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匪夷所思的死亡法 盤點中共的謊言套路

慧月瞰今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2日訊】大家好,歡迎觀看慧月瞰今昔。

江蘇12嵗學童竟被老師「摸」死?

大陸小學生的開學日期是9月1日。新學期開學第二天就發生了悲劇,江蘇鹽城阜寧師範附屬小學一名六年級學生在學校老師毆打後暈倒,被送往醫院後搶救無效死亡。

有人爆料說,這個孩子當天下午曾遭老師教訓,但當事老師聲稱只是「摸了一下」。然而,家屬卻發現孩子的遺體皮膚上有多處青紫外傷,胳膊、脖子、嘴巴、耳朵上都有青紫,要求校方調取監控錄像卻遭到拒絕,警方在隨後的通報中也堅稱「無毆打等體罰行為」。

有報道說,該學生在學校昏迷後,校方並未第一時間通知家長,也未第一時間呼叫「120急救」,而是由學校教導主任幫忙進行救助。家屬質疑,孩子平時身體健康白白胖胖,送到學校之前好好的,如今卻突然冷冰冰躺在殯儀館,他身上的傷痕究竟是怎麽來的?爲什麽學校要等家屬到了才送孩子去醫院?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孩子的真實死因到底是什麼?真的只是被「摸」了一下嗎?

校方至今未給出回應,然而教育局和「有關」部門卻迫不及待開始了維穩工作,試圖阻止家屬討要説法和網絡輿論進一步擴散。

四川10嵗女生被老師毆打身亡

無獨有偶,9月10日,四川廣元蒼溪縣「高坡鎮」中心小學一名女生寧寧(化名)遭到數學課老師毆打後身亡。

和寧寧同班讀書的雙胞胎妹妹目擊了全過程,說因為做錯了兩道數學題,老師王某便讓寧寧跪在講台上,揪耳朵、打腦袋、打手板,當時寧寧已經出現擡不起頭、身體支撐不住的情況,可老師卻未及時送醫,直到家屬趕到學校,但爲時已晚。聯繫校方被掛斷電話,當地教科局工作人員卻否認該學生係體罰致死,並以調查尚未結束爲由拒絕公佈寧寧死亡原因。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和未來,家屬不過想要弄清楚孩子死亡的真相,然而就是這樣小小的要求,卻問天不靈問地不應。

10嵗、12嵗,都還只是個小孩子啊,正是像花兒一般的年紀,然而這花朵卻未等到綻放就凋謝了。在中共獨裁統治下,人命可貴一直就是赤裸裸的謊言,這兩起事件並不是個案存在,包括前一陣討論沸沸揚揚的、武漢協和護士「墜亡」案,一個在中共病毒疫情前參與一綫抗疫的醫護人員、一個家中有嗷嗷待哺2嵗女兒的母親,因抗議「護理部」領導不作爲並實名舉報,卻突然在醫院被「墜亡」,官方給出的答案是「自殺」,院方也僅僅給出兩行字的模糊回復,就為這個事件畫上了句號。但人人皆知,她不是死於病毒,而是死於這個邪惡的體制。

還有更遠一些的,如雲南省玉溪24歲男子李蕎明在看守所遭遇「躲貓貓」死亡。當地公安機關稱該男子因與室友在看守所天井玩「躲貓貓」遊戲時,不小心撞到牆壁而死亡。但死者家屬認爲此答案十分荒誕選擇向媒體曝光,在輿論壓力下,官方才發佈消息稱李蕎明是被看守所內的獄霸毆打致其死亡,並不是玩「躲貓貓」遊戲而死。此事當時也曾在網絡上迅速引發熱議,但很快消息被刪除、家屬被熄聲,最後不了了之。

中共公檢法之下的奇怪死亡法

一年後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河南省魯山縣男青年王亞輝在看守所內「喝水」死亡。警方稱是在提審時喝開水後突發病亡,然而家屬卻發現遺體有多處傷痕,包括乳頭被割、頭上有洞等,明顯曾被暴力對待。

還有「睡覺死」、「洗臉死」、「沖涼死」、「摳粉死」、「蓋被死」、「吞鷄骨頭死」……這些事件最初都因官方給出的結論太可笑、家屬找媒體曝光而引發輿論關注,然而最終都在當局同樣的」維穩」套路下沒了後文。

中共一直宣稱自己是依法治國,而法治國家的標志是有及時、透明、公開的自我糾正制度,以避免個別司法人員的行爲傷害整個法治環境;但在中共制下的社會,不論是校方、院方、還是警方、政府部門,都沒有及時、主動啓動追查機制,而是一次次用政府公信做謊言的背書,切斷死者家屬尋求異議表達機制,使得這些奇特死法沒有正常的法律解決通道,家屬只能忍辱吞聲,否則就有」被消失」的危險。這樣的社會,是法治社會嗎?

