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美副總統辯論 彭斯表現遠優於對手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9日訊】《有冇搞錯》。10月8日。

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一場副總統辯論,美國時間7日晚上展開。副總統彭斯,和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兩個人進行了90分鐘的辯論,很多美國人在電視觀看這場辯論。

辯論在猶他州的鹽湖城舉行,議題主要涉及9個話題,分別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總統候選人健康狀況、經濟、氣候變化、中國問題、外交關係、最高法院大法官、種族性執法和轉移權力。

這是一場非常有趣的辯論。首先,是兩個人的背景。彭斯是一個傳統的美國人,篤信基督教,完全持有美國的傳統價值觀,包括自由、民主、自由市場經濟,是個非常典型的共和黨人。而賀錦麗,是民主黨中的所謂進步派代表。她是女性、非白人、相信政府要有更多權力,所以要加稅,要對企業進行更多的限制,比如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政策,顯然,她更接近社會主義的政策。

所以,這個辯論的雙方,幾乎在所有問題上都是不一樣,甚至是相反的。

這和川普(特朗普)與拜登兩人有很大的不同,比較起來更有意思。川普和拜登兩人都是白人,都是老人,都是社會上的所謂成功人士,是美國典型的成功人士。兩個人堅持的政策,其實說起來相差沒有太大,兩人都不喜歡社會主義,都反對綠色新政,兩人都認為美國是強大的國家,而且必須繼續強大。他們的分別,是美國應該用什麼政策去維持。

但昨天的這個副總統的辯論,就完全不同了。賀錦麗其實在民主黨內初選中已經參戰了,但她以很大比數輸給了拜登,原因是什麼?就是因為民主黨中大部分,或者說民主黨的主流並不認可進步派,不認可社會主義政策。

所以,我們觀察這個副總統辯論,主要看賀錦麗是否會推出進步派的政策,會否說什麼民主黨主流不同意的東西。結果是沒有,賀錦麗在辯論中,沒有談她的觀點和政策,甚至也沒有說拜登的觀點和政策,她唯一的辯論策略,就是攻擊川普。

這一點也很合理。因為我們再三強調過,今年美國的總統大選,是川普一個人的戰爭,他的表現,喜歡的投票給他,不喜歡的投票給對手,至於對手是誰,並不重要。賀錦麗的策略正是如此,其實,整個民主黨的競選策略,也都是如此。他們會猛攻川普,從他私人品德,到和外國的關係、疫情、繳稅問題、經貿關係。

比如賀錦麗在這次辯論中,說美國失去了30萬個工作,但她不會說這是疫情造成的,她會說是總統的經濟政策造成的。比如她說,美國輸掉了對中國的貿易戰,因為現在中國買美國產品增加不多,她也不會說,這和疫情有關係。

反過來,彭斯主要談的是政府的做法和政策,他強調川普最早關閉了和中國的航班,那個時候,民主黨和左派拚命攻擊川普這個政策是歧視,是仇外。他強調,美國的疫苗和新藥,很快就會出來,政府支持研究機構和藥公司加速新藥和疫苗的推出等等。

賀錦麗說,如果疫苗是專家推薦,她會去打,但如果是川普推薦,她不會去打。這很好笑,我也懷疑,如果川普推薦她多喝水,她是不是就不喝水了?敵人擁護的我就反對?這句話中,可以看出民主黨激進派的一些典型的極端做法。

九大議題,首先談的就是疫情。賀錦麗說,美國人死了二十多萬,不管你說什麼,都是你的責任。彭斯說,這是一個突發的公共健康危機,川普率先關閉了邊境,否則美國可能死幾百萬人。他說,2009年豬瘟疫情,美國6,000萬人感染,只是死亡率較低而已。

除了疫情之外,還有兩位總統候選人都是老年人,都七十多歲了,所以他們的健康問題大家都關注。但討論別人的年齡和健康,美國人可能不習慣,所以雙方都避而不答。

有關經濟,賀錦麗稱,她的拍檔拜登加稅、但不會對年收入40萬元以下的人加稅。不過彭斯反駁,民主黨已經說了要撤銷川普給普通家庭的減稅政策,結果賀錦麗陷入短期的沉默。

有關氣候變化,賀錦麗不能表態,因為拜登反對綠色新政,但她作為民主黨參議員,是第一個表態支持「綠色新政」議案的參議員,在被彭斯點到後、陷入尷尬。

有關中國問題,彭斯說,「川普總統是力排眾議,對中國(中共)無比強硬。川普會繼續對中國(中共)強硬。我們希望兩國改善關係,同時保證雙邊平衡。讓中國(中共)為他們對美國所做的事情負起責任。」

賀錦麗說,川普政府反對中國(中共),是因為中共讓美國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工作。但川普也讓美國失去了世界領導地位。她說,「美國同盟的領導人,對習近平的尊重,甚於對美國總統川普的尊重。」這是真的嗎?這在自由世界是真的嗎?可能很多人不喜歡川普,但真的會有很多人從心裡尊重習近平,尊重一個共產黨的領袖嗎?

