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宇:中共官員庇護黑社會 迫害良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貪腐、與黑社會組織勾結並充當他們的保護傘,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今年9月,深圳前市委副書記李華楠為涉黑組織主犯張偉充當保護傘的案件細節被曝光。張偉懷揣2000元闖蕩深圳,從一名保安變成身價300億的深圳中科創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旗下公司「88財富網」進行套路貸,交易金額超過20億元。這一切,離不開李華楠的支持。

中共官方通報:2010年以來,以張偉為首的涉黑組織利用金融平台利誘受害人借款或融資,再進行暴力追債等攫取巨額財富。李華楠明知張偉有涉黑背景,卻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幫助張成為市人大代表,又要求深圳市公安局對張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做不立案處理,充當張的保護傘。

老百姓說,P2P暴雷,政府不抓人不追債,反而控制訪民,背後最大的黑手就是與這些P2P分利的政府官員,看來此言不虛。

李華楠在深圳政法系統內任職20餘年,為害之深不是幾千萬的貪污金額所能界定的,而像李華楠這樣的官員不計其數。公檢法系統本應該懲惡揚善,維護社會安定,但這些人一方面保護黑社會,一方面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完全是顛倒黑白,善惡不分。難怪老百姓說,中共就是最大的黑社會。

公然踐踏法律 李華楠遭惡報

李華楠從2005年6月起,先後擔任深圳人大副主任、常務副主任、黨組副書記。2010年6月起,任深圳中級法院院長、市委常委、祕書長;2015年5月起任深圳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等職。2018年10月落馬,今年7月被判15年,他所遭到的惡報不僅是保護黑社會這麼簡單,根本的原因是參與迫害法輪功。

深圳政法委書記李華楠被判15年

2016年9月24日前後,由廣東省政法委、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省公安廳、省國保等直接操控、部署,由廣東省各地區政法委、「610」、公安局及分局國保警察等參與,實施了針對廣東省法輪功學員的跨地區綁架事件。深圳市、東莞市、惠州市、河源市和揭陽等地有二十名左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包括北京郵電大學博士馮少勇,軟件工程師陳澤奇。

2017年12月1日,被非法關押四百多天的馮少勇和陳澤奇在深圳市龍崗區法院被非法庭審。三位敢言的律師做了無罪辯護。但律師一提到法律、人權、信仰,尤其是法輪功的字眼,就屢屢被主審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蘇曉冬打斷,他們特別怕聽到法輪功真相。

公訴人提出的所謂證據幾乎都被律師一一駁回。律師們強烈要求出示證據原件,要求證人出庭。公訴人拿不出任何證據原件,口說有五個證人,可一個也沒出庭作證。公訴人說某證據「可能」是用來犯罪的,因為「馮少勇學歷高」、「可能會」、「可能是他」,馬上被律師反駁: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懷疑你要去殺人嗎?法官啞然。

只因堅持正信,兩位優秀的科技人才就被冤判八年。而李華楠卻公然踐踏法律,幫助那些求助他的人擺平案子。陸媒曾引述知情者的話透露,李華楠在任深圳政法委書記期間,讓一些虛假訴訟過關。據說,李華楠有一個專門幫人解決訴訟「疑難雜症」的「中間人」,很多人遇到擺不平的問題,都會通過該中間人聯繫到李華楠。達成交易後,李華楠會幹涉案件,讓一些虛假訴訟成立,或者把一些逃避債務的虛假訴訟執行完成。可悲的是,這種情況在中國司法界非常普遍。

周符波:用假名的省公安副廳長

公安系統無奇不有。今年8月,中共湖南省綜治辦前主任、湖南省公安廳前副廳長周符波因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被判刑19年。直到這時人們才知道,這不是他的真名,但他用假名字、假檔案生活了30多年。

湖南人周符波原本姓江,1986年冒用雲南人周符波的名字,到雲南參加高考,享受了雲南當地的高考優惠政策,得以考上武漢大學。此後,他一直「苟活在他人的名字裡」,並使用假檔案升遷,直到案發。

曾經得意洋洋的周符波參與迫害法輪功,逃不過上天的懲罰

大學畢業後,周符波33歲時給一名湖南副省長當祕書,由此進入仕途快車道。自2001年1月起,歷任湖南省政府辦公廳二處正處級祕書、湖南邵陽縣委書記、常委、湖南邵陽市副市長、市政府黨組副書記。2014年升任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黨組副書記。

周符波一手包庇黑社會,一手迫害法輪功。2009年4月18日早晨六點多鐘,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糾集北塔、大祥、雙清三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同時綁架數名法輪功學員、搶劫財物。2011年6~8月,邵陽陸續約有五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到邵陽市九井灣老專區招待所內的洗腦班迫害。

據明慧資料統計,在周符波任職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期間,僅在2016年,湖南省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52人次遭迫害,其中湘潭市法輪功學員王桂林遭迫害致死,39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144人次遭綁架,或被迫流離失所,66人次遭騷擾。周符波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今被中共毫不留情地拋棄,也是咎由自取。

