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功利性的「瘟疫外交」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R. Gorrie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是否正以新的方式利用這場大瘟疫?北京當局正在借鑒其「一帶一路」(BRI)倡議的債務陷阱戰略,將其用於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的受害國。

這可真是最好的「病毒大流行」外交。

另一個債務陷阱?

中共的「一帶一路」戰略是借給窮國無法償還的錢,然後,中共以討債的方式奪取他們的港口所有權並將海軍駐紮在那裡,也許還可以在他們的土地上建立龐大的軍事基地,不管對方是否願意。

北京的疫苗外交會不會就是這麼簡單?

這會不會是中共先策劃一場大瘟疫,然後將疫苗出售甚至送給它希望在軍事上加以利用或支配的窮國?

對於那些負擔不起十億美元價格的國家,你可以貸款給他們,你知道他們無法償還。

然後,當這些窮國發生債務違約時,中共最終會擁有該國的基礎設施、電力等公共事業或農田。

用電影《教父》裡的台詞來說,聽起來很像是「一個他們不可能拒絕的條件」。

戰略性疫苗優惠供應

在許多情況下,中共權力演算的最新詭計是針對與美國結盟或對中國具有戰略重要性的國家,或兩者兼而有之。

例如,一個大目標是拉美和加勒比海國家。據墨西哥外交部稱,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與拉美和加勒比國家領導人舉行了在線會議。在那次會議上,中共承諾提供10億美元的貸款,使其疫苗可用於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國家。墨西哥總統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斯‧奧夫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會後公開感謝中共,並感謝中共向墨西哥提供的其它醫療用品。

毫無疑問,中共計劃利用這一援助,在美國地緣政治的後院進行擴張,並犧牲美國的利益來獲得進一步的影響力。其鄰國墨西哥成為目標也不是巧合。

墨西哥將做出什麼回報?讓中共在墨西哥開設工廠嗎?這樣一來,美國對中共徵收的關稅肯定會損失掉一些,不是嗎?我們拭目以待。

另一方面,北京也將大瘟疫外交推向更靠近本土的地方,這一點也不奇怪。

例如,多年來一直挑戰中共在南海的領土要求的印尼,現在卻轉變了態度。印尼需要疫苗來對付中共病毒,知道中共有這種疫苗。或者,至少印尼政府相信北京聲稱有疫苗。

無論是哪種情況,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與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德(Joko Widodo)的私人電話中承諾給印尼疫苗,但不確定的是印尼承諾的回報是什麼。

從戰略角度看最重要的國家之一可能是菲律賓。這個國家位於南中國海,對中共在該地區的軍事統治地位至關重要。實際上,北京最終將以某種方式對其進行統治是很有可能的。

如同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區一樣,中共對菲律賓的瘟疫政策的目標是美菲戰略關係。菲律賓靠近中國,使美國的海軍和地面部隊有了一個重要的集結地,可以從這裡反擊中共的軍事行動。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看到了消除這種威脅的重大機遇。

這是因為,儘管美菲同盟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但在過去的20年中,這種關係變得更加脆弱。美國曾在菲律賓設有多處軍事基地並派駐部隊,1990年代關閉了最後一處軍事基地,隨後又簽署了《軍事訪問協議》(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縮寫為VFA)。《軍事訪問協議》取代了以前的軍事條約,減輕了菲律賓對與美國結盟的承諾。

杜特爾特改主意了?

然後,今年2月,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通知華盛頓,決定在180天內終止與美國的《軍事訪問協議》。杜特爾特的目標很可能是斷絕與華盛頓的關係,向北京靠攏。毫無疑問,他看到了這樣做的潛在回報,即使是以國家安全和主權為代價。

同時,這也給了他與美國以及中共談判的空間。不過,顯然杜特爾特已經意識到,與北京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伴隨著風險。中國(中共)對南中國海的軍事化、對香港的處理,以及對台灣日益增長的好戰行為,可能讓菲律賓總統重新考慮。

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杜特爾特在6月叫停終止與美國的《軍事訪問協議》。

魔鬼也有善的一面?

但是,從中共的瘟疫外交來看,還有一些結果有待觀察。

首先,中共對已接受疫苗的國家有什麼政治或軍事考量?它們會以什麼方式威脅美國?美國可能會有什麼反應?

同樣關鍵的是,如何確定中共的疫苗有效或安全?而且,鑑於中共的記錄,為什麼所有這些國家的領導人都相信中共突然研發出的疫苗?

再者,中共政權從一開始就欺騙世界,欺騙病原體的來源,否認其來源以及人傳人的能力,在這一切發生後,為什麼還會有領導人相信中共政權?

這些領導人生活在拒絕相信事實之中嗎?他們面對現實嗎?

他們願意相信中共宣稱擁有針對該病毒的疫苗的説法,是不是承認病毒的製造者最了解如何治癒病毒疾病?

讓魔鬼得到應有的報應吧!

原文China’s Cynical ‘Pandemic Diplom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 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住在南加州。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