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大選 保持冷靜 稍安勿躁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ckie Gingrich Cushman撰文/寧靜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1日訊】我們大多數人都理解在適當方法的基礎上朝向目標努力的概念。例如,在大學時,我會回顧每門課的課程提綱,看教授如何計算最終成績(是否包括作業和測驗的表現,還是只看測試?每個成績在這其中的權重是多少),然後根據自己以往的表現,定期查看還需要做些什麼來獲得想要的成績。

那就讓我們採用這個方法來回顧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正如我在幾週前寫的那樣,我們選舉總統不是根據誰贏得了直選,而是誰贏得了選舉人團538張選票中的至少270張。2016年,唐納德‧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以304比227拿下了選舉人團的選票。他的民主黨挑戰者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贏得了直選,但由於失去農村地區而失去了選舉。

當您聽到有人企圖通過說「但他輸掉了直選」來降低川普勝選的含金量時,這意味著這個人,要麼不了解我們的選舉系統的工作原理(我這是在呼籲學校應該提供更好的公民課程),要麼就是僅僅因為不喜歡這個結果乃至想要改變這套選舉系統。還記得川普在2016年獲勝後,所有民主黨人表現出的憤怒嗎?很有可能就是這種憤怒左右了人們的判斷能力。

根據邁克爾‧格林斯坦(Michael Greenstein)和南希‧富蘭克林(Nancy Franklin)最近在《實驗心理學》(Experimental Psychology)雜誌上發表的題為「憤怒增加了對錯誤信息的易感性(易受錯誤信息的影響)」的文章,兩位作者發現,憤怒使「虛假細節的暗示性」增高,並且提高了「對錯誤信息的接受性」,也提升了「對來源歸因的準確性的信心和導致錯誤判斷的決策速度的信心」。敲黑板:讓憤怒左右你的判斷會讓你更容易相信錯誤信息,更有把握認定錯誤信息是正確的,並且更有可能更快地做出那個錯誤的決定。

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引發了民主黨人的又一輪憤怒和憤慨。川普總統是否應該在大選之前提名一位候選人來填補空缺,參議院是否應該儘快推進並確認?許多觀察家和專家回溯到2016年2月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去世。時任總統的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16年3月提名默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時,被由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阻止了。

當時,許多民主黨人對參議院拒絕甚至不批准加蘭德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表示極大的憤怒。現在,民主黨人又因為川普計劃提名替代者而表示憤怒。

可現實是,川普不僅有權利,而且還有義務迅速採取行動並任命一位法官來取代金斯伯格。如果多數席位(由共和黨把持)擁有選票,則參議院有資格進行確認。但是,這個權利已經導致某些人變得憤怒,因為它允許做民主黨人不贊成的事情。

本週,電視名人,CNN主持人唐‧萊姆(Don Lemon)看起來很沮喪,他對選舉人團的作用以及川普提名替代者的資格提出了質疑。他跟CNN的同事,主持人克里斯‧庫莫(Chris Cuomo)說:「選舉人團必須被剔除,因為這代表著這個國家的少數派來決定我們的法官和總統是誰。那公平嗎?」

當有人使用「公平」一詞時,您總應該問一句:「對誰公平?」所有人都知道這套系統的工作方式。捫心自問:「難道僅僅因為這不是那個人想要的結果就被稱為不公麼?」

如果你不喜歡這個結果,並且根據現有流程似乎無法弄清楚如何得到你想要的結果,那怎麼辦?當你的黨派掌握大權時更改流程啊。萊姆繼續說, 「如果喬‧拜登獲勝,」 「民主黨人可以增加大法官數量,這樣他們可以做出修正並使其獲得通過。」 庫莫提醒萊姆——他一定是忘記了基本公民學,這樣的改變將需要「國會三分之二的投票權和州議會的四分之三的選票。」

當面對他人憤怒時,我對共和黨人有何建議?保持冷靜,稍安勿躁。讓他們吼,然後自信而確定地回應他們。成熟的標誌是能夠明白你無需對別人的感受負責;我們都對自己負責。記住,誰控制參議院和白宮至關重要。

是的,有些民主黨人可能威脅要毀掉這套系統,但這個議題最好是在頭腦冷靜時辯論,因為正如我們現在所知,憤怒的人更有可能相信錯誤的信息;做出錯誤的決定;並盲目自信自己是對的,即使當他們已經錯了的時候。

原文Stay Calm and Slow to Ang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基‧金里奇‧庫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是全國性的辛迪加專欄作家,屢獲殊榮,並且是「學習會有所作為基金會」的創始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