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近平高調評價抗美援朝 發出什麼信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4日訊】【熱點互動】「惹翻了不好辦」:習近平為何再度釋放戰爭信號?拜登是誰的「特洛伊木馬」?博明犀利中文演講,揭中共兩大「法寶」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0月23號星期五。就在今天習近平出席紀念所謂抗美援朝的大會,強硬表示,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那這一番言論又引發了網絡的熱議。另外,拜登父子的醜聞持續發酵,中共在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也越來越成為焦點。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的事件作一些解讀和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好,謝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發手機簡訊,或者在我們的視頻下方留言。唐靖遠先生先請您來談一談習近平這番表態,他是在出席紀念抗美援朝70週年大會上說的。原話他是說「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那麼他還提到說「一旦任何勢力侵犯、分裂領土,必將給予迎頭痛擊。」他其實週一已經出席了,已經去一個展覽了,去觀看了一個展覽。那麼週五又出席這個大會,如此強硬的講話。您怎麼解讀他這一番很高調的這種言論,和這樣一個一連串的舉動。

唐靖遠:首先,他這個表態就是最具代表性,是剛才你提到的那個話,說什麼中國人民惹翻了,就惹不得的等等。

主持人:惹不得的,惹翻了不好辦。

唐靖遠:這個話其實並不是他說的,這話他是照抄的毛澤東選集第五集,第五本的裡面的一篇文章的其中一句話。我覺得他其實這個事件本身就凸顯出來,習近平他並沒有自己的一個獨立的戰略。就是怎麼樣應對當前的美中關係,怎麼應對這種空前孤立的國際環境,他其實一急了,他就只能去照抄毛澤東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這個是第一個,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來,他的這個倉皇失措。

主持人:沒有自己的東西。

唐靖遠:對,他沒有自己的東西,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這種話放在當前這種背景之下,其實我覺得更多凸顯出來他的一種氣急敗壞。就是說中共現在這種在國際上空前孤立,空前險惡的這樣一個處境之下,它其實有一點惱羞成怒了。因為他所說的這些,他這次講話提到了很多,什麼我們抗擊了美國的侵略,其實就是借題發揮、借古喻今,有點這個意思。其實這個前提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就是說美國現在並沒有侵略你。

美國現在事實上說嚴重一點,也並沒有說來遏制你的什麼發展的利益。美國現在其實唯一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讓你再搭這個順風車了,我要跟你脫鈎,你別來佔我便宜,其實只是做到了這一點。那麼也就是說美國並沒有說要不准你發展,你自己不是有內循環嘛,或者是你有其他的什麼樣的,你自己儘管去搞好了,美國並沒有說要來阻止你。所以我覺得他的這個理由其實是站不住腳的,是一個不成立的理由。

主持人:對,因為他專門說這個什麼「任何勢力侵犯、分裂領土」,沒有人侵犯,或許他可能指臺灣,我們等一下可以再分析一下。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他這個話,最主要應該是說給兩方面都要聽的,一方面他可能是說給美國聽,的確是有這個因素。他在向美國發出一種警告的信息,這種警告我覺得它其實包括了兩個方面,一個就是在臺海這方面,一個就是在新冷戰,這個脫鈎。因為新冷戰脫鈎,其實是打擊、動搖到了習近平的權力基礎,那麼臺海直接打擊到了中共在國際上合法性的問題,所以這個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他同時也是說給國內聽的,也就是說給黨內聽的。

說給黨內聽,我覺得他是有這樣一個意思。就是說你們要是把我逼急了,那我可能也會大幹一場,我就掀桌子了。因為中共黨內他們其實多年以來一直有非常牢固的東西,就是一個共識,無論大家怎麼危機、怎麼鬥、怎麼亂,整體這條船不能夠翻。這條船要是翻了,大家就一塊全都玩完。所以這個是他們中共黨內多年以來,一直一個最大的,可以說是一個共識,所以我覺得習近平上台之初,其實是被這個所綁架了。

他現在為什麼左轉,那麼反過來他現在也用這個體制,用這個共識,來綁架黨內這些,你們要是不支持我,你們要是跟著美國內外夾擊我,那我乾脆就掀桌子,我們大家都不要好過,我覺得他其實也有這麼一層含意在裡面。

主持人:好的,那破空先生您覺得他說這話,是說給誰聽的呢?