彭斯指拜登長年和中共官員你來我往,還有利益關係,是中國(中共)的「啦啦隊隊長」。賀錦麗的說法,有些強詞奪理。

有關美國的對外關係,兩名副總統候選人互相指責對方總統候選人的外交表現。

當辯論涉及大法官與最高法院議題時,彭斯問賀錦麗:「如果法官巴雷特獲得確認成為大法官,你和喬.拜登會重組最高法院嗎?」

彭斯進一步解釋說,在以往總統選舉年裡,最高法院曾有過29個空缺席位,從喬治.華盛頓到巴拉克.奧巴馬。所有這29個案例,這些時任總統都提名了大法官人選。但是民主黨實際上卻在公開倡導,假如不如己願,就增加最高法院的席位,而過去150年來最高法院一直是9個席位。

彭斯說:「這是一個經典案例:如果按照規則,你們不能贏的話,你們就要改變規則。現在,你拒絕回答問題;喬.拜登也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我認為美國人民真的想要知道(你們的答案)。如果法官巴雷特在美國最高法院的席位得到確認,你和喬.拜登萬一贏得了大選,你們會重組最高法院嗎?」

賀錦麗對這個問題,選擇不正面回答,她回應說:「1864年,亞伯拉罕.林肯競選連任,選前27天,最高法院出現了一個空缺席位,亞伯拉罕.林肯的政黨不僅主導白宮,也主導參議院。但是林肯說,應該讓美國人民做決定,誰將是下一任美國總統,而後那位總統能選出我們土地上最高法院終身供職(的法官)。」她的意思是,川普不應該任命大法官,而是要讓新總統來任命。但她不回答是否會改組最高法院。

有消息說,如果川普任命的保守派大法官上任,民主黨會改組最高法院,把9個大法官,變成21個大法官,就是要加進一大批民主黨認可的法官。賀錦麗拒絕回答,拜登上台後是否計劃重組高院。

我記得,奧巴馬在臨卸任前,突擊任命了一百多個聯邦法院的法官。不知道為什麼沒人提這個事情。

彭斯對電視觀眾呼籲:「如果你還沒有想明白,那直截了當的答案就是:萬一他們贏得了這場大選,他們將會重組最高法院。」

他告訴全國民眾:「我想告訴你們,如果你珍惜我們的最高法院,如果你珍惜我們的權力分立,你必須拒絕選拜登-賀錦麗,11月3日來投票吧,讓川普總統連任,他將堅守權力分立和九人制的最高法院。」

還有,有關種族性執法的問題,這是民主黨攻擊川普和共和黨最重要的事項。但賀錦麗的回答被彭斯揭穿,因為她引用了誤導性的話,而她在加州任檢察長的時候,對非裔的執法並不像她說的那樣。

川普也在看這個辯論,彭斯和賀錦麗談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川普發出推特說:在賀錦麗擔任加州檢察長期間,加州平均每10萬人中,就拘捕了3,036名非裔,相比之下,白人、西裔的被捕人數,分別是453和757人。

最後是談所謂權力轉移,賀錦麗呼籲大家「立即投票」、用選票來說話,彭斯則提醒觀眾,民主黨在川普上任4年來,一直在試圖推翻先前的選舉結果,從未停止過,用各種理由來彈劾。

最後一個問題是一位猶他州中學生的提問。

問題是,如果領導人不能和平相處,那我們作為公民如何和平相處?問題影射美國國內政治,執政兩黨無法共處。

彭斯首先回答這個問題,他肯定這是個「絕佳的問題」。他說,他年幼時就關注新聞,作為美國人,大家都相信自由、公平的言論交談環境,但是現在卻不能假定看到的媒體報導是真實的。他隨後以大法官之間的友誼為例、解釋相處之道,比如剛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和另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雖然他們在高院判決上意見相左,並經常激烈辯論,但他們兩家彼此之間卻是好朋友,被視為佳話。

彭斯的這一回答再次展現紳士風度——君子和而不同——不僅贏得川普基本盤,也贏得平時批評川普政府的人士的掌聲。

我覺得,彭斯這次辯論表現非常好,比賀錦麗好很多。這是一個有意思的地方,川普和拜登其實很多共同點,但兩人的辯論很激烈,相互攻擊。彭斯和賀錦麗兩人背景、觀點、立場都非常不同,但更像一個傳統的政見辯論會。

套用孔子的話,「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君子非要爭論的話,用射箭,或者投壺的方式來解決吧,就是用一個公開公正和透明的規則來解決分歧。其實這正是民主制度的核心,而不是改變規則,隨意搬龍門,一天到晚去DQ(取消資格)別人。#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