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川普連任 專家:美大選民調有兩問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4日訊】2020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不到一個月時間。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表示,川普(特朗普)在民調中是落後的,但大家也知道民調上經常會碰到兩個問題。

吳嘉隆認為川普的連任沒有問題,然後美國會以舉國之力,來進行反共滅共的世紀工程。

吳嘉隆認為目前的民調與2016年一樣,仍然不足以測試出史無前例全球疫情之下的美國選民心裏。大家回顧一下, 2016年的美國大選,即使在選前一兩天,民調仍然預測希拉里會獲勝,川普在幾乎沒有任何民調預測他會獲勝的情況下順利勝出。

「這一次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在美國造成重大傷害」,他說,這件事情是史無前例的,美國選民如何解讀確實也讓民調專家頭疼。當然了,大家也知道民調上經常會碰到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川普的社會底層支持者不容易被抽樣到,會有抽樣誤差,第二個就是即使被抽樣到,也未必實話實說。

「2020年的美國大選為什麼會這麼懸疑?」他說,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社會出現了深層變化,但許多媒體沒有能力解讀出來,或者存心加以掩蓋與扭曲。他分析,過去30年來的全球化造成美國社會的撕裂,大量的工作機會外移,工資的成長也被壓縮,理論上經濟有在成長,但是大部份的成果被社會上層拿去,結果是中產階級沒落,社會M型化,社會底層人口大量增加,陷入長期經濟困境。

他表示,美國社會出現了精英與草根的矛盾,而且這個矛盾還在擴大中。與此同時,美國資本家到中國大陸尋找廉價勞動力,與中共合作,分享利益,正因為美國資本家與中共有共同利益,開發與利用中國廉價勞工的利益,所以他們也就成為幫中共講話的人,這也就是中共的紅色滲透。

「紅色滲透最後表現成中共拿出它所分享到的利益來收買美國學者、媒體、智庫、政客與華爾街,甚至好來塢。」他表示,既得利益階層攻進華盛頓,害得華盛頓與美國社會底層越來越脫節,社會底層看不到翻身的希望,最後不願意繼續沉淪的人們起來對社會精英反叛,才把川普送進白宮。這才是川普崛起的社會背景。

他說,美國選民在做的事情是改變華盛頓,所以他們選了一個政治素人,從來沒有當過參議員或州長的川普,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華盛頓的圈外人!希拉里與拜登都是華盛頓的圈內人,都是老政客,都是既得利益階級的代表,美國社會底層根本不可能支持他們。民主政治的任務是要讓社會底層也能向上爬升,看到社會流動性,看到美國夢!

吳嘉隆表示,川普的確診、住院與出院,把美國人的愛國主義激發出來,對川普的選情確實有幫助。

他強調,其實疫情才是這次大選的真正焦點。這對川普本人是有利的,因為在今年疫情爆發之前,美國的經濟數據非常亮眼,川普又有很強的行動力,過去說的都有在兌現,有可信度。作為國家領導人,川普展現了頑強的鬥志,不但不認輸,要戰鬥到底,而且川普的戰鬥顯現出使命感,與國家利益的追求。

「中共一直想把川普定位為追求個人利益,說他不過是一個商人。」吳嘉隆表示,等到中共終於願意相信川普在貿易戰上是來真的,於是對川普強硬起來,但沒想到川普更強硬,完全不怕中共來對撞。「川普的生命力很旺盛,他的作風與個性與奧巴馬相差太大,與小布希、克林頓也是差很多,害得中共無法適應,戰狼外交根本走不下去。」

吳嘉隆說,白宮裏有許多人也染疫,來自中國武漢的病毒居然攻陷白宮,居然想介入美國大選,自視甚高的美國人一定感同身受,會找中共算帳。川普接下來對中共出重手已經不會讓人覺得意外了。

「中共一直拖時間,一直想扛下去,看看川普能不能連任。」他說,問題是這種態度在美國人眼裏,當然不能讓中共如願,這種心理會給川普很大的幫忙。「結果就是我們看到中共越是反擊,美國就越是碾壓過去。」

他說,拜登在民調上的所謂領先是虛的,是左媒的傑作,如此而已。可是中共那邊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還以為拜登真有可能會贏。如果他是習近平的顧問,就會首先告訴習,要把那些謊報軍情的人開除。

「就算美國的精英階層想與中共繼續合作下去,也已經到了要收攤的地步。」他說,原因是中國的工資在上升,環保壓力在上升,打通關節的成本在上升,也就是說中國的人口紅利與政策優惠已經利用得差不多了。

他指出,川普代表美國的社會底層,要為他們創造就業機會,所以才要對付非法移民,也要對付中國製造,他就是在為社會底層講話。川普雖然自己是精英,但是他的路線卻是站在社會底層這邊。所以,既得利益的精英才會討厭川普。

「川普的連任沒有問題。」吳嘉隆說,就算有郵寄選票的問題,有黑人騷亂的問題,有大選辯論的問題,還有川普本人被確診,都只會讓美國人更加認知川普的路線是唯一的選擇。然後,美國會以舉國之力,來進行反共滅共的世紀工程。川普的夢想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他的方向是對的,還真的會讓美國再次偉大。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