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謝田:中共扼殺香港 形同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6日訊】美國國務院已正式警告國際金融機構,不要與鎮壓香港民主活動的個人有業務往來,否則可能會受到二級制裁。這條消息成為中美脫鉤的進一步實錘。對於香港在其中的作用,美國南卡大學商學院謝田教授認為,中共扼殺香港的自由,相當於關閉了本來通向世界的窗口,不僅葬送了香港,而且也葬送了中國的經濟與金融。

謝田在10月12日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香港的繁榮來自司法獨立和貿易自由。目前大陸經濟已經是危機四伏,各方面都在亮紅燈。中共搞亂香港,摧毀香港的法治、自由和經濟,如同掐斷了自己的脖子。

中共在摧毀香港中自毀

近日,前重慶市市長黃奇帆聲稱,中美金融脫鉤對美國來說形同自殺。謝田認為事實正好相反,黃奇帆的表態說明中共大禍臨頭卻執迷不悟。

謝田說:「這個實際上是對這個中共來說是一個自殺性的,或者中共在迫害香港、在扼殺香港的自由的時候,想葬送了香港,想葬送了香港人,也葬送了中國經濟,也葬送了中國的金融,這個自殺行為像是中共在自殺。就是我們看到這個總加速師帶領這個中共一直在向那個自殺自毀的方向,把中國經濟,把香港經濟、香港的繁榮帶向了盡頭。」

他表示,美國政府和人民經過大半年的觀察,看到中共在香港沒有任何放鬆迫害和鎮壓的跡象,中共不悔改。現在,美國基本上已經放棄了和中共還能達成貿易協議的這樣一個一廂情願的想法,接下來中美在經濟和貿易上的脫鉤會加速進行。

美國的幾個針對香港的法案馬上就要開始實施,這對香港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但是,美國最終的目的並不是針對香港人民,而是針對這個中共政權和港府。

謝田解釋說,中共在外匯和國際金融上已經出現了巨大的麻煩,一旦把香港這個最後的金融的窗口封閉上,中國的經濟會出現更大的麻煩。

「中國是需要外匯的,是需要大量的外匯。中國每年要買幾千億美元的那個石油啊,能源產品,天然氣啊,還是這個美國的大豆、玉米,還有各種各樣的芯片啊,醫療設備,這些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如果中國的這個出口,尤其對美國、歐洲國家,這些國家的出口開始縮減,它這個出口的順差,就是它淨賺到的美金,開始慢慢消失。那麼他們就是說,連這些中國經濟最需要的醫藥設備、芯片啊,這些都會買不起,沒有錢來買。就是說它的高鐵根本沒有芯片就跑不動,導彈沒有芯片也飛不起來,中國的汽車沒有芯片的話呢,汽車也不能下流水線。」

他說,香港過去幾十年對中國經濟發展起到了非常巨大的幫助作用,尤其是出口、創匯和獲取技術方面。中共這個邪惡的政權如果在美國的制裁下解體,香港才能恢復法治和繼續保持繁榮。

中美若脫鉤 香港失去金融中心地位

謝田表示,如果美國真是跟香港脫鉤的話,香港不再是自由貿易港,經濟可能會垮掉。隨著特殊關稅的地位的丟失,港幣跟美國的聯繫匯率無法維持,港幣只能是放棄掛鉤,慢慢接近人民幣的外匯券而造成貶值。對銀行業務界來說,港幣無法自由兌換,這個國際結算中心、金融中心的地位,基本上就會消失。所以,很多銀行都已經把業務轉向其它國家,例如新加坡和日本。

他還表示,人民幣最近表面上是升值的,但實際上沒有升值的基礎,人民幣被中共高度操控,防止更多的外匯流失。

中共最擔心的是大陸的外匯流失,所以對大陸老百姓的外匯進行越來越嚴格的限制。本來是每人每年5萬美元的額度,實際連5000都拿不到,連換成美元都不行,即使換成美元也要存在中資銀行的帳戶裡面,拿不出來現金。如果現在人民幣再貶值的話,那會加速外匯的流失,所以它提高人民幣匯率是在跟保外匯是同步進行的。

大陸經濟陷危機 或回歸計劃經濟

香港經濟繁榮的基礎是自由和司法獨立,中共偏偏要摧毀了這些,令香港無法進行自由經濟,無法用港幣來兌換國際貨幣,最終反而掐住了中共的喉嚨。

謝田透露曾聽到中共內部所流傳的一個錄音,內容講的是大陸的經濟面臨危機,也許要回到統購統銷供銷社或者計劃經濟。

他分析,中國在各個方面都亮起紅燈了,產能過剩、企業結構和經濟結構失衡、貧富差距、外匯緊缺、通貨膨脹、房地產泡沫、銀行呆帳壞帳等等,如果發生在其它任何一個國家,都足以讓經濟垮掉了。中共能夠苟活至今,是一個很悲哀的奇跡。

「它現在沒有了外國的市場,經濟增長要下降,接下來馬上就出現糧食價格、肉食品價格和全面的價格上漲,就是通脹的問題,我們看到它這個房地產泡沫市場泡沫已經開始了,現在很多一綫、二綫城市大規模地降價,就是賣不出去的問題。這些壞帳一旦出現的話,再加上這些從食物、食品、糧食到其它東西的短缺,中共只能回到統購統銷供銷社的時代。」

中共在一步步倒退的過程中,還要繼續控制人民、控制社會、控制金融,控制從糧食到社會必需品那些採購和銷售。中共現在想把人民幣換成數字貨幣,如果不能控制這些,整個的經濟就會垮掉。如果回到供銷社的格局和架構,那麼中國經濟倒退至少30年。

他說,如果中共倒退到閉關鎖國,那麼還不如六七十年代了,因為那個時候香港還可以暗暗輸血,提供一個供養的窗口。然而,中共也無法回到閉關鎖國的狀態。從紅二代的任志強到原中共黨校教授蔡霞,都敢於發聲和外逃。老百姓也都嚐到了自由世界的味道,不會同意閉關鎖國。

中共曾希望用上海自貿區、海南自貿區來實現自由外匯的兌換,但是做不到。

謝田認為,中國大陸城市沒有香港的制度,也沒有香港的人才,更沒有國際市場給予香港起飛的技術和市場支持。深圳無法代替香港,除非是把深圳歸為香港,讓香港人按照香港原有的模式來經營,這才是唯一可以讓深圳變成香港的方法。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