周符波的下屬,湖南長沙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單大勇也是黑社會保護傘。2019年6月19日,單大勇因受賄2686萬餘元、充當黑社會組織保護傘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以文烈宏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後,單大勇利用職權以違規簽批同意撤案、通風報信等方式包庇、縱容文烈宏及其犯罪組織。

單大勇長期擔任公安要職的長沙地區是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的地區,單大勇也因此被海外明慧網列入「惡人榜」。周符波與單大勇為官一方,卻為害一方,他們不僅不維護社會正義,卻成為黑惡勢力的代言人,因為中共的本質就是惡。

被海外明慧網列入「惡人榜」的單大勇落馬

「偉光正」下,超乎想像的黑暗

中共治下的「警匪一家」現象比比皆是,黑到什麼程度?超乎想像!黑龍江省的「全省優秀警察」車福濱竟是當地黑社會的「保護傘」。

2019年10月25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車福濱被查,被指是當地黑社會組織「保護傘」。而就在此前的「十·一」中共七十週年大閱兵時,車福濱還「榮幸」地獲邀觀禮,是黑龍江省僅有的2名參加觀禮的警察之一。數年來,他曾被授予「感動哈爾濱年度人物」、「哈爾濱市民喜愛的好警察」等各級榮譽稱號50餘次。一位被中共吹捧的榜樣就這樣被撕開了面紗,中共的「偉光正」實在是騙人的把戲。

 車福濱的落馬是對中共「偉光正」的極大諷刺

去年4月,湖北官媒《恩施日報》還報道過這樣一則奇事。湖北建始縣黑社會老大嚴金,曾在大街上故意暴力致人死亡,但在中共公、檢、法、司人員充當「保護傘」的情況下,僅僅服刑6個月就被放了出來。出獄後,嚴金繼續為非作歹,危害社會。

調查發現,28人充當過嚴金的「保護傘」,時任建始縣公安局副局長楊學林、看守所所長汪大勇在明知嚴金沒有患空洞型肺結核的情況下,親自將嚴金從看守所帶至醫院辦理虛假病歷,獲批監外執行。

早年間,在浙江溫嶺黑老大張畏的別墅圍牆上有塊牌子,寫著「溫嶺市公安局重點保護單位」。聽上去很滑稽,實際上確實如此。政府當然要保護他們,因為他們在各地的經濟、政治戰線上發揮重要作用。比如,拆遷案件中大都有黑社會的介入,他們沖在官商勾結進行斂財的第一線。

人權律師滕彪在《面對暴力的思考與記憶》一文中提到,黑社會老大曹傑運曾用行賄手段搖身一變成為佟二堡公安分局副局長,而且還集鎮、縣、市、省四級人大代表於一身。廣東海豐縣的黑社會老大黎祥湛,乃是海豐縣公安局交警大隊的在職警察。據最高檢察院統計,2006年3月至2007年3月一年裡,全國檢察機關共查辦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官員職務犯罪案件54件共62人,而實際數字遠遠不止這些。

政府行為黑社會化、公共權力私人化、政治暴力公開化與普遍化,正在成為中國政治領域發生的三大嬗變,而且愈演愈烈,連中共官員自己都承認這一點。2018年6月,陝西省商洛市鎮安縣一名社區書記在信訪局接待上訪者時表示:「中國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黑社會,你聽不聽,不聽也得聽,見你東你不得西。」

2013年8月5日,貴州省普定縣組織部和紀委為對新上任的18名副科級幹部進行「廉政教育」,舉行了一次創新的「金盆洗手」上任儀式,這本是黑道人物發財後公開宣布改邪歸正從此退出江湖的儀式,為何被中共官員效仿?

 

中共幹部上任前「金盆洗手」,遭網民嘲諷

有民眾質疑,「難道這些官員以後要大發橫財,或是告訴群眾這些幹部以前惡貫滿盈?」還有民眾稱,「現在的體制下,你們在演戲,金盆洗墨水,越洗越黑。」

民眾「lady1000」說,不要去指望一個連雨傘都不會自己撐的人會真的為你服務;不要去幻想一個連財產都不敢公示的他們會真的決心反腐;不要去相信一個連逝者都統計不清的他們會保留你的尊嚴;不要去妄想一個連言論都將你治罪的他們會聽取你的忠告;不要去寄託一幫滿嘴的仁義道德,乾的卻是男盜女娼的流氓,能帶給你任何希望!

可見,在中共黑手下,中國人絕望到什麼程度。中共篡政以來,在三反、五反、大饑荒、反右、文革、「六四」等運動中迫害好人,造成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它是中華民族真正的罪人,是踐踏法律、踐踏人權、為所欲為的黑幫。

中共不是中國,它摧毀中國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它是西來幽靈,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撒旦邪教,所以才不遺餘力地迫害堅持正信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弘傳,唯獨遭中共惡勢力打壓。

中共是將中華民族帶入深淵,正像《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說,「這個越來越走近滅亡末路的共產黨邪教,正在加速的腐敗墮落,最可怕的一點,是這個不甘滅亡的邪教,還在盡其所能把中國社會也帶向腐敗墮落的深淵。」

炎黃子孫,只有退出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才能遠離中共邪教的毒害,才能走出深淵,看到光明與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