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春修道

文: 鑑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佛家講,人世間一切皆為幻象,是不能永恆的,也就不是真實不壞的。修道人若執於世間俗念,哪怕是一點點情絲,到最後一步的時候,都可能導致功虧一簣。

師父找徒弟

杜子春生活在北周、隋朝年間。年輕時性格豪爽,心志很高,把一切看得很淡,但也放浪不羈,喜遊樂飲酒,沒心思積累家業。沒多長時間就把家產花光了。沒辦法去投奔親友,親友們認為他不務正業,將他拒之門外。當時已是冬天,他衣衫襤褸,食不果腹。徒步在長安街上游盪,天快黑了,還餓著肚子,徘徊著不知該去哪裏。他從東街走到西街,飢寒交迫孤苦無靠,不由得仰天長嘆。

這時,有位老人拄著拐杖來到他面前,問他:「年輕人,為甚麼嘆息呢?」杜子春就說了他的處境和心情,怨恨親友們對他如此無情無義,越說越憤慨,十分激動。老人聽後問他:「你需要多少錢夠花呢?」杜子春說:「我若有三五萬錢,能活著就行了。」老人說:「不夠吧,你再多說一些。」子春說:「十萬。」老人又說:「還不夠吧!」杜子春就說:「那麼,一百萬足夠了。」老人還說不夠。杜子春說:「那就三百萬。」老人說:「這還差不多。」

老人於是從袖子裏掏出一緡錢說:「今晚先給你這些,明天中午我在西街的波斯府宅等你,你可別來晚了啊。」

第二天中午杜子春如期前往,老人果然給了他三百萬錢,沒留姓名就走了。杜子春有了這麼多錢,浪蕩的心很快像草一樣長起來,認為自己有這麼多錢,一生也不會窮酸受苦了。從此他乘肥馬、穿輕裘,每天和朋友們狂飲,叫來樂隊給他奏樂開心,到花街柳巷鬼混,從來不把以後的生計放在心上。只一二年的工夫就把三百萬錢揮霍個精光。杜子春只好又穿著很便宜的衣服,換馬騎驢,後來驢也養不起,只好徒步,轉眼間又像他剛到長安時那樣,成了個窮光蛋。山窮水盡,無可奈何,又仰天長嘆起來。

剛一嘆氣,那位老人就出現在面前,拉著他的手說:「你怎麼又弄到這個地步了?好不奇怪。沒關係,我還可以再幫助你。你這回要多少錢?」杜子春羞愧難當,不好意思開口。老人再三逼問,杜子春只是慚愧地賠禮。老人說:「明天中午,你還到從前你我約見的地方去吧。」次日,杜子春很羞愧地去了,老人這次給了他一千萬。杜子春沒接錢時就再三表決心,說這次一定要痛改前非,置辦家業。今後會成為大富翁,讓石崇、猗頓這些古代的富豪都不如他。老人把錢給了他。

錢一到手,杜子春心又變了,又開始揮霍無度花天酒地了。不到三四年間,又是兩手空空如也,比上次還慘淡。杜子春在長安街的老地方又見到了那位老人,由於羞愧難當,就用手捂上臉躲開了老人。老人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說:「你能躲到哪裏去?躲是最愚蠢之舉。」然後又給了他三千萬,說:「這次你要還不改過自新,敗家的病症算是到膏肓了,你就永遠受窮吧!」

杜子春心想,自己放蕩揮霍,肆意妄為,最後弄得窮途潦倒,親戚朋友中有的是豪富的人,但誰也不理睬我,唯獨這位老人三次給我鉅款,我該如何報答他呢?