陳破空:中共最近藉抗美援朝搞了四個活動,10月17號、19號、21號,加上這個23號。17號首先派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到革命博物館,為這個所謂抗美援朝70週年主題展覽揭幕,然後他就講了八個字,他說什麼不畏強暴,捍衛和平。當時實際上是中共跟北朝鮮出兵侵略南韓,是破壞和平,而且是施展強暴。19號是習近平跟七常委加國家副主席,跑去主題展覽革命博物館去參觀,習近平假裝,對其他六個人講話,六、七個人講話來做新聞報導,顯示抗美援朝。

第三個活動就是到了10月21號,習近平假裝給四川的所謂傷殘軍人院發一封信,表示安慰,因為當時參戰的主要是四川兵,而主要又是國民黨投誠的軍隊。把國民黨的軍隊當砲灰,借美軍、韓軍之手銷毀投誠的國民黨軍主力。第四個活動就到了10月23號,就在美國舉行總統辯論的同時,他們在北京舉行了這麼一個紀念大會。然後它這個紀念大會的主要目的是發出戰爭信號,試圖對美國大選構成影響。

因為它想發出的信號是,向支持拜登和民主黨的人來散佈,說如果是川普當選連任,依據他跟中共政府對立關係,可能會爆發戰爭。那麼散佈如果拜登當選的話,就可能帶來和平,所以中共要助選拜登。加上拜登家族醜聞暴露,所以中共就氣急敗壞,在這個時候發出戰爭信號,試圖對美國大選構成影響,當然它構不成影響。而這個11月3號之後,不管誰當選,中共這個好戰的調子都會收起來,因為它只是為了做個戲而已,他根本不敢跟美國動真格。

一動真格的話,他任何一支軍隊,不管是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還是太空軍,都是美國的手下敗將,因此他只是虛張聲勢。因此就像剛才唐先生講的,他把毛澤東的老話搬出來,然後把中國人民當砲灰放在前面。他不敢說中國共產黨不怕,也不是中國共產黨惹不起,不說是解放軍惹不起,說中國人民惹不起。因為他的意思就是說,反正一打仗,把14億人民往前一推,我們黨和領導人不會去前線,黨和領導人的家屬、子女也不去前線。

那麼去前線的就是農村兵,就是現在解放軍的主力。所以還是把中國人民當砲灰來綁架,其實中國人民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在幹什麼。什麼時候美國人有惹到中國人民了,中國人民連投票權都沒有,說這些領導人從哪裡來呢?中國人民都無權知道,無權過問。要是想過問,那就是妄議中央。
主持人:是,我看到也有人分析說,他這個話也是說給國內人聽的,其實又是發出一種進一步閉關鎖國的信號,而且是想要企圖像70年前這樣的話,築起思想的這種高牆,加強對內的控制,來延續它的這樣一個政權的統治,您覺得有沒有對內的因素在?

陳破空:對,他這個是一直想集中軍權,尤其在五中全會之前,那麼現在習近平想在臺海滋事,想在南海周邊滋事,想在中印邊境滋事,但是都已失敗告終。因此至少他要借抗美援朝70週年來大搞一把,這樣顯示他這個軍委主席的存在,也顯示他軍權在握。因為現在五中全會前高層的鬥爭錯綜複雜,有的消息傳出,對習近平、習家軍有利,比如他們要去搞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但是另一些消息傳出又對他們不利。

比如說他自己的接班人,欽定接班人陳敏爾和李強,重慶、上海都不斷的出問題。什麼公安局局長兼副局長被拿下,還有在貴州省的一些醜聞不斷曝光。陳敏爾當年主持的什麼獨山線的爛尾工程400萬,還有建合縣的爛尾工程是8,600萬,另外是爛尾工程。那麼這些工程的曝光,對他這個習家軍都可以說是很不利,所以雙方都在傳播一些消息,加上他連換了新華社社長、《人民日報》社長,換了之後,新換的人也都馬上爆出醜聞。所以這個就可以看出五中全會前,鬥爭密集,而習近平彰顯的是他手上的軍權,藉以想震懾或者是恐嚇黨內政敵。

主持人:那唐靖遠先生您覺得為什麼,此時他要借這樣的一個抗美援朝的場合,發出這麼強硬的信號。很多人會理解為你這是在對美國發出一種戰爭信號,那剛才陳破空先生也分析一個可能性,他認為他是想影響美國的選舉。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我覺得他最主要的,就是這點是很清楚的,他在發出一種威脅,就是可能要發動戰爭。這個是比較清楚的,但是我覺得他這種威脅,更多的是一種訛詐的成分。因為這背後我覺得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跟臺海有一些關係,就是說他在通過這種方式,發出一種高調的戰爭威脅,來阻止萬一川普連任之後,美國很有可能會迅速跟臺灣,就是跟中華民國發生復交。我覺得他最主要的一個目的,是在這一點上,他要極力的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因為在目前這樣一個階段的判斷看起來,我覺得應該這個大局,美國大選的大局是比較清楚的,就川普連任的概率是非常高的,那麼川普一旦連任,可能美臺的關係會有一個大幅度的取得進展,這個是一個原因。那麼另外一個原因,我覺得跟他在21號通過的那個國防法的一個修訂草案有關係。因為21號他通過了這個國防法案的修訂草案以後,23號馬上就發表了這樣一個高調的講話。

最關鍵的就是在修訂這個國防法的草案裡面,在第八章,他們就明確提出來,就是在進行全國戰爭的總動員這一份內容的時候,對比過去,它說的是中國國家領土、主權,還有就是國家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以及國家分裂受到威脅時候,可能要進行全國戰爭動員。但是在新版的修改的草案裡面,就增加了四個字「發展利益」。就是當中國的發展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也可以進行戰爭的動員,或者是局部的,或者是全國的這個動員。

