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活動家吳玉華:「三退」大潮摧毀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9日訊】人權活動家吳玉華(網名:哎烏)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人權狀況不斷惡化,因言治罪現象非常嚴重;中國民眾的「三退」大潮不僅撼動中共,甚至真是要(覆)滅共產黨了。

吳玉華現居加拿大,曾參與過陳光誠探訪團,援港自媒體、絕食志願者,並曾為郭飛雄、張海濤、賈敬龍、高智晟等關注組工作。因參與維權活動長期被驅趕失業,辦婚禮兩遭綁架,流亡泰國,2018年入泰國女監23天,2019年入曼谷移民監63天,兩次共絕食9天。

記者:您是如何開始為中國人權發聲的?

吳玉華:我是2011年上微博以後,我才知道中共的人權現狀,讓我很震驚。我聽說艾未未被抓了,失蹤了80多天。你想他是個名人啊,還是個官二代,那普通人該是什麼樣子?真的很震驚,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真實的狀況。

後來又知道了陳光誠,一個盲人律師,為被暴力計生的窮苦人維權,得罪了當地的領導,就給判了4年刑。他出來以後,全家人還一起軟禁,也不讓他上學,這件事情是沒辦法接受。當時在網上看到很多的強遷。我看到過一個老人,被推土機碾得像紙片一樣,真的很受不了。2011年10月,探視陳光誠,當時有29個、30個人,大家一起到那裏,都挨打了。

記者:你們當時是約好了嗎?

吳玉華:也沒有刻意的約好,大家都說要去,但是就沒有想到去這麼多,本來我以為能有兩三個人就不錯了,但是沒想到突然一下來了這麼多人,可能當時這件事情當時影響比較大。一個盲人,這樣子對待人家。

記者:您當時住在什麼地方?

吳玉華:我是新疆的,我當時是在烏魯木齊。我是新疆的漢族人。文革為了逃避迫害,我爺爺是國民黨部隊裏的軍官,如果我爸爸不跑的話,不去新疆,在老家留下就會被批鬥死。

記者:您在國內有沒有機會看到《九評》?

吳玉華:沒有看到過。以前對法輪功真的是很不了解。一直以為好像共產黨說的是事實。我在國內上不去自由門等的網站。但是我有一次,聽到別人告訴我,說共產黨那些宣傳都是假的,好像是一個照相館的老闆,去洗照片,他就給我一塊錢,上面寫的那些字,然後就告訴我共產黨說的都是謊言,法輪功都是很好的人,是被迫害的。我就明白了,因為他是一個普通人。

記者:在國內有聽過三退嗎?

吳玉華:有聽說過,我不是黨員,只是入過少先隊,入過團。後來就不是團員了。後來聽過法輪功朋友的介紹後,沒有在你們的網站上聲明,當時是在心裏告訴神,我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

記者:您本身對三退大潮怎麼看?

吳玉華:這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而且有更多的人可以參加,你可以想像到共產黨在中國有多麼的不得人心。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是法輪功朋友做的特別好的一件事情,我跟我的朋友都很喜歡。

記者:這個活動會給全球帶來什麼影響?

吳玉華:這個事情是讓共產黨非常恐懼的,這可以帶動很多人越來越多的人覺醒,以前都說中國人睡著了。現在看看能有這麼多人參加了,怎麼能說中國人睡著了呢?

這個活動,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中國人是怎麼覺醒了,他們會改變以往對中國的看法。我有些在海外的同事他們有說過,海外有一些本身是挺好的外國人,但是他們的認識不太清楚,不太明白,有些甚至說中國需要集權統治。聽了這樣的話,(我)就很氣憤,如果他們知道退出共產黨的活動,有這麼多人參加,知道了中國人的覺醒程度,他們這種話肯定是不好意思說出口。他們的看法也會隨之改變。這樣不僅是撼動共產黨,甚至真是要(覆)滅共產黨了。

現居加拿大的中國人權活動家吳玉華。(圖片來源:大紀元)

記者:美國禁中共黨員入境,怎麼看很多人通過很多途徑來退出黨團隊組織?