想到這裏他就對老人說:「我得到你這三次教訓,應該能夠在人世上自立了。我不但今後要自立,還要周濟天下孤兒寡母,幫助她們恢復名分和教化。我深深感激您老人家對我的恩惠,等我做完這些事,我再回來任聽您的差遣。」老人說:「這正是我對你的期望啊!你有了成就以後,明年七月十五中元節時,你在老君廟前那兩棵檜樹下等我吧。」

杜子春知道孤子寡婦大多流落在淮南,就特意來到揚州,買了一百頃良田,在城中蓋了府宅,在路口等重要部位建了一百多間房子,遍召孤兒寡母分住在各個府宅裏。族人中的親戚,讓外甥完婚、姪女出嫁。死後分開的夫妻讓他們合葬在一起,客死他鄉的遷回故土安葬,過去有仇的冰釋前嫌,有恩的豐厚回報。完成了自己的心願後,杜子春按期如約來到了老君廟前,見到了老人。

修道過關,重重考驗

見到杜子春後,老人停止了吟簫,領杜子春登上華山雲台峰。進山四十多里後來到一個地方,見到一幢高大嚴整的房舍,看樣子不是凡人住的。仙鶴飛翔,彩雲繚繞。屋子的正堂中間有一個九尺多的煉丹爐,爐內紫光閃耀,映亮了門窗。有九個玉女環繞著爐子侍立著,爐子前後有青龍、白虎看守著。

待到了傍晚,再看那老人,身上穿的已不是凡間的衣服,而是穿著紅道袍戴著黃道冠的道士。道士拿了三個白石丸和一杯酒給了杜子春,讓他趕快吃下去。道士又拿了一張虎皮鋪在內屋西牆下,面朝東坐下,告誡杜子春道:「你千萬不要出聲。這裏出現的大神、惡鬼、夜叉或者地獄、猛獸,以及你的親屬們被綁著遭刑受罪,這一切都不是真相,是虛幻的。你不論看見甚麼恐怖場景和慘狀,都不要動不要說話,安心別害怕,那就絕不會對你有甚麼傷害,到時你就只管記住為師今天給你說的這些話!」

道士去後,杜子春向院裏看,院裏有一個裝滿了水的大甕,此外沒看到甚麼。道士剛走,杜子春就聽見外面人喊馬叫震天動地,只見滿山滿谷都是士兵,旌旗飄飄,戈矛閃閃,千乘萬騎蜂擁而來。有一個人自稱大將軍,身高一丈多,他本人和馬都披著金鎧甲,光芒耀眼。大將軍的衛士就有幾百人,都舉著劍張著弓,一直來到屋前,大聲呵斥杜子春說:「你是甚麼人?大將軍到了怎麼竟不迴避?!」

有衛士用劍逼著杜子春問他的姓名,還問他在做甚麼,杜子春都一聲也不吭。見他不出聲,衛士們大怒,一聲聲喊叫著「殺了他!」「射死他!」有如雷鳴,杜子春穩坐泰山,充耳不聞,那個大將軍只好怒氣沖沖地帶著隊伍走了。

過了片刻,又來了一群群的猛虎毒龍、獅子蝮蛇和毒蠍,爭先恐後地撲向杜子春要撕碎他吞食他,有的還在他頭頂跳來跳去張牙舞爪,杜子春仍是不動聲色,過了一會兒,這些毒蛇猛獸也都散去了。

突然間大雨滂沱雷電交加,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不一會兒又有大火輪燃燒著在他左右滾動,光在身前身後閃耀,亮得眼都睜不開。片刻之間,院子裏水深一丈多,空中雷聲隆隆電光閃閃,像要讓山峰崩塌河水倒流,其勢不可擋。一眨眼的工夫滾滾的浪濤湧到杜子春的座位前,他心中想到的是道士叮囑的話,不為所動,仍是端端正正坐著,連眼皮也不眨一下。接著那位大將軍又來了,領著一群地獄中的牛頭馬面和猙獰的厲鬼,將一口裝滿滾開的水的大鍋放在杜子春面前,鬼怪們手執長矛和兩股鐵叉,命令道:「說出你的姓名,就放了你,如果不說,就把你放在鍋煮!」杜子春仍不說話。

這時,鬼怪們又把他的妻子抓來綁在台階下,指著他妻子向杜子春說:「說出你的姓名,就放了她。」杜子春還是不作聲。於是鬼怪們鞭打他的妻子,用刀砍她,用箭射她,一會兒燒,一會兒煮,百般折磨慘不忍睹。他妻子苦不堪忍就向杜子春哭號道:「我雖然又醜又笨,配不上你,但我畢竟給你做了十幾年妻子了。現在我被鬼抓來這樣折磨,我實在難以承受!我不敢指望你向他們跪伏求情,只希望你說一句話,我就能活下來。人誰能無情,你就忍心不說一句話,看著我繼續受折磨嗎?」妻子在庭院中淚如雨下,邊哭邊喊邊罵。杜子春始終視而不見。那位大將軍也說:「你不說,行,你不相信我還有更毒辣的手段對付她!」說著命令小鬼抬來了銼碓,從腳上開始一寸寸地銼他的妻子。妻子哭聲越來越高,杜子春還是連看也不看。