其實這個就毫無疑問釋放出了一個非常清楚的信號,就是相當於把戰爭動員的這個門檻給拉低了。因為你的戰爭,就是你的發展利益受到威脅,就可以進行戰爭動員,這個發展利益本身是一個非常模糊的空間。什麼叫做你的發展利益受到威脅呢?你如果說耍流氓,你說這塊地我要來佔了,你們誰要不允許我佔,你這就是在阻擋我的發展利益,你就是影響了我的發展利益,這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因為當年希特勒就是這麼說的。

因為希特勒發展利益這個話的本身,我覺得跟希特勒當初那個生存空間,不是很有名嗎,希特勒在《我的奮鬥》這本書裡面,明確的提出來,就是提到了德意志民族要有一個生存空間的拓展的問題,裡面還有這麼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在未來一百年之內,我們的國家要取得更大的一個生存空間。其實你會發現這句話跟習近平自己定的那個什麼兩個一百年,那個是非常相似的。

主持人:那你所謂的發展利益,是不是一帶一路受到阻礙的時候,也變成你的發展利益受損了呢?

唐靖遠:對,我覺得其實都可能存在這些因素,比如說包括你在全世界要進行擴張的時候,你的華為的5G受到阻礙,別人不使用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可以視這些是一種發展利益受到損害,你也要去動用武力來解決呢?也就是說發展利益實質上不但是降低了戰爭的門檻,而且實質上是把中共未來的向外擴張的行為合法化了,它其實是起到了這麼一個作用。所以我覺得習近平他其實講這個話,針對美國的這個意味的確是有這兩方面。

主持人:而且您剛才提到的第一方面,如果說是他認為說川普上台的話,有可能跟臺灣的這種關係更加密切,因而發出這種威脅。是不是也從反面印證了說,中共認為川普很有可能上台呢?

唐靖遠:對,我認為他們在現在這個,尤其是以中共的這種情報蒐集系統,他們這個能力,到現在距離大選只有十幾天的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得出結論了,就是美國大選最後的結果應該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當然同時我也比較贊同剛才陳先生有提到的,他其實發出這種信號,同時也有為自己鞏固權力,就是對內鞏固權力的這個因素。就是說通過對軍權的鞏固,因為剛才我們提到那個國防法的修訂草案裡面,確實有增加了對軍委主席負責這方面的內容,這個其實就是一個鞏固他自己軍權的一個舉動。同時還有把那個武警部隊也都要歸納到中央軍委的指揮之下,這些都可以看出來有這方面的因素在。

主持人:是,那破空先生其實說到臺海局勢,我也想請您談一下臺海局勢,和他現在的這種姿態的關係。因為最近確實中共軍機頻頻擾臺,這個就不用說了。比如說在斐濟的話居然出現了毆打外交人員,對吧,那麼在整個在臺海跟美軍的這個局勢也很緊張。就您覺得其實很多人認為,這就是一種戰爭信號,或者是戰爭信號的升級,您覺得它為什麼在這段時間,要對美國發出這麼強烈明確的信號呢?

陳破空:中共在臺海上動作可以說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真的方面,臺灣和美國都不能夠大意;假的方面,中共也在不斷的試探,用假動作試探。那麼現在對臺灣,中共到了抓狂的地步,一個是不斷的派軍機、軍艦去襲擾臺灣,達到了每天一擾,每天幾擾的程度。而且不再承認海峽中線,第二個就是居然在斐濟對外交人員大打出手,製造鬥毆事件。也就是說,我是流氓,我怕誰,就直接跟臺灣的外交人員動手。

再一個,就是發展到派出所為採砂船到金門、馬祖靠大陸一帶,要去盜砂。假裝派的是三無船隻,叫做無證、無號、或者是無什麼,三無實際上是中共的海上民兵。就表示如果說是弄不過臺灣,他就不承認是官方的,說是民間偷盜、盜砂。如果說是得寸進尺,他就乾脆改成海警船、海監船,宣稱這本來就是中國的一部份,不承認那是什麼臺灣的一部份。它到了抓狂的地步,但是為什麼美國和臺灣不能大意呢?就跟對香港一樣,中共有真有假。

那麼假的是說要對香港動武,派出什麼解放軍,但是他沒有。但真的一面就是它真的搞了惡法《港版國安法》,真的是強行上路。而且強行把香港的大抗爭壓下去,所以對臺灣同樣如此,他真的一面就是看美國會不會出現一個真空,比如說如果11月3號選舉出現了爭端,出現一些表面上權力真空,或者權力爭議。那麼中共是否覺得是個機會,或者在明年1月20號美國總統當選連任也好,還是交接也好,出現一個情況,中共是不是又認為是個機會。

