把這個法律去掉的話,像閆博士、像其他受到不公正對待的人都可以起訴推特,以及類似的這樣的社交平台。您怎麼看這個事情會引發的這種效應呢?

橫河: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情,最近這種事情不斷,但是閆博士的這部分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為現在大家都在懷疑它的來源,而專業文章其實已經長期以來開始在封殺,就是同行評審的,根本不讓她進入同行評審,只能發在Zenodo網站上,就是不需要評審的預印網站上。有相當多的人在質疑這件事情,所以我相信美國政府之所以有些官員已經在轉推,或者提出觀點來說的話,他們有他們自己科學家的渠道。人家不便出面,人家也不願意出面,但是人家可以告訴他這是很專業的,這裡面講的東西都是真的,可以這麼去看待。

這個好處是什麼呢?我覺得就是社交平台壟斷和壓制不同的聲音,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這可能就是導火索之一,非常重要的讓大家認識到這件事情有多嚴重。現在國會議員、參議院,我想眾議院也有人開始認識到這一點了,所以在立法層面上,美國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在立法層面上糾正錯誤,所以這麼直接了當的封殺這麼重要的報告和節目,是一件好事情,讓大家都能夠警覺起來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然後去採取措施,美國只要一旦認識到,他們有很多辦法能夠採取措施,他們知道問題在哪裡,怎麼去解決。

主持人:對,你要做出解釋。推特、臉書等等平台,本質上它們聲稱自己是公共論壇Public Forum你就沒有權力去Censor(審查)別人的言論。

橫河:特別是有事實根據,而且有理有據的東西,你就封殺掉,這個是不對的。

主持人:封殺別人的言論。破空先生請您很快評論一下,我們看到現在不僅是國會議員,白宮方面也有人在關注這個事情,至少納瓦羅本人既轉發了有關閆麗夢博士這個報告,也在自己推特上發推,他就問為什麼推特要關閉閆麗夢博士的報告?所以您覺得白宮在這件事情上,至少這樣的事情對白宮會有什麼影響?或者他們有可能做出什麼樣的後續反應呢?

陳破空:我想白宮就是美國政府對此態度很明確,因為他們對這個大瘟疫本身就充滿懷疑,一再跟中共交涉要美國專家或者是國際專家去中國進行調查,真正的國際合作是應該那樣開始的,才能夠防止大瘟疫的蔓延,但是中共是反覆拒絕,這個拒絕本身就不正常。如果在別的國家發生任何事情,像非洲的伊波拉,或者是其他國家的流感也好等等,國際社會提出要求,這些國家都應該是配合的,是因為不僅要解決那個國家的問題,要解決其他國家整個世界的問題。

中共拒絕國際合作,甚至連世界衛生組織再三的拖延,最後也不能達到目的地,本身就有問題,所以美國政府和美國的情報部門,應該是掌握相當證據。閆博士這些報告,或者這些說法應該是跟這些情報所掌握的協調一致的,所以這才是美國政府白宮憤怒的原因。納瓦羅在憤怒的時候,不僅說了,自問推特有什麼理由關閉閆麗夢的帳號,而且在相似的場合還說了,直呼中共病毒就是CCP Virus。

也就是說納瓦羅這些共和黨川普的鷹派對中共的憤怒,可能呼之欲出,因為這些事情對美國造成了巨創,對世界各國造成了巨創,有目共睹,但是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說追究這個病毒的來源,是一個重大的課題,任何人都可以從不同角度發表意見。推特也好、臉書也好,這些社交媒體居然是允許單方面的意見,就是世界衛生組織所界定的那些東西,本身就說明了他們的問題。他們的問題應該說一半加一半,一半是自律,一半是中共的壓力。

主持人:我們看看這個事件的後續反應,像橫河先生說的也許會成為一個導火索之一。接下來的時間,我們想談談另外一個話題,就是川普的中東政策所帶來的一個成果。

我想先請陳破空先生來點評一下,我們看到昨天週二在白宮,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這三個國家,坐在一起和川普總統一起簽署歷史性的一個《亞伯拉罕協議》,這可以說真的是一個歷史的時刻,因為在我不太了解中東的情況,但是我都覺得這似乎是多年的宿敵,坐下來握手言歡。所以大家都把這個稱作一個歷史性的協議,在您看來為什麼稱呼它是一個歷史性的協議?它對於中東這樣一個地緣政治格局,和中東和平這樣一個局勢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您的看法?

