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開炮」原型90歲擺攤 盤點志願軍戰俘悲劇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4日訊】中共把一場侵略韓國的朝鮮戰爭謊稱為「抗美援朝」,泡製電影《英雄兒女》欺騙數代中國人民。然而,電影中「向我開炮」的「英雄」王成,真人原型是一名戰俘,回國後挨批鬥,年近90歲了還要擺攤賣鞋墊,艱難度日。

「我是戰俘不是英雄」

電影《英雄兒女》中的主角王成,被指為中國電影史上最有名的「虛構英雄」,其原型是因陣地失守而當了俘虜的蔣慶泉。

據大陸搜狐網2016年10月報導,蔣慶泉,遼寧省錦州市松山新區大嶺村人。20歲時加入了軍隊。1952年入朝作戰,被分配在23軍67師201團5連擔任步話員。

1953年4月18日,蔣慶泉參加了石峴洞北山守衛戰,全連全部陣亡,他被美方一發炮彈震昏過去,醒來時已躺在美軍醫院。

蔣慶泉被俘回國後接受審查,每天都要寫認罪檢討。1964年《英雄兒女》在全國放映,蔣慶泉看到這部電影時,全身顫慄,掩面大哭。

「我是戰俘不是英雄」,但他卻不敢對任何人提起自己的那段經歷。

1966年的文革中,蔣慶泉被當成叛徒,經常被拉出去批鬥。直到2010年,戰地記者洪爐找到了蔣慶泉,他的故事才為外界所知,但這並沒有給他帶來任何實惠。

戰爭給蔣慶泉留下了病患,右眼突然不行了。他說,「大夫說可能是打仗時留在眼睛裡的。其實好幾十年了,天天頭痛,吃止痛片。眼前人一多就難受。」

蔣慶泉住的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著一輛生鏽的三輪車,拉著老伴去集市上賣用手工縫製的鞋墊,一元錢一雙,艱難度日。

造假「英雄人物」一直是中共的拿手好戲,除了蔣慶泉,朝鮮戰場中無人不知的黃繼光,近年來也被民眾揭穿是編造出來的。

2007年1月,穆正新先生的長文《成人不宜的「黃繼光堵槍眼」》對這一謊言做了有力的解構。該文用豐富的史料和嚴密的邏輯推理,結論道:黃繼光堵槍眼是憑空臆造出來的。中共也因內容太不可信,曾數次易稿圓謊。

蔣慶泉痛苦的人生不過是中共「卸磨殺驢」的又一具體實例。一方面,他的故事成為中共洗腦的工具;另一方面,中共對於為自己賣命的炮灰卻漠不關心。

志願軍戰俘的悲慘遭遇

據維基百科的數字記載:1953年至1954年1月23日,願意去台灣的14,715名志願軍戰俘被遣送至台灣。

據回國戰俘們回憶:在返回中國大陸的七千多名志願軍戰俘中,最後共有6064人,被集中到瀋陽以北一百公里的昌圖縣金家鎮「歸國者管理處」,接受政治審查。

大部分戰俘被遣返回鄉,並在檔案上特別註明「控制使用」。在歷次運動中,所有戰俘都受到了批鬥迫害,有的被當作特務槍斃了,也有人自殺。

吳成德是志願軍第180師原政治部主任,是戰俘中官階最高的,他被開除黨籍、軍籍,安排去了遼寧盤錦的大窪農場。

志願軍戰俘總代表孫振冠被安排到吉林省臨江縣七道溝鐵礦勞動。後來,他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們這些在美軍俘虜營裡都沒有掉淚的漢子,這時紛紛掉淚了:難道我們愛祖國、愛組織、愛人民,堅決不去臺灣、選擇回國,就是落得個這樣的下場?!我們的心,開始麻木……」

在自願被遣返的中共戰俘中,只有一名女戰俘,名字叫楊玉華,時年16歲,是中共60軍180師繃帶所(師衛生隊)的護士。因為做過戰俘,文革中楊玉華也受到了一定的衝擊,還被要求整天掛牌子跪著晒太陽。

據網上披露,當年有63名中共女戰俘選擇去了台灣,受到宋美齡夫人親自接見。宋美齡對她們說:你們基本都是農家女兒,要乘年輕抓緊上學,學些知識和本領。後來,這些女戰俘大多學習護理和剪裁,在台灣嫁人,過得都不錯。

另外,中共對朝鮮戰爭中死亡的志願軍人數一直刻意隱瞞,據稱彭德懷當年給中央的報告是50萬人,可是中共官方只公布了19萬人。而根據當時蘇聯的解密文件顯示,中共志願軍死亡高達100萬人。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