主持人:有這種說法。

陳破空:所以這個是中共抓狂,而且習近平本人在五中全會前,他本來長期執政、終身執政,就有個許諾,要解決臺灣問題,所以他基本上在這方面,基本上是強迫症發作,就對臺灣是不得不去動。所以說它就是叫做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本來臺海是和平的,南海是和平的,中印邊界也無事,但是完全是中共造出來。造出來之後,又號稱不要惹中國人民,惹翻了就不好辦。他在惹別人,說別人在惹他,就跟1950年6月25號發生的那個事情一樣。

他們跟北朝鮮先進攻韓國,因為那個時候二戰都結束,全世界都希望和平,美國並不希望有新的戰爭。但是中共跟北朝鮮勾結,非要在那裡搞起戰爭。以為美國和蘇聯都厭戰,不會管,所以就以為把朝鮮半島變成一片赤色的海洋,變成共產國家,結果導致了那麼大的戰爭。但中共和北朝鮮失敗告終,又敗退回去,丟下了數十萬的屍體,所以是完全敗績。那麼他今天所發出的不是說他是在備戰,而是說當年我們可以挑起戰爭,我們現在也可以挑起戰爭。

當年挑起戰爭是在朝鮮半島,現在挑起戰爭有可能在臺海,所以這是一個玩火自焚的作法。不過作為獨裁者、極權者,對權力癡迷的人來說,玩火是一個他的宿命和他的邏輯,最終究跟納粹德國、日本軍國主義一樣,管不住自己的手腳,最終總是要闖下瀰天大禍。

主持人:對,其實唐靖遠先生我覺得破空先生剛才提到的,確實有這個因素。因為最近我們看到說,前一陣中共的官員還威脅美國,說你如果說你的司法部要對我比如說有軍方背景的中共人員要去判刑的話,我可能會抓在中國的美國人人質。

唐靖遠:對。

主持人:這個東西當時一出來,很多人就說你這是在幹什麼,你是要再進一步加速火上澆油嗎,就是它這些動作,您怎麼看剛才陳破空先生分析,就是有的時候,你真的會玩火自焚。

唐靖遠:我是這麼看的,首先就是習近平這次他不是提到了,要對所有的來犯的敵人迎頭痛擊三個條件嗎,第一個條件就是中國的所謂主權和領土完整受到威脅的時候,第二個是國家出現被分裂這樣的一個情況,還有第三個就是剛才你提到那個所謂發展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其實這三個所謂的迎頭痛擊的條件,我覺得你可以把它歸納起來,可以看到它其實最主要就是涉及到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臺海,另一方面就是南海。

因為如果從要有可能爆發戰爭的這個可能性來講的話,臺海和南海,臺海其實涉及到就是國家分裂問題和主權的問題,領土完整的問題。而南海其實最主要的,就是涉及到這個所謂的發展利益的問題。因為中共不管是一帶一路也好,向外擴張也好,還是說中共他自己的那個戰略生命線,就是它自己的能源,這些都要通過南海那邊來經過,如果這部分它要是不能夠控制住的話,它自己的這個生存的確,中共這個政權的生存都會要受到威脅。

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方面的因素,那麼另外一方面的因素,我覺得就是中共它在這個轉移,它其實也有通過這種方式來轉移焦點的這個動機。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知道中共它現在本來是處在一種內外交困,這樣一個非常不利的處境,它現在迫切的需要找一個替罪羊。其實這個就很有點像當初毛澤東時代,跟蘇聯鬧翻以後,把蘇修也是,其實是毛澤東自己那個經濟已經瀕臨崩潰了,但是就是說你看這是他們在逼債,蘇聯人在對我們逼債。

然後美國人又對我們進行封鎖,所以我們現在為什麼搞得這麼的困難。就是把這個,它需要一個完美的替罪羊,那麼現在我覺得習近平,對他來說最完美的替罪羊,可以說就是美國和臺灣。你看美國在對我們進行封鎖,臺灣在鬧獨立和分裂,所以你看我們外部的敵人是多麼的強大,我們為什麼現在這麼的困難,我們為甚麼現在這麼多的矛盾和麻煩,大家過不好日子?就是因為有這兩個敵人,所以大家要把目光向外看。所以其實我覺得這個也是他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轉移焦點挽回他的名望。

主持人:所以不排除他用戰爭作為一種手段來減輕壓力或者轉移焦點?或像您說的?

唐靖遠:我覺得這是兩個概念,他現在肯定是在進行戰爭動員和戰爭準備,但是我覺得不一定代表它敢真正的發起戰爭,我覺得這個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對於後者他如果要是敢真的挑起戰爭,他一定要有一個非常充足的準備就是他可以打贏的把握,因為過去我們在節目中其實有談過一個問題,就是對習近平來說他現在要發動戰爭其實就是首戰即終戰。他必須一戰保證完勝,如果他沒有這樣的把握,他只要一打敗會立即下台,這個對他來說就是這麼一個非常尷尬的處境。

主持人:破空先生,中共這個處境其實跟美國現在的局勢有非常大的關係,所以我們看到最近在拜登父子醜聞發酵這個事情上,可以說是重磅的消息接連不斷,而且中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成為焦點。您怎麼看這個事件對於中共的影響?拜登的這個醜聞發酵對中共來說是不是可以說是一種打擊呢?