陳破空:對,這是一個重大的協議,可以說是一個驚世駭俗的驚天動地的協議。因為在過去幾十年,中東都處於沉寂,而且中東是戰亂之地,充滿了什麼恐怖主義,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內戰,還有跨境戰爭,還是伊斯蘭國的肆虐,還有基地組織橫行,更不用說以色列跟巴勒斯坦長期的衝突。至少在過去27年,就已經沒有什麼和平協議了,來促進中東的事情,但是川普政府經過靜悄悄的努力,按照他只做不說,做了再說,悄悄進行,或者他的風格,我不告訴你,我現在不告訴你我要做什麼,你們將來就知道。

所以看到川普的這種驚人的成就,就不動聲色的居然製造了這麼一個巨大的和平協議。因為在中東一個主要問題是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之間互相不承認,狂人國家伊朗甚至宣稱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1979年當時有一個協議是《戴維營協議》,當時卡特總統促成,埃及是第一個承認以色列的國家,當時埃及跟以色列建交,那是1979年的事情,80年的事情,現在這個事情過去40年了。

第二件事情,1993年當時一個民主黨的克林頓總統促成一個巴勒斯坦的自治協議,但是這個自治協議不久,當地又陷入一個戰亂,脆弱的一個協議,雖然巴勒斯坦贏得了政治地位,甚至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像阿拉法特還有以色列總理拉賓、以色列外長佩雷斯,但是第二年以色列的總理拉賓卻遇刺身亡,被以色列的激進人物所殺害,使中東的和平最後又陷入中斷。再加上巴勒斯坦的內部分成兩派,哈瑪斯跟巴解組織各站一端,所以那個時候又過去了27年時間。

在這個時候促成這個協議,簡直是令人吃驚的。因為可以看出川普在中東有兩手,一手是強勢出擊,一手可以說是溫和的安撫,這兩手都起到了作用,這是他巨大能力的體現。

強勢有三個,2017年他決定要把美國駐以色列的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當時輿論譁然,美國左派輿論都譁然,很多國家都反對。聯合國差點通過一個決議去譴責美國,僅僅因為美國有否決權,否定了這個決議。當時就認為中東和平是死了,認為川普把中東搞死了,後來川普又採取了兩個大動作。當敘利亞跨過紅線,用化學武器襲擊平民和婦女、兒童的時候,他下令用導彈轟炸敘利亞化學武器。

方菲:59枚戰斧飛彈。

陳破空:而歐巴馬沒有這麼做,歐巴馬畫了紅線,人家用化學武器了,他並沒有採取行動。第三個強勢就是今年初,川普斷然下令截獲了伊朗第二號人物,蘇萊曼尼的行蹤。馬上下令定點清除發射導彈,把伊朗第二號人物清除。當時都認為美伊戰爭要爆發,中共都幸災樂禍,結果伊朗只是向空地發了一些導彈,而也完全在川普的掌握預料之中。既沒有引發美伊戰爭,而且消除了一個恐怖大亨,所以這三個強勢動作。

但是沒有想到川普第四個動作卻是如此的春風化雨,促進了中東和平,在強勢之下才能夠出現中東和平,所以他強勢的出擊,帶來了和平。首先是阿聯酋八月份跟以色列互相承認建交,然後巴林跟以色列互相承認建交,那麼這次簽署的協議叫《亞伯拉罕協定》。亞伯拉罕的意思就是三大宗教的始祖,三大宗教的先知,伊斯蘭教、猶太教和基督教。所以在這裡有重大的象徵意義,在白宮簽署這個協議,可以說是川普巨大的成就。

這個成就將帶來更多的阿拉伯國家加入這個協議,如果更多的阿拉伯國家特別是沙特這樣的地區大國加入的話,將根本改變中東的局勢。中東走向和平那就是美國能從中東抽身,而不是派兵。抽身之後回到亞洲,他就圍困主要的敵人,就是共產中國。所以現在最難受的並不是伊朗,而是伊朗背後的中共,它是最難受的,因為它遭到了嚴重的心理打擊。

方菲:好的,橫河先生,現在已經有消息出來,沙特都有可能跟以色列有一個互相承認的協議。所以像巴林和阿聯酋和以色列的這個協議,就因為這個協議,川普總統被挪威的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在您看來這樣一個協議它會怎麼樣去改變中東格局,川普總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您覺得是不是實至名歸呢?