如果說個體的聲音是微弱的,一方面舉證艱難,而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所以中共才會越來越猖獗,小到基層執法者大到整個國家機器,都謊話連篇甚至不需要邏輯也不需要考慮民眾的感受;除了不斷發生的「奇特死亡」個案中充斥著令正常人無法信服的謊言,這樣的荒誕邏輯還出現在許多其他方面,如我們上期節目提到過的內蒙學生家長罷課事件,近日仍在不斷發酵,抗議也從國內擴大到了海外,在這一事件上,有關部門人員又是如何面不紅心不跳當媒體記者說謊的呢?

內蒙古反漢化抗議發酵 外交部污衊

由於中共強行在內蒙古少數民族地區學校改用漢語授課並封鎖蒙語聊天平臺【Bainu】,觸發了當地學生家長的大規模抗議。當局雖然動用了一切」維穩」手段卻無法平息人們的憤怒和保衛母語文化的決心,近幾日連海外的蒙古族人也站出來維權抗議,包括日本蒙人在東京大使館前舉行抗議活動,及近百名蒙古族裔及維權人士在華盛頓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舉行抗議集會,他們高舉的橫幅上用蒙語寫著「停止同化政策」、「保護蒙古語言」等標語。

然而,蒙古族人這些自願自發舉行的和平抗議和維權行動,卻被中共定性為「受境外勢力煽動的反政府事件」,外交部發言人更將維權行爲污衊為「政治炒作」。當地政府則以強制手段責令蒙古族公職人員必須帶自己的子女去學校報到,否則給予紀律處分、開除威脅;目前警方已對100多名內蒙人士發出通緝令,罪名是「尋釁滋事」,並在網絡發出舉報懸賞令,揚言「聚眾就查」。

從以上一系列新聞事件,我們不難發現,這其中中共治國的説謊套路和事件結果:「1.草菅人命,罪惡曝光——2.倉皇對策,荒誕解釋——3.家屬不滿,求助媒體——4.虛假證人,虛假調查——5.有關部門出來和稀泥公布結果——6.壓制與論——7.家屬閉嘴,反抗者被消失——8.熱點結束」。沒有人出來爲這些生命負責,也沒有人為那些損失負責,只留下那些帶引號的詞語在持續不斷更新,並成爲當年中國大陸網絡流行語,暗示著某些不可言說的「荒誕」,也映射出民衆的無奈和憤怒。也許對於有關部門而言,他們只是阻礙「穩定」的一粒沙子,但對於當事人家庭,帶來的卻是家破人亡的慘劇和無法抹去的終生傷痛;對全社會而言,則會產生極其惡劣的影響。

謊言是中共獨裁的邪惡本質

爲什麽中共的謊言治國能夠在中國大陸維持下來?慧月認爲,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共產黨的統治之本就是欺騙

儅一個政黨的執政地位是騙來的時候,很難讓它們停止欺騙,因爲一旦它們騙不下去了,所有的謊言都將被揭穿,因此它們絕不會主動停止撒謊和欺騙。儅統治者撒謊成癮,基層執法人員就會變本加厲,以繼續維持其獨裁統治和獲取利益需要。

二、説謊的代價小,沒有有效的制度來制約

中共依靠獨裁在中國大陸從上至下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利益網,裡頭佈滿了權錢交易;即使只是基層執法人員,只要擁有一點公權力,就可以爲所欲爲,説謊犯罪的代價極小,即使被發現謊話不合邏輯,只要「宣傳」技倆到位,信息管制下壓制百姓仍然有效。

三、中共全民洗腦教育,無神論者失去道德約束

西方社會普遍受到宗教和道德的約束,對説謊這種行爲的容忍度低,然而中共的目的是愚民,幾十年來不遺餘力的摧毀中華正統文化,並進行無神論洗腦教育,聼黨的話跟黨走,已經讓中國絕大多數人成爲無神論者,沒有了道德約束則民心易控,爲了生存競爭各行各業都説謊,連統計局的數據都是假的,使社會進入一個惡性循環。

四、極端控制人員流動與信息交流,愚民+奴民

中共一直大力發展國營單位並壟斷生產資料,控制經濟命脈遏制民營事業的壯大;在信息交流上,更是建了一堵巨大的」高墻」,將國內民衆與外面真實的世界隔絕開來,因爲一旦聽聞、知曉,接觸到了真實的世界和自由,有誰甘心爲奴呢?

中共官員説謊不打草稿已經成爲人們共識。在中國被禁用的推特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成功翻墻寫道:歡迎到中國享受自由。儅美國共和黨籍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委員Brendan Carr(卡爾)發推回復:「太好了,我想和艾芬醫生聊聊,你能讓她不被消失,讓我們能夠交談嗎?」

然而他的問題永遠不會獲得坦誠回答。說出真相需要付出代價,而說謊不用付出代價,」華春瑩們」的家人在享受西方社會的自由,卻把人民封閉在高墻之下,因爲黑幕一旦揭開,中共的統治便無以為繼。因此,面對各國的譴責,中共反而變本加厲地用謊言為武器,並傾國之力掩蓋真相、繼續欺騙;儘管如此,正是那些被奇特死亡的知情者們、集中營遭難的新疆人們、國安法下的香港人們,以及經歷文化清洗的內蒙人的遭遇,讓更多人開始清醒並選擇站出來,而這,正是中共所害怕的!

感謝您收看這一期慧月瞰今昔,我們下次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