大將軍說:「這個傢伙妖術已練成,不能讓他在世上久留!」於是命令左右,把杜子春斬了。杜子春被殺之後,魂魄被帶著去見閻王。閻王一見杜子春就說:「這不是雲台峰的那個妖民嗎?給我把他打入地獄裏去!」於是杜子春受盡了油鍋、鐵帳、錐搗、鎧磨、火坑、刀山劍海等所有的地獄酷刑。然而,由於他心裏牢記著那位道士的叮囑,咬著牙都挺過來了,沒發出一聲呻吟。後來,地獄的鬼卒向閻王報告,說所有的刑罰都給杜子春用完了。閻王說:「這個傢伙陰險毒惡,不該讓他當男人,下輩子讓他做女人!」

於是讓杜子春投胎轉世到宋州單父縣的縣丞王勤家。杜子春轉世為女子,一生下來就體弱多病,扎針吃藥一天沒斷過,還掉進火裏摔到床下,受了無數的苦,但杜子春始終不出聲。轉眼間杜子春長成了一個容貌絕佳的女子,但就是不說話,縣丞王勤的全家認為她是個啞女。親戚對她百般侮辱,杜子春總是一聲不吭。

情絲難放,功虧一簣

縣丞的同鄉有個考中了進士的人叫盧珪,聽說縣丞的女兒容貌很美,就很傾慕,就求媒人去縣丞家提媒。縣丞家藉口是啞女,把媒人推辭了。盧珪說:「妻子只要賢惠就好,不會說話又有甚麼關係呢?正好給那些長舌婦做個榜樣。」縣丞就答應了婚事。盧珪按照規矩施行了六禮,和杜子春辦了婚事。兩個人過了幾年,感情非常好,生了一個男孩,男孩已經兩歲了,十分聰明。盧珪抱著孩子和她說話,她不吭聲,想盡辦法逗她也不說話。

盧珪大怒說:「古時賈大夫的妻子瞧不起他,認為他無能,始終不笑,但後來妻子看見賈大夫射了山雞,也就消除了對他的怨恨了。我雖然地位不如賈大夫,但我的才學比會射山雞不強百倍嗎?可是你卻不屑於跟我說話!大丈夫被妻子瞧不起,還要她的兒子做甚麼!」說著就抓起男孩的兩腿扔了出去,孩子的頭摔在石頭上,頓時腦漿迸裂,鮮血濺出好幾步遠。

杜子春愛子心切,一時間忘了道士的囑咐,不覺失聲喊道:「啊呀!……」

聲還沒落,杜子春發現自己又坐在雲台峰的那間道觀中,道士也在面前。這時是黎明時分,突然紫色的火燄躥上了屋梁,轉眼間烈火熊熊,把屋子燒毀了。道士說:「你這個窮酸小子,真是耽誤大事了!」就提著杜子春的頭髮扔進水甕裏,火立刻就滅了。

道士說:「在你的心裏,喜、怒、哀、懼、惡、欲都忘掉了,只有兒女之情你還沒忘記。盧珪摔你孩子時你若不出聲,仙丹就能煉成,你也就能位列仙班了。可嘆啊,仙才真是太難得了!我的仙丹可以再煉,但你卻還得回到人間去,以後繼續勤奮地修道吧!」

說完給他向遠方指了路,讓他回去。臨走時,杜子春登上燒毀的房基,看見那煉丹爐已壞了,當中有個鐵柱子,有手臂那麼粗,好幾尺長,那道士正脫了衣服,用刀子削那鐵柱子。杜子春回到家後,非常悔恨他當初忘了對道士發的誓,想回去找到道士效力,以補償自己的過失。他來到雲台峰,甚麼也沒找到,只好懷著惋惜悔恨的心情回來了。

(事據:《太平廣記》)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