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日本側擊中國升級,安倍其實何止晉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安倍晉三稱因健康緣由,已於8月28日辭去日本首相職務,他表示繼續履職至繼任者選出。現在,隨著新首相菅義偉的登台,安倍內閣也已成為歷史。不過,這一屆政府在其任內的一些表現,還是值當說道一下的。

從表面上看,鑒於歷史的與現實的原因,出於政治、經濟等各方面的考量,在大多數時間和場合,由安倍當家的日本政府對於近幾年的中美兩國對抗,對於中共國的種種出格行為,好像顯得比較小心、低調,似乎採取的是一種貌似中立的外交平衡,或者說是模稜兩可的立場,以至有好些人以為「日本怕得罪中國」,乃至還有人以為「安倍親中」。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遠的不說,只要稍微留意一下2020年這一年安倍政府的部分內政外交,對一些事件、事情略加梳理,便不難發現其帶有明顯的傾向性,甚或有阻擊、側擊意味。

2020119日,是《日美安保條約》簽署60周年。安倍晉三無視之前某國的挑撥,強調日美條約是「不朽的支柱」,並申明有意在太空和網絡領域加強合作,以充實日美同盟。

早在2020年3月5日,安倍晉三首相就已經明確指示,要求在華日本企業把部分產業鏈從中國撤回日本,或者轉移至東南亞國家(到7月底,已有1700多家日企排隊撤離中國,有些搬至與中國為敵的國家)。

在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之前的2020年6月17日(美東時間),就有美國、英國、日本、法國、德國、意大利、加拿大七個G7成員國外長與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發表聯合聲明,叫停港版國安法的立法,其中也表明了日本的態度。

2020年7月3日,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擔任總裁的自民黨有一動作,該黨外交小組在幹部會議上通過一項決議案,要求政府取消習近平對日本的國事訪問。

日本防衛廳於2020年7月9日宣布,從美國增購105架F-35戰鬥機。這一來,在原有42架的基礎上,日本便擁有總數高達147架的F-35戰鬥機。川普說這能使日本的空中力量提升至全球最高水準。空中力量對付誰,當然主要是對付中共國的。

2020年7月14日,日本發布《防衛白皮書》,指出中方在東海、南海「活動範圍不斷擴大」,依仗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還藉助於「一帶一路」謀求海外軍事基地。白皮書的字裡行間流露出對中國軍力增強和軍事擴張的憂慮,並重申「對中國動向保持警惕」。面臨這種威脅,日本決意擴充軍備,強化國防。此白皮書如果不是擊中要害,中方絕對不至於「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外交部戰狼也無從將白皮書罵作「黑材料」。

2020年7月19日至23日,日本參與了美、日、澳三國在南海和西太平洋舉行的聯合軍事演習,以達到三國軍隊屆時可協同作戰,維護地區穩定。而那個製造不穩定的禍首,不正是中共嗎?

2020年8月10日,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被捕。周在日本享有「民主女神」之稱,人氣極高,民眾情緒自不待言。安倍內閣順應本國民意,官房長官菅義偉即於次日公開表態對此事和香港境況的深切關注。

BBC中文網2020年8月18日報導:安倍內閣的防衛大臣河野太郎在接受日媒採訪時,再提日本著意加入美國主導的「五眼聯盟」,稱日本可以使之擴大成為「六眼聯盟」。而中共國對於早被對方一眼看透的這個東鄰「第六眼」,只能幹瞪眼。

從財經冷眼2020年9月7日在網上發表的經濟評論中得知:美、日、歐、台結盟,中國將被踢出全球產業鏈體系。此前,由日本主導的印度、澳大利亞三國重組產業鏈,就已經在為與中共國脫鉤做熱身了。

2020年9月10日,正值中印邊境形勢緊張之際,日本與中國的宿敵印度,同日宣布簽署了一項重磅軍事互助協議。該協議名為《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實際上,根據協定,印度海軍可以使用日本在東非國家吉布地的軍事基地,日本海上自衛隊可以使用印度在印度洋安達曼和尼科巴群島的軍事設施。這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通了電話,雙方歡迎上述協定的簽訂,一致認為兩國在安全和經濟領域應緊密合作。

據日本共同社2020年9月11日報導,安倍晉三於卸任前發表罕見談話,給接任者布置「作業」。他認為,鑒於日本當前嚴峻的安保環境,有必要探討攔截他國導彈的新方針和如何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的問題,敦促下屆政府於年底前匯總對策。

剛卸任一個多星期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2020年9月24日接受《日本經濟新聞》的專訪時曝出:四年前的2016年11月17日,他專程飛抵紐約,會晤剛當選為美國總統的川普,兩人閉門密談90分鐘。安倍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圖表、簡報等資料,給川普分析,點出中國的軍費在近30年間增加了40倍,揭示其高速擴編的潛艇部隊,乃劍指游弋於西太平洋的美軍第七艦隊。川普聽了面露驚訝,從其日後果決的抗中來看,安倍的剖析是有說服力的,而且起了作用。當然,川普通過自身的經歷,也在一步步認清中共,但安倍當時的提醒,可謂事半功倍。

安倍晉三的這次突擊訪美,顯現了他的謀略和外交手腕的高明。講起來,他在走出國門的外訪時日的縱橫捭闔,也確實有不少可圈可點之處。

安倍晉三首度出任日本首相是2006年9月,再度出任首相是2012年12月,直至2020年9月16日,安倍宣布全體內閣成員辭職,安倍政權就此落幕。從其施政的外交攻略來觀測,便教人不得不承認這是一位具有深謀遠慮的政治家。執政期間,安倍晉三代表日本國拜訪親密盟友美國,加強和深化兩國關係,自是題中應有之意。安倍特地出訪了與中國有著領海爭端或海權爭議的越南、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並同越南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這讓某國酸得不行;訪問了被中國一廂情願地視為依靠的俄羅斯,並與之發表日俄聯合聲明,這簡直是在動搖中共國的這個並不牢靠的依靠;安倍還注意到中國由於跟伊朗、敘利亞打得火熱而冷落了中東的其它國家,遂見機行事出訪了阿聯酋、沙特阿拉伯等中東國家,藉以聯絡感情,使之無形之中疏離了中國;對於這個大國的老冤家印度,安倍更是四次訪問該國,加重了日印合作的砝碼,給了毗鄰的中共國一記記悶棍。安倍這一系列的外交手段,既是對中共國軍事擴張、武力威脅的一種反制,更是一種迂迴包抄。

綜上所述,究其實質,這屆安倍政府哪裡有什麼「日本怕得罪中國」的意味?說一句開玩笑的反話,倒是給人一種「日本怕不得罪中國」的感覺。至於說到「親中」,那更是不知從何說起了。安倍晉三的態度和立場在那兒擺著,十分鮮明:親美反中(共),親民主反專制。

不得不提一句:美國總統川普自上任至今所制定的有關政策,所採取的相關措施,毫不含糊地著實重創了中共,這一點,從某種意義上說,安倍也是功不可沒。至於其「後浪」菅義偉內閣會怎樣對付中共國,那就等著瞧吧。

總而言之:日本側擊中國升級,安倍其實何止晉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