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種酷刑】上大掛

葉楓綜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0日訊】2008年10月7日,王春英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上大掛」23個小時,她說,「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形容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

黑龍江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張春郁「上大掛」7天7夜。由於長期不讓睡覺,(下大掛時)她一下子暈厥過去,昏倒在地,手銬被拽開,手背上卡出了血。就這樣,警察還讓她在鐵椅子上坐了一整夜。

女碩士顏廷珍,也在萬家勞教所「上大掛」。因兩隻胳膊向後背著,顏廷珍心臟憋氣憋得很難受,時間一久,心臟上不來氣……

中共酷刑:上大掛(明慧網)

王春英、張春郁、顏廷珍,是三位法輪功學員。「上大掛」是中共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常見酷刑。上刑時,把人雙手吊起,腳尖著地。有時獄警會變換招式,強迫讓人雙腳站在鐵床一邊,身體在兩層鋪床板的下方,雙手吊在鐵床另一邊的上方,整個人呈現扭曲狀;有時,將雙手反背,再吊起來。

「上大掛」,會導致肢體嚴重損傷,甚至可能終身殘廢。

王春英「上大掛」23小時

王春英,原遼寧大連法輪功學員,退休前在醫院做主管護士師,修煉法輪功前疾病纏身,如:慢性胃炎、結腸炎、關節炎、慢性甲狀腺炎,非常痛苦;1998年修煉法輪功後,王春英說,只幾天的時間,全身的疾病就不翼而飛,身心健康,精神愉快。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身心修煉功法,包括五套舒緩優美的煉功動作。中共國家體育總局於1998年5月在廣東省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得出結論: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但是,中共時任黨魁出於妒忌和恐懼法輪功廣受歡迎,下令全力迫害。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王春英先後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

2013年10月20日,洛杉磯,集會上法輪功學員王春英(左)演示中共迫害的酷刑。(宋祥龍/大紀元)

2008年10月7日,王春英認為自己堅持信仰法輪功「真、善、忍」無罪,不應被視為犯人,所以拒絕在考核表上簽字,被馬三家勞教所「上大掛」酷刑迫害了23個小時。

王春英表示,馬三家男警察彭濤、張良用手銬將她的雙手緊緊銬住,在手腕處用布帶緊緊纏了幾圈,他倆站在床尾,一面一個,把她固定在床頭,「然後他倆狠勁用力一拉,我整個身體就從床頭抻到了近床尾。因為雙手分別銬在上鋪的鐵欄杆上,所以,我140多斤的體重全部壓在手腕上;雙膝、雙腳 腕再用五~六寸寬的布帶子緊緊纏了幾圈,一動也不能動。」

「這時我全身像被撕開一樣,大汗一個勁的淌,衣服全部濕透了,人幾乎昏死過去。」

每隔一段時間,警察就晃動深深卡在王春英手腕內的手銬,王春英手腕的皮都磨破了。

就這樣,王春英一直被銬到8日下午的兩點半,整整23個小時,不讓吃飯、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手銬打開後上肢失去知覺,去廁所脫不下褲子,雙手手腕、手背二十多處皮膚磨破了,還有多個大小不等的水泡。

王春英自述,「後來,我的上肢肌肉萎縮像小孩的胳膊,雙手合谷肌肉萎縮,手指跟部變細,仍然可見手指黑色的印記。」

張春郁「上大掛」七天七夜

張春郁,女,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不久,折磨她多年的婦科病、皮膚病、靜脈曲張、氣管炎、痔瘡、淋巴結腫大等疾病都好了,並且,她原本爭強好勝的性格,發生了很大變化。張春郁按法輪功「真、善、忍」要求自己,從此家庭祥和,鄰裡和睦,處事也能為別人著想了。親友都說,她像換個人似的。

萬家勞教所(明慧網)

2002年3月8日,張春郁被關進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進萬家勞教所不久,就開始逼寫「三書」(「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強迫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

他們一個一個「過篩子」。不合格的,就要重寫。不服從就拉出去酷刑折磨。

張春郁說,「對於一個在法輪功中受益的人,這種精神折磨簡直是生不如死。」

幾乎每天都有人因不宣誓、不罵法輪大法而被拖到禁閉室用刑。禁閉室經常傳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張春郁也遭受了毒打、「上大掛」等酷刑。

