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誰才是真正的美國藍領總統?

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李清怡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週二在克里夫蘭舉行的總統辯論中,我們看到了這樣的一幕:當川普(特朗普)沒有打斷拜登的講話時,而拜登卻在不停地編造數字,扯了半天謊。我們來看一下這兩位候選人之間的對話。

拜登:我們把一個繁榮的經濟交給了川普,而他卻把它給搞砸了,他給搞砸了。
川普:(我接手的)並非一個繁榮的經濟。

華萊士:先生,等等,新冠病毒(COVID-19)爆發之前失業率創下歷史新低吧,說他把經濟搞砸了,這說法不太公平吧?

拜登:是,是,因為……甚至在新冠病毒之前,他讓製造業陷入困境。

拜登繼續說到,奧巴馬總統創造了製造業工作職位,但卻成了川普總統的成績。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和勞工部的數據,美國失業率、貧困率、利率和通貨膨脹率在2019年創下歷史新低,聲稱川普當選總統後把經濟給「搞砸了」,這種說法簡直太離譜。

川普期間,就業、工資、收入中位數和財富都創下了歷史新高。

川普治下的家庭收入中值在三年內實際增加了6,400美元,而奧巴馬與拜登治下的八年內,家庭年收入中值只增加了4,000美元。作為川普的經濟顧問,我可以肯定地說,這正是我們減稅、放鬆管制和推行美國能源獨立政策的結果。這些政策所起到的效果太神奇了。

最令我們感到自豪的成果之一是:在川普的領導下,藍領就業大增。

以下是奧巴馬總統任期的八年與川普任期前三年(病毒大流行之前)的數字對比。

製造業
奧巴馬:-192,000
川普:63,000

採礦業
奧巴馬:-112,000
川普:63,000

建築業
奧巴馬:280,000
川普:746,000

的確,在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裡,政府強行關閉工廠,導致工業生產近乎停滯。但在這種公共衛生危機期間,(無論是誰)即便是亞伯拉罕·林肯、喬治·華盛頓、特蕾莎修女,或是希拉里·克林頓當總統,都會出現這種狀況。

重要的是:在大流行之前和經濟重新開放之後,藍領的就業狀況。

自結束關閉以來,藍領工作職位一直在急速回升,幾十萬個製造業崗位又回來了。現在很多工廠和建築工地的窗戶上都打出了牌子:「招聘中」(for hire)。

拜登說得沒錯,我們仍然需要在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新澤西州等其它州創造幾十萬個高薪藍領工作。

川普想要通過繼續減稅和推動美國能源生產來實現這一目標,而拜登卻是想要通過增加4萬億美元的稅收來實現。美國人必須做出決定,選擇哪個方法更好。

原文Just Who Is the Real Blue-Collar Preside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文章作者: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經濟學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最近出版的新書是與他人合著的,書名為《川普經濟學:重振經濟的「美國第一」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所述謹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未必體現大紀元媒體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