陳破空:關於習近平10月14號在深圳出現所謂建設40年大會,本來廣州各地城市都準備好迎接他,他突然在15號匆匆返回北京。當時有很多種說法,有的說他後來講話咳嗽7分鐘,可能說中招了,還有說廣州有瘟疫了,他要迴避一下了,但是其中有個原因不能忽視,就是10月14號拜登家族的醜聞曝光。

原來可能習近平和共產黨以為穩操勝劵,以為拜登和民主黨這次贏定了大選,但是沒有想到就是中共通過私底下腐敗、腐蝕、利誘和掌控拜登家族這個醜聞曝光打亂了他的計畫,所以他匆匆返回北京。結果一返回北京,第二天10月16號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政治局會議通常月底進行,有緊急事情月中舉行,所以月中舉行政治局會議表面要討論成都、重慶地區經濟發展,表示有大後方,一旦打起仗來要撤退到四川重慶。但是另一方面會議討論了其它事項,其中的事項之一,我認為就討論了美國的變局。

就是中共原來穩操勝劵在握的拜登,民主黨勝選這個圖謀可能破滅了,所以他顯得非常的慌張就回去了,緊急回去之後研究這個事情。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表現就是魏鳳和搞國防法在人大常委會是10月21號,而習近平抗美援朝這個講話是10月23號,相距兩天,他們不約而同提到了一個事情就是降低戰爭的條件、降低戰爭的門檻。以前說戰爭總動員是說國家主權領土遭到威脅,現在加進了發展利益遭到威脅也要進行戰爭總動員。

然後還加一條說有任何勢力圖謀分裂祖國也要進行戰爭總動員,就是把條件、門檻開得很低,任何時候都可以找理由開戰。而且當他說這個話的時候,當然中國人民要細研究這三項,要說開戰,中共都是禍害的主體。分裂祖國是它在製造分裂祖國,因為它製造人心的分裂,然後再製造國家的分裂。就港獨,原來沒有港獨,就說共產黨是港獨之父,是共產黨對港人的壓迫,製造出來香港獨立概念,所以是中國共產黨一直在分裂這個國家。如果中國在1949年就成立一個民主國家像美國這樣,根本不存在甚麼分裂的事情,不存在離心離德。

然後第二條發展利益,恰恰是習近平、中共損害了中國的發展利益,因為發展不只是經濟發展,還有政治發展、政治民主發展,所以中共本身在損害中華民族的發展利益。還說到主權和領土完整,它們把150萬俄羅斯侵占的領土相當於44個台灣就這樣閉著眼睛扔出去了,江澤民一紙畫成永久協議,永久割讓了。這些都是叫做賣國求榮、喪權辱國,它們一直是在幹這些事,要說是這些就是發動戰爭的條件,那美國和台灣、國際聯軍一定狠揍它們,按照北方話講叫它們欠揍、欠抽,因為它們犯了所有該被打的條件,它們自己列的戰爭條件自己全犯了,所以要被打擊的對象恰恰是共產黨自己而已。

主持人:所以破空先生,您剛才說拜登醜聞被曝光這個事情對中共其實打擊是很大,您的意思反過來是說中共對於拜登家族的滲透,甚至對於它們的收買已經很深了,是這個意思嗎?

陳破空:按照朱利安尼的說法已經有30年歷史了,因為拜登從政是47年,中共會找重要的美國政壇政治人物去下手,對拜登家族下手、上下其手長達30年,最後下手到他的兒子亨特。利用亨特貪財、吸毒還有亂性給他設局。雙方都有,一方有求一方有需,一方面是拜登家族的墮落,另一方面是中共本身就有利誘和威逼的需要,只要你們家族犯下任何事情都給你錄像、拷貝放在那裏,掌控在手上,只要掌控在中共手上,那拜登家族就掌握在它們手上。

所以中共以為終於布置30年的一個大局能夠如願實現了,沒想到臨門一腳,現在被踢穿,所以它是非常的驚慌,看它內部是慌成一團,就預示著美國政局並不是它們所想像的走向,川普極可能當選連任。一旦當選連任,拜登父子還可能鋃鐺入獄,所以這個時候中共更多東西就敗露了,也就是說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敗露,中共是被打亂了一盤棋,就是說它是對美國深刻滲透的一盤棋被打亂了。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您是否同意破空先生的看法?