橫河:他是實際上已經受到兩個提名。

方菲:對,另外是因為科索沃。

橫河:對,世界上其實就是兩個火藥桶,一個是中東,一個是巴爾幹半島。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巴爾幹半島引發的。

方菲:科索沃和塞爾維亞。

橫河:對,而且中國人都還記得,就是當時塞爾維亞跟科索沃的戰爭過程當中,前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被炸。

方菲:哦那是在戰爭中被炸?

橫河:對,是在戰爭當中。所以那時候北約後來還出動飛機轟炸塞爾維亞軍隊,塞爾維亞一直沒有承認,現在他們居然雙方先在經濟上面突破了。因為政治上不能承認,那就經濟上突破了。也就說第一個是中東走向和平,然後巴爾幹半島開始緩解。這兩件事情其實任何一件,都要超過諾貝爾和平獎的標準。你想想,當時歐巴馬得個諾貝爾和平獎他什麼都沒做,一直到他離開總統位置都沒有做任何事情。所以維護世界和平這兩件事情,任何一個單獨的都夠。

其實還有一個大家沒提到的,他把伊斯蘭國極端恐怖組織給消滅掉了。這一件事情要按說起來要維護世界和平,這就是維護世界和平非常重要的一步。他在中東這幾個步驟,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的幾個步驟,他從一開始川普總統布了一個大局。他在一當總統以後,第一個出訪的是沙特,然後在沙特他有一個著名的演講,就談到在中東各個宗教。他說是FAITH,所有的各種信仰,只有和平共處才能夠解決中東的問題,他不是說外來的力量能解決的,必須自己來解決。所以他已經講了一條路,而且他很快的做了行動。美國有外交官就曾經談到過,在那次會議以後大家在一個很大的地方,大家會談。很多阿拉伯國家領導人說我們終於看到了一個能說能做的人。其實他們對那個也很..伊斯蘭國很猖狂。

方菲:他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人來幫助他們斡旋。

橫河:對,川普總統說到做到,對他們來說實際上是一個定心丸。就說他真能做,這個就很不容易,這一點很多人認為會惹出大事情來,實際上他倒是一個穩定的因素。

方菲:您指的說到做到是指什麼?在那個時候做到是指什麼?

橫河:就是我講整個中東的過程當中,就包括消滅ISIS。

方菲:包括把使館遷到耶路撒冷?

橫河:對,就是他真能做。人家就有個底,人家就知道有的路就走不通了,必須要面對現實,必須要面對現實的時候,他們就會考慮怎麼樣去面對現實。

方菲:所以就是美國是穩定中東的一個特別大的力量,但是過去歷任美國的政府是不是都根本沒有使用這種力量?他們不像川普這樣真的是能夠說到做到?

橫河:川普的女婿庫什納,他在中東和平當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嗎!他舉了個例子,他說中東的事情以前是這樣子的,一鬧以後解決方案是鼓勵你下次再鬧。就說兩邊都得到了甜頭,巴勒斯坦得到了更多的金錢援助,以色列得到了更多的定居點。所以每次鬧了以後,大家都得到好處,他說這樣子不可能達成任何協議,因為以後就越鬧越兇,他看的很清楚。

在以前的美國政府有很多出於這種鼓勵的,就說你做了一點點好的,我就鼓勵你。但是問題是別人鬧了以後,就等於是會鬧的孩子有糖吃,就是變成這樣子。所以乾脆把事情講清楚,就是這樣子的,應該是這樣子的,你們怎麼做你們自己選擇。所以很多國家發現,其實這是符合他們自己國家利益的。就是阿拉伯國家這是符合他們最終利益的,只是說沒有人能夠堅定的支持這一點,而大家有一股趨勢都跟著往下跑。現在有了這個趨勢以後,就很多人會跟進,所以你剛才說還有不少阿拉伯國家也會跟進,是因為實際上對他們這個國家自己的統治是有好處的,對中東整個維持恆定也是有好處的。

他們也不希望整天打戰,而現在有了一條路了,可以不打戰解決這個問題,當然他們願意。所以這種做法才是真正的保證他的和平,而他的整個做法在開始的時候,人們都認為退出中東是一個非常冒險的事情。川普總統講得很簡單,人家打了上千年了,我們去參和幹什麼呢?現在是有一個趨勢,他們能夠自己和平的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川普總統就可以真的是把力量收回來。收回來就像剛才破空先生講的,針對目前最大的威脅,因為現在他們提到最大威脅,當然有個伊朗在,中共排第一。

方菲:伊朗第二。

橫河:對,然後就是講伊朗、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伊朗其中是一個。現在其中人們也談到了這一點,就是當時退出伊朗核協議也是他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方菲:您的意思是說制約了伊朗就等於制約了中共可以利用的一種力量?

