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周恩來與毛澤東的微妙關係 以及周恩來的感情世界

【第145期】| 薇羽看世間 20200927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8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一直以來,中共官方將劉少奇的死歸罪為「四人幫」,不過,很多人現在已經明白,整死劉少奇的是毛澤東,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對劉少奇定罪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周恩來

根據中共黨史專家、周恩來研究學者高文謙說,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剛從秦城監獄裡出來的時候,她對外界的很多情況不了解,因此在她的兒女們寫的一篇紀念父親的文章最後,王光美說「總理,你真好。」不過,當王光美了解了很多情況後,她對周恩來的看法徹底改變。90年代,中國大陸有一部講周恩來在文革時期的電影《周恩來》,由王鐵成主演,但王光美領著全家拒絕觀看。

前兩期節目,我們講述了周恩來執行共產國際的祕密使命,出賣大量國土,以及他殺人如麻的真相。今天,我們再來說說周恩來的人品,以及他鮮為人知的感情世界。

劉少奇一度是中共第二號人物,兩任中共國家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毛澤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當毛澤東決定拋棄劉少奇後,周恩來的態度就變了,對劉少奇落井下石,從政治上宣判了劉少奇的死刑。

據《新史記》記載,在所有中共領導人中,搞特務出身的周恩來,對劉少奇的歷史情況最了解。在劉少奇專案組成立之後,所有關於劉少奇罪證材料的上報,都是由劉少奇專案組組長周恩來決定的,沒有周恩來的同意,這些虛假材料根本報不上去。

1968年9月25日,周恩來親筆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陳伯達、康生、江青共同簽名的報告,把劉少奇所謂歷史上三次叛變的「罪行材料」送給毛澤東、林彪審閱。報告寫著「劉賊少奇是長期埋伏在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現在專案組所掌握的人證、物證和旁證材料足以證明劉賊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並批示「劉賊該殺」。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周恩來親自宣讀這份報告。

1968年11月24日,在劉少奇70歲生日那天,毛澤東和周恩來特意囑咐汪東興帶給劉少奇一個收音機作為生日禮物,目的是讓他聽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的公報:把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直接從精神上擊垮劉少奇,他的病情急劇惡化。

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死亡。據當事人描述,劉當時已經渾身糜爛腥臭,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劉的死亡卡片上這樣寫著: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一個國家主席,就這樣沒有尊嚴的消失了。

有人說,周恩來加害劉少奇是被動的,是執行毛的意思。但是,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確實,對毛要打倒的人,周恩來總是可以遞上讓毛滿意的材料。但是,在賀龍專案中,周恩來就不只是幫凶了,他的虛偽更顯得淋漓盡致。

賀龍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擔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在「文革」中,賀龍被指控圖謀「二月兵變」被打倒。

1927年南昌暴動中,周恩來是最高領導人,賀龍是總指揮。之後,周恩來介紹賀龍入黨,兩人有著將近40年的交往,可謂知根知底。

據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一書披露,1966年,賀龍逃避紅衛兵的揪鬥,曾跑到周恩來家避難。見面後的第一句話就是:「總理,賀龍今日有難,我這次是來求你來了!」在賀龍看來,40年前,中共最困難的時候,周恩來代表中共黨組織請求他率部參加「南昌起義」,如今自己有難,周恩來一定會搭救。

但是,對於賀龍夫婦的不請自來,周恩來夫婦對他們在生活上關懷備至,噓寒問暖,卻竭力避免談論賀龍本人的問題。周的這種迴避態度,讓賀龍感到相當失望和傷心。賀龍渴望能夠有一個機會向周恩來申辯一下橫加在自己頭上的種種罪名,希望周為他說句公道話,而周卻始終沒有給他機會。1967年1月,賀龍被周恩來送到西山,名為「保護」,實質是關押。

從披露出來的史料顯示,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1969年6月9日,賀龍病重慘死。後來賀龍被平反,周恩來又在人前裝好人,對賀龍的夫人薛明說:「薛明呀,我沒有保住他呀!」

在電影《周恩來》中,中共將周恩來塑造成文革中被整官員的「大救星」,忍辱負重,顧全大局的「好總理」,而真實的情況恰恰相反。據資料顯示,毛澤東想要打倒誰,周就出賣誰,往死裡整,從而製造了更大、更多、更久的人間慘劇。

阮銘曾是胡耀邦的智囊,他在《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一文中披露,在周死後一年,在查證「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

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友,1927年去世時,6歲的孫維世被周恩來認作乾女兒。據孫維世的侄女孫冰在《我的姑媽孫維世》中說,周恩來和孫維世的關係已經超過了一般。1937年冬,周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巧遇孫維世,驚為天仙下凡、絕代佳人。周恩來把孫維世帶回家中時的喜悅,鄧穎超已看出周恩來內心的祕密。

據大陸《同舟共進》披露,1949年毛澤東決定出訪蘇聯時,江青要求前往,沒有得到批准。曾經留學蘇聯的孫維世卻被任命為隨毛澤東訪蘇的翻譯組組長。也有文章披露,在毛的火車專列車廂中,孫維世遭到毛澤東的強暴。孫找到周恩來哭訴,周對孫維世說:「顧全大局,不要聲張。」孫維世對周恩來有一種死忠和痴情,周要她忍,她就忍了。

