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月瞰今昔】從微信下架風波 看中共海外滲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9日訊】大家好,歡迎觀看慧月瞰今昔。

日前,美國政府下架抖音和微信的重置在全球都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很多人的生活都將受到影響。不過微信的下架卻一波三折。其實中共一直都在鑽西方社會自由民主的空子,讓那些違背普世評估及服務於中共統治和對外擴張的言論有生存的空間。

國家安全為由 美商務部宣布下架微信

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從9月20日起在美國境內下架中國手機應用程序WeChat,也就是華人所熟悉的微信海外版。並且,為微信提供功能或優化業務的相關美國企業也都將禁止與WeChat合作

據稱美商務部提出了理由是,微信是中國’軍民融合’政策的積極參與,接受中共情報部門的強制合作,從用戶收集大量數據,包括地理位置,網絡活動及網頁和搜索記錄等數據信息,並通過’敏感詞篩查’等手段對平台內部評論進行嚴密監控,因此使用微信將給美國國家安全造成不承擔的風險,也是微信在美被禁止的首要。

對於個人用戶而言,主要的影響體現在,之後新用戶將無法在美國地區的應用商城下載和註冊微信,老用戶也無法進行微信的版本升級。同時,微信內任何涉及金錢的交易或付款處理功能意味著將被禁止,如轉賬,紅包,收款等。這意味著在美軍採購或未來赴美的中國遊客將無法通過WeChat完成銷售或購買操作。

各方反響不一 微信改名遭否決

美國商務部這一系列的「重磅」措施,各界有不同反應。先來看看中共:禁令細節發表前,中共不斷重複其一貫言辭激烈卻邏輯混亂的套話,指責美方「打壓非美國企業」 ;現在中共宣傳機構卻一反常態的「冷靜」,僅透過官媒《環球時報》引述微信母公司騰訊回應,稱「微信一直遵守法律法規,數據政策與程序符合全球最嚴格的隱私標準」,聲無相對。

再來看看人們的態度:有人認為這會給依賴於使用微信社交的海外華人日常交流帶來很多不便;也有人認為,導致微信一直被中國官方用作進行「滲透」丶「洗腦」和「威脅」,因此被「封殺」也許是好事,能打擊中共透過間接掌控這款社交媒體惡意收集公民個人數據的行為,以維護美國國家安全;而且長期以來,一些微信用戶,商家透過微信支付避免稅的違法行為也損害了美國銀行業及國民利益。

網友xswl:疼訊在禁令生效前把海外版WeChat改成wecom了

微信被禁,其母公司騰訊又會做出何反應呢?據稱早在8月9日,騰訊已在美國專利商標局註冊了為「替代」微信的應用程序WeCom,竟是希望通過」改名」的方式規避禁令。而面由此番操作,美國商務部官員已經承認否定的回應,網友說這種換馬甲的國產經典操作,是把川普當作傻子還是掩蓋耳盜鈴想騙自己,簡直不知所謂。

微聯會挑頭上訴 加州法官頒令暫停

然而中共悄無聲息背後,一個由5名華裔律師組成的[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卻突然以維護「美國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為名,挑戰禁令向加州法庭提起訴訟,要求法官阻止美國商務部等相關部門實施對微信的封殺。

9月19日,加州聯邦地方法院法官勞瑞爾·比勒(Laurel Beeler)發出判決,暫停商務部要求蘋果公司及Google將WeChat從應用程序商店下架的命令。節骨眼上出現這波突發操作,不得不令人深思。

據悉,參與訴訟訴訟相關律師的真實背景有待探究,其中一名叫朱可亮(Clay Zhu)的律師,實際供職於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而該事務所的前身是中共司法部直屬的中國律師事務中心;而另一名原告之一彭一玲(Elaine Peng),其另外的個人身分是[拜登-賀錦麗華裔助選團]加州官方負責人;他們之中,確實是否與中共法定有不可告人的隱祕關係?

進行,美國商務部隨後作出回應,表示[禁止微信對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是必要的],會盡快尋求解除法官指示。

從微信下架 看中共海外滲透落敗

一款手機社交軟件,竟然驚動了兩個國家?接下來慧月就和您一起來聊聊微信這款社交軟件,以及中共是如何透過微信等社交媒體及其他海外滲透手段,對用戶進行監控,同時達到其歪曲信息,引導媒體,繼而奴化民眾,維持其統治的目的。

微信App在全球擁有超過十億用戶,其中大部分是中國大陸用戶,其海外版WeChat有數百萬美國註冊用戶。

這款APP通過手機號碼及實名身分註冊,可以獲取用戶個人和特殊消息,微信將自動蒐集大量用戶資料;中共可通過後台特別權限蒐集資料,並跟蹤這些個體的行蹤,包括個人資訊及地理位置,2019年3月,一位研究人員發現一個中文數據庫,裡麵包含數十億條微信消息,這些訊息來自來自中國大陸的用戶,還來自美國,台灣,韓國及澳洲。

