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強勢回歸 川普佛羅里達州重啟競選造勢活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4日訊】【今日點擊】(3903-1)

提要
強勢回歸 川普佛羅里達州重啟競選造勢活動
美國大法官之爭:巴雷特聲言審案時個人觀感放一旁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應該是在昨天,在這個天主教裡面有一個主教,在聖壇上,也就是他們做這個儀式的聖壇上,大概跟其他女人,就是不是一個啦,亂來,這個事給報出來了。我看那個人都快老頭了,據說教宗大怒,然後天主教裡有驅魔之說咧,說去驅魔,他們身上有魔了。天主教幹這事呢不是一天半天了,這個東西拖延的時間滿長的。大概在一個星期到二個星期之前,天主教的教宗,拒絕見面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堅持跟中共去簽訂所謂的主教的任命合同。

也同樣在昨天,在梵諦岡的四個它的就是,梵諦岡外面有一列軍隊,這個軍隊全是瑞士人,但它不是真正的軍隊,它就是那種標誌。手裡沒有槍的,他拿的是一個,拿個就像紅鷹槍但沒有鷹頭,它就是一根木頭上頭帶個尖兒,大概這麼長,很短,是個象徵性的,這是瑞士人組成的,而且都是年輕人不結婚的,他們都是年輕人不結婚的。結果突然傳出有四個人呢感染病毒了,測試顯示是陽性。所以圍繞著梵諦岡,在不見蓬佩奧,跟中共持續表示親近的背景之下,圍繞著它本身呢就出現了一些醜聞,出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那當然被教宗稱為說叫驅魔,他表面上是驅魔,其實這是他的說法。

真正就我們個人來講,我個人來講,我通常跟大家說就是妖,妖、精、鬼、怪、獸,現在表現的是這個。魔根本不下來去害人的,直接害人的,不,它都是背後。但人有這樣的行為,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驅魔的說法呢,就是類似於我們中國民間說的,就被附體了,就是妲己似的被附體了。但你又說被附體吧,但妲己當初,是這個狐狸把妲己的元神弄死了,牠進去了,所以又是真實的她。現在人其實我以為很多人面對它,又懼怕又似信似疑,似信似疑是因為你現在人認知的一些事情呢,習慣在科學的角度上去認知。而科學的本身就成為了一種被崇拜的,就是被崇拜的一種經典,就像被神崇拜一樣。但在這種大疫情的背景之下,在現實的環境中呢,人們又看到一些令人難以解釋的,只能說令人難以解釋的,科學上難以解釋的事情。

那同樣是在昨天,應該是前天,WHO的總幹事的祕書長,在公開的媒體的場合下講說,WHO從來都不支持像習近平中共那樣,進行整個全國封城。你這話說的,他明確的表示從來不支持封城,因為封城帶來的傷害太大。那這種大瘟疫、這種大病毒,它會與人長期、長時間相伴在一起的。封城,特別是對一些貧困的國家,對一些普通的人帶來的傷害,是難以置信的,會使得他們更加的貧困。而封城帶來的傷害,遠遠超過大疫情本身,WHO的總幹事。他沒有明確說大家靠一個集體免疫,集體免疫,就是有一大批量的人感染病毒,從而產生抗體,就跟川普一樣,川普身上有抗體。

當一個群落產生一定的人群,產生抗體之後,它就會使得病毒不再生存。但如果不封城的話,人們在這種自然的,把病毒視為一種自然狀況的話,它是走到了這麼一個平衡。表面上是平衡,實際就是人類進行一次篩選,那瘟神進行一次對人類進行教訓,中國人管瘟疫叫瘟神嘍。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昨天川普重返到佛羅里達,新聞媒體都講說他有點太過分,他太過分的意思就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他的身體的狀況。因為他74歲的老人對不對,那眾目睽睽之下住進了醫院,那今天10天之後他就,12天嘛昨天,他就重返到第一線,而且聲音極其宏亮。這是奇蹟,但那些不信神的人不把它稱為奇蹟,只是瞠目結舌,但他本身展現的就是奇蹟嘍。

強勢回歸 川普佛羅里達州重啟競選造勢活動

這是我們看到的,川普的昨天的強勢回歸。那現在在整個美國大選中,表面上的這種所謂的民意調研吧,川普共和黨都是大幅落後民主黨。而所有這些調研都在正規媒體上,反過來在社交媒體上,你又可以看到以川普為代表的,共和黨所表現出來的真實的一面。所以這是一個善惡大選擇,善惡大變化的一個過程,每個人都要對自己做出選擇。而它的根本,無論川普所代表的,無論大法官的事情,還是習近平在潮汕地區的故事,把他拜成神,所以你看到的,都會回歸到人對信仰的認知上。你願意不願意,你接受不接受,是你個人的事情,但在大的背景之下是這一份展現。

美國大法官之爭:巴雷特聲言審案時個人觀感放一旁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昨天開始到參議院,她不去眾議院,在參議院開始了4天的聽證會。是參議院裡面有法律委員會,有法律委員會來負責,參議員都有權利向她提出質疑,對她整個這個執法的生涯,作為法官的生涯,提出相應的質疑。她做出了一個簡單的陳述,這是一個法律上,憲法當中規定的,美國大法官所規定的。她是非常傳統的人,而在這種傳統當中呢,展現出她背後的生命價值觀。她的整個發言的稿的主題就是說,法官不是製造法律的,不是的,法律跟法規是由政府來制定的,是由這個參議院議會來制定的,法官只是按照法律的本身,去判斷這件事情。

非常非常智慧,因為參議院就是通過法律的地方,她首先表明,大法官跟參議院之間的關係。大法官不能高過參議院,他不能夠越俎代庖去制定法律,他也不是解釋法律,他是在以法律作為準則,用他的專業,去詮釋一個具體案件在法律上的位置。裡面沒有人的利益、裡面沒有對錯、裡面只有展現事情的本來,在法律本身上,這是正直的人。反過來哈里斯,她是檢察官,昨天透過視頻,去質詢大法官的某些處理,那裡面包括了女人的墮胎,她的話女人身體女人自己作主,可能包括了同性戀。

作為大法官的她在闡述的過程中,她講述了很有趣的一個故事,在她21歲的時候,她開始執業生涯的時候,金斯伯格開始成為大法官。在她48歲今天48歲,過了27年之後那金斯伯格死了,她要接替金斯伯格。同性戀、墮胎都是金斯伯格幹的,她在制定法律,她以最高法院的最高大法官的身份,在強推這些東西的合法性。所以出現了這個女人,自己的身體自己作主。昨天在視頻對話中,那這張照片很傳神的,作為法官的她戴著口罩,因為她是現場嘍戴著口罩,面對哈里斯的說法,一種無奈跟唾棄,無奈、唾棄、憐憫。而哈里斯就展現出這樣的笑容,她的身體語言、她的表情語言,如果說你在哪裡能看到的話,桑拿,潮汕地區街頭桑拿。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