唐靖遠:首先我想補充一點,就是我非常贊同剛才陳先生的一個重要的判斷,就是習近平在去廣州…廣東,他沒去廣州,去廣東這一次所謂的出訪,去了深圳之後提前返回,跟拜登醜聞的爆發我覺得的確是有因果關係的。因為我還專門去查了一下這個時間,拜登醜聞的爆發是在14號早晨清晨5點鐘左右,然後習近平提前返回北京的時間是在當天差不多半夜這個樣子,因為當天半夜12點左右對應的是大陸白天,美東時間半夜對應是大陸白天中午這樣子,新華社馬上就發出一條新聞,做了一個總結似的習近平這次南巡文章。很多人當時就意識到很有可能習近平已經走了,所以你可以看到在時間上是非常巧合,剛好是一前一後,這個是一個。

第二個,我們看到在拜登醜聞裡面其實整個醜聞有很多個國家,有烏克蘭、羅馬尼亞、哈薩克斯坦等等,但是我覺得最核心的關鍵詞就是中共。因為我們看到從已經曝光的材料無論是亨特拜登搞的甚麼渤海華美也好,還是和中共的華信集團能源公司的勾兌也好,都突顯出來中共對拜登家族是長時間而且是多渠道、多層次的賄賂,是這麼一個關係。

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講,打一個比方,以前不是好萊塢曾經拍過一部電影嗎?叫做白宮陷落,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這個名字翻譯過來,就是白宮被一群國家主義恐怖份子攻陷了。其實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中共對拜登家族這種大規模的深度操縱和賄賂,事實上可以視為一個現實版的白宮陷落,只不過就是差了這麼一步,因為現在拜登距離白宮可以說只差一步,只不過它們使用的武器不是子彈,而是使用銀彈或者甚至使用黃彈等等,是用這些手段。

主持人:所以您指的是多角度、多層次,我想再請您講一下,您的意思是不是指它的賄賂對象不只是拜登或者亨特拜登本人,還包括周圍很多人?手法也不只包括直接給錢甚至間接給錢,或者各種方式是嗎?

唐靖遠:對。我覺得首先第一個,我們從現在看見已經曝光的信息,拜登的弟弟寫給亨特的這封郵件裡面我覺得應該是來自於包布林斯基…最新的證人他的爆料,他其實已經牽出來民主黨大老一串的高層,包括卡馬拉哈里斯、紐約州長、市長…

主持人:對,所謂關鍵的要聯絡的人。

唐靖遠:對,還有就是少數黨的領袖查克舒默等等這些人全部都在裡面,其實我覺得就反映出來一個現實,就是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的確是有一個長遠的計畫,它們的對象也不僅僅只是拜登。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甚至可以說中共很有可能已經在美國的政壇高層發展了它們的一支第五縱隊,可以是這麼說。

所以為甚麼我就比較贊同陳先生剛才的那個判斷,就是習近平他為甚麼這麼的著急,拜登這邊剛一出事才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他馬上就終止了所謂的南巡返回北京去,是因為拜登是它們能夠滲透美國,甚至操控美國的最重要的一張牌、一個棋子。現在這張牌突然出了大問題了,而且就是在大選即將可以說可能要出成果了這個節骨眼上突然出了大問題,這個對他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大事,並不是我們一般意義上認為的:美國政壇為了要大選,互相都攻擊對方,有些醜聞、有些什麼不堪的事情,不是這種性質。它其實涉及到它的深層涉及到中美之間更加黑暗的,不為一般人所知的。

主持人:而且更加對立的甚至生死的這種。

唐靖遠:無論是從時間的長度來說,還是它的深度以及規模來說,都是空前的。這個其實是中共對美國政治的一個非常深度的攻擊,我覺得可以是這麼來形容它。所以這個對中共來說、對習近平來說,毫無疑問是他的一個巨大的損失。

主持人:是,如果這樣的話,破空先生。我看在大選之前經常有媒體或者是分析人士說:這次大選之後,不管哪一個黨上台主政,對於中共的強硬政策都不會改變的。從二位剛才的分析來看,是不是您覺得這種說法是有問題的呢?

陳破空:現在看來這個說法是有疑問。因為這個話要分兩頭,如果在國會民主黨的議員、民意代表方面,看上去有這個架式。因為最近1、2年關於台灣、香港、西藏、新疆所通過的法案,針對懲辦中國人權的法案。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議員都是以高票,甚至是無異議的全票通過。在人權和抗擊中共暴政這個方面看,民意代表的國會議員是高度一致,但是拜登陣營並非如此,因為他有一個重要的角色。

一個重要的外交顧問叫布林肯,據說這個人是拜登的外交顧問,而如果拜登勝選的話,這個人會出任國務卿。前兩天當記者問他這個問題的時候:根據美中對抗局面,即便是拜登當選,也改變不了美中對抗的大格局。拜登的外交路線基本上會沿襲川普的這一套。布林肯當場就說了:Not really,不是這樣的。他說我們跟中國的關係,既有競爭和敵對的一面也有合作的一面。然後他又大談要跟中共去談判,又談跟盟國聯合怎麼來對付中共,這就是回到了過去那個時代、舊的時代。
這個做法就是所謂接觸、談判,然後你說你話、我說我話,毫無結果。那在談判的同時,雙方做一些台底的交易,表面上解決表面問題,實際上深層的問題解決不了,解決不了就是意味著美國衰落,而中國崛起。共產中國崛起,民主美國衰落。其中我多次提到一點,就是《巴黎氣候協定》。拜登說了:他如果當選的第一天,他就要馬上恢復《巴黎氣候協定》,並且回到世界衛生組織。光一個《巴黎氣候協定》就足以導致中國崛起,美國衰落。因為川普昨天在辯論中也說了這個話是我經常說的話,《巴黎氣候協定》規定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美國是發達國家,中國還可以增排到2030年,而美國現在就要減排不能發展製造業。

