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南方街頭運動活動人士:華人應盡早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2日訊】南方街頭運動活動人士楊崇,9月中旬在加拿大接受了《大紀元時報》的採訪。曾多次遭到中共抓捕甚至是監禁的楊崇說,中共的存在對全世界都是威脅,現在國際形勢都在反共,海外華人為了自己,都應盡早「三退」。

1971年出生於江西省九江市的楊崇,90年代南下廣東打工,2011年他在廣州認識了一些追求民主、人權的人士,後來逐漸成為了南方街頭運動推動者。

楊崇曾向路人宣傳世界人權宣言、舉牌聲援烏坎村民維權、圍觀聲援讓「中國最小良心犯」張安妮上學等。

南方街頭運動活動家楊崇:「最早關注的是烏坎的維權事件,當時我就在中國的QQ發了一個信息,號召大家去廣州的一個商場門口一起去聚集,聲援烏坎。0758第二天,0814去了沒多久,就被他們給抓住了。那個是第一次為了人權的事情。」

2012年,楊崇和其他一些年輕人在廣州舉牌,要求中共政治改革,官員公開財產,結果被判處一年監禁。

多次遭警察綁架、騷擾的楊崇,2015年初和妻子被迫逃亡泰國。2019年7月開始在加拿大定居。

他表示,自己覺醒較早,從1996年就開始偷聽所謂的「敵台」。他發現中國的媒體宣傳都是假大空,內心渴望了解真實信息,於是慢慢也學會了上網翻牆。他說,翻牆也是得益於法輪功學員做的翻牆軟件。

楊崇:「自由門有《九評共產黨》,我就把那個音頻下載到手機,然後播放(給)身邊的人聽。沒有一個人敢聽。0500我第一次看《九評共產黨》的時候,我都很害怕,因為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共產黨像自己的母親一樣的,來揭露這樣一個邪惡的共產黨,一下子不能接受的。」

雖然害怕,但楊崇知道,《九評》是第一次把中共歷史很真實的寫出來了。

楊崇:「四九年以前,共產黨沒有執政,可能普通老百姓就不是很了解。但是四九年以後,中國老百姓包括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那一輩的人,都是很清楚的。他們會說一些東西,跟《九評》一看就對上了。這個就是真實的歷史。」

楊崇說,自己從小就親眼目睹共產黨的邪惡。對他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當時自己的嫂子由於未婚先孕,被自家一個當村幹部的親戚給舉報了,結果孩子被強行打掉。

楊崇:「我嫂子媽媽去我那個親戚家門口,罵了一天。這個事情對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在外人看來,她就是一個瘋子。我發現在中國這個社會,像她們這種敢站出來抗爭的人,反而被別人說成瘋子。他們所謂的正常人,就屈服於中共,就是順民。包括那些上訪的人,在外人看來,都是一些不正常的人。」

楊崇表示,自己2005年翻牆時,就已聲明「三退」了。「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認為,「三退」跟《九評》相輔相成。

楊崇:「人家看了《九評》以後,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就退出中共的各個組織。主要是從思想上的一個轉化,來消除共產黨的影響。前一段時間,加拿大的一些親共團體,有新聞出來嘛,說那些組織者都退出了,一看見中共大使館的人都躲著走了。以前你說,可能跟人家聊天,說跟某某中共官員關係很好,還有個炫耀的資本。現在你有關係你都不敢說了。」

楊崇說,美國禁止中共黨員入境,可能會推動更大的退黨潮。

楊崇:「他想離開中國,(想)有身份的話,如果說你以前是中共黨員,你拿在大紀元退黨中心的退黨聲明,美國政府承認:你現在不是黨員了,我不把你當中共黨員了,可以接受你來美國了。這個估計會推動更大的一個退黨潮。」

楊崇還提到,自從中共病毒肺炎爆發以後,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現在國際上都在反共,就連歐洲都在變化,中共已經被孤立了,很多國家都不歡迎中共黨員。

他說,為了保護自己,海外華人都應該儘早「三退」。

特邀採訪記者/梁耀 編輯/王子琦 後製/ 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