橫河:對,應該是這樣的,所以他的步驟其實是從一開始就有一個完整的計畫。他只是一步一步的在實現他的計畫,而確實在按照這個方向走。所以在中東問題上,真的川普總統是遇到了天時、地利、人和。

方菲:是,陳破空先生剛才您也提到,在這樣一個中東的問題上,美國現在可以把主要的力量來對付中共。我們現在確實看到,美國在對付中共上可以說是一招接一招。前兩天我們還在談美國駐華大使要馬上離職,而且甚至是不辭而別,沒有通知中共官方。那麼今天就有消息傳來,說是美國已經正式宣布次國務卿,會在周末或者周末前一天訪問台灣。這是跟台灣斷交以來,美國最高層級國務院官員訪問台灣。您怎麼看這樣一個發展呢?

陳破空:對,川普政府就是一個以效率著稱,效率高、動作快、一招接一招。整體來說都是主要目標瞄準共產中國,現在提升跟台灣的關係,前不久才派了衛生部長,現在又派出副國務卿前往台灣。這個副國務卿是前去弔唁前總統李登輝最後的告別儀式,這都可以作為美台關係的提升。而且與此同時,我們要注意到今天還有一個新聞,美國馬上給台灣7款重要的軍售。這是前所未有的,這7款都涉及到不僅是防衛性的武器,而且是進攻性的武器。裡面包括巡航導彈、無人機和先進的地雷。

巡航導彈和無人機,可以對敵軍的首腦部門指揮系統進行鎖定。也就是說台灣雖小,如果說把台灣逼急了,台灣是可以反過來展開斬首行動的。所以這就是說中共在台灣跳得越高,軍機、軍艦去威逼台灣,那美國做出的強勢反應越大,這就是川普的風格。你要是跟我來硬的,我跟你硬碰硬,直到對手屈服為止。因為美國不僅有最強大的民主制度,還有最強大的技術和物質力量,這是可以說上天賜與美國的兩大力量。不用白不用,川普最好的利用了美國的優勢,所以來擊退共產中國。甚至現在可以說整個國際態勢上把共產中國孤立起來了,這是川普另一個重大的和平成就。

方菲:所以您認為美國撤出駐華大使,是不是一種和中共降格外交關係?而派次國務卿去台灣是不是跟台灣意在提升外交關係呢?

陳破空:這裡有綜合性的因素,綜合性的信號,這些信號都有。其中一個信號就是這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最後發了一個文章要到《人民日報》,叫做依據對等原則重塑美中關係。中共拒絕了,那對不起!人家做對等原則重塑,你不跟人家重塑,脫鉤的責任在你不在美國,那麼接下來斷交的責任也在中共,不在美國,所以這個大使及時的辭職了,表示我的使命完成了,我跟中共玩不下去了,號稱是某某某的老朋友,中國領導老朋友也沒有用,這個是使命到此結束,因此不辭而別,中共都是在媒體上看見消息才知道,外交部發言人大吃一驚,中共沒有人知道。

這個一旦大使離開,回到美國就出現了空缺,如果川普政府並不急於任命中國大使的話,就是將了中共一軍。而美國大使館還有其他動作,又是出售舊家具、又是賣一些房屋,香港總領館也在處理。給人的感覺跟中國脫鉤和斷交,可能都相距不遠。而美國加強跟台灣的關係,派出高級官員一再訪台,就意味著有一天川普可能出現個戲劇的動作,一手跟中共脫鉤、斷交,一手跟台灣建交,跟中華民國建交。那真是震動世界,那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方菲:是,橫河先生您對這個次國務卿訪台有什麼評論?

橫河:這個其實我們在他的衛生部長訪台的時候,我們已經預測到了。就是他會有更高級的官員會緊跟上。而且這個時機也正好是,其實最後美國駐華大使其實是給中共一個機會,就是寫了一篇文章投《人民日報》。但他也知道《人民日報》不會登,所以美國這一系列的措施,其實已經是非常清楚了。當然我們不知道他最終會走到哪一步,但是這個給中共的警告是非常明顯的。

方菲:是,有人在說下一步什麼時候蓬佩奧是不是會很快訪問台灣。好的,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精彩點評。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和轉發。好的,我們下次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 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