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武漢肺炎死者家屬 第5次寄信政府追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3日訊】在四次向中共當局提交控告或申請材料都石沉大海以後,武漢居民張海10月19號第五次向武漢和湖北政府郵寄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張海的父親在年初感染中共病毒去世,他堅持依法為父親討個說法。

10月19號,武漢居民張海分別向武漢市、湖北省兩級政府郵寄了一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要求公開「在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因為瞞報、謊報確診、死亡、疑似病的公職員姓名及職務」等信息。

按照湖北省紀委監委官員在今年5月在《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上發表的文章,「湖北3000余黨員幹部因疫情防控失職被處分,含廳局級10多人」,「問責規模空前、力度空前」。

但是張海認為,官方是有選擇性的公布,並沒有完全公佈最終有哪些官員、具體犯了什麼罪行、承擔了什麼法律責任。例如武漢市長周先旺應該對瞞報承擔責任,但他現在還是市長。

武漢居民張海:「封城的時候我是在武漢,我是親眼看到電視台採訪他(武漢市長周先旺)。他自己說的,他說沒有得到授權。誰給他授權?他的上級就是湖北省政府是不是?這說明一個很明顯的,他知道這個疫情,已經掌握真實的病毒情況,但是因為上級沒有給他授權,所以說他就不會把這些事情公示出來,提醒廣大市民做好防範。」

張海的父親年初感染中共病毒不幸離世。這是他第五次向中共當局提交控告或申請材料。

最早在6月10號,張海狀告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認為這些政府及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真實訊息,釋放假訊息,求償約200萬人民幣。

武漢中院收到起訴狀後,電話告知張海「不予立案」,張海陸續又向湖北省和武漢市人民檢察院,湖北省高院等單位遞交法院監督申請書,要求他們督促武漢中院依法辦案。

張海:「到目前為止什麼反饋都沒有。給我的一種感覺就是你在跟他講事實,跟他講法律的時候,它就採取回避你的態度,就給你拖延時間。但是如果他要治你的時候,他就會給你講法律、法規、條款,什麼東西都來了。」

武漢是最早爆發中共肺炎疫情的城市,死亡人數至今是謎。除了張海,還有一些痛失親人的家屬對當局提起了訴訟。這幾個月來,張海和其他追責家屬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張海:「早期他(周先旺)在武漢市成立了兩個工作組,工作對象就是我們這些武漢的追責的、發聲的這些家屬。他的工作組的目的就是要把這些人都打壓下去。同時他的工作組也在深圳武漢兩邊調查我。給我的一種感覺就是拿著放大鏡在我身上找突破口。如果被他找到了,他可能會一下子就把我,怎麼說,按他們的說法就是把我幹掉吧。」

張海和其他家屬都希望能夠理性、依法追責,但在過程中卻感受不到公檢法部門的依法辦事。

張海:「給我的一種感覺就是,法院它不是一個真正的公平公正執法機關,而是服務於武漢市政府的領導。政府要它怎麼做它就怎麼做。同時社區的公安就是上門施加很大的壓力。因為有的家屬起訴的同時,他是接受過採訪的。他們就會給很大的壓力,有的時候有小孩,他就會用小孩來威脅這個家屬,逼他放棄。」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武漢政府包括湖北,它是不去想辦法解決這些受害者家屬的訴求。而是盡各種辦法不讓他們發聲,不讓他們再維權。我覺得武漢當局對於疫情的評論,應該只有一種聲音就是官方的聲音。它不容忍民間有其他的聲音,特別是有受害人家屬去追責索賠。」

10月14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出席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週年慶祝大會期間, 張海趕赴會場,想要將求助信交給習近平,但因為現場封路無法靠近。17號,深圳警方傳喚張海到南山派出所。

張海表示,儘管如此仍然有家屬堅持追責,他自己也會為父親追責到底。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