1950年10月14日,孫維世嫁給了花花戲劇藝術家金山。金山曾經跟江青是情人關係。

婚後,孫維世曾向鄧穎超訴苦說,金山婚後本性難移,亂搞男女關係,孫維世感到非常痛苦;鄧穎超回信說,在上海十里洋場混久了的男人,總是免不了有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為黨做了大量工作,作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這段話有相當的暗示性和針對性,周恩來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沒有多大的區別。據鄧穎超的祕書趙瑋透露,鄧穎超曾服用大量安眠藥,昏迷後被搶救。

文革爆發後,江青下令將孫維世抓起來,周親自在批捕書上簽字。1968年10月14日,年僅47歲的孫維世被活活打死,死時全身裸體,布滿傷痕,四肢被手銬和腳鐐緊緊鎖著。孫維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剝光衣服輪姦,死後家人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

因為做的壞事怕曝光,以致鄧穎超都要求中央銷毀文件。據前中共高官李銳回憶,當時鄧穎超找楊尚昆,說周有些文件不能留,要求銷毀。楊尚昆說要請示鄧小平,鄧穎超說那現在就請示,她不走了,就在這裡等。楊尚昆當場電話請示,鄧小平同意銷毀。銷毀時李銳在場。

有些中共歷史專家,根據周恩來在文革中的表現,判定周是忠於毛澤東的。但有另一種說法,他們之間的真實關係是,相互利用、相互提防、時刻都準備置對方於死地。

1971年,周恩來和毛澤東設計逼林彪出逃,導致林彪飛機失事葬身於蒙古,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之後,毛澤東藉此將文革之火燒向周恩來。

1974年,在毛澤東授意下,江青等發起了「批林批孔」的政治運動,又將林彪與孔子並列批判,罪名是「批判林彪效法孔子克己復禮,妄圖復辟資本主義」。其後又將批林批孔演化成了批大儒,最後成了批周公。

不過,毛在林彪死後,在中共高層威望下降,而周恩來則威望上升,加上周恩來在黨內和軍隊內部,樹大根深,又善於偽裝和保護自己,讓毛澤東一時還無法直接整倒周恩來,只能借文革敲打周恩來,讓周恩來內心十分惶恐。周恩來在死前4個月,被推進手術室前,大喊「我不是投降派!」

事實上,林彪死後一個月,周恩來坐飛機就害怕,連專機組人員都發現了。在一份公開的史料記載,1971年10月,埃塞俄比亞君主海爾·塞拉西一世訪問中國,周恩來陪他去南方參觀訪問。上飛機前,周恩來反覆詢問飛機安全檢查情況,上了飛機後,周恩來居然出現幻覺,認為飛機正飛往國外,一度很是緊張,周的恐懼、懷疑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周恩來害怕自己步林彪後塵。

不過,毛澤東還是抓住了一個機會。1972年5月,周恩來在做每月一次的尿檢時,確診罹患「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如果及時治療,治癒率可達百分之八九十。按照中共中央的規定,凡是政治局委員以上領導人的治病方案,必須經由毛澤東批准後才能實施。然而,毛澤東卻通過汪東興,向負責周恩來保健的醫療專家們傳達了四條指示: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訴總理和鄧大姐;第二、不要檢查;第三、不要開刀;第四、要加強護理和營養。毛的這四條,條條致命,全是癌症大忌。

醫療專家們不懂政治,只是知道人命關天,對毛四條不滿意,一再陳情,汪東興代表中央出面找他們談話,讓他們先「穩住」,強調中央這樣的決定是「保總理的」,說:你們要聽上帝的,要跟主席的思路,主席正在考慮全面的問題。

最終,毛澤東利用周恩來的癌症殺了周恩來,讓周先走一步。8個月後,毛也一命嗚呼。

對很多人來說,周恩來感情專一,哪怕一生無子嗣,也對鄧穎超不離不棄。但是,周恩來的一切都是被美化和包裝的。真實的周恩來,生活放蕩。

羅宇是中共元老羅瑞卿將軍的兒子,現定居美國。由於其父與其他中共元老之間關係比較密切,羅宇從小能夠了解到一些中共高層家庭內部鮮為人知的事情。他說,五十年代末,周恩來的妻子鄧穎超就在小圈子裡到處散布,她要給周恩來找個小老婆,為周恩來留後。

而據德文媒體報導,周恩來還有一個與德國女子所生的私生子。1954年7月,周恩來訪問東德時,有一位自稱是他後代的東德男子要與他見面,被周拒絕。該男子面貌有華人特點,輪廓也像周恩來。據當地媒體報導,周恩來在法國巴黎留學時,與一位德國女子生有一個兒子。這名德國女子可能是德共黨員,後離開巴黎返回德國。

