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武漢女子狀告政府 違法封城致身心受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4日訊】10月22號上午,武漢市民姚青將兩份行政起訴狀寄往武漢市中級法院。她狀告中共武漢市政府在疫情期間發布的第1號、第12號通告違法。

武漢市民姚青認為武漢政府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間的兩個通告違法,在10月22號向武漢中級法院郵寄了起訴狀。

武漢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今年1月23號作出第1號通告要求「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2月10號作出的第12號通告「決定自即日起在全市範圍內所有住宅小區實行封閉管理」。

按照中國《立法法》第八條第五項規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只能以制定法律的形式加以限制。而地方政府以行政規範性文件的形式設定這種措施,則屬違法。《傳染病防治法》第24條所規定的隔離措施也僅僅針對患者,而且是「醫療隔離」。但武漢疫情期間,當局所採取的措施則包括對「接觸者」隔離、疫情居民區的「生活隔離」,當局異常嚴厲的封閉手法甚至包括挨家挨戶釘死大門,銲住整棟居民樓的出入口等,嚴禁居民外出。

武漢市民姚青:「我就狀告一下武漢市政府,起訴的原因是因為第一個就是把我們封閉在家,但是後勤也是跟不上的。當時政府直接把超市關了,要求居委會去超市代買。居委會的人直接說,我們人手不夠不代買,兩個多月大概就只幫買了兩次菜。然後就導致了我們整個疫情期間只能買一些高價菜,物價至少以前過年期間的四倍。而政府的這種平價菜,包括這種贈送的愛心菜,我們幾乎是沒有收到過的。」

姚青表示,其次是她當時由於生病想要去就醫,但居委會不但不幫忙,反而對她進行辱罵。姚青在去年10月為自家房屋維權時,左手臂被社區人員扯傷,因傷情不能出差,失去了高薪工作,後來還患上了抑鬱症和焦慮症。

姚青:「然後特別是我在疫情期間因為生病想要去就醫,想要居委會代為去買藥。因為我們根本就不能出門。居委會根本就不理睬,還強迫我這一個病人去當志願者。他直接就說我們是搞事,無理取鬧。而且我的手是被居委會的人給扯傷的,而且在整個疫情過程中間,因為政府封閉了,然後就醫也受到影響,我的手根本就不能去做理療,導致了不可逆轉的這種傷害。現在的話我的手完全不能提重物。」

姚青透露,當時因為當局嚴厲的封閉措施,很多人無法就醫而去世。

姚青:「在整個疫情過程中間,你封閉了城市,但是你的後勤是沒有任何的保障和跟進的,導致很多人因此而去世。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種去世的人數是多少。我有一個前同事,她得了尿毒症,結果所有的醫院都不接收治療了,說尿毒症不接收治療。結果她回家五天後就去世了。」

之前網絡也傳出,疫情期間由於嚴厲的封鎖,湖北孝感市曝出一名幼兒被活活餓死,幾天後由於屍體發臭,才被外人發現。當時微博求助平台上,更是有無數基礎病患者和家屬在苦苦求救。

人道中國主周鋒鎖:「在武漢中共所做的所謂的隔離,完全是用一種沒有任何制約的很瘋狂的方式。把個體和外界、社會隔絕。然後把疾病死亡的人數掩蓋,控制新聞,侵犯私有財產。其實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肯定是很多的侵犯人權的事情。任何想調查真相的人都被消聲。」

姚青表示,自己深知維權很艱難,但是她希望大家能有空間,來自由的表達思想和觀點。因為這次疫情就是由於當局訓誡李文亮醫生等吹哨人,才一發不可收拾。她同時希望,如果她因為控告當局而「被迫失蹤」,外界能給予及時關注。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