吳玉華:雖然有些人(要退黨),可能很多人是抱著很功利的目的,想去美國才這樣的,但是這個活動,我覺得是非常好的,這樣下去,共產黨不可質疑的要完了。人越來越少。

(中共黨員)他們現在待遇很好,公務員之類的,但是我們這邊的活動,肯定會讓它們的人越來越少。

記者:全球反共,各國都看清中共的真相,您怎麼看待現在這個形勢的發展?

吳玉華:這種形勢完全是共產黨逼得其它國家這樣做,其它國家如果還不認清形勢,還不反對共產黨的話,那麼陳光誠先生說的那句話就太對了,全世界就要萬劫不復。

共產黨很邪惡的,做了這麼多的惡,根據集權的本性,它們只要有了錢,有了能力,就一定會向外擴張,侵略別的國家。

記者:舉幾個例子,怎麼表現人權狀況的惡化?

吳玉華:這幾年的人權狀況一直在倒退。試舉幾例因言獲罪,被重判、被嚴重迫害的政治犯案例。

許章潤教授發表文章,因言入罪,好像失蹤了一段時間。他出來沒多久,聲援他的耿瀟男夫婦,也失蹤了,據說涉嫌「非法經營」。當然這樣的事情應該是很多了。

我知道好像是從2015年開始,到目前為止,有一些良心犯、政治犯,僅僅是因為言論,就從709事件開始,就判他們重罪。

2017年,高智晟律師被失蹤,迄今已三年多,仍生死不明;

2015年被抓捕關押、被重判的,有新疆張海濤判19年、趙海通判14年,陳樹慶、呂耿松一個判10年半,一個判11年。僅僅是寫文章,或者發表一些言論,沒有行動,就判得很重。

今年被抓的郭泉也是,我看到至少判了10年到15年吧,而且,他是單獨關押,別人還可以有室友說說話什麼的,他是單獨關押,存錢也存不了,給他送衣服也送不了。你說他在裏邊怎麼過?

所以我覺得,這個人權狀況真的是太惡劣了。

記者:怎麼能讓海外華人認識到中國和中共的區別?

吳玉華:要現實教育他們吧,我知道有很多海歸,愛國小粉紅,回也回不去,回去了,被隔離,還被罵得一塌糊塗。但願這樣的事情會教育他吧。我們說了很多,但是一句都不能教育。還有愛國商人,包括推特上好像還有一個。家裏被強拆了,知道了共產黨不好,但仍然還是對共產黨抱有很多幻想。我覺得他們經歷的苦難還是太小了,多經歷苦難才行。

我知道很多海外華人想回去回不去,不給他們辦簽證。這樣事情越多越好,只有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他們才能認識到中國跟中共的區別。他們才能認識到他們不是正常人。

記者:很多人都認識到了中國不是中共,也慢慢形成反共的聲勢和力量,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吳玉華:太好了,早就該這樣了。我們盼了很多年,盼到現在,才有現在這樣的一個勢頭,一個狀況,早就應該這樣了。如果早10年是這樣的話,甚至早20年是這樣子的話,共產黨怎麼能統治到現在呢?但是現在這樣子也真的很好,很開心。

記者:怎麼看待退黨的汽車遊行活動?

吳玉華:這個活動真的特別好。法輪功學員讓我特別敬重的是他們幾十年如一日,都在堅持這樣的活動,大量大量的活動,這樣做真的很好。

這也是為什麼共產黨一直打壓最厲害的就是法輪功,這是一個不可置疑的事實,法輪功朋友是最堅決,能力最強,堅持最久的,真的讓我很敬重。

如果所有的華人都能跟他們一樣堅持下去的話,共產黨真的撐不了幾天了。我很期待這一天。我的很多朋友也都喜歡法輪功。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