「在三九最寒冷的時候,晚上,他們把我吊在走廊裡。那房子窗戶上全是冰溜子,不准穿鞋,光腳站著掛,一掛就是一宿。」

「有兩次,我明確表示不放棄信仰,五六個警察對我大打出手,致使我兩次昏倒在地。最殘忍的是,在昏迷的狀態下,還被長時間『上大掛』,而且戴著手銬『上大掛』,痛苦萬分。」

一次,張春郁被十來個男女警察圍住,「把我按在鐵椅子上,雙手反背過去後,再戴上鐵銬子。兩個凶相十足的男警察趙餘慶和姚福昌一邊站一個,手拿一根大電棍,同時往我的臉上、嘴上、脖子上、手上,凡是露肉的地方上同時猛電,電棍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電棍所到之處,皮肉呈潰爛狀,散發出燒焦的味兒。」

在這種情形下,警察不但沒住手,反而接著就給她「上大掛」、「反掛」、腳尖沾地掛於鐵窗框上,戴著手銬「上大掛」,同時還用電棍電著,人被折磨得面目皆非。

每天,警察趙餘慶和姚福昌把所有的電棍充滿電,叫人扒去張春郁的外衣,只剩內衣,然後掀起內衣在後背排著電。

一次,趙餘慶掄圓了胳膊打她嘴巴子,「正打在我的左眼處,頓覺眼冒金花,眼珠要掉出來似的疼痛難忍。眼睛青腫了很長時間,左眼現已失明。」

「我的大腿被警察踢成紅紫色,一片片;『大字掛』長達七天七夜。」她說。

黑龍江女碩士「上大掛」

顏廷珍,女,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1998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東北林業大學國家重點開放實驗室的碩士研究生。不幸的是,她在23歲時就患上了很嚴重的貧血、冠心病,說話發聲困難、渾身無力等。

2001年,顏廷珍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淨化。她好像生平第一次發現原來可以這樣快樂地活著,身體也健康起來了。

(李逸/大紀元)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中共策劃、製造「天安門自焚」案,栽贓法輪功,以煽動仇恨、維持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天安門自焚」是中共製造的騙局。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強烈譴責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以構陷法輪功。

「自焚」事件發生前,中共內部就已有消息走漏出來。

中國民主黨國內負責人之一林春水曾經向海外透露,公安部一高級官員1月28日向他提供的消息指出:王進東23日自焚,賈春旺22日就知道消息。他還表示,在中央政法委的會議上,羅干曾經說(大意):「根據掌握的情況,即使我們王進東不自焚,也會有張進東、李進東等跳出來表演。」

為了給法輪功說公道話,顏廷珍去北京申冤,卻慘遭迫害。2001年以來,顏廷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萬家勞教所、前進勞教所,遭慘酷刑,九死一生。

2005年7月21日,顏廷珍被綁架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2005年10月31日,在所長盧振山的指使下,大隊長吳洪勛和副隊長姚福昌對顏廷珍實施迫害。他們知道顏廷珍已經被迫害得心臟病很嚴重,怕她死了,每次上刑前都要給她服上治療心臟病的藥物。

早上上班時,他們就把顏廷珍的雙手向後懸空掛起,「上大掛」。由於兩隻胳膊承擔了身體所有的重量,一會,顏廷珍的兩隻胳膊就麻木得沒有知覺了。「上大掛」時,因胳膊向後背著,心臟憋氣憋得很難受,時間一久,心臟上不來氣,就要處於休克的狀態。

晚上下班時,他們就把顏廷珍綁在冰冷的鐵椅子上,讓她在鐵椅子上坐一宿,第二天還是如此;並揚言要對顏廷珍這樣天天「上大掛」,直到她走出勞教所為止。

姚福昌對她說,這是萬家勞教所辦公室決定的,「死了也白死!」

中共迫害法輪功 使用酷刑達百種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下令施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迫害政策。在江澤民的指使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

2018年4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17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代理國務卿蘇利文(John Sullivan)點名中共等8國嚴重侵害人權,提到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體更嚴重。

21年來,法輪功學員在腥風血雨中走過平和理性的反迫害歷程。

2015年6月23日,王春英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要求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繩之以法。

2015年5月30日,張春郁向北京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書。

張春郁在她的控告江澤民書中說:「這是一場滅絕人性的殘酷運動,製造了無數個家庭的悲劇。」

「江澤民所犯的罪惡必須承擔後果,必須將其繩之以法。」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