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蟹卡」大流行 中共官場驚現送禮不出事渠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2日訊】中共官場腐敗收禮、送禮成風,中秋節將到,驚現一條不出事渠道。中共官媒報導稱,今年「蟹卡」大流行,不止是單純的蟹農發售蟹卡賣蟹,並且衍生出一道道循環的「回收」蟹卡暴利,從蟹農、銷售商、企業送禮、官員、回收商到回轉到企業或銷售商,形成一道送、收禮不出事的管道。

據中共《中新網》報導,蟹卡發行一定有一家蟹農為主,有網上銷售、也有透過經銷商銷售。如一位陽澄湖的蟹農發行的蟹卡是500元、800元、1200元人民幣等不同價位,本來的銷售對象是企業發員工的福利,但是「私人訂製」版更多,佔據蟹卡的主流市場。

當中的竅門是,「經銷商印製2000張面額500元的蟹卡,400元賣給企業採購人員,企業採購人員拿去送禮,收禮者以250元的價格賣給回收者,回收者再以300元的價格賣給經銷商,經銷商回購蟹卡每張賺100元(,輕鬆賺到20萬元)。

並且這卡不止賣一次,可以多次回收、銷售。一位厲害的回收商一年能銷售1到2億,如此一來,養蟹不如賣蟹,賣蟹不如倒卡。

這些卡的銷售對象,被爆以「送領導」居多,且都是「辦事用的」,不止送蟹卡,還要送精美吃蟹工具,服務到家。

送領導的價碼,「送領導」價碼不好說,但「辦事用的」是從幾百到幾千都有,重點是一送一整批蟹卡。收到卡的官員可以用蟹卡換大閘蟹,當然賣給回收商套現更多。

現在中共官場的貪腐已舉世聞名,除了共產極權制度的根本因素之外,江澤民是始作俑者。在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13年和通過政變留任兩年軍委主席期間,中共官場空前糜爛,從上至下瘋狂斂財成風,官越大越敢幹。

《江澤民其人》一書描述:「江澤民的最大『貢獻』是在共產黨統治中第一次實現了『貪官治國』」,並對江澤民靠貪官治國作了詳盡的論述。

江澤民無德無能,但精於「厚黑學」。其無治國良方,於是選擇了「腐敗治國」、「淫亂治國」,讓全國人民隨其墮落。道德低下的江澤民帶頭腐敗和淫亂,在中國民間,江澤民淫亂醜聞可謂盡人皆知。

江澤民更是帶頭賣官。香港雜誌曾披露,江澤民賣官三千萬元起步。江澤民賣官早在鄧小平死後,就成了中共官場秘而不宣的事實。

而中共各級官員也跟隨江澤民大肆買官賣官。自由亞洲網站日前刊文說,「從村長一級往上,全部槍斃,冤案率超不過5%。」這是中國百姓挖苦各級黨政幹部普遍貪污腐敗的一個「冷笑話」。中國官場腐敗時有聽聞,賣官鬻爵的傳聞不絕於耳,到底實際的行情如何?

對於原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文章引用陸媒《財經》報導說:一些經濟發達的區縣人事,基本都是趙正永說了算,要想在這些區縣當「一把手」,「沒有3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想也別想」。

文章提到2007年被判死刑的王有傑,他在擔任河南省人大副主任之前,曾任鄭州市委書記。據說河南官場用「嗯、噢、哎、喲」四字總結王有傑對送禮的四種反應。

有人送3萬元,王有傑會「嗯」一聲,意思是「你的要求會考慮」;送50萬元,他「噢」一聲,意思是「你一定會得到你要的職位」;送80萬元,他「哎」一聲,意思是「結果比你預想的還要好」;送100萬元,他則會驚嘆地「喲」一聲,還主動送來「關愛的眼神」,意思是「你可在我的職權內任意挑選想要的職位」。

2006年下馬的國家級貧困縣河南上蔡縣原縣委書記楊松泉,把官位像菜市場賣菜一樣明碼標價,財政局長40萬元;醫院院長30萬元;各鄉黨委書記6萬元至10萬元不等。

文章認為,賣官個中翹楚非綏化2003年下台的馬德書記莫屬,他在黑龍江省綏化市共賣了265個官位。

軍方賣官歷來也傳聞不斷。在2015年的兩會上,僑聯界別全國政協委員林曉昌曾披露,「晉升連長,必須給20萬元,營長就要30萬元,到團長就是100萬元,這是老規矩。」

2015年8月4日,香江《明報》引述「坊間傳聞」指出,軍中賣官明碼實價,少將500萬至1000萬元,中將1000萬至3000萬元等,此外還有價高者得競逐,曾有軍區少將為晉升中將,行賄1000萬元,上級已經點頭,不料另有少將給付2000萬元爭奪同一位置,最後出價高者得之。

自由亞洲前述文章還說,中共紀律檢察部門曾總結出中共官場送禮的「七大攻略」:一是「過節送禮太正常,小小紅包獻吉祥」;二是「你家有事我捧場,溝通感情多來往」;三是「領導拍板單位支,公款送禮我無私」;四是「你怕出事不要緊,送你家人照樣行」;五是「先送小來再送大,一步一步引誘他」;六是「親情友情加交情,水到渠成事定成」;七是「你真不要先用著,以後有了再還我」!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