而中國可以放手發展製造業,而且美國得拿錢去補貼中國,作為一個發達國家。這樣一個冤大頭的協議歐巴馬簽下,那就足以導致共產中國崛起,而民主美國衰落。但是川普及時的制止了這個協議,把錢回到美國然後來建設自己,發展自己的製造業,而且在清潔人員的支配下,美國的空氣和水都更好。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再次崛起、而共產中國衰落。過去三年半就看到了這個大趨勢,但是拜登之所以那麼做,歐巴馬之所以那麼做,就是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跟中共有暗盤交易。

主持人:是,所以川普總統最早他就說,他們那個團隊陣營發聲明說拜登是一個國家安全的威脅,並且說拜登被中國共產黨所甫獲。昨天這個辯論中,我也注意到在談到中共問題的時候,拜登說了一句話:我們要讓中國共產黨遵守規則。這個話聽起來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句話,如果它不遵守規則你怎麼辦呢?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剛才這個話題,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表面上看起來說是兩黨都會對中共採取一致強硬的政策,所以誰來當選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我覺得現在不是這樣,我覺得這個說法是個偽命題。為什麼呢?首先第一個,我比較贊同剛才陳先生的這個觀點。民主黨他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他在對中共的政策上面是出現了一種看起來比較矛盾的。就是民主黨控制的國會,他們對中共在新疆、台灣包括在香港,他們都通過了一系列的法案。

主持人:比較強硬。

唐靖遠:強硬的一面。但是在另一方面,尤其是以拜登為代表,他就公開的說:中共並不是我們的一個威脅,什麼中共並沒有拿走我們的午餐等等。而且他還公開的表示說:如果一旦我要是當選了總統,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廢除對這個的關稅,我們跟中國不會去打貿易戰等等。所以這種看似矛盾的表象,它其實說明了一點,民主黨所謂的對中共的強硬,它其實是有前提的。這種前提就是在跟中共保持合作和接觸的前提之下,我們來進行一些競爭,其實就叫做競合狀態。美帝把它形容成這樣一個單詞,就是競合狀態。所以這種競合狀態有個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承認中共的合法性,並且可以與中共保持長時間的和平共存。這個就是民主黨真正的他們對待中共所謂的態度。但是我覺得,川普總統所領導的共和黨是截然不同的。我們看到到目前為止,川普政府所表現出對中共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是跟中共不能夠共存的一個意識形態領域的,就是你死我活的一個矛盾,是不可調和的一個矛盾。

主持人:是。

唐靖遠:所以這二者之間,我覺得它是有非常大的區別的。包括拜登他在所體現出來的這種所謂對中共的強硬,包括整個民主黨的表現,其實透露出來民主黨的一個底牌。這個底牌是什麼呢?表面上跟中共有強硬的這一面,只是它的一個籌碼,用於討價還價的一個籌碼。而真正的跟中共這邊去達成一些交易,就是親共、達成交易,我覺得這個才是他們真正的底牌所在,所以這二者之是截然的不同。

主持人:對,而且只要跟中共合作、接觸,像我們剛剛談到的那種深層的滲透、利益收買、勾結,這個只會越來越強。

唐靖遠:你肯定是無法杜絕的。

主持人:對,越來越深入。是,還有一個我想問一下,破空先生。我們現在也看到了,雖然在大選的這樣激烈的競爭中,川普政府似乎並沒有停下對中共追責的腳步。最新我們看到,今天白宮的副國安顧問博明,他又發表了一個中文的演講,他這個中文的演講的標題叫「貴在坦承」。但是他這個演講其實是在警告西方國家,要警惕中共兩方面,一個是中共的統戰,另外一個是中共的數字極權。他說中共現在用大數據來在全球滲透,影響各國的政策甚至是影響選舉。您怎麼看他這樣的講話?另外您覺得他為什麼在現在來發表這樣一個講話?

