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舊文熱傳 網諷「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6日訊】最近,王滬寧30年前的一篇舊文熱傳。有美媒刊文稱,王滬寧助推中共的意識形態向左走,猛踩油門回文革,然而30多年前他卻撰文呼籲反思文革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被形容「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這篇題為《文革反思與政治體制改革》的舊文,是王滬寧於1981年至1995年間,擔任復旦大學政治學教授時所寫。

文中特別提到要從政治體制的角度來反思文革,政黨內沒有健全的民主制度,黨對社會有著全面的領導權,而黨的領袖對黨又有絕對的領導權威,致使黨的領袖錯誤發動文革時,黨內幹部和黨員已無能力阻止。

有美媒稱,對照中國當前的局勢,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助習近平推動中共的意識形態向左走,猛踩油門回文革,而習被網民取綽號——總加速師來看,這篇舊文此時發出有深意,究竟是誰想把中共體制的吹鼓手王滬寧打造成一個改革派?

自由亞洲電台刊文說,習近平近年嚴控輿論,又弘揚「鬥爭精神」,更大搞個人崇拜,要求全國上下「定於一尊」,種種做法被批評是意識形態上「向左走」,令外界憂慮文革重臨。而背後的軍師,被指是有「三朝國妖」之稱的王滬寧。

文章說,30多年前,王滬寧撰文呼籲反思文革,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這篇舊文近日再度被瘋傳,被形容為「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新聞看點》節目主持人李沐陽說,王滬寧的這篇舊文,與中共當局現在的作法可以說是格格不入,王滬寧主管中共文宣,這樣的文章能夠流傳,顯然是他允許的。否則很快就會消失。

李沐陽認為,王滬寧可能看清了中共內部對習當局全面左轉的不滿,所以要將責任全部推給習近平,給自己找後路。而中國的全面左轉,除了習有重大責任外,王滬寧也是罪不可恕,對王滬寧來說,哪裡還有後路?

圖爲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王滬寧當年公開支持江澤民整肅《世界經濟導報》而深得江的賞識進入政壇,一路走來成為中共黨魁的「政治化妝師」,歷經三朝不倒,王滬寧先是為江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

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位居政治局常委,掌一黨之思想管制和宣傳,是黨魁的真正「大腦」,也被外界稱為中國當代「國妖」,是江澤民安插在習近平身邊的「軟刀子」,專為搞跨習近平而來。

中共十九大剛結束,習近平帶領6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舊址,舉拳發誓,為宣揚無神論的馬克思鼓吹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習突然表明「跟黨走」的立場,被認為是王滬寧出的主意,也註定了他的所謂「中國夢」到此為止。

2018年5月4日,中共舉行紀念馬克思冥誕200週年大會。也被認為是王滬寧出的主意。同年7月美中貿易戰開打後,王滬寧頻頻拋出各種老掉牙的文革式口號和政策,藉以應對貿易戰。

2019年5月起,中共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馬克思主義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也是王滬寧。近兩年來,大陸文革風盛行,且呈愈演愈烈之勢,也被認為跟王滬寧有極大關係。

外界發現,習近平在得到王滬寧全力「輔佐」後,運勢一路下滑,不但在國內民心盡失,還激怒了國際社會,成為了國際譴責的對象。特別是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強推香港國法安,以及目前仍在全球肆虐的大瘟疫中不斷上演各種「惡作劇」,將全世界的怒火引向習近平,都被認為王滬寧脫不了干係。

北京一名紅二代向大紀元透露,現在習的整個戰略都是江派出身的王滬寧出的餿主意。雖然很多重大事情是習拍板,但拍板者不一定具有洞察全局和獨立決策的能力,很多時候只能依靠身邊幕僚的資訊和建議。

而王滬寧無疑是習身邊最重要的幕僚。因此習的失敗與王滬寧的問題密不可分。更可怕的是,王滬寧出的主意不只是失誤,而是不斷精心給習挖坑,最終要把習導向深淵,而習卻似乎還在樂於享受王滬寧的陰險吹捧,飄然自得,把其當「貼心人」,對危險毫不察覺。

時評員李正寬刊發評論說,有人把王滬寧形容成「中共的大腦」。看過《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朋友或許知道「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和低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構成,實質是一條蛇,在表層空間的表現形式是一條紅龍」。

評論說,如果王滬寧真是紅龍的大腦,那可以說:古有妲己禍亂朝廷,今有滬寧敗主不倦。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