使用微信,可以看到中共對言論監視和網絡自由打壓;某些有關’習XX’,’六四’,’上訪’,’法輪功’等中共認為的敏感/違禁詞語的內容或言論,通常如日前被迅速判決18年刑期的會被屏蔽或者迅速被刪除甚至暫時釋放,用戶沒有基本的言論自由,甚至常有因言獲罪的危險,被禁言,退群,封號只是毛毛雨而已。地產大亨任志強,據傳因在朋友圈發布了一篇「脫光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的評論文章,如今身陷牢獄,生死未卜卻被「當庭認罪」。

此外,中共還使用其他許多極為惡劣和隱蔽的手段,將信息控制輸出到海外,如:

1,斥巨資進行形象宣傳,投放廣告為中共發聲

中共每年花費大量資金在海外主流媒體平台上發布廣告進行官方形象包裝和宣傳,並以各種名目舉行媒體業招待會議或將官媒分開直接進駐當地,收編外國記者編輯,影響或利用主流媒體從業者為中共發聲或發布虛假信息;如:中共官媒通過在海外主流媒體的插入頁面中發佈內容,卻轉化為透明提示信息來源,讀者不會了解這些廣告所帶有的虛假和曲解的引導目的,因為這些廣告看起來和其他部分相似,但實際上是由中共付款。

其手段之二:通過併購海外私人媒體,打造符合其利益的內容

中共通過不公平競爭影響和乾預海外中文媒體市場,打壓本地的獨立敢言媒體。自由之家高級專家庫克就曾表示:「中共官方的央視(CCTV)可有很多播放頻道,而獨立的電視台卻沒有這麼多渠道。」中共外交官非常活躍的地向做廣告者,華人社區人士,媒體記者及一部分高層施壓,以」併購「,控制海外」私人媒體機構」的方式,打造或公佈符合其利益的內容而抹去或隱瞞隱瞞不利的信息源,成為中共宣傳機器的延伸。

中共使用的手段之三:通過同學/同鄉會進行評論監控,並選拔海外代理人

中共經常通過學聯「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 /華人同鄉會等來監控海外學生/華人的言論與行為,學聯表面上是華人學生與學者的同鄉會,聯誼會,但實際上背後是受到影響使館,領館的支配與監控,以確保中共對留學生/海外華人的控制與影響力,並且從中挑選合適的人,以’愛國’名義威脅或利益收買利用為中共海外代理人,成為日後提供所需情報的渠道和工具,一旦敗露,中共會果斷拋棄這些’代理人’甚至翻臉抹黑,並扶植新的代理人。

如今美國,加拿大等國都出現了中共統戰部所屬的同鄉會負責人參與政治選舉和得到資助,此次「微聯會」華裔律師團所發起的阻止禁令訴訟案,其官網就同時同時宣布了募集捐款頁面並迅速獲得大量資金,可能並非偶然。

試想一下,民主世界所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如果被中共所謂的「大外宣計劃」所取代,會發生怎樣的事情?狐狸尾巴始終是藏不住的,當中共病毒爆發,國安法綁架香港,社交媒體監控等新聞事件不斷出現,從美國,加拿大再到歐洲,澳洲各國政界都開始清醒並逐漸識破中共這套把戲,所以甚至中共在海外滲透之路下了血本,仍然會像微信, TikTok之類難逃被禁,被封殺的命運!

對分佈在全世界各地數千萬的海外華人來說,可能有相當比例的人還在使用微信作為與國內親友聯繫的主要方式,如果現在禁止微信短期內確實會帶來一些不便,但是我還是,建議大家,花一些時間去適應新的社交軟件一定是值得的。實際上,大家還是可以找到一些更安全的替代方案,而帶來帶來的安全和好處卻是長久的,因為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或尚未意識到中國政府正在利用這些軟件來審查,限制言論。

在微信平台中,日常交流一旦涉及政治討論,宗教類的話題,很容易成為被封鎖和封殺的對象,而在吃喝玩樂等放大有人對物質,享樂追求的內容上卻形成了氾濫的可能性,同時有目的性地只提供符合中共口味和大外宣的內容,為中共想要達到的政治目的服務,實際的導向是讓人失去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和思考,失去對是非曲直的判斷力,從而達到愚民的目的,跟著中共的指揮棒走,為中共的極權統治提供便利。

當下中國大陸世風日下的環境風氣和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不得不說中共的審查和輿論控制控制了相當大的作用。長此以往,甚至中共退出了歷史舞台,也將給給兒子孫後代及家國未來亦這樣造成的難以挽回的嚴重影響。這樣靜下心來仔細想一想,還真是應該從手機中果斷卸載類似軟件!長痛不如短痛,為了將來可以暢所欲言,我們今天應該忍痛「割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