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波譎雲詭 李克強到上海有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5日訊】中共五中全會召開在即,習近平左轉加劇民怨和中共內部危機,李克強與習的分歧也越來越公開化。近日,李到上海考察引發猜測。有分析認為,李此時考察習近平親信李強主管的上海,背後有玄機,五中全會是否出現變數值得觀察。

中共總理李克強9月下旬到上海考察,參觀了新型互聯網企業、製造業、合資企業及服務業等。上海考察前,李克強剛剛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宣稱要為民企創造更大的發展空間,保住民企,保就業,並重提國企改革。

有評論人士認為,這與9月中旬中共辦公廳對民營企業發出統戰文件,要求民企「聽黨話、跟黨走」並參與「混合體制改革」和「一帶一路」等重要戰略項目南轅北轍。

李克強上海之行,黨媒雖然進行了報導,但有人發現,黨媒修剪了李克強的不少話。而中共國務院網站連發了6篇文章,透露了更多李克強在考察現場的原話。

李克強考察上海思愛普(SAP中國)研究院期間,他說:「開放能夠讓人認識到差距,認識到差距才有提升的空間。一個國家的製造業要提升水平,需要不斷擴大開放。」

李克強走訪上海交通大學海洋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期間。他提到,前不久,上海交大幾位資深院士和教授寫信,就科技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等問題提出建議。

李克強見到他們時說,「你們的信我收到了,你們反映的科技成果轉化所遇到的障礙,我看比較突出的是兩點∶一是破而不立,二是由此導致了政策空窗期」,「嚴重束縛著科研人員的手腳」。

評論人士鍾原說,李克強又說了實話,中國科技本來落後,但管理體制更落後,實際成了科技發展的嚴重束縛。市場才是科技發展的真正推手,但中共還在用所謂的舉國體制搞科研,最終的結果可想而知。

李克強也提及「深化科技體制改革要加強制度創新」。鍾原說,中共的改革喊了幾十年,至今已經走入了死胡同,李還連連談改革開放,也不避諱科技差距,並透露了就業實情。

面對內外困境,李克強可能不得不說些真話,但他的改革開放,難以真正推行。改革開放的下一步,必然直接涉及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除了解體中共再也走不動了。

習近平才是李克強的經濟「堵點」。(天亮時分)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馮崇義對自由亞洲分析說,李克強與習近平的矛盾雖然公開化,但李仍未敢從體制上挑戰習近平。

他說,李克強目前還是在他的權力範圍內,做一些小動作表示他跟習近平有所不同,這個黨內高層包括李克強在內,在一個很好的歷史舞台,可是沒有魄力,如果有一半紅二代任志強的魄力和勇氣,這個事就可改變了。

台灣媒體人楊憲宏說,習近平利用強權回歸毛澤東老路,加速民怨和中共的內部危機,李克強所唱的對台戲,其實是為了贏取民心,可能令五中全會出現政治變數。

《新聞看點》節目的主持人李沐陽也認為,不排除五中全會出現意外風浪。他認為李克強此時考察上海或有深意。現在上海市委書記是李強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可以說是習的嫡系。而李克強到上海會不會是專門來「克」李強呢?

李沐陽說,鑒於李強與習的關係,如果抓到李強的問題,實際相當於是在打習。中共官員誰都不乾淨,只要真的一查一抓,保證都有問題,不怕事小,攢多了就是大問題,很可能「小河溝」翻大船。

按照中共慣例,10月要召開五中全會。李沐陽說,如果習李之間真的有矛盾,這個會上有沒有可能出現風浪呢?值得觀察。

時政評論員王赫在《大紀元》刊文說,目前距離五中全會不足一個月,表面看習近平大局在握,實則是如坐針氈。

他說,五中全會的主要議題是「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這是明線,還有一條暗線,就是如何安排接班梯隊。

針對明線,習近平還控制著話語權,7月底,習為「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定下基調。加之2018年兩會習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外界揣測習想要終身制。

不過,王赫說,習近平前5年任期,和李克強、王岐山是政治聯盟,甚至是夥伴;現在和李克強、王岐山分化了,而習家軍這幾年的擴容既非兵強馬壯,也非忠心耿耿。因此習近平現在的真實政治處境岌岌可危。

一場瘟疫使中共的統治地動山搖,全球追責,再加上蝗災、鼠疫等等一系列災難,造成經濟民生困頓,社會危機隨時爆發。而中國民間從公知到紅二代紛紛對當局表達不滿,表明中共統治難以為繼已成為共識,要求當局政治改革的力量正在大集結。

王赫說,中共內部利益之爭及「政見之爭」交織在一起。現在亡黨危機空前,以追責為藉口,以接班人安排為核心,各派政治勢力對習的圍獵勢必愈演愈烈;然而,他們難以想到的是,內鬥或許正是解體中共的最快方式。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