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日常】學會不計較有方法

文/綺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正當午,廚房的油煙味嗆得我咳了幾聲,溫熱的汗水從額頭滲出緩緩流向臉頰兩邊,一滴一滴的由下顎滴落,汗濕的短衫也緊緊黏住背脊。這時,菜餚的香氣從鍋中漸漸散發出來,刺鼻的汗臭味也出來湊熱鬧,整個糾結在一起的是複雜氣味,讓我內心的急躁思緒頻頻冒出來:到底什麼時候飯會煮熟?菜會煮好啊?

過一會兒,土鍋的蒸氣裊裊飄起,我關掉瓦斯爐,也關掉抽油煙機。沒有轟轟作響的排氣聲,沒有霹啪作響的油爆聲,廚房平靜了下來,彷彿樂曲來到了休止符的小節。

和外子登山後,返家的路上有點不愉快,他回到家就上樓沖洗流汗的身軀。我問他:「中午要吃什麼」。他似乎沒有聽到自顧自的上樓,留下我獨自面對鍋碗瓢盆,只好認份的烹煮午餐。煮完後我在樓下喊著:「吃飯了!吃飯了!」沒有收到回應,一股憤怒的情緒水漲船高,心想:「都煮飯給你吃了,還給我耍脾氣,不知道任性才是女人的權利嗎?」

夫妻間互相理解、有情緒時彼此先退一步,冷靜一下再溝通,感情才能持久。(圖/shutterstock)

於是,我把餐桌上的菜飯擺盤一下,也去沖洗濕臭的身子,然後出門去。外面天氣熱得燙人,地面冒出蒸氣般的煙霧,陽光絢麗卻刺眼,熾熱的高溫讓我的內心湖水沸騰起來。我站在路邊,思索著自己可以往哪裡走、走去哪裡。我想要找一個內心可以安靜的地方,一處清涼的棲身之地。

眼下,天氣炎熱,我的雙腿肯定走不遠,想著想著…我索性跑了起來,跑到離家不遠的大姐家,然後把騎樓下的腳踏車騎走。我不告而別,本來就打算離家出走的,這個行徑只是遺留他們合理懷疑蹤跡。

悲傷的人,總是容易上演內心戲,推敲外面的世界怎麼關懷自己,但另一面卻期盼自己堅強勇敢的活著。

我一邊往鎮上的咖啡店前進,一邊想像涼爽的冷氣空間、柔順滑口的咖啡和多情的音樂。「至少也要待到晚上,難道還要煮晚餐給他吃」,心裡沒來由又冒出了憤怒的聲音。但是此時我越騎越吃力,白烈烈的陽光投射在雙腳、雙腿感覺有點刺痛,騎著騎著汗水再度湧現,心裡和身體已經開始貌合神離,疲憊的身軀對照是內心的輕鬆,而且越來越輕快。

「難道,騎腳踏車的人就是喜歡這種感受?」專注眼前、只注意前後左右的風景、來車、路況,等待著下一個目地的人事物。是啊!他們騎車都自顧不暇了,怎麼還有腦容量思索凡間俗事?

「騎車也是要認真騎的。」

「真的是!不能再說那些騎友是自虐症,有時候操勞一下身體才會得到快活的獎賞。」

我笑了起來,一個人喃喃自語著,身體疲累卻越騎越快。

生活中總是有一些繁雜惱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太鑽牛角尖,內心就容易如玻璃般易碎。有時候必須學習放過自己,不計較不順自己意的事情才行。

此時,我心裡想,其實也沒有必要離家出走啊!

我一轉念,馬上回頭往家裡的方向騎,其實是害怕越騎越遠,到時候太累了,連回家的力氣都沒了。

人,真是矛盾

回到家裡,我看餐桌的菜已經掃空,而且碗盤也洗好正在晾乾著。上樓,發現外子正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也爬上了床和他一同作一場白日夢!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