當時西德《明星》週刊記者海德曼深入採訪中,在東德漢德海根見到了周恩來當年的情人,還見到了周恩來的孫子。海德曼說,周恩來的情人叫史蒂芬,曾經是哥廷根的奧本曼旅店的女僕,1923年周恩來住在那間旅店期間與她相識,暱稱她為格德爾,兩人常在附近森林散步,之後為周恩來生下一子,取名庫諾。生下孩子12天後,史蒂芬被旅店老闆解僱,從此與周斷絕音訊。

庫諾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庫諾的妻子改嫁,留下一子威弗利,全名古諾·韋爾來德·周,1954年海德曼採訪他的時候,他才10歲。

周恩來除了私生子傳聞外,還有私生女傳聞。1994年3月,總部設在美國普林斯頓的《民主中國》雜誌,發表了作家孔捷生的一篇長文「解咒年代:本世紀最後的黑匣」,副標題是「周恩來與神話的終結者:艾蓓」。

孔捷生的文章說,艾蓓就是周恩來的親生女兒!《民主中國》雜誌獨家發表了艾蓓的多張照片。她的長相的確跟周恩來有幾分相似,並且越看越像:飽滿的額頭,濃眉大眼。

艾蓓,寫了一本書《叫父親太沉重》,她以小說的形式,記述了母親安然和周恩來,以及自己的感情經歷。後來,面對外界的質疑,艾蓓邀請了《世界日報》的資深記者到她的住地,還請了一位具有公信力但沒有披露姓名的人士,向他們展示她是周恩來之女的鐵證。至於鐵證是什麼,具有公信力的人士是誰,至今沒有公布。

事實上,周恩來身邊到底有過多少女人,可能永遠沒有人知道。不過,鄧穎超在一篇回憶錄中說,他們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去哪裡,「去幹啥、待多久、從沒有講」。而他們有什麼事要說,主要是家庭裡的事,多數是在衛生間,利用周恩來洗漱的機會談。所以,衛生間被他們稱為「第一辦公室」,「談話間」。

除了混亂的異性交往,周恩來還被香港記者曝光可能還是一個「男同志」(同性戀者)。

曾擔任《開放》雜誌編輯的香港記者蔡詠梅,歷時三年寫成了《周恩來的祕密情感世界》一書。書中披露,周恩來很可能是男同性戀,曾和學弟李福景戀愛兩年。

書中披露,周恩來原本期待李福景畢業南開後,能到日本一起繼續讀書,但在得知李福景轉往香港求學後,蔡詠梅觀察到周恩來「情緒崩潰」,日記結構突然變得散亂,甚至只得寥寥數語。而在日記中周恩來以「吾愛友」、「吾慧弟」來稱呼李福景,蔡詠梅認為這是周恩來與李福景交情親密的證據之一。

1920年,留學日本不順利的周恩來,與放棄香港學業的李福景,兩人以「勤工儉學」的名義赴法國,但目的是去英國讀書。李福景成功在英國入學,周恩來卻沒能留下,只能去了法國。周恩來在日記中流露出他感受到「情」所帶來的煩惱。他寫到:「戀愛是由情生出來的。不分男女,不分萬物,凡一方面發出情來,那一方能感應的,這就可以算作戀愛。」

蔡詠梅認為,周恩來「在與李福景關係破裂後,思想就突然變得激進」。周恩來轉赴法國期間,受到共產國際資助,1921年在法國加入共產黨。1923年,他突然從法國寄信向鄧穎超求婚。鄧穎超是周恩來在中學時代「覺悟社」的社友,不過連鄧穎超自己也曾表示,對周恩來突然的追求感到很意外。

蔡詠梅表示,周恩來後來跟鄧穎超結婚是為了掩飾他的性取向,也有政治和傳宗接代方面的考慮。當時鄧穎超已是國民黨的中央委員,名氣上遠遠地大過周恩來。

蔡詠梅還認為,周恩來身為在毛澤東主政時期實際享有權力,甚至在形像、威望上超越毛澤東,對毛的態度卻是「卑躬屈膝、逆來順受」,邏輯上難以解釋。「那是因為周恩來有個祕密」,深怕毛澤東知道他是同志,因為同性戀在當時的共產黨會被視為犯下「流氓罪」。蔡詠梅認為,這是解開重視自我形像的周恩來,對毛澤東採順從態度的祕密鑰匙。

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周恩來一生無子嗣,這個問題在現有的史料中並沒有標準答案。但是據我們找到的信息綜合分析,應該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鄧穎超曾經兩次懷孕都小產。一次是大逃亡的時候小產了,第二次檢查是怪胎,直接打胎了。

另外從周恩來多次剷平祖墳和他死後要求火化揚灰,說明他不想留下任何可以讓後人清算的把柄,那麼他就更加不會留個孩子讓後人去批鬥了,至少不能有名正言順的孩子。還有一個就是他的性取向問題。從這些方面來看,周恩來和鄧穎超的婚姻更大可能是政治婚姻,共產國際的需要。

歷史就像滔滔江水東逝去,沖走的是時間,沉澱的是真相。真相終將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浮出水面。關於周恩來,我們就說到這裡,以後有機會,我們還會跟大家分享更多的歷史故事。《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