陳破空:這個博明不愧是一個中國通,他中文講得很好,他是用中文第二次經驗發表演講,上一次是五四運動的時候。那麼他在這次演講中兩個要點,都是我經常提到的。我聽說美國政府內部一直在看這些中文的談話性節目,包括新唐人和美國之音。有一次我在美國之音中,在其他節目中反覆的勸告,有一次跟戴伯談話、這個左派。我說美國的政府、美國的智庫一定要研究上個世紀國共之間的鬥爭和談判。我說:中共正在用當年對付國民政府、對付國民黨的方法在對付美國,這是我的一個觀點。

另外我一個觀點是說:中國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但是是最富有的政府,它可以支配全國的資源、壟斷全國的資源,人力、物力、財力。這是美國政府、日本政府、任何政府趕不上的。所以它一旦要搞滲透,那是非常的人海戰術,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這兩點在博明今天的演說中都提到了。他提到了:當年共產黨對付國民黨就是用這種拉攏與收買國民黨的菁英人士。

主持人:是的,沒錯,統戰,一個法寶。

陳破空:滲透、統戰等等,他說最後推翻了國民黨,現在它用同樣的方法在對付美國。他也說到中共政府可以支配巨大的資源。他說對美國進行這些統戰,中共派出的統戰人員是美國國務院人數的四倍,美國國務院是多少人呢?美國國務院人數總共將近7萬,有1萬3千的外交人員、1萬4千的公務人員、還有4萬多的相當於簽合同的外部工作人員。

主持人:7萬啊!這麼多人。

陳破空:總共是6萬9千多人,7萬。那麼中共的統戰人員是它的四倍,那麼就是28萬,其實中共這些人恐怕都不止。打著人海戰術,28萬都不止。中共派出了28萬部隊到美國來搞統戰,上下其手,這是博明的一個算法。所以這個博明的算法就顯示了,美國政府、川普政府清醒的頭腦,跟拜登完全不一樣。拜登在辯論中都是閃躲,提到中國都閃躲,而老是俄羅斯、俄羅斯,還在對付次要敵人,就是回到以前的格局,根本連主要敵人都搞不清楚。

而且他這次出來競選在黨內初選就說了一句話,他說:川普認為中國是敵人,他說come on!中國怎麼會是我的敵人。那句話,當時我覺得這是個政治白癡,現在才明白他是收到了中共巨大的賄賂、利用甚至掌握,說出了是有利共產中國的話,他就成了某種程度上共產中國的代理人說那個話。所以輕描淡寫把主要敵人說成是come on,這算什麼?算了吧的意思。

這次博明的演講證明了川普政府頭腦很清醒,然後博明標題可以說既充滿對中共的勸告,也充滿對世界的提醒。他的標題是說,「貴在坦承 中國與世界的關係?。講中國、講共產中國,你要跟世界串好關係,你要坦承、你要老實、你要遵守規則。但是另一方面他提醒各國,警惕中共的統戰戰術。這個統戰不僅是對台灣在上下其手,對美國在上下其手,對其他各國都如此,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所以這個演講是非常及時的,也在選舉前夕所發出的一個信號。如果川普當選連任,他們裡面鷹派人物、頭腦清醒的人物,肯定會以強勢的姿態對付中共。

主持人:是,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他這個講話?

唐靖遠:我簡單補充一點,博明這個講話我覺得他其實發出了兩個信息的信息。第一個他是在警告歐洲還不夠清醒的這些盟友,第二個他其實也在警告中共。他警告中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我把你這個手法,他不是特意談到了兩點,一個是中共的統戰手法,裡面有多少人、你們是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收賣、來滲透。因為統戰實質上就是滲透戰,統戰也可以說就是超限戰。

主持人:人海戰。

唐靖遠:對,其實它的本質就是這個東西。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他其實也點出了中共另一個手法,就是通過大數據,他不是特意舉了深圳振華公司那個例子。他舉例了中共過去對付國民黨的那個例子,是用中共過去的他們過去是這麼幹的。現在他舉了深圳振華公司這個大數據,他其實是在告訴這些盟友,中共它們未來會這麼幹。它們未來就是要通過這樣的途徑來瓦解西方,來滲透全世界、統治全世界。所以我覺得他這個警告的意味是非常清晰的。

主持人:而且不是未來,它現在就在這麼做了。它現在已經在用這種大數據去影響各國了。

唐靖遠:而且可以說它已經有了一定的成效了。所以我覺得博明他在發出這麼一個警告,針對中共來說,他其實是想起到一個作用。就是我把你的手法,我都給你點穿,其實這個也可以說是一種心理戰或者說是一種威懾。你想要做什麼我們知道,你正在做什麼,你的手法是什麼,我們都很清楚。我就把話給你挑明了,所以你就自己收斂一點。我覺得他其實是有這麼一個作用在裡面。

主持人:對,您覺得他為什麼在現在發出這樣的警告?似乎近期美國國務院對中共的這種腳步並沒有停下來,因為前幾天才宣布另外有新的6家中共的媒體是外國使團。

唐靖遠:對,所以他其實就是配合現在美國對待中共的脫鉤,就是全面的。從意識形態到科技這種脫鉤,其實還在加速之中。這個是美國既定的戰略,應該不會扭轉。

主持人:是,我看有報導說川普說他如果連任,會對中共祭出更多的重拳。

唐靖遠:對。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點評。今天節目時間又很快到了,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唐靖遠 陳破空

支持「 熱點互動 」:https://donorbox.org/rdhd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