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會期間 很多人失去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7日訊】首先來關注中國的消息。10月26號至28號,中共開五中全會,北京戒備森嚴。北京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等敏感人士遭到嚴密監視,從上周起,很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被上崗,有的被強制住進賓館看管,還有的被強制到外地旅遊,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和丈夫則遭到警察騷擾和驅趕。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26號在北京召開,京西賓館會場戒備森嚴,賓館大門外停著特警車輛和警車,周圍增設崗哨,現場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每當開會期間,北京很多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都遭到嚴密監視。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表示,她是通過仲介租的房子,不認識房東,24號,一名自稱是房東的50多歲大媽來砸門,隨後警察上門,都說他們住的房子是違法的,說他們犯法了,把她的丈夫抓到派出所,誣陷他打人,要他賠償兩萬元。

27號上午,倪玉蘭發推文表示,上述的碰瓷女和警察又來敲門騷擾,驅趕她們夫妻倆。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他們是因為想在這個開會期間把我們驅趕,不讓我們在這兒住,說我們租的房子是違法的,要把我們抓到派出所去接受調查,把我老伴傳喚在派出所,被戴上背拷,然後給抓走的,關了25小時才釋放。」

據了解,從上周起,北京很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被上崗,有的被強制住進賓館看管,還有的被強制到外地旅遊。失去自由的維權人士都感到莫名其妙,並表示從來沒人告知他們理由。

北京維權人士張德利:「我就在小賓館裡,從21號吧,四個呢(看守),黑夜四個,白天四個,誰知道要幹啥啊現在,不知道怎回事,糧食吃都吃不上了,現在渾身都疼。」

北京維權人士王玉琴:「我這兒派著保鑣在這兒,我就派了一個人,我這兒不多,肯定跟著,我是22號就上了,沒說啊,誰告訴我,肯定不告訴我,肯定不讓去,反正我就在馬路邊來回轉。」

據《大紀元》報導,訪民擠爆國家信訪局,同時截訪人員也布滿車站等地,大量訪民被截訪、毆打、關押。早在半個月前,各地訪民就開始衝出圍堵關卡,想盡一切辦法進京並隱匿下來,由於怕手機被定位發現,很多人將手機關機。26號上午,信訪局現場一名男子因絕望割腕自殺未遂。

新唐人